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妃她不讲武德在线阅读 - 第489章 她是个有原则的人

第489章 她是个有原则的人

        棠妙心摇头:“他今天没有想要杀我,他只是要弄死几个国子监的学生。”

        “然后在国子监制造一些动乱,将程立雪从国子监山长的位置赶下来,好换他的人上去。”

        “看这光景,程立雪应该已经跟他闹翻了,又或者说是程立雪不想为他做事。”

        她刚才一直在思考今天的事情,只有这个条件才能成立。

        她知道成明帝十分无耻,现在却觉得她还是低估了他的无耻。

        他为了得到国子监,居然动手杀国子监的学生,这不仅仅是无耻了,还丧心病狂!

        程立雪的声音传来:“你分析得很有道理,我的确是跟他闹翻了。”

        棠妙心瞪了他一眼:“偷听别人说话,会不会不太礼貌?”

        程立雪从树后走出来,笑道:“这哪里是偷听,我在树后思考问题,你们非要走到我的面前说话。”

        “这还能怪我不成?”

        棠妙心今天心情不好,没心思跟他斗嘴,直接赏了他一记白眼。

        程立雪也不生气,看着她道:“这国子监你要是不要的话,宁景可就要拿走了,你真的甘心?”

        棠妙心双手抱在胸前道:“我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国子监本就不是我的。”

        程立雪看着她道:“那换个说法,你想让国子监的学生都死在你面前吗?”

        “你什么意思?”棠妙心的脸上依旧在笑,眼里却有了几分杀气。

        程立雪回答:“我知道宁景的处事方式,就算国子监所有的学生都死光了,我也不会把国子监交给他。”

        棠妙心一脸不屑地道:“怎么?强塞不成,又改威胁了?”

        “这些学生和我非亲非故,他们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

        程立雪走到她身边跟她并排站在一起,淡声道:“你就继续装吧!”

        “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你这样说,我也就信了!”

        棠妙心:“……”

        这个老不要脸的,敢情她今天救人还救出麻烦来了?

        程立雪接着道:“你今天救人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整个京城,你鬼医的身份马上就会曝光。”

        “就算你一直躲在秦王府里不出来,也依旧会麻烦不断。”

        “但是你如果成了国子监的山长,再加上鬼医的身份,哪怕是宁景,也不敢动手。”

        棠妙心斜斜地看着他:“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当国子监的山长?”

        程立雪回答:“因为你是最合适的。”

        棠妙心瞪着他道:“打住,别给我洗脑,我不吃这一套!”

        程立雪悠悠一叹:“国子监创立最初的理念,就是因材施教,唯才是用,给天底下读书人一个安身立命的机会。”

        “国子监为大燕输送的人才,不是那种只会做事的庸才,而是那种能为百姓真正谋福的大才。”

        “这是你父亲当年的理想,我非常认可,虽然当初我和宁景设局杀了他,但是这件事并没有打折扣。”

        “这些年来我倾尽全力,国子监的学生如今很多已堪大用,很多百姓受益。”

        “大燕的官场有了很大的改进,老百姓也渐渐能丰衣足食。”

        “而如果国子监由宁景来把握的话,国子监里教出来的学生,就只会依附皇权,心里不会存有善念。”

        棠妙心笑道:“听你这么说,整得国子监就跟救世祖似的!你也太会给自己戴高帽子了!”

        程立雪却敛了笑意,十分认真地道:“这事你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回去问九歌。”

        “在没有国子监之前的大燕,是怎样的大燕,宁景封王时的封地,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

        棠妙心伸手掏了掏耳朵:“少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也别把自己弄得像个圣人一样。”

        “咱们这么熟了,你是什么狗德性,我还能不清楚?”

        她说完欲走,程立雪拉着她道:“要不你再看样东西?”

        棠妙心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他微笑:“这样东西你看完之后,你要是还不想继承国子监,我就不再勉强你。”

        他说完递给她一本册子。

        她一边接过册子一边道:“我是一个心性坚定的人,我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改变……”

        她说到这里眼睛瞪得圆了些,飞快地翻看,然后翻到最后一页,再数了数上面的数字,她的眼睛顿时就直了。

        她忍不住道:“我觉得这事也不是不能商量。”

        一直在旁当隐形人的苏乐天:“……”

        他很好奇程立雪给棠妙心看了什么,以至于能让她改变主意!

        程立雪微笑,棠妙心又道:“不过这东西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程立雪回答:“你空了可以再去一趟国子监,我可以把地契之类的东西拿给你看。”

        棠妙心把手里的册子递还给程立雪:“我要看到实物之后再做决定。”

        程立雪点头:“那是当然,你随时都可以来国子监看实物。”

        棠妙心打了个哈哈,恰好看见孙教习从远处走过。

        她立即跑过去,一脚把孙教习踹倒在地,不顾他的求饶,照着他的脸就是一顿胖揍。

        她揍人又凶又狠又有技巧,每一拳打下去,都能让孙教习尝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

        再加上她上船之前拍了一下孙教习,就已经给他下了毒。

        这个毒有点特别,不挨打的时候是全身绵软,一挨打,但凡打过的地方就会长出红色的疹子,痛入骨髓。

        也正是因为这分绵软,刚才孙教习全身无力,路都走不稳。

        他这会见事大了,用尽全力想去报信,又被棠妙心看到了。

        这一顿揍挨下来,孙教习痛得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程立雪看到孙教习那副惨样,轻咧了一下嘴。

        看着都疼!

        棠妙心打过瘾了之后把孙教习丢给程立雪:“后面的事情你来处理吧!”

        程立雪此时也已经知道今天的事情和孙教习脱不了干系,他还是国子监山长的一天,就得保护好国子监学生。

        苏乐天趁着程立雪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问棠妙心:“你真要继承国子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