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双姻缘眼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徐醒接收到“别动”的指示,身体却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疾如炸雷地弹起身,足以见得他全身心一致抗拒。

        “抱歉了啊……”

        徐醒回头道歉,讪讪一笑。

        陆彻一张俊脸顷刻间乌云密布,山雨欲来的架势让徐醒倍感肩头负重的压力。

        陆彻呵斥徐醒“别动”的那一会儿,套圈圈水机里被串成串儿的圈圈们正在经历风雨飘零的大动荡,左摇右晃上浮下沉,就好像命悬一线的病人,垂危但还能救,却被敌方恶势力掀掉氧气罩,生生掐断了气。

        陆彻眼看着自己输掉这场计时赛,怔住两秒消化了这个事实,当即冷面霜眉地看向徐醒,一字一顿道:“我操你啊。”

        虽然陆彻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完整,但是任谁都能联想到他未说完的话:让你(他妈)别动,听不懂人话是吗?

        “……”

        陆校草不仅不像传说中那么冷淡,反而脾气很火爆。

        徐醒不是第一次听到诸如“我操”、“操你丫的”、“我操你个哔哔哔”之类宣泄情绪的脏话,可他却是第一次从这种话中,听出了实实在在的危机感。

        这时坐在最后排的男生抢走陆彻手里的水机,插话道:“班长其实是我的助攻啊,哈哈哈,陆彻你想不到吧!”

        陆彻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嬉皮笑脸的柯迪身上,夺回套圈圈水机,道:“滚吧,重新计时。”

        陆彻低着头专注地玩起套圈圈,先是借力按着左键将五颜六色的小圈圈喷向同一个方向,把右边的柱子套满之后,再换另外一个方向重复操作,很快就只剩下零星的几个圈圈了。

        也是最考验耐心和运气的几个。

        柯迪上半身趴在课桌上,冲徐醒嘻嘻笑道:“彻哥就一偏执狂。”

        “……哦。”

        徐醒的心情很复杂。

        柯迪又道:“班长一起来玩儿啊,我们在比赛谁套完圈圈用时最少。”

        徐醒婉拒:“不了哈,要上课了。”

        徐醒对于套圈圈这种儿童玩具半点兴趣都没有,他担心的是刚才坐到陆彻大腿上,还有早上在楼梯口跌进陆彻怀里,究竟是猝不及防的意外和巧合,还是红线作祟的结果?

        徐醒菊部一紧,脊背发凉,越想越觉得邪门古怪,只能祈祷这都是他杞人忧天的胡思乱想。

        转身离开之前,徐醒匆匆地瞄了一眼陆彻的蝴蝶结,原本还觉得校草裆部系着一个红艳艳的蝴蝶结很可笑,现在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徐醒揣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相安无事地度过两节课。

        第四节课的课间休息时间,徐醒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就看见傅岱高大的身影占据了他的座位。

        傅岱这个浪荡子弟,追起熊欢这种女学霸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开学第一天就拿了本全新的理科2018高考必刷题,坐在熊欢的后面,拿笔轻轻戳熊欢挺直纤瘦的后背,磨着熊欢给他讲题。

        “好学若饥,谦卑若愚”四个字在傅岱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只不过,“饥”不是字面上的“饥”,“愚”也不是真的“愚”。

        傅岱一大早就变相地高调告白,全班同学不聋不瞎,对于傅岱那点儿少男怀春的心思,大伙儿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这会儿,周遭的同学都兴致盎然地关注两人这边的举动,但都识趣地不敢打扰。

        熊欢还是端着高冷女神学霸的人设,可抵挡不住其他同学看热闹的目光。她本来是决意不理傅岱的,奈何又招架不住傅岱的理由太正派,她正愁着怎么敷衍这个缠人精,一见徐醒回来了,就对傅岱说:“这题我也没做过,你让班长给你看看吧。”

        熊欢的声音清清冷冷的,颇有些空灵的韵味儿,可这两句话落进徐醒耳朵里可就变了味了。

        傅岱和徐醒的目光相接,短暂的两秒接触过后,傅岱“嘶拉”一声把草稿纸的第一页撕了下来,揉成纸团递给徐醒,笑容真诚地说:“班长,帮我扔下垃圾呗。”

        “……”

        徐醒怕对上熊欢回头探究的目光,当即下意识地接过傅岱手里的纸团,转过身就要往后走去。

        他的脚步略一停滞,因为看到陆彻坐在傅岱的座位,两条大长腿伸到过道外面,占了大半的空间。

        徐醒心有余悸地迟疑片刻,又转了个身,怂得像只夹尾巴的小奶喵,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往讲台走去,他装模作样地翻了翻挂在黑板旁边的班务日志,这才从一二组的过道走到教室后面。

        可是,徐醒费劲心思地避开陆彻走到班级后门,却发现,原本是固定放在后门的垃圾桶,这会儿竟然被柯迪拖到他们第四组的最后面——柯迪整个人仰躺在他同桌邹芒的怀里,他一边翘二郎腿嗑瓜子,一边听邹芒给他安排日程:

        “你从今天开始,每天背30个英语单词,听到了?”

        “每天3个行不行?”

        “不行。”

        柯迪在邹芒怀里仰起脸来,乌黑圆亮的大眼睛特别减龄,他嗑出一个饱满的瓜子仁喂给邹芒吃,试图贿赂他:“要不——每天背5个吧?”

        邹芒被强行塞了一颗完全不够塞牙缝的瓜子仁,英挺的剑眉一皱,顿了一下,说:“15个。”

        柯迪还想再讨价还价,忽然被邹芒捏住上下唇,直接被禁言了,只能发出嗯嗯呜呜的抗议声。

        徐醒在两步开外驻足,忍不住多打量了柯迪和邹芒两眼。

        柯迪和邹芒都是体育特长生,两人的专业水平不相上下,但柯迪是典型的重专业、轻文化的体育生例子,而邹芒的文化成绩却排在班里的中上游,甚至还进过全班前十的位置。

        柯迪垫底的成绩已是司空见惯,邹芒拔尖的文化分也不足为奇,诡异的是两个人的相处模式……

        实在有些gay里gay气。

        徐醒一言难尽地把纸团丢进柯迪旁边的垃圾桶,挪开视线正要走开,眼角余光突地闯进陆彻从座位上站起来的身影,更扎眼的是挂在陆彻裆部的蝴蝶结——红光乍现。

        徐醒登时吃惊,心道不妙!

        他双肩一颤,脖子一缩,右脚也往后撤步。

        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相连的红线如同拉伸的弹簧绷成一线,徐醒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红线下一刻就像被撤了反方向的拉力,蓄力回弹,一股强大的拉力硬生生将他拽进陆彻的怀里,撞了满怀。

        徐醒的脸撞到陆彻结实的肩膀,磕得牙齿阵痛,他闷哼一声,嘴里吐出一缕惊魂:“哇……靠……”

        声调从降到升,从抑到扬。

        鼻息也和陆彻身上淡淡的洗衣粉香味搅混在一起。

        特么这都能摔!!!

        徐醒的心态有点崩溃。明明他已经下意识地做出防御的姿势来,却仍然扛不住红线作妖。

        陆彻:“……”

        徐醒冷静下来,等吓飞散的三魂七魄重新归位,就强作镇定地和陆彻错开视线,尴尬而不失诚意地道歉:“不好意思……”

        陆彻单手扶着扑到他胸前的徐醒,薄唇间幽幽地吐出几个字:“事不过三啊,班长。”

        今天还未过半,徐醒已经扑楞楞地往他怀里扑进去三次!!!就连徐醒也觉得自己这三连bo就像蓄意谋划的恶意碰瓷!!!

        徐醒连忙从他身上退开,尴尬不已,咬着舌尖重复地卷出四个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徐醒听到陆彻哧了一声,好在这时,他又听到汤绵站在走廊外面喊他的名字,当即借机拔腿就跑,迅速逃离陆彻身边这个是非之地,生怕那根色泽艳丽的红线继续作威作福。

        汤绵站在走廊外面纳凉,这个班级的地理位置挺好,虽然明年五六月可能会有进烤箱的风险,但起码现在两面空旷,正面对着前操场,视野极佳。

        高一高二的小鲜肉们此时就聚在树下的长椅等着上体育课,高三的学长学姐们登高望远,像大阅兵一样站在vip贵宾席,将小鲜肉们扫了个遍。

        徐醒余悸未定地走到汤绵旁边,汤绵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看得出傅岱很想跟你换座位了。”

        徐醒一听,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那不成!”

        汤绵背靠着防护栏,笑道:“哟,没想到你对众众这么有感情。”

        汤绵口中的“众众”说的是王子丛。

        高一分班入学的时候,一群同龄人从互不相知到混熟的过程,总少不了互相起外号,总觉得能够喊出对方的昵称,就显得彼此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

        于是,王子丛这个小胖子自从有了第一个昵称“小王子”开始,紧接着“丛”字又被歪解成“王子丛一人的体型可顶俩”的意思,更过分的是升上高二还有进阶版,源自于某同学的一句调侃——“王子丛这学期又胖成王子众了。”

        这就是“众众”一名的由来。

        徐醒对汤绵的话不置对否,其实他对王子丛的感情深浅得另当别论,他之所以第一反应抗拒得这么厉害,主要还是他不想和陆彻同桌……

        徐醒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目光放远,心不在焉地在楼下的学弟学妹之间飘晃。汤绵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对他说:“你看柯迪和邹芒两个人的举动,啧啧啧,我觉得他俩是基佬准没跑了。”

        柯迪就是一没心没肺的高级玩家,专撩邹芒这个根正苗红的小正经,更虐的是,柯迪还有女朋友。两人活脱脱就是浪荡花心风骚受x正直宠溺忠犬攻的现实版。

        班里有好几个女生都爱吃这对体育生cp,还在她们的私人扣扣群里交流记录晋江文学城的同类型小说的目录清单。

        群名多变但很文艺,曾用名“相约北体2018”、“我在终点线等你”、“赛道很长你很棒(?)”、“田径场的爱情”等等。

        汤绵就是这个私人扣扣群的群主。

        徐醒顺着汤绵的目光看去,柯迪还维持着躺在邹芒怀里那基情满满的姿势。

        在徐醒看得见姻缘线之前,他原本也觉得两人的举动太过可疑,但他现在可以站定两人的清白,确信地告诉汤绵:“两人就是关系比较好而已啊,你想多了。”

        两人身上连冒头的红线都没见着,应该是还没有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

        汤袁斜睨徐醒一眼,凉凉地反驳道:“你怎么就知道不是啦?直男的眼光和直觉最不靠谱了,你对他们的基情当然不敏感啦。要是你也觉察得到他们之间的基情,那你离基佬也不远了。”

        “……”

        徐醒不服:“我的眼光怎么了?”

        汤绵哟呵一声,说:“那我问你,你觉得陆彻长得帅吗?”

        徐醒正烦着这人呢,冰着脸道:“没感觉啊。”

        实际上徐醒这句话有点违心,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看得出陆彻的长相是真好看,五官立体,眉眼间的气质浑然天成。但是徐醒深受红线所害,顺带着就迁怒陆彻。

        他眼睛不瞎,但是他嘴硬。

        汤绵当即哼笑一声,道:“这不就是了。我跟你说,我们女生们就都觉得陆彻超帅der,可能gay也是这么觉得的。”

        “……哦。”

        徐醒无言以对。

        所以,夸陆彻长得帅是女生和gay的特权,他没有反驳的立场,也没有嫌弃的权利。

        作者有话要说:红线引导的强行摔,作用是1.引起陆彻注意2.帮助徐醒自我心理建设——第一条已get√[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