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15.人情

015.人情

        凌涯笑着点头。刘公公转身去了屋后。

        如果这是一场交易,他已经赚得太多。

        一个朱果,卖到市场上,也就能赚几万两白银。

        可要是做这个人情呢?

        皇家的人情,可是无价的!

        何况,这一次,一石三鸟。

        一来,救了公主,这是皇家的人情;二来,也是救了刘公公的命,这是大内高手的人情。

        公主人若是在薛家死了,薛家也难辞其咎,而若是救活了公主,薛家必将飞黄腾达。

        所以三来,这也是做了薛家的人情。

        而这众目睽睽、多方牵制之下,他的人情和功劳,必定不会被埋没。

        这几层,他一瞬间就想到了。

        所以,一听说朱果能救公主的命,他二话不说就拿出来了,一丝犹豫都没有。

        若是有了犹豫,倒像是有私心。薛宁这样的人精,一定瞧得出来。

        总之,他用自己多得浪费的朱果,做了一次天大的人情买卖。

        接下来,他只需要好好躺着,坐等这些人的报恩即可。

        哪怕他从此什么也不做,光这几个人的人情,他一辈子也可安然度过了。

        又一个时辰后,薛宁熬好了药,雨梨服侍着公主喝下去了。

        朱果不愧是天材地宝,薛神医只用了三分之一颗熬药,刚喝下去,青阳公主体内的寒毒就消了一大半。

        “分三日喂药,每日一次,即可痊愈。”

        薛宁叮嘱过后,刘公公还是不太放心:“神医,三日真能痊愈么?”

        薛神医捋须笑道:“公公,你尽可放心,朱果可是神物,这次公主因祸得福也说不定。”

        “因祸得福?”

        薛神医说:“朱果神妙非常,它祛了公主体内寒毒后,还会残余一些,能疏通经脉、健壮体魄。”

        刘公公说:“那照这么说,公主身体不仅不会虚弱,相反还会比先前好一点?”

        “只要有一高手从旁为她化散药力,比之前健康不在话下,”薛神医笑道,“刚好,你这个高手不是在这里吗?”

        刘公公顿时大喜。

        这时,玄甲军押送着车队,也缓缓开进了清溪镇。

        一进镇,队伍就大喝小叫起来:“薛家在哪里?有谁知道薛家在哪里?”

        迫于军队的威慑,早有百姓指了薛家位置。一队玄甲军匆匆赶到薛家门口。

        他们也不通传直接推门,排开门房闯将进来。

        此时,凌涯正坐在大堂前头晒太阳。

        “玄甲军来迟,公主何在?”

        凌涯一抬头,正好看到那玄甲军队长:“嗯?”

        玄甲军队长还记得凌涯,见到他一愣:“你这乡巴佬,怎么你也在?公主殿下呢?”

        凌涯往嘴前竖了根指头:“小声点,别吵吵,注意点军纪。”

        玄甲军连夜赶路,都困顿不已,听到他语气,都鼓噪起来。

        他们被异蛇袭击,让公主中毒,还不知之后会受到什么责罚,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这“乡巴佬”如此不礼貌,自然让他们不爽。

        尤其那玄甲军队长,本就对凌涯又杀心,此时见他言语无状,当即拔剑对准他:

        “我看你是找死!”

        剑尖对着凌涯的喉咙,凌涯眉毛一抬:“哦?有趣。”

        他说的“有趣”,乃是他头一次发现,这玄甲军队长,居然对自己有杀气。

        这可是他之前没注意到的。

        对方可是五品武者的高手,自己区区一个凡夫俗子,山野村夫,什么时候又惹到他了?

        他眼珠一转,就明白对方的恨意从何而来了。

        “你对我这么生气,难道是对青阳公主有非分之想?”

        那玄甲军队长勃然大怒:“你?!你胡说什么?找死!”

        说罢,他朝前直刺。

        凌涯叫道:“想杀人灭口,不就正说明我猜对了么?”

        玄甲队长眉头一皱,手中剑握得更紧,挺剑朝他直刺过去。

        他心中的秘密被点破,已然怒意上头,再加上新仇旧恨,也管不上为何凌涯会在薛家院里,刺死他后有什么后果了。

        反正只是刺死一个山野村夫,大不了之后甩锅到他头上,就说他阻碍公务,他身为玄甲军,家族也是高门旁支,也不会被怎么样。

        现在,他一心只想刺死这个野人,让他永远闭嘴。

        而凌涯一副胸有成竹的笑容,只是面带微笑着让他刺,还恨不得把脖子伸长些,好像完全不惧他的利刃。

        就在剑尖离凌涯脖子只剩几分时,一股劲风袭来,接着一道断喝,一声脆响。

        “大胆!”

        “啪!”

        那玄甲队长,顿时倒飞出老远。

        刘公公从后面冲出来,一巴掌把那玄甲军队长扇飞了。

        “这是公主的恩人,也是本督的恩人,更是你们的恩人,尔等岂敢对他不利?!”

        刘公公剑眉倒竖,盯着那玄甲军队长,愤怒都写在脸上了。

        他本来就在堂内,知道是玄甲军来,本不放在心上。

        哪想得到,这玄甲军队长,居然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呢?

        行走江湖,出门在外,连低头做人的道理都不懂,不是惹事精吗?

        他对这位玄甲军队长非常不满。

        凌涯笑得更灿烂了。

        他早知道刘公公就在后面,他是故意挑拨那玄甲军队长跟他动手的。

        既然这家伙对自己不满,就让他的不满提前爆发出来,反正刘公公会给自己撑腰。

        哪想到,这家伙这么容易上头,一挑就挑动了?

        那玄甲队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随后,又跌跌撞撞地被拽到凌涯跟前,被刘公公按到地上。

        “给恩公磕头赔礼!磕一百个!”

        玄甲军队长也不是傻子,即使头被扇地晕晕乎乎的,也马上意识到自己惹出祸了。

        他早知道刘公公是大内高人,也不敢犟嘴,直接浑身颤抖地磕起头来:

        “对……对不起。”

        “诚心一点!你都没磕响!”

        “对不起!”

        “一百个!”

        “砰!砰!砰!”

        刘公公霸气侧漏的转过身,伸出兰花指,对所有玄甲军道:

        “你们给我听好了,从今天起,这位凌涯凌公子,就是你们的大恩人!没有他,你们全得掉脑袋!”

        玄甲军们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一个山村青年,有什么能耐成为公主的救命恩人?他们如何都想不通。

        “还不跪下谢恩!”刘公公再次催促道。

        玄甲军齐刷刷地跪下了。

        凌涯笑着对他们说:“免了免了。”

        玄甲兵士们又跪了一会儿,才被凌涯扶起来。

        那玄甲军队长看其他人都站起来了,自己也腆着脸站起来了。

        凌涯一转头,故作惊讶道:“咦?你磕完了吗?我还以为一百个很多呢。”

        玄甲军队长扭头看到刘公公杀气十足的脸,一低头又跪了下去。

        “二十七、二十八……”

        “都到二十八了啊!好快啊。”凌涯眉开眼笑。

        刘公公马上呵斥道:“谁让你刚才站起来了?重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