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妃她不讲武德在线阅读 - 第491章 嫂子,发射!

第491章 嫂子,发射!

        棠妙心知道两位表哥既然闯祸多年,那么肯定有闯祸者的基本素养——抹除痕迹,制造不在场证明。

        至于宁长平,棠妙心不觉得二皇子会怀疑到她的头上。

        毕竟平时宁长平在二皇子的面前怂得很,谁能想到那么怂的宁长平敢动手揍他?

        她淡声道:“二哥被人放了风筝,这事肯定得查。”

        “不过二哥最好礼貌一点,也客气一点,毕竟父皇有旨意,国子监是独立皇权之外的地方。”

        “国子监的学生也很特别,弄伤了他们,程山长可是会去父皇那里告状的。”

        闻讯赶来的程立雪:“……”

        他莫名觉得棠妙心在扯着虎皮做大旗,毕竟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见了成明帝。

        二皇子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虽然他知道国子监里这些年来被人渗透的很厉害,但是成明帝确实有过旨意。

        他沉下脸,扭头吩咐他的下属:“让所有的男子说一句‘嫂子,发射!’”

        这句话是他醒来后,被发射前听到的唯一一句话。

        紧接着,他的身体就被抛上了天空,刺激的他的天灵盖都要飞了起来。

        他直接晕了过去,再次醒来是落在水面,巨大的冲击让他差点没疯。

        也好在是落在水面,要是落在其他的地方,他觉得自己此时已经被摔成了两截!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今天在这岛上的人并不多,且他是被江花同的信诱过去的。

        知道他打江花同的主意的只有今天在场的国子监的学生,所有他觉得这事一定是国子监的学生做的。

        棠妙心听到他的话嘴角直抽,“嫂子,发射!”这是什么鬼?

        她基本上能推断出来,说这话的是苏问白或者苏晓天,但是嫂子是谁?

        该不会是宁长平吧?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了一下他们的组合,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难道宁长平和苏乐天私订终身了?

        她朝苏乐天看去,苏乐天一脸发蒙,他比棠妙心的表情还要吃惊。

        棠妙心顿时就乐了,今天这事的发展好像有点超出了预期,带出了不大小的八卦。

        二皇子在知道这事跟棠妙心没关系之后,又让人去找江花同。

        此时,宁长平就扶着江花同过来了。

        二皇子不清楚今天的事情和江花同有没有关系,所以他得查。

        他沉声问江花同:“你今天有给我写信吗?”

        江花同一听到这话脸涨得通红,虽然大燕没有民风开放,但是女子给男子写信这种事多少有些暧昧。

        她沉声道:“我知殿下身份尊贵,但是也不能这样破坏我的名节!”

        “我对天发誓,我从来没有给殿下写过信!”

        二皇子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心里一沉,看着她道:“你写几个字给我看看。”

        江花同虽然觉得十分委屈,却知道这是证明自己和这件事情无关的最好方法。

        她正准备提笔写字,棠妙心在旁道:“二哥既然这么说,手里肯定有一封信。”

        “二哥的心思,我们都知道,万一花同写完之后你非说是一样的,到时候花同可就百口难辩了。”

        “所以请二哥把信拿出来让我们看看,也好比对一下是不是花同的笔迹。”

        二皇子刚才确实有棠妙心说的这种心思,他想着自己今天吃了这么大的苦,怎么也得把江花同娶回家。

        没料到他的心思路被棠妙心说穿了,他只能把那封信拿出来。

        他今天落了水,信上的字迹也花了不少,却也能看得出来,是秀气的簪花小楷。

        棠妙心一看到这字差点没喷。

        她知道发现二皇子要对付她的人是苏晓天,这信八成是他写的。

        她是真没想到,自家的表哥居然能写这么一手秀气的簪花小楷!

        果然,苏家的这两位表哥有着非常优秀的闯祸技巧,不愧是第一城的闯祸大王!

        江花同拿起纸笔,认真地写了一行字,字迹和信上的完全不同。

        二皇子的脸色十分难看。

        他原本还以为江花同对他是有意思的,没料到这事与她完全没有关系。

        这也就意味着,今天从一开始,他就被人耍得团团转。

        棠妙心一脚把二皇子踹倒在地,却笑着道:“二哥,请向花同道歉!毕竟你刚才差点毁了她的名声!”

        二皇子:“……”

        棠妙心竟还敢动手打他!

        他爬起来正欲发作,就看见站在她身后的苏乐天,以及国子监的一众学生。

        他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他的手握成拳,已经明白棠妙心这一系列操作的目的。

        她这是要踩着他在国子监的学生面前立威,还想让他身败名裂。

        只是他就算知道她的打算,此时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他咬了咬牙,看了江花同一眼,见她脸色苍白,看着娇娇弱弱,一双眼睛却冷冷地瞪着他。

        他还想娶江花同,此时只得压下心里的不快道:“刚才是我莽撞了,还请江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江花同沉声道:“实在是抱歉,这事我已经放在心上了,毕竟事关我的名节。”

        “往后还请二殿下不要再来骚扰我,你虽然身份尊贵,但是……”

        她不太习惯说这样的话,此时鼓起勇气道:“但是我不稀罕,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

        二皇子:“……”

        他只觉得江花同的话如同一记耳光扇在他的脸上,他的表情有些扭曲。

        棠妙心在旁鼓掌道:“说得好!强娶豪夺这种事情最是要不得,感情嘛,当然得两厢情愿!”

        她知道江花同的性格,今天也是被二皇子连逼了好几回,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在这种时候,她当然要帮江花同撑腰,给她勇气。

        二皇子觉得今天自己的脸都丢光了,扭头让男生们都去喊“嫂子,发射!”他黑着脸听着。

        众男生五花八门地喊着“嫂子,发射”的话。

        棠妙心在旁听了十几个男生这么喊之后,她渐渐就有点歪了。

        她趁二皇子和他的人走远之后,她轻声对苏乐天道:“哥,你和长平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