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千金妻贤夫跪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你娘养汉子

第十五章你娘养汉子

        韩北卿这才清楚,原来隔壁柱婶儿已经盯上了自家。恐怕不是柱婶儿一人,而是村里有心之人都已经盯上了自家了。

        “对呀,你才知道的呀。我外祖家在县城里不是有个杂货铺么,里面什么都卖。我家的小鱼干就是给外祖父家拿去,让他帮忙卖点价钱不贴不贴家用呢。”

        说着韩北卿仰头叹了一口气:“我娘到现在也不回来,也是想要多卖些钱吧。”

        村子里整日都在说王三娘的坏话,王三娘被怎么编排都是她咎由自取。但是韩家人可受不了这些风言风语,在这个年代女人的名声大过天。韩秀才还不能休妻,休妻的话对一双儿女的影响更大。比如韩北卿将来议婚,还有韩缜文科举之路也会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二妞不懂这些,只是单纯的以为韩北卿说的这些就是事实。她本就听村里人议论韩北卿的娘亲不是正经人,白瞎了韩家这么好的门第。

        今天见韩北卿自己主动提起她娘亲来,眼睛都亮了,一脸好奇的打听:“囡囡,你娘为什么不回家啊?村里人都说你娘在城里养汉子了。”

        韩北卿一脸尴尬:“你说什么说什么呗,还能捂别人嘴吗?”

        “可是你不生气了?你娘明明在城里卖鱼干补贴家用。他们这样说你娘,实在是太不好了。”二妞一脸正气,替韩北卿说话。

        韩北卿浅笑着看着二妞:“当然不生气啊,大家各过各的有什么可生气的。他们说我娘亲的坏话,不过是因为我娘是商户出身,对钱财黄白之事喜爱。而我爹是读书人,读书人嘛就应该是清高才对。怎么能跟铜臭沾染上呢?”

        二妞半信半疑的看着韩北卿,眼里满是听不懂的茫然:“囡囡,你懂得真多呀,不愧是秀才的女儿。”

        韩北卿翻了个大白眼,心说这有什么不懂的。转念一想,眼前这个小姑娘没有阅历也不识字,所见所闻都是眼前这个村子。指望她能懂什么呢。

        采够了越椒,韩北卿拉着二妞往家走。路过村口的时候,麻烦来了。

        “韩秀才家的?!”有在村口大槐树夏纳鞋底的妇人一脸坏笑的叫嚷。

        韩北卿看着那一群嚼舌根子的妇人,心里猜出来她们似乎在说着自家的闲话。

        冲着众人福了福身,十分有礼的说了一句:“诸位婶子们好。”

        “哎呦,不愧是秀才家的小娘子,这通神的做派就是不一样。”有那面皮子薄的妇人,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计笑容满面的与韩北卿打招呼。

        可还有那不知礼数的人,见韩北卿礼节妥当生出来几分轻慢之意。

        “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穷讲究罢了。乡下丫头整天弄些城里人的做派,笑死人了。”说话的妇人眼皮子翻上天去了。

        韩北卿不认识眼前这个刻薄的妇人是谁,疑惑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二妞。二妞立马凑到她耳边小声嘀咕:“囡囡,这个人是钱婆子的儿媳妇。钱婆子你知道不?是跟你祖母不对付的人。”

        韩北卿了然的点点头,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了。她转过头看着二妞,浅笑着说道:“知道我爹爹为什么说读书使人知礼了吧?”

        那妇道人家不知道韩北卿说什么,但也知道她是在骂自己。脸色一边,举着手里的鞋底子作势要打人:“死丫头,你说谁呢?”

        韩北卿黑白分明的眼睛瞪着她:“说的是没教养的人,婶子这么着急做什么?”

        噗嗤,周围几个妇人喷笑出来。

        那妇人臊的脸都红了,咬着后槽牙:“你娘才没教养,整天住在娘家不回家,怕是在外头养汉子呢。”

        “婶子这么喜欢造谣别人,你家婆婆可知道?”韩北卿眉毛一挑,眼里透着凉意。

        “知道能咋?你们老韩家丢人现眼的事儿不是一天两天了,咋还不能说了?你以为俺家婆婆会帮你说话?”

        韩北卿嘴角轻笑,面容平静但语气极有威胁之意:“七出者:无子,一也;淫佚,二也;不事舅姑,三也;口舌,四也。”

        “婶子犯了七出之罪,不知道钱婆婆会不会将你休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婶子家里也是有女儿的,可莫要坏了姐姐们的婚事。”

        说完韩北卿转身就走,气的那妇人站在原地叉着腰破口大骂:“你娘才犯七出,你娘养汉子才该被婆家休回家去。”

        “你说我娘养汉子,可有证据?有人证吗?是男是女?有通女干的物证吗?你若是拿不出来,那咱们就去衙门找县太爷掰扯掰扯。”

        乡下里吵架哪有将事情闹大的?不过是骂几句也就罢了。

        谁能想到韩北卿回到家里就跟韩老太太说了这件事。

        “告到县衙府?”韩老太生气的拍着桌子,怒斥韩北卿没事儿找事儿。

        “长舌妇家家都有,没见谁闹到县衙去的。你让村里人怎么说咱们?你祖母我,还有你爹爹的脸往哪儿放啊。”韩老太拍着自己的脸蛋,气韩北卿不懂事。

        “就是因为村里人说的越来越难听,才要这么做。我娘现在没有偷汉子都被人这么说,将来哪天假的变成真的了?换成咱们有苦说不出了。”韩北卿态度坚决。

        “而且我娘总不回来确实不是个办法。正好让王家也知道咱们家的态度。要是她真不愿意回这个家,那就一拍两散,别耽误我爹爹还有哥哥们的前程。我爹爹是要走仕途的人,哥哥们也都要下考场的。治家不严这四个字能毁掉我爹爹的前程,祖母您都不在乎的吗?”

        只有核心的利益才能打动人心。韩北卿的一番言论不仅说通了韩老太太,竟然也让韩家的两位女眷点了头。

        “娘,钱婆子整日跟您做对。她儿媳妇也不是个好的,成日里在村里嚼舌根宣排咱们家。这次不好好治一治她的毛病,还当咱家怕了她呢。”三房的张氏叉着腰,显然对钱家的人不满已久。

        “可是县老爷能管么?万一,万一钱家的寻死咋办?”大房周氏是个老实人,老实人都是从最坏处想问题

        韩老太太灵机一动,招呼小儿媳妇来身边。在她耳畔说了两句,张氏眼睛一亮,一脸佩服的称赞:“娘,您老可真厉害。这法子太好了。”

        说完她一捂脸,扯着嗓子开嚎:“不好啦,我娘上吊啦。钱家的,我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