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妃她不讲武德在线阅读 - 第492章 姜还是老的辣

第492章 姜还是老的辣

        苏乐天的表情有些古怪,憋了一会后才道:“我这个当事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回头我去问问,这两人今天又干什么了!”

        棠妙心盯着他看了半晌后道:“哥,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苏乐天想要说话,她抢在他之前道:“我们是嫡亲兄妹,你要有事瞒着我会伤害兄妹感情的。”

        苏乐天打死都不会告诉她,宁长平那天把他看光光的事。

        他轻声道:“我知道,你放心吧!不管什么事,我都不会瞒着你!”

        棠妙心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嘿嘿了两声,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苏乐天却有一种被她看穿的感觉,他自己尴尬的不行。

        那边苏问白和苏晓天也在国子监的队伍里,也跟着众学生喊了“嫂子,发射”,但是二皇子完全没听出来。

        棠妙心看到这光景,心里有些想笑,二皇子今天注定是白忙活一场了。

        这人二皇子要是能找出来,真的有鬼!

        棠妙心看了宁长平一眼,小丫头一直竖起耳朵在听那边的动静。

        她听到苏问白和苏晓天没被二皇子认出来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也是二皇子今天完全没有怀疑到宁长平的身上,要不然就她这表情,早就露馅了。

        宁长平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觉得往后自己要学的东西好像有点多。

        二皇子让所有的男生全部喊完后,脸色难看至极。

        他还想要再查一遍,程立雪过来道:“二殿下今日受了惊,着了凉,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二殿下也大可以放心,我会约束学生们,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二皇子的眸光冰冷,程立雪却像没有看见一样,他轻轻叹息了一声:“今天国子监的学生集体落水。”

        “所雇的船全部都出了问题,二殿下也被人放了风筝,这事怕是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如果有人跟我说,这不过是一场闹剧,我是一个字都不信。”

        “毕竟众学生落水的时候,二殿下刚好从空中飞过来,这事也太巧了些。”

        “而要把一个人从岛的一头发射到另一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能只有军机处的某些人才有这样的本事。”

        他说完朝二皇子拱了拱手,扭头便走。

        二皇子听到程立雪的话后面色一变,今天的事情他原本觉得像是一场闹剧。

        但是他听完程立雪的分析之后,他就觉得事情怕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他想起他被发射出去的瞬间,他心里生出了几分狐疑。

        他喊住程立雪:“程山长不想查清楚今天的事情吗?”

        程立雪摆手道:“查清楚了又能如何?国子监说是独立于皇权之外,但是终究势单力薄。”

        二皇子听到他这句话眸光深了些。

        程立雪又回过头看着他道:“我私心里倒盼着二殿下能查出今天的真相,这样我也能给学生们一个交代。”

        二皇子:“……”

        他看着程立雪带学生上画舫,准备离开,他虽然没能抓住害他的人,但是他也能猜出是谁的手笔。

        将他放了风筝,只怕是想把国子监学生们的死算在他的头上。

        好在今天国子监里没有学生死,否则他今天怕是脱不了身。

        放眼京城,能做到这件事情的人就那么几个。

        他眯着眼睛道:“今天这事没完!”

        棠妙心要是知道他有这个想法,怕是会给他竖个大拇指:

        这联想组合能力,真的是一绝!

        他扭头见六皇子还在那里,他看着六皇子道:“六弟,看来我以前还是小看你了。”

        六皇子明白他的意思。

        六皇子的母妃不得宠,他的处境虽然比宁孤舟好,但是这些年来也过得不太容易。

        再加上他本身也是个有野心的,如果宁致远的能力很强的话,他可能就不会有那些心思。

        可惜的是宁致远只是一个草包,他难免就会多想一点。

        在他发现宁致远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得成明帝的欢心后,他和二皇子又走得比较近。

        他隐藏着自己的心思,在他今天下水救江花同时,就将他的心思暴露了出来。

        他笑着道:“二哥言重了,我一直都是这样。”

        “我今天救江小姐也是为了二哥,二哥也知道,你现在身上有污点。”

        “你想要走上那条路,只怕不容易,我们兄弟二人一向亲近,更需要拧成一股劲。”

        二皇子冷冷地看着他道:“拧成一股劲?你想让我帮你?”

        六皇子涎着一脸的笑道:“我们原本就是结了盟的,不管最后谁坐上那个位置,必定都会照顾对方。”

        二皇子虽然之前就猜到了六皇子的心思,但是听到这句话还是一阵恶心。

        他抬手就给了六皇子一巴掌:“凭你?你也配?”

        六皇子:“……”

        他的眼里染上了几分狠厉之色,却在抬起头来的时候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二皇子看着六皇子道:“你不过是一个低阶妃嫔生下来的贱种,凭什么跟我争!”

        他说完扭头就走,完全没理会六皇子。

        六皇子的手握成拳,骨节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白。

        同为皇子,因为母族势力的大小,以及受宠程度,决定了他们的地位。

        最不受宠的皇子在宫里的地位,甚至还不如受宠的奴才!

        这些事情二皇子早就知道,只是之前没有人敢动手打他。

        他此时不敢发作,不过是知道此时的自己还没法跟二皇子抗衡,所以他只能忍。

        他看着二皇子的背影,默默在心里发誓:“我总一有一天会杀了你!”

        棠妙心此时对程立雪竖起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

        他几句话就帮棠妙心的组织完全撇清关系,还祸水东引。

        她觉得这样的程立雪当得起她这个夸奖。

        她本来想弄死二皇子的,现在改变了主意,狗咬狗不香吗?

        程立雪白了她一眼,轻声道:“你们就不能安分点?”

        就算他没有证据证明今天的事是她干的,他也知道这事和她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