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双姻缘眼在线阅读 - 第2章

第2章

        徐醒呆坐了一节早自习,思绪万千,纷乱如麻,满脑子都是那个随风摇曳漫卷的蝴蝶结。

        期间他还跑了两趟厕所——

        他先是面如土色地攥着手机去的,忍着羞耻心的拷问,弯腰下胯给自己拍了张私密照,结果照片拍不出红线的影子,倒是他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窥见自己屁股眼儿的模样,当下羞耻万状地怒删照片。

        折回教室如坐针毡地磨蹭了一会,他到底还是忍不住跟汤绵借了块小镜子,第二次跑去卫生间时,他透过一方比巴掌还小的镜子看清了本质——紧闭的菊部地区吐出一根轻飘飘的红线——和他猜想的情形毫无二致。

        然而,姻缘眼现在处于看得见、摸不着的憋屈状态,他特别后悔刚才只顾着惊愕和发呆,没有当机立断地把红线拔出来。

        徐醒大脑里一片空白,完全不敢细想,可当前的情况又容不得他不想:无论是红线别出心裁的捆绑方式,还是束扎位置。这根红线代表的含义他心里多少有点底,但这又不妨碍他心存侥幸——那根红线能代表啥?难道就因为那根红线,他今天变gay了吗?

        陆彻是gay吗?

        肖舜也是gay吗?

        还有出现在后门口的那个大兄弟,难不成也是gay吗?

        这一连串反问句从他脑子里炸出来之后,徐醒总算能够拨开搅乱思绪的密雾浓云,陆彻他们是不是gay徐醒不知道,但他笃定自己就跟匀速运动的v-t图像一样,直成一线,绝对不弯。

        徐醒理清头绪之后,松了一大口气,从获得姻缘眼的特殊异能那一天起,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渴求自己能够母胎solo,孑然一身躺进木棺材也毫无怨言。

        ·

        虽然今天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但由于刚好是周五,两天后又放一天假,七班的同学就跟回校团聚一样,贪玩懒散的心思收都收不住。

        第一节课的预备铃响起,同学都陆陆续续回归座位,同桌和前后桌窃窃私语的声音此起彼落,絮絮不休。

        就在这时,大伙儿的眼角余光扫到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走上讲台,他们潜意识里认为是老师来了,绝大多数同学都识趣儿地默然息声。教室里短暂的鸦默雀静,被一声低沉磁性又难掩笑意的声音,混夹着黑板擦拍打讲台的声响彻底打乱:“咳,占用大家一点课前时间,有件事儿我必须说一下。”

        讲台上的男生相貌俊朗,嘴角扬起的笑容挟着一抹轻佻的痞味儿。

        后排和男生相熟的同伴拔声应和道:“傅二岱要请全班周日去吃喝玩乐,庆祝大家升上高三,大家可要记得来捧场儿啊!”

        站在台上的男生名叫傅岱,也是某五星连锁酒店傅老总的独生儿子,绝对算得上是实至名归的“傅二岱”。

        傅岱不理会小伙伴的调侃,他站在讲台上居高临下,目光定定地锁住一个目标。

        徐醒看得一清二楚:扎根在傅岱胸口上的红线色泽鲜艳。

        至于红线的另一端——

        傅岱噙着笑意,说:“熊欢,你扎马尾辫的样子,比平时还要好看。”

        “……”

        全班愣怔一瞬,紧接着在某个男生吹口哨带头拍桌的吆喝声中,所有人闹哄哄地一致跟着瞎起哄。

        前排的同学都回身望向女主角,当中不乏有暗恋熊欢的男生的遗憾目光,也有女生的艳羡和冷眼相向,剩下的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群众。

        女主角在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中,表面上不为所动地演算式子,雪白的耳廓却悄悄地晕染上一层淡粉色。

        坐在徐醒前桌的女生就是这场高调示爱的女主,熊欢,班上的语文课代表,人美话少学问高,却和汤绵这个小八卦的关系很要好。准确来说,熊欢只有汤绵这一个要好的朋友。

        熊欢的性子冷了些,有人暗地里说她趾高气昂,自视甚高。虽然她上学期的期末考试发挥失常,进不了提高班,但人家总归是名牌大学的准新生,所以不屑于和他们打交道也很正常。学霸嘛,都很傲。

        尽管徐醒知道,这些个人情绪化严重的话里头,掺杂的恶意诋毁所占据的成分更多,但是不可否认,熊欢不爱与人亲近。徐醒成为她的后桌大半年,两人的座位也不过触手可及的一臂之距,平均每天说话的次数却永远不超过两句。

        另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熊欢的确非常优秀。学习成绩稳居班级前三,美貌指数位居全班第一名,她的名字时常出现在男生宿舍夜谈的话题里,但是通常又都伴随一声叹息:班花虽美,无人采撷。

        这是因为班花出生在一个教师世家,家里的亲朋好友广布她的小初高,她的妈妈又是本校高二年级的教导主任,素有灭绝师太一称,试问谁敢在她眼皮子底下拱她的幼崽儿?

        分分钟通知你家长来学校谈一谈“关于学生早恋该怎么办”的教育方针。

        偏偏,今天还就有位不怕事儿的太子爷志在必得了。

        这事要是放在以前,徐醒一定自信不疑地认定傅岱没戏,然而,他今天却意外地发现,傅岱和熊欢之间的红线竟然是心心相连。

        高三正式开学的第一堂课,以傅岱这一段高调示爱的插曲热了场子,虽然最终以女主角的沉默落下“未完待续”的帷幕,但还是调动同学们的满腔激情。

        物理老师本以为第一节课肯定要面对一班昏昏欲睡要死不活的学生,结果反被全班上课的积极性吓到。

        物理老师姓许,幽默风趣,在学生当中很是受欢迎。她从去年高二就担任徐醒班的任课老师,今年直升为班主任,彼此之间算是知根知底,学生也费不着浪费时间再去适应新老师的授课方式。

        正因彼此过于熟悉,所以物理老师知道七班以往上课的打开方式:第一节课补觉,第二节课发呆,第三节课进食,第四节课开始才是睡饱吃足的最佳状态,第五节课就该考虑今儿中午是去学校饭堂的一楼还是二楼,粉面还是吃饭。

        许班主任忍不住感慨:“拿到课表得知自己的课是第一节的时候,我还暗暗叫糟,心想完蛋了,想忽悠其他科任老师跟我调换课时也没能换成,结果哈,没想到大家升上高三之后,觉悟都还挺高的。”

        底下的人笑而不语,大功臣傅岱深藏功与名。

        下课铃声响起,物理老师整理好自己的教案,补充说道:“咱们班的阳阳同志特别争气,这学期进了提高班,我得给自己重新物色一个课代表了。”

        班上不少人都乐于亲近物理老师,因而对于“物理课代表”这职位很是中意。

        物理老师心里早有人选,直接点了个名道:“陆彻,恭喜你成功上位成为我的小助手,大家鼓掌!”

        稀稀拉拉的掌声慢慢连成一片,全班的目光尽数投向后排靠窗的位置上。

        那位加官晋爵的正主儿,原本靠着墙在观望窗外后操场的篮球赛,被老师点名了,他才把脸转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直截了当地说:“我拒绝。”

        物理老师一口回绝:“拒绝无效。”紧接着开始循循善诱,“物理课代表可是个好差事,但凡担任这个职位的人都有惊喜发生。你看,阳阳这不就心想事成飞升去了提高班么,比转发一百条锦鲤许愿还灵哦!”

        “……”

        陆彻抬起手搁在同桌的肩膀上,懒洋洋地问:“当课代表,能管分配女朋友不?”

        全班当即暧昧地嘘声一片。

        物理老师也是豪爽,大手一挥:“女朋友包分配!全班六十八人都在这里,只要不是棒打鸳鸯强拆情侣,你看上谁就来跟我说一声,我准给你牵线!”

        得到班主任的允诺,作为陆彻同桌的傅岱当即把手举得老高,声如洪钟地毛遂自荐:“班主,我要自荐上岗!”

        坐在傅岱后面的男生拍桌哄笑,班上不少人又将暧昧的目光投向徐醒前面的熊欢。

        物理老师敏锐地嗅到一丝不同寻常,对傅岱说:“傅岱,咱们课下得好好谈一谈。”随后又回归正题,“陆彻,你就甭推辞了,物理课代表非你莫属。你要没有意中人也不急,我不仅包分配,还管介绍。”

        “徐醒——”

        全班的目光跟着转向徐醒,也包括陆彻。

        徐醒心肝一颤,猛地抬头。

        物理老师胡说八道地忽悠完陆彻和傅岱,抱起课本要走,这又忽然想起事儿来了。

        她朝徐醒一笑,对这个班长的印象还是挺满意的:“咱们班缺了本班务日志,你今天找个时间,去科学楼309问张老师拿一本。”

        “……”

        徐醒被老师这前后连贯的两句话吓得心惊肉跳,余悸未消,梗着脖子点了点头,心底有个声音在嘀咕:不至于那么邪门吧……

        第一节课下课休息的十分钟过于短暂,a栋教学楼往返科学楼少说也得十几分钟,所以徐醒决意等到第二节课的课间操时间再去拿班务日志。

        但和45分钟的上课时间相比较,这十分钟更显得弥足珍贵。

        女生们三三两两携手共赴卫生间,男生则鱼贯而行地涌向食堂小卖部。

        汤绵去了趟卫生间回来,蹭到熊欢的旁边侧身而坐,一张嘴就开始八卦:“你们知道艺术班的蔡湘湘吗?咱们年级传说中的级花!”

        王子丛往嘴里塞了两根小虾条,捧场地举起小胖手:“我我知道,我还见过她呢。”

        王子丛的女朋友也是艺术班的,一来二去有点交集,倒也不稀奇。

        徐醒虽然没见过传说中的级花,但好歹也知道她的大名。男生宿舍虽然不像女生宿舍那么爱八卦,但是不少男生对于全年级乃至全校的美女依然可以如数家珍地一一道来。

        徐醒背不出来,但是听室友念得耳朵都快长茧了,再一听到这个名字也能在记忆里对得上号:“我也知道她,听说过。”

        汤绵的话匣子当即就被打开了,唧唧呱呱地罗数了级花的傲气凌人和高不可攀,最后的重点则是一举推翻级花人设的铺垫,道:“刚才早自习结束之后,站在咱班后门口找陆彻的那个男生,看见了吗?听说他原先和陆彻同一个学校的,今天刚转学过来,结果人家已经和级花好上了!”

        汤绵声音上扬,为了突显惊诧而稍稍张大的口型还没来得及收拢,企图煽动面前这三个听众的情绪,可惜收效甚微。

        熊欢对八卦不感兴趣;徐醒则立下毒誓:宁孤生不搅基;而王子丛早在大半年前就退出单身狗的终生俱乐部,他的物质世界除了吃也多了一个女朋友。

        徐醒:“管他们在不在一起,跟咱们也没关系……啊。”

        语毕,徐醒心念一动,下意识地往坐在第一排的肖舜望了过去。

        肖舜和那个大兄弟的红线连着一杆一洞,然而那个大兄弟却有女朋友了,啥情况?

        徐醒有些费解。

        他现在也是盲人摸象,对红线的了解全靠比对和瞎猜。

        因为他蹲在民政局看到的大多数领证的小夫妻的红线和他爸妈一样都是心心相连,所以他认定红线象征维系真爱的好姻缘。至于缠手绑脚的红线,目前还有待观察。最费解也是最令徐醒担惊受怕的,无非是陆彻裆部那个迎风飘扬的蝴蝶结,毫无半点头绪,好在应该能从肖舜那一边获取相应的信息。

        徐醒对此留了个心眼儿,决定得和肖舜套套近乎。

        第二节生物课下课之后,徐醒穿梭在a栋和科学楼之间,找张老师拿了班务日志。

        他一路上看到不少人的心头飘荡红线,也有更多人身上没有红线,但是绝对再没看见有谁像陆彻一样绑个风骚的蝴蝶结。

        徐醒蹙起眉头,一想到陆彻就糟心透顶。

        从科学楼拿到班务日志,课间操的休息时间足有二十五分钟之久,徐醒返回教室也还未响起上课铃声。

        班上有几个男生聚在教室后排讨论下周的nba名人堂颁奖典礼都有谁,另外有两三个男生嘻哈笑闹地压着小胖墩王子丛,以叠罗汉的姿势。

        看见徐醒走进来,王子丛扑腾着莲藕枝一样的小短手求救:“醒醒啊,醒醒……”

        处于青春期的男生们很是热衷玩这种开火车的打桩游戏。

        而王子丛通常都是被压在最底下的那一个……原因很简单,王子丛脾气好,身型又圆又胖,垫在底下也不会硌得慌。额外附加一点,小胖子的胸比较好揩油……

        叠在最外面的男生朝徐醒咧嘴笑:“班长,一起来4p啊,来嘛快来压我啊~”

        徐醒对他们的游戏见怪不怪,揶揄道:“你们可悠着点儿。”

        徐醒说着便要绕过这摞人山,跟着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陆彻。

        陆彻坐在傅岱靠近过道的位置,背对窗户,身子朝外,两只胳膊架在前后桌子上面,聚精会神地在玩一款十分怀旧的游戏机——封存在徐醒童年记忆里的套圈圈水机。

        陆彻专心致志地按着水机上面的十字键,估计正到惊险刺激的紧要关头,坐在陆彻后桌的男生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口中哼唱着“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的歌声渐渐息声,紧盯着水机的界面。

        “……”

        徐醒之所以多留意了陆彻一会儿,纯属是因为他看到陆彻裆部的蝴蝶结突兀地亮了几分……

        难道是他走近了的缘故?

        徐醒脑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忽在这时,身后的叠罗汉被底层奋起的胖子掀翻了,几个男生跌跌撞撞地往后退,徐醒猝不及防地被人猛然一撞,当即脚下不稳,身子失衡地跌向一旁——

        “操!”

        陆彻好不容易压着按键力度控制住喷水的强度,弹起最后一个顽强落单的圈圈稳稳当当地落向长柱……

        谁知道,一个身影如同他水机里蹦起的圈圈儿,蓄力一击稳稳当当地跌入他的怀里,这瞬息之间的剧烈冲击震得水机里套在柱子上的圈圈抖啊抖颤啊颤。

        一阵天旋地转,徐醒后知后觉坐在陆彻的大腿上……

        两人之间相连的红线大概已经缩到最短的距离。

        徐醒:“……”

        屁股和后背相贴的地方传来对方的体温,迅速在徐醒体内肆无忌惮地乱窜,攀上他的脖子和脸颊,外耳廓也漫上一层可疑的粉色。

        徐醒的大脑中枢突然罢工,反倒是听到外界向他传来一个指令——

        “别动!”

        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作者有话要说:徐醒太天真啦,两人之间的红线还能缩到负距离:d

        ps这篇文出现的配角会比较多,但有侧重,统一一下,看到三个字的姓名可以选择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