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千金妻贤夫跪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哪个长辈?我家的长辈躺在棺材里面,难不成跟我一样爬出来给你们做的见证?”叶清一怒不可遏:“娘亲舅大,退婚这样的事情,你们但凡去镇上请了我儿的舅舅过来,也算是你们宋家知礼!”

        “文家还有长房在,我们都知道文家妹妹的亲爷爷还在世。”文家两房的关系一直都是村里津津乐道的话题。

        “文家长房?”叶清一冷笑的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人群里看热闹的长房:“他们也算是长辈?呸!待会我自然会请官老爷做主,把长房那群下毒祸害人的东西送进大牢去。”

        叶清一上下打量了一番宋秀才,冷笑着说道:“宋秀才好口齿啊,将所有的责任都推了出去。那我有几句话,问问你。”

        宋秀才从小到大就被人称赞是紫微星下凡,向来眼高于顶自命不凡。对眼前的叶清一更是十分的不屑,心里暗道若是文砚书在场兴许我还有输的可能,凭你也能跟我辨别口齿?

        叶清一冷笑着上下打量着宋秀才,见到他身上的衣服再看宋母身上的衣服。心中了然,决定此时狠狠地踩上几脚,也好让千墨知道自己被退婚不是她的问题。

        “宋秀才长相俊秀又有才华在身,确实是难得的贵婿人选。”叶清一开口就是称赞,倒把宋秀才弄愣了。心里以为叶清一这是反退为进,目的不过是讨好自己想要继续攀附这门亲事。

        “你身上的衣服料子,穿的比我儿子还要好。不知道你娘平时要纺多少布匹,给人洗多少衣服才能赚出来。”叶清一指着宋秀才的衣服,接着又问:“这也不过是在家穿的常服,平时入学堂的衣服又要费多少银子?”

        “我文家的日子还算能过得去,可即便如此我也不敢给我儿穿这么好的衣服。”叶清一先扣了宋秀才一个奢侈的锅,要知道他家里的条件并不好的。

        “我愿意给我儿穿好的,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是读书人穿身好衣服,碍你们什么事儿?”宋母勃然大怒,双手在地上一撑跳了起来。

        “你自己愿意的,我当然没权你们家的事儿。只不过闺女.....”叶清一回身对着千墨说道:“咱们家向来都是不随便花钱,换季做新衣先要给长辈做。长辈穿的一定比小辈穿的更好一些,娘亲纵然有些败家可也是在吃食上花些银子。买了的食物也都是全家人吃,绝对没有自己吃独食的道理。”

        千墨点了点头:她娘亲确实如此,脾气是坏了一点但是从来不会亏待家里人。

        “你瞧瞧宋秀才的衣服,才看看他娘穿的是什么。如此不孝子,可算是你的良配?对父母不孝对未婚妻落井下石,这样的人品,娘亲怎敢让你嫁过去?”叶清一话已出口,宋秀才倒吸一口凉气。

        上前几步说道:“文家伯母,我敬你是长辈好生跟你说话。你为何要毁我清誉?不孝之子的恶名,宋某万万不敢领。”

        宋母更是恼羞成怒,冲上前来要跟叶清一拼命:“你胡说,你造谣,我儿对我孝顺的很,哪里不孝?”

        不管哪朝哪代,为人子女者不孝父母,那就是重罪。宋秀才沾上了这个恶名,前途也就完了。

        只不过事实胜于雄辩,众人都看见这母子二人身上的衣服了。宋秀才一身绫布挂身,腰间还挂着一小块青玉玉佩。而宋母一身粗布衣服,裤子上补丁打着补丁,一双粗糙满是老茧的手将儿子护在身后。母子二人站在一起,哪里像是亲娘俩,反而像是富家少爷跟他的粗使婆子。

        没错,是粗使婆子而不是奶妈子。毕竟富贵人家的奶妈子可不会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满大街乱逛,那毕竟也是伺候少爷的人。

        “宋秀才,你这样就不对了吧。你娘为了供你读书,没日没夜的劳作。平时不见你下田干活也就罢了,怎么还要花费许多钱在打扮上。”

        “文家的哥儿也没有你穿的好呀,可人家文家二房是村里出了名的富户。”

        “文家哥儿的心思都在读书上,所以人家是解元,这宋秀才还比文家哥启蒙早一年咧,竟然考不过文家哥儿。”

        宋秀才脸上红一阵青一阵,恨不得当场将衣服脱了去。

        “你,你胡说!”村里人都开始议论了,宋母哪里能忍得住。她冲到叶清一面前,扬起手就要打人。

        可叶清一这一身健硕的体格不是白长的,在贫瘠的古代能够隔三差五吃到肉的人并不多的。叶清一一把攥住宋母的手,轻轻一用力,宋母就疼得嗷嗷直叫。

        “瞅瞅,瞅瞅!”叶清一冲着宋秀才嚷嚷道:“你吃的唇红齿白气色红润,可你娘为你吃糠咽菜十几年,身子骨这样的瘦弱。”

        叶清一抓着宋母的胳膊,将她整个人像是提溜小鸡仔似的来回乱晃。宋母根本抵抗不住叶清一的大力气,被她攥着手腕轻松的拽来脱去。

        宋母宛如叶清一身上的挂件一般,哪里像个吃苦下力干活的农民,宛如一个病秧子。

        “为了养活一个儿子,白天下地干活晚上熬夜织布。买来的肉,你可舍得给你娘吃过一口?”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用去了解叶清一也能知道,家里好吃的一定是留给宋秀才的。

        果然宋秀才脸上露出惭愧的神色来,又听叶清一狠狠地训斥:“今天我来找你们,不是为了给我闺女千墨求得一份好姻缘的。是我看不上你们宋家家风,看不上你宋秀才的人品,特意退婚的。”

        宋秀才愕然,再次被打击到了。没想到叶清一竟然不是来求复合而是来退婚的。

        他!堂堂一个秀才,竟然被一个孤女退婚了?

        “胡说八道!”宋母使劲挣扎着,胳膊被钳制上下一双小短腿不停地踢着。妄图踹叶清一一脚,可惜不管怎么抬脚还是踢不到。

        “我们昨夜已经退了你们,是我们家不要你们的。一个灾星还敢嫌弃我儿子,呸,小妇。杀千刀的生的小灾星,娘俩都是贱人......”宋母开始骂起了脏话。

        “够了!文家媳妇儿,不要太过分了。”一个男声高喊着走了过来。

        来人是个有些年岁的老人,双手背在身后黑着脸:“宋秀才到底是咱们村子里的希望,又是你儿子的同窗。你要讨个公道何必毁了人家的名声?”

        叶清一看着眼前的人,一时有些分辨不出是谁来。宋母哀嚎一声:“村长,快来给我们娘俩做主啊!”

        “什么不孝,醉心在穿衣打扮,人品低下。这样的话,是你做长辈的人,该说的么?”

        村长怒斥着叶清一:“还不赶紧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