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九叔世界做大佬在线阅读 - 第38章 谁来救救我?

第38章 谁来救救我?

        迄今为止,在昆仑十二金仙中,仅有黄龙真人对他释放过最真实最清晰的善意,如今杨戬去求援,来了八大金仙,却不见黄龙踪迹,由不得他不多想。

        封神底色是什么?

        神仙杀劫啊。

        这群师兄弟会不会推他去应劫?

        特别是从黄龙那里得知惧留孙对自己的恶意后,他就很难再用对待正常师兄弟的目光去看待这些金仙们了。

        “不必多礼。”率领八大金仙而来的南极仙翁微微一笑,态度和善:“这里除了姜师弟与申师弟之外,很多三代弟子都对我们不是很熟悉,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吧。”

        “师兄,还是我来吧。”姜子牙连忙说道。

        他虽说法力练得不好,但人情世故却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深知拍对马屁的重要性。

        南极仙翁在阐教中是师尊的大弟子,位列于十二金仙之上,地位等同于截教二代首坐多宝道人,极其高贵尊崇,巴结好了他,受益无穷。

        秦尧瞥了姜子牙一眼,只为其感到可悲。

        这师兄只搞懂了人情世故,却没想到自身价值决定别人对你的态度。

        由于他的价值只存在于封神,那么封神结束后,众神之长也要与普通人一样身入轮回,承受轮回之苦。

        他以为的这些人脉,这些对他一直以来和颜悦色的师兄,谁都没有伸出手拉他一把。

        这就涉及到了一个问题:帮助一个天资愚钝的人成仙,真有那么难吗?

        只是,没人会告诉他这些。

        秦尧不会,南极仙翁以及他面前的这些金仙们也不会!

        “好,那就由师弟你来介绍吧。”南极仙翁面带赞许地说道。

        这抹赞许令姜子牙心花怒放,当即满脸堆笑地抬手指人,向一众三代弟子们说道:

        “这位是你们大师伯,南极仙翁上仙。”

        “这位是你们二师伯,广成子上仙。”

        “这位是你们三师伯,赤精子上仙……”

        赤精子之后则是云中子,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道德真君,姜子牙也一一介绍到位,而一众三代弟子只有乖乖喊人的份儿。

        片刻后,姜子牙介绍完毕,热切说道:“诸位师兄,请去城门楼内喝碗茶吧?”

        南极仙翁笑着摇头,转身看向城外那十道通天绝地的黑色烟柱:“咱们仙人喝茶,不为解渴,喝的是那份心境。大敌未破,哪有什么安逸祥和的心态喝茶呢?还是先破阵吧。”

        姜子牙敛去笑容,忙道:“请大师兄指挥破阵。”

        南极仙翁当仁不让的点点头,指着十天君中的秦天君说道:“先从他开始吧,吾教门下,谁去探阵?”

        闻言,秦尧瞳孔猛地一缩。

        这一刻,他想起了封神原著。

        原著中,十绝阵本就是针对昆仑金仙的杀劫,但元始天尊又怎舍得让自家徒弟应劫,便联合指挥作战的燃灯道人,搞出了一个名为【探阵】,实则是【应劫】的套路,李代桃僵,破了金仙杀劫。

        其中在昆仑修行数年的二代弟子邓华替文殊广法天尊应劫,三代弟子韩毒龙替惧留孙应劫,归降而来的方家老大方弼替慈航道人应劫,三代弟子薛恶虎替道行天尊应劫,二代弟子萧臻替广成子应劫,五夷山白云洞散人乔坤替太乙真人应劫,方家老二方相替赤精子应劫,五夷山散人曹宝替清虚道德真君应劫……

        唯独烈焰阵,跳出来一个天地间至强的陆压道人,以至宝斩仙飞刀,直接干掉了阵主白天君,这才避免了有人应劫。除此之外,武王姬发也曾应劫,以自身天子气,帮了阐教金仙一次。

        没想到这世界被魔改成了这样,燃灯压根就没出现,南极仙翁却仍旧采纳了这种‘李代桃僵’的残酷办法。

        只不过,在场除了他这开了“先知挂”的人外,没人知道【应劫】的事情,最多认为这是一场冒险。

        所谓富贵险中求,对于很多人来说,冒险并不可怕,反而是风浪越大鱼越贵,于是在道德真君身后,一名看起来十分普通却极其自信的男人跳了出来,轻喝道:“我来探阵。”

        “好。”南极仙翁笑眯眯地说道:“若你成功探阵归来,我便送你一件极品法宝,以作奖励。”

        男人大受鼓舞,当即抽出腰间宝剑,飞身而起,来到秦天君面前,剑指黑烟道:“吾乃玉虚门下韩毒龙,探你大阵。”

        秦天君平静说道:“你不行,还是换个金仙来吧。”

        韩毒龙大怒,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当即握紧长剑,狠狠撞向黑色烟柱。

        随着一阵失重的感觉出现,他穿过黑烟来到天绝阵界内,放眼望去,只见一条千丈天梯直通云霄,而那秦天君便盘坐在云霄之巅,一脸怜悯的看向自己。

        韩毒龙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挑衅,试图直接飞向秦天君,却发现这阵法内禁止飞行,无奈之下,他只好跳上天阶,极速攀爬。

        然而随着他双脚落在天阶上,天阶突然冒出道道火焰,他每向前跨一步,这火焰就会冒出来一次,走了十八步,他便被烧了十八次,身上衣服都被烧没了,同时烧干净的,还有他的勇气。

        他想转身离开,但转身下台也要承受火焰焚烧之痛,就这样在他下到第九阶的时候,整个人都着了起来,很快便被烧成了飞灰。

        而他的这番遭遇,不仅抵掉了一个杀劫名额,也让昆仑众仙看清了这天绝阵究竟是什么套路,从此可以研究思索过关的办法。

        这么说来,也算是死的有价值了……

        值得一提的是,昆仑门下,几乎无人对韩毒龙的死在意,甚至一个叫喊着要为他复仇的人都没有。

        天绝阵内。

        秦天君轻喝道:“别派这种废物前来送死了,哪位金仙敢入阵应劫?”

        文殊广法天尊心中一动,抬目看向姜尚:“子牙师弟,你那杏黄旗,可否借我一用?”

        姜子牙翻手间召唤出杏黄旗,递送过去:“当然可以,只要能破阵,别说是杏黄旗了,打神鞭我都可以借给师兄使用。”

        文殊笑着接过杏黄旗:“打神鞭就不必了,有此杏黄旗护体,破掉此阵易如反掌。”

        话罢,他直接飞出西岐城,落在天绝阵前,大步踏入黑烟内:“阐教文殊,前来领教。”

        云霄之上,秦天君淡淡说道:“上来说话。”

        文殊一抖杏黄旗,金莲绽放,护住身躯,旋即自信的踏上天梯。

        道道神火不断自其脚底板冲出,试图烧向其躯体,但却都破不掉杏黄旗的防御。

        当其行进过半,秦天君突然站了起来,挥舞宝剑,劈出道道火焰剑气。

        文殊对这剑气亦是不躲不闪,只是全力催动杏黄旗,以这先天至宝硬抗阵法攻击。

        当其行进四分之三后,商军阵营内,张桂芳大喝道:“文殊!”

        声波成浪,如风,迅速冲向天梯上的文殊广法天尊,然而杏黄旗本身便有着诸邪避退、万法不侵的属性,此等旁门左道之术对于施展开杏黄旗的文殊来说,连清风拂过都算不上,直接被无视了。

        秦天君心底忽地生出一股寒意,浑身汗毛纷纷倒竖而起。

        “诸位道兄助我。”生死关头,他大声呼喊道。

        其余九大天君也很配合,纷纷向天绝阵内灌输仙气,令天梯的火焰更加旺盛,然而却仍旧无法烧穿杏黄旗。

        “嗖。”

        在距离秦完不到百个石阶时,文殊袖口中忽然飞出一道金光,化作一道绳索,将云霄上的道人紧紧捆住,随即狠狠拉落云霄。

        秦天君就这么被捆妖绳生生拽落,狠狠砸在地上,摔得头破血流,身躯在抽搐了几下后,自此咽气。

        “道友!”九大天君同时痛呼,目眦尽裂。

        文殊却松了口气,看都没看地面上的秦天君尸体,飞身而起,落回西岐。

        十绝阵后面,闻仲脸颊微微一抽,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十绝阵内,九天君施法隔绝内外视线,商议对付杏黄旗的办法。

        局面很直观,那文殊就是单纯靠着杏黄旗强杀的秦完,如果他们找不到解决杏黄旗的办法,敌军很有可能一招鲜吃遍天,用相同的方式不断破阵。

        这便是一件好法宝的重要性了,封神世界,圣人以下,法宝大多数时候都强于个人实力,并且是某些人个人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经过好一阵讨论,他们的意见终于达成一致:想要攻破杏黄旗看起来很难,但攻不破就不攻了,将手持杏黄旗的人困住便是胜利。

        杏黄旗只有一个,将持旗人困住,其他人就没办法破局。而在十绝阵中,风吼阵就能很好的完成这任务,只要对方没有定风珠,源源不断的风火就能阻断前路……

        这时,天也渐渐黑沉下来。

        西周阵营内,阐教群仙也在商议着继续破阵的事情……

        “谁愿去探此阵?”南极仙翁随手指着一道黑烟说:“能够探阵归来者,我必有重宝相赠。”

        第一次利诱,大家不清楚这里面的水有多深,还能有跃跃欲试的心态。但亲眼见证了韩毒龙惨死现状后,谁还敢拿命去探阵啊?

        此间冲动易上头的人可能不少,但傻子是没有的,于是面对南极仙翁的利诱,一个敢吱声的都没有。

        南极仙翁环目四顾,微微一顿,道:“一个都没有么?若我说,谁愿探阵,便以九转金丹相赠呢?”

        人群仍旧鸦雀无声。

        别说是九转金丹了,就是十转金丹,也无法令人心甘情愿的去送死啊!

        “总归是要有人探阵的。”惧留孙目光扫视过此间众人,忽然注视向哪吒:“哪吒师侄,听说你有法宝风火轮,可上天入地,能飞能战,无所不到,纵横天下无阻碍,不如你去试试,若情况不妙,也可以极速返回嘛。”

        哪吒:“……”

        “不可!”李靖大声说道。

        惧留孙转目望去,道:“为什么不可,你是不相信哪吒,还是不相信风火轮?”

        “风火轮确实挺快的。”秦尧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不过却迅速转换为淡漠,平静说道:“吒儿,还不快些将风火轮借给惧留孙师伯,让他踩着这双轮儿去探阵。”

        “哎?”正准备叫停的李靖愣住了,眨了眨眼。

        “噢。”哪吒却没愣住,翻手间召唤出风火轮,递送至惧留孙面前:“师伯,一路小心。”

        惧留孙:“……”

        他是没想到,这申公豹的脑子居然转这么快,以至于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没踩过风火轮,用不惯这玩意。”片刻后,他只能找出一个拙劣的理由拒绝。

        秦尧道:“没关系,我可以让哪吒教你。他一个孩子都能运用自如,相信师兄你肯定用不了两天就能掌握其中诀窍。相比较于哪吒这孩子,师兄法力更高,跑的更快,探阵应该就没有伤亡了。”

        惧留孙:“……”

        “师兄为何闭口不言?”秦尧等了一会儿,见其始终不肯言语,便主动询问道。

        惧留孙有点绷不住了,冷冷说道:“我是不会去的。”

        秦尧面无表情地说道:“为什么?”

        “申公豹,你还有没有点尊卑意识?”惧留孙怒道。

        秦尧诧异道:“我和你聊探阵,你给我说尊卑?这两件事情八竿子能打到一块吗?”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南极仙翁说和道:“子牙师弟是主管封神的天命之人,亦是大周丞相,周军总指挥,这件事情就交给他来决策吧。”

        姜子牙:“???”

        搞什么?

        惧留孙与申公豹吵架,最终却将难题甩给我?

        但他是没勇气质疑乃至于反驳南极仙翁的,只好下意识看向秦尧。

        秦尧叹了口气,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他和姜子牙是有些交情,但这点交情也不至于令他硬刚南极仙翁。

        毕竟这老秃头是阐教中能影响到元始天尊的圣人首徒,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他,否则但凡是给你穿点小鞋,虽然不一定能害了你,但阐教这棵大树你是别想再抱了……

        姜子牙接收到了秦尧目光,既无奈又为难。

        谁来救救我?

        我该怎么办?(本章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