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番外三

番外三

        番外三

        “程……程路路?”

        面前男孩儿瘪嘴,路笙自我叹气摇头:“太土。”

        “程……程笙笙?”

        面前女孩儿瘪嘴,路笙再次自我叹气摇头:“太怪。”

        “程……”抓狂:“啊啊啊程兆曦快来给你儿子姑娘取名字,老娘取的俩孩子没一个待见的!这都快一个月了连个名字都没落实下来!快过来!!”

        路笙欲哭无泪,因为自己心中的天平偏向生个儿子,所以为了让自己心里一直舒坦的怀孕,路笙并没有让医院里给她查男女。

        叹气,路笙不开心,明明刚开始说的肚子里只有一个的,不知道怎么就多钻出来一个。

        现在的科技不是很发达吗?

        怎么躲在后面的妹妹没有被发现?

        程兆曦慢吞吞走过来,对老婆最近的心情烦躁表示很淡定:“名字随时取都可以,你能别天天这样么。

        生了两个更好,有个伴。”

        “好什么……一点儿都不好。”

        程兆曦有点儿怒了。

        他知道有两个的时候整个人激动的几乎要背过气去,谁知道路笙一出来看着他差点儿哭了,当时他就不高兴,可是孩子的出生将他对路笙表现的不满掩盖了。

        最近这段时间,对两个孩子的激动过去了些,不再那么没头没脑的兴奋了,这就静下来,对路笙就是很不爽了。

        两个孩子那么好,她这是不开心的什么劲儿?

        为了防止自己对她发火,程兆曦忍着抱了姑娘出去,那小模样简直跟路笙小时候受欺负了装委屈时候一模一样。

        不知道因为自己本身就更喜欢女孩儿还是因为路笙更爱注意男孩儿,还是因为怀里的宝宝那么小就会露出跟路笙一样狡黠目光,他总是喜欢盯着姑娘看。

        本来他觉得两个孩子,他应该给予同等父爱,可是现在看来,如果路笙太过偏心,他程兆曦要是再同等对待,对姑娘可真不公平。

        路笙也没说什么,可怜兮兮的看着程兆曦抱着女儿出去的身影,摸了摸自己儿子不再像刚开始生出来那样的稀松的头发,幽幽叹气。

        “儿子,你妈是真不想生两个。”

        她有点郁闷:“你看你妈妈跟姨妈,两个明明是亲姐妹,关系却处成那样。

        你们俩是我的孩子,万一性格跟我似的怎么办?

        矫情啊……”

        路笙在想,如果儿子女儿跟他们似的性格,两个孩子该多不和谐啊。

        ……

        程兆曦想着最近路笙身体还没大好,儿子女儿放路萧家里去,路谦那小子恨不得天天把这两个小家伙抱在怀里。

        路笙是不乐意了,自己的儿子女儿自己看的时候都不多,为什么还要送去姐姐家里!

        程兆曦不理她,刚好妈妈冯惠过来了,他就抱着两个孩子出了门。

        “程兆曦……你把儿子留下来!!”

        “轰”回答她的只有大门关上的声音。

        “圆圆,来,我这儿熬了鸡汤。”

        冯惠拿着保温盒急急忙忙进来,打开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鸡汤香味儿扑鼻而来,可惜,路笙几乎要吐。

        “我不要……天哪,我喝了那么久了,不想喝了……能换个么换个么!”

        被严厉的拒绝后,路笙幽幽叹气,还是安心喝汤……

        程兆曦回来的很快,只是路笙只喝了几口汤就困了睡下,程兆曦回来的时候没能见到醒着的路笙。

        还在月子期,虽说没有那些个坐月子的风俗,可程兆曦还是把她安置得好好生生的。

        虽然他是个男人,可是照顾人的事儿,却是做了一辈子,做给同一个人。

        冯惠收拾好东西,抱怨了两句路笙不怎么吃东西,程兆曦笑着安慰妈妈,让她安心回家,他不会饿到她的。

        程兆曦坐下来,看着路笙圆润不少的脸长长吐气。

        路谦跟两个孩子相处的很好,不管是否是因为冥冥中亲兄弟姐妹的缘故,他们毕竟是真的亲人。

        路谦毕竟是他程兆曦跟路笙的亲生儿子,心里多少都会有些难受,可是转念一想,就算路谦不叫他们爸爸妈妈,他们却依旧能够好好爱他,经常与他见面,给他他想要的。

        相比于刚刚出生的两个小家伙来说,路谦给他们带来的快乐与痛彻心扉是不能忘记的。

        而就是因为这样,他们选择把对路谦的遗憾,全部给两个孩子。

        路谦,是他们的侄子。

        如果可以,在他长大了,成为一个有担当,能够承受一切,并且理解一切的时候,他们会点给他听。

        程兆曦站起身来,儿子女儿的东西还都扔在一边,程兆曦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做自己会做了就担心人家上手了。

        作为一个从小不怎么爱做家务的男人,程兆曦在学会洗孩子的衣物之后,选择了自己动手。

        他害怕有一点儿不周全的处,会伤了儿子女儿的身子。

        衣物手洗,包括为了让儿子女儿更舒服的尿布……

        刚开始的他还有些生疏,而现在却已经很熟练了。

        路笙曾经说过,如果将程兆曦给孩子洗尿布的照片视频发到网上,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是那个冷漠雷厉风行的程总经理。

        程兆曦想着想着就笑了,他现在是一个合格的老公,更是个合格的好爸爸。

        “程兆曦!”

        路笙最近天天在睡觉,瞌睡来得快去得快,睡一会儿就醒。

        这会儿大约是听到浴室里淋淋的水声醒了过来。

        程兆曦赶紧擦干双手,将孩子的兜布泡在水里。

        孩子喝奶的时候容易漏出来,全漏在兜布上了,他得清洗干净。

        “嗯?

        怎么了?”

        “嘻嘻……又在洗孩子的衣服啊。

        真是辛苦我们家老公啦。

        勤劳善良的程先生,奖励啵啵一个!”

        说着,路笙笑眯眯的搂住程兆曦的脖子,在他脸上印下了爱的啵啵。

        满足了路笙,他站起身:“东西没洗完,弄完我过来陪你讲讲话。”

        路笙撇撇嘴,不甘不愿的点头。

        程兆曦笑着转身去了浴室。

        因为大伯体谅路笙好不容易才生了孩子,也放了程兆曦“产假”,让他好好在家陪身体虚弱的老婆。

        于是我们伟大的日理万机的程总,瞬间化为三好男人,在家服侍老婆。

        “程兆曦,我怀孕的时候你还说不会因为孩子忽视我呢。

        你看看,你都为了孩子不理我敷衍我了,还不会忽视吗!孩子不在的时候你都得先收拾好孩子的东西再来陪我,那孩子长大点儿黏人点儿,你不得彻底不看我一眼那!”

        路笙不满的声音从卧室传来,程兆曦忍不住的笑。

        从他们两个又在一起之后,身为路总的那一面彻底被程兆曦宠得不见了。

        路笙还可惜呢,经历了那么多大苦大难才磨砺成的女强人性格,瞬间被几天温室生活弄得消失不见了。

        程兆曦当时怎么说来着?

        哦,对——“不用你有那么些个女强人的性子,我在,你不用那么强。”

        可是程兆曦坑了自己呀,路笙跟他之间什么隔阂都没了,之前的结婚相处模式全然消失,她又变得像是跟他之间任何暧昧发生之前一般,像个丫头似的经常撒娇胡闹。

        唯一不一样的是,两个人都能正确认识到对方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不再会有那些烦人的误会了。

        毕竟,两个人经历了那么多,总该成熟些。

        “孩子一定是要宠的,老婆却也不能怠慢。

        程兆曦,你要是真的把对我的精力全给了孩子,我一定跟你闹,听到没!”

        “嗯,听到了。”

        程兆曦无奈摇头:“你可别到了那时候,把你的注意全给孩子不给我。

        那我一定也跟你闹!”

        路笙“哼”了一声没理他。

        而两个人都不知道,程兆曦总是那么料事如神。

        在两个孩子断奶的时候,路笙看着两个孩子因为不吃牛奶饿得哇哇大哭的时候,心疼的自己都快哭死了。

        全神贯注在孩子身上,不管程兆曦怎么劝都不成。

        因为路笙补得好,又每天都有专业的按摩师去家里给她按摩,奶水很充足,两个孩子其实吃得都不多,路笙的奶分给两个孩子都够。

        到了断奶期,她总是大叫说明明有奶为什么不给孩子吃。

        可终究还是被拦下来,无论怎么踹怎么哭都没办法。

        无奈之下,程兆曦把她送去了路萧那边。

        眼不见心不疼。

        路笙这才终于抽泣着不再哭闹,抱着路萧喏诺的说着抱怨的话。

        可是路萧也是无奈,她自己没有经历过断奶期,不知道路笙是为什么要那么难过,只得随口安慰着她,求助的眼神不自觉竟然往路谦那边瞟。

        路谦无奈,已经成为一个大男子汉的他走过去摸摸埋在自己妈妈怀里的小姨的头,说道。

        “小姨,微微跟萌萌就是吃不习惯牛奶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关系的!我听妈妈说一出生就吃牛奶呢,现在不照样长得挺好,脑袋好长相好身材好,是不是?

        你别担心啊。

        你不信等着看看,以后跟说出程颐微程颐萌,保证都说是精英中的精英。

        没事儿!”

        路笙被他越得渐渐停止啜泣,瘪着嘴看着路谦:“真的么,可别骗我。”

        “真的!”

        说着,路谦还拍拍自己胸口:“他俩身体好着呢,每次一伸手拍我,我脖子上脸上就是红印子,力气大着呢。

        别担心了!”

        路笙伸手将他抱进怀里,把脑袋搁在他身上,看着远远双手抱胸噎着微笑的程兆曦,缓缓说道:“小谦,你得保护微微跟萌萌,你是哥哥。”

        “嗯!我一定好好保护他们!”

        远处的程兆曦看着他们,笑得很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