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双姻缘眼在线阅读 - 第8章

第8章

        午后,风停树止,空气停止流动一般,全班呼出的二氧化碳仿佛都沉淀在教室底下,空气中的氧气稀薄得让人感到头昏脑涨。

        机房里的七十台主机同时运行,嗡嗡鸣响,令人倍感压抑。

        耳机里播放的英语短文刚结束没多久,广播箱里就传起刺耳又振奋人心的下课铃声,响彻了整个教室。

        答题纸陆陆续续地从后排往前传上来,徐醒摘下耳机,耳朵被头戴式耳机厚厚的耳套蒙出汗来,红得发烫。

        下课了,全班都撒欢儿似的涌出教室,争先恐后地汲取外面的凉风和新鲜空气。

        徐醒面红耳热地走出教室,正好看到肖舜单独一人走在他的前面。徐醒三两步赶上肖舜,微笑道:“一起走呀,肖舜。”

        肖舜回过头来,轻轻点头:“嗯。”

        “醒醒,等等我呀!”

        王子丛从后面哼哧哼哧地追上来,才跑了一小段路就开始喘气。

        徐醒毫不留情地嘲笑他:“这一小段路你就喘上了?你女朋友看着就不着急?”

        王子丛的圆脸肉嘟嘟的,白里透红,皮肤光滑又细腻,还好看起来并不油腻。

        王子丛嘟嘟囔囔地回嘴道:“减肥不着急嘛,高三得吃好喝好才能应付高考呀。等我考上大学,我天天都去健身房打卡~”

        徐醒把王子丛说要减肥的话全当作是放屁。

        肖舜抿着嘴忍笑,说:“胖子都是潜力股,子丛的五官长得挺好看的,潜力很大。”

        然而,被夸的王子丛本人,现在却是连保持胳膊下垂的姿势都嫌胳肢窝夹肉,腋下快要捂出痱子来了,夏季全靠女朋友给他买的蛇粉祛痱止痒。

        王子丛不愿提及这件悲伤的事情,笑得傻乎乎地对徐醒和肖舜说:“我先去趟卫生间,醒醒,你帮我把耳机拿回教室呗。”

        徐醒一听就被王子丛传染了尿意,说道:“我也要去嘘嘘。”

        科技楼的厕所在学生之间被称为五星级卫生间,里面是独立的单间,地板铺着形状规则的瓷砖,和墙上的色调相呼应,洗手池上还有一面偌大的半身镜,每天都有清洁员工把它擦得锃光瓦亮。

        即使科技楼距离教学楼来回要十几分钟,但还是有不少学生情愿大老远跑过来美美地上个厕所,也不愿蹲在教学楼里的脏臭差将就。

        徐醒洗了个手从卫生间出来,看到肖舜已经站在走廊外面等着他和王子丛了,他走过去,说:“我同桌还没出来呢?”

        肖舜闻言,回过头应了一声:“嗯,应该快了。”

        徐醒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走到肖舜身旁,随口一问:“你在看啥?”

        肖舜:“没……”

        他急于反驳的态度更加可疑。

        徐醒站在走廊边上一望,果然就看到科技楼和教学楼a栋相连的天桥上站在一男一女。

        女生背对着徐醒他们的方向,一头大波浪卷发长及腰间;而男生背靠在天桥的矮墙上,和女生面对面站着。

        是姜继泽。

        徐醒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肖舜,只见他的目光低低垂着,一只手捏着校服下摆的拉链头,另一只手揪着生长在走廊围栏上面的绿植盆里的杂草。

        徐醒一直想找个机会和肖舜聊一聊姜继泽。

        自从上午经历了操场上高声喊肖舜的名字,只因两人不经意地对视一眼,红线就发生明显的变化之后,徐醒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若是两人之间产生互动,红线是不是会给出更多的反馈来。

        徐醒望着天桥上那一男一女,故作诧异道:“那边两个人,不会是在告白吧?”

        肖舜低声应道:“不知道……”

        徐醒又说:“我听说过那个男生,好像是叫姜什么泽来着,还是姜泽什么的,诶——”

        徐醒绞尽脑汁地想了好一会,苦思冥想没有结果,愁眉苦脸的样子很是痛苦。

        许是肖舜不忍看到徐醒这么纠结,轻声补充道:“姜继泽。”

        徐醒豁然开朗地拍手笑道:“诶!就是姜继泽,你认识他呀?”

        徐醒为自己毫无痕迹地切入话题的机智举动而鼓掌。

        肖舜点了下头,目光轻飘飘地瞥了一眼姜继泽那边,说:“我们初中是在同一所学校,全校的师生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

        徐醒好奇地问:“为啥,他做了什么轰动全校的事情吗?”

        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打架斗殴,情节严重到遭到全校公开点名批评,事迹还成为全校茶余饭后的谈资的主角;另外一种则是成绩拔尖,稳坐年级前几名的位置,每个学期初的表扬大会都会上台从校长手中领走证书和奖学金。

        而姜继泽长着一张“第一类人”的脸。

        肖舜看着手里的一小撮杂草,温柔地轻声说道:“姜继泽,他……人挺好的。”

        姜继泽这个名字在初中里之所以轰动一时,人尽皆知,起因是在肖舜他们初二那年,在深秋的某个早晨,学校按照惯例进行广播体操,领操台上有两个领操员,一男一女,一招一式都做得极为标准。

        姜继泽站在队伍中的第一排,睡眼惺忪地跟着瞎比划,骤然被旁边几个男生兴奋的惊呼声吸引过去——广播操做到踢腿运动,领操台上的女生在迈弓步的时候,校服裤“嘶拉”一声,沿着胯部的缝合线开裂,正对着领操台的男生们顿时就兴奋得乱吹口哨。

        巡操的老师们还没反应过来,姜继泽就迅速扒下身上的外套,长腿一蹬就跨到领操台上。

        姜继泽把自己的外套围在女生的腰间,女生还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姜继泽把女生开裂的裤缝遮严实了,这才跟女生解释道:“同学,你的裤子裂开了。”

        女生一听,顷刻间就涨红脸,回头一见台下起哄嬉笑的男生,她紧紧地抓着姜继泽围在她腰上的校服,眼眶瞬间就红了。

        整个操场因为这事乱作一团,老师闻讯赶来安抚女生,姜继泽跳下领操台就恶狠狠地踹了带头起哄的男生一脚,破口大骂道:“你他妈有没有脑子,这种事是能起哄的吗?”

        姜继泽因为这一脚踢得解气,也因为当众脱衣服帮女生遮挡的举动实在太帅,直接成为全校女生倾慕的理想型。

        徐醒听完这段往事,不得不对姜继泽刮目相看,咋舌道:“才初二……他的情商挺高的。”

        肖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他当时有女朋友,因为这事,女生和他闹别扭,他就直接分手了,然后……领操台那个女生就成为他的新女朋友了。”

        徐醒:“…………”

        剧情急转直下,他没法接。

        肖舜无奈一笑:“他是那种来者不拒的人……”

        说完这句话,肖舜的目光飘向天桥上的两个人影。

        徐醒分明觉得,肖舜欲语还休,这话还有下一句。

        “对了。”

        肖舜不忘解释:“虽然我们初中同校,不过他不认识我的……”

        肖舜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习惯性地低低地垂下,从刚才开始,他的指腹就一直不安地摩挲着校服下摆的塑料拉链头。

        肖舜没有明说,但是徐醒心里已经能猜出七八分:肖舜喜欢姜继泽。就在初二那一年,姜继泽成为全校女生的理想型的同时,也如同天神降临般,骤然闯入肖舜的生命里,彻底打乱他的一切。

        天空很晴,微风很轻。

        他的喜欢也百般小心。

        徐醒看着面前的肖舜,又望向那个和女生闲聊的姜继泽一眼,欲言又止。他想安慰肖舜不用自怜自艾,即便两人之间相连的红线很诡异,但总归是一种缘分,两人也一定会有所交集。

        徐醒虽然无法理解肖舜喜欢上男生的举动,但是对同性恋并不十分排斥,反倒是觉得肖舜很可怜——他偷偷地暗恋姜继泽,不敢说不敢追,平日遇到姜继泽却连一个不经意的注视都恐于触及。

        徐醒心头动念,拔了根枯草捏在手里做掩护,又趁着路人不注意,他将肖舜身后的红线对折套在手上,手指掐着红线中间,默不作声地将松弛的红线拉至绷直的状态。

        直线是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

        徐醒用力一拉,红线微微泛起红光。

        紧接着,姜继泽和肖舜在红线的牵引下,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一个站在五楼的走廊,一个靠在天桥的围栏上,两人遥相对望。

        微妙的感觉令肖舜的脸红了几分。

        作者有话要说:1.感谢王子丛蹲大号,为徐醒和肖舜争取瞎聊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