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28

chapter 28

        chapter    28

        程诺他们在路笙住在医院的这段期间就把大致的设计给做好了,等到路笙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就需要两天收收尾了。

        这两天路笙也在赶工作,怕落下了。

        结果谁知道,程诺他们要走的时候,程兆曦竟然也说要跟着走。

        路笙听了,半晌没缓过来,看着程兆曦一脸严肃又不解释的模样,路笙也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她没问原因,因为她知道,程兆曦不是个愿意解释的人,问了他也不会说。

        程诺他们前脚走,顾朝夕后脚就说要走了,她本来任务就不多,也是早早的解决掉自己先回去了。

        路笙看着要一起离开的程兆曦,心里竟有些酸酸的。

        程兆曦要走的当天,便把酒店的房给退了,把路笙跟anson两人送去了路萧家里,程兆曦离开的时候,抱了一下路笙。

        “圆圆,政府那边的工作要开始了,我得过去看着点儿。

        你赶快把这边的工作解决掉,到时候给我打电话,我过来接你回家。

        嗯?”

        路笙听着,有些愣愣的,下意识点了点头,手却不自觉的攥紧了程兆曦腰间的衬衫,不放开。

        程兆曦的表情有些不自在,路笙一看便知道,他是有努力过了。

        他是对于解释这件事儿不太在行的人,这么带过一两句,也算是做过很多努力了。

        路笙想着,不免有些欣慰,竟鼓起勇气踮起脚尖,在他唇边轻轻舔了一下,脸上是狡黠的笑。

        因为路笙在路萧b市的家里,而且路谦的腿也好得差不多了,所以路萧便带着路谦回来住,不回a市了。

        路谦本不愿意回来,因为那边有外婆,可是看小姨来,开心的要死,什么怨言都没了,冲进路笙怀里抱着她的脸一阵狂亲,看得一旁的程兆曦十分不悦。

        “嘿小子,我还没走呢,就抱着我老婆亲?”

        路谦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到一个好办法来反驳程兆曦,于是索性挠了挠头,在路笙怀里推了一把程兆曦:“那你快走吧,走了我好好亲!”

        到了路萧家里,路笙一刻都不停的工作,anson则去整理材料问题。

        两人唯一不同的就是,anson的工作地点有个空调,而路笙的工作地点只有个离她很远的电风扇。

        路谦腿好了,暑假竟也过去一大半儿了。

        路谦不开心,一天到晚想着如果腿是在上课期间弄坏的就好了,免得废掉他那么多暑假出去玩儿的时间治疗。

        顾西一听到他说这话就开始追着他满房子跑,蹬蹬蹬扰得路笙有些静不下心。

        坐在那儿咬着笔瞪着纸,听着外面“父子”大战的路笙,有些郁闷。

        她果然还是个小孩子,不会养小孩子,如果是她,怕是把吵闹的路谦给扔出家里去,让他还吵……

        于是路笙开始第一次考虑自身的毛病。

        她太小孩子了,如何去养一个孩子。

        她太爱置气了,如何去宽容一个小孩子。

        她什么都不会,还是个大小姐心性,如何去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孩子。

        综上所述,看来她是不适合当一个妈妈的,至少是一个不能养孩子的女人。

        这一刻,路笙甚至都在想,路萧为了好好照顾路谦,不偏袒自己生的孩子,所以不再生孩子了。

        那她是不是应该不要那么自私,固执的在等待一个时机去抢回孩子呢?

        可是她又矛盾了,那是她的孩子,她盼了那么久的孩子……

        烦躁的使劲儿扯自己的头发,路笙有些颓废了。

        刚好路萧煮了些绿豆汤准备端进来给路笙吃的,结果谁知道敲门进来之后,看到的是路笙双眼通红头发散乱目光涣散。

        “怎么了吗?

        是不是工作上的事儿?”

        路萧在她面前放下绿豆汤,担忧的问。

        路笙艰难的抬头看路萧,看这个自己从小就不喜欢的姐姐,从小就恨不得她跟着她妈妈一起死掉的姐姐,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却固执的听小朋友们说的假惺惺的姐姐,一时间有些想哭。

        她摇摇头:“我没事。”

        看路笙不愿意说,路萧咬了咬下唇,点点头:“那你好好工作,别烦,慢慢来,这是绿豆汤,你喝了吧。

        电扇你先吹着,过两日你身子好点儿了就能吹空调了。

        那我出去了,你工作吧。”

        路笙点点头,目送着她出去了。

        看路萧轻轻带上门,路笙又叹了口气,想着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其实她不应该讨厌路萧的,路萧与她虽说不是同一个妈妈生的,但是对她却是好极了。

        怪就怪那时候小,听信留言说路萧是为了财产才假惺惺的对她好的。

        那时候哪里知道财产是什么,只是有一种信念坚定的扎根在自己心里。

        ——路萧对她好,是假惺惺的。

        路笙从小就恨人对她假惺惺,看着这个姐姐对她那么好,心里没有一点儿开心,全是恶心。

        从此之后,她对这个姐姐是厌恶之极百般刁难。

        等到自己长大了,明白那些全是谣言,哪里有抢财产一说,哪里有假惺惺一说。

        可是那个时候,她对路萧的看法已经根深蒂固,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固定的相处模式。

        到了后来,她的别扭性子加上那习惯的相处方式,再也变不回来了,再也没有办法回到正常的轨道了。

        还记得她跟程兆曦结婚之后,有说过这个事儿,程兆曦只是一个劲儿的笑她别扭笑她口是心非。

        可是有什么办法,性格决定了一切,可是她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

        小时候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自己非常讨厌的小名儿,比如说,圆圆。

        路笙恨死了这个名字,因为她有小名儿而路萧没有,她一直觉得圆圆这个词儿是严重侮辱了她苗条的身材,可是多次反抗无效于是只能默默接受。

        听着大家叫自己圆圆,而直接叫路萧为路萧,她恨不得扑上去给路萧一巴掌。

        或许因为这件事儿就记恨确实不应该,但是路笙就是郁闷,而且郁闷的不是一点点。

        老一个人躲着哭,觉得大家都喜欢路萧,路萧漂亮,性格好,为人好,对大家好,讨人喜欢。

        自己没路萧好看,性格不好,爱发脾气闹别扭,大家都不喜欢自己。

        想着想着,路笙竟然笑出声了。

        无奈的摇摇头,想着那些事儿都觉得荒唐,可自己竟然到现在都还有些在意。

        说不出现在对路萧什么感觉,习惯性的不喜欢,却又觉得有些愧疚,有些不好意思。

        知道她对自己好,自己却没有办法回报。

        那种感觉,其实挺难受的。

        喝着温温热热的绿豆汤,电扇都不能吹去流得酣畅淋漓的汗。

        路笙想着,一定要快点儿好啊,否则这天儿要把她给热死了!

        路谦跟顾西停止了大战,路笙可以好好工作了,却发现自己脑子里有些空,索性一口喝掉那绿豆汤,出去了。

        anson的工作是查资料的,只要不嫌累查一辈子都不会觉得没灵感,看得路笙出来,就放下电脑过来问她怎么了。

        路笙伸了个懒腰:“我累了,没灵感呗。”

        听路笙这么说,一边的路萧开始数落顾西跟路谦:“你看看你们俩,我说让你们别吵吧!”

        顾西面色有些尴尬,讪讪的说:“圆圆,打扰到你了啊……”

        路笙耸耸肩:“没事,我只是没灵感而已,而且……太热了……”

        话刚说完,就听路谦有些稚嫩却义正言辞的话语:“喂!路笙你不可以嫌热!你身体不好可不能吹电扇!”

        路笙闻言,转过头看路谦,路谦正叉腰皱眉看着她,一脸严肃。

        可是偏偏就是他故作严肃的样子,逗得路笙“扑哧”就笑了。

        “行了,谢谢关心,我不会吹空调的!”

        “……可是家里是恒温空调呀,就你那个房间没空调……”路谦托腮想了想,自言自语,却在意识到什么的时候立马跑到路笙面前,推着她进她那个工作房间:“你以后做什么都在里面吧!除了上厕所都不准出来,吃饭我给你端进去,睡觉里面有床的!”

        路笙扶额,好像触到了小地雷了。

        路笙没有想到,监督她的某人说要她吃饭睡觉全在那房间里,竟然一点儿都不马虎。

        吃饭的时候挑了些清淡的菜,给路笙端了进去。

        anson笑着夸路谦对小姨好,路谦笑的很开心,哈哈的说:“那当然,我可是很大男人的,要保护好小姨嘛!”

        桌对面,路萧跟顾西,却相视皱眉。

        路笙设计了一下房间里的灯,跟程诺他们留下的房间画稿对比了一下,觉得还不错就准备拿给秦老爷子看。

        结果谁知道秦老爷子竟然有些生气,说明明告诉她让她好好休息。

        路笙听着那边秦老爷子有些不悦的声音,想着之前在医院他给她说的话。

        说是她刚从医院出来,怕她会累,让她先别工作了。

        路笙有点无奈,刚要开口说自己没事儿,秦老爷子倒是先开口了。

        他说,秦烈护送一批军火去了意大利,他索性也出去旅游了。

        电话这边的路笙顿时哭丧了脸,无奈之下也只能答应了。

        挂了电话,路笙望着天花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天啊,她本想早些弄完早些回去早些见到程兆曦的啊!!

        晚上的时候,程兆曦电话就来了,看到手机上闪烁的“程兆曦”三个字,路笙竟然有些欣喜的小甜蜜。

        急急忙忙躺在床上接了电话,嘴角噎着笑,语气却是绷着的。

        “喂?”

        “……”那边的程兆曦被路笙忽然有些冲的话语给弄得愣住了,半晌才小心翼翼的问她:“我……哪里惹到你了?”

        路笙绷不住,“扑哧”笑出来了:“唔,没有。

        只是觉得很无奈而已。”

        “怎么了?”

        “秦老爷子走了呀!他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他在的话,我这儿工作可以快点儿完成啊。

        老在路萧家里也不太好,更何况anson呢,他不是我们家人,住在这儿想必心里也是不太好意思的吧!秦老爷子这一走,我怎么办啊?”

        说话间,路笙是下意识的有些撒娇的意味,听在程兆曦耳朵里有些可爱,便也不忍笑意了,大大的笑出来:“你怎么那么傻,他不在,你可以回来工作。

        等他回来了,你再把所有的图拿过去一次性弄完啊。”

        “……”路笙猛的拍了拍脑袋:“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

        “因为你傻。”

        “……混蛋,你再说,我回去掐死你!”

        路笙咬牙切齿,嘴角却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行啊,你快回来,我盼着你回来掐我!”

        路笙一时间愣住,不知道再说什么比较好,索性说:“懒得跟你贫嘴,我要洗澡了,浑身汗,黏糊死了。”

        “汗?”

        “嗯!”

        路笙皱了皱鼻子,诉苦性质的对程兆曦说:“路谦那小家伙,连出这儿的房门都不准,我这个房里就一个电扇,外边儿都有空调。

        结果他不准我出去,吃饭是他给我送进来的,还送的全是些清淡的!我都快热死了……连睡觉都只让我吹个与我遥遥相望的电扇……”

        程兆曦听了,心里像是什么东西化不开似的,心里闷闷的,说出的话,也是闷闷的:“他比你会照顾人。”

        一时间,路笙也有些说不出话了,想着路谦可爱的小脸,心里百种情绪又交织在一起,让她有些像是被掐住了呼吸似的。

        她爱逃避,所以这一次也只能选择逃避。

        “嗯,那我去洗澡了,拜拜。”

        最后一个字的音还没有传过去,路笙就已经挂了电话。

        而那边的程兆曦,则是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悠悠的叹了口气。

        他想让她面对,可是她却总是逃避,怎么办?

        他程兆曦,好像也有了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了呢。

        路笙出去洗澡的时候,路谦那个小家伙果然是不准出来的,本来正看电视看得目不转睛,看到路笙出来还甜甜的叫了声小姨,结果下一秒钟就想起来,嘟了嘴对着路笙吼。

        “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呀!!”

        路笙自知路谦是为了自己好,无奈的举了举手中的衣裳:“少爷,您饶了我一会儿吧,我去洗澡成么?

        洗了澡一定回房间,一定不蹭空调吹!”

        看到路笙手中的衣服,路谦知道自己是不分青红皂白骂错了人,在这凉气十足的空调屋里也涨红了小脸:“……唔,那你快去吧!”

        路笙无奈的笑笑,这孩子可真让人觉得好玩儿啊!

        洗澡的时候,路笙又不可抑制的想了路谦的事儿。

        她现在已经矛盾的有些闹不清自己是谁了。

        因为太热,刚刚擦干身上,就又开始有细细密密的汗出来了,路笙热的难受。

        赶紧弄完出来,又被路谦推进了房里。

        看了眼时间,有些晚了,路笙也索性想睡了算了。

        可是不知是因为刚出院太兴奋,还是因为……太久跟在程兆曦身边,这样忽然离开,有点不适应,她竟有些睡不着。

        忽然有些渴,路笙爬起来去倒水,拿了点儿奶粉泡着喝,觉得还挺舒服的。

        喝了一口,路笙放下杯子去把电水壶里多的开水倒进冷水壶里,想着把那些水放进冰箱里,好让他们明天可以直接喝冰水。

        刚放下杯子,路萧就出来了,看见路笙在装水,连忙过去帮忙。

        “你去睡吧,这儿我来!”

        路笙一愣:“不用了我来吧,顺便倒好而已。”

        路萧拿起路笙刚刚放在一边的牛奶杯子,递给她:“我来吧,你喝牛奶!”

        想了半晌,路笙放下电水壶,接过了杯子:“哦。”

        路笙有些不好意思,转身要进房间。

        顾西跟路谦两个人刚洗完澡,一大一小穿着睡衣从浴室里跑出来,笑眯眯的样子。

        “小姨,出来喝牛奶呀?”

        “嗯,小谦你要睡觉了吗?”

        路谦点点头:“是啊,马上就睡了。”

        路笙笑了笑,喝了口牛奶:“那我先进去了,你早些睡。”

        才刚转身,路笙就听到顾西叫路萧帮忙去拿点儿东西。

        听路萧离开,她想着刚刚的事儿还是自己做吧,就转身过来去倒水。

        谁知刚转身,就看见路谦用两只手小心翼翼的托着电水壶,一点点儿的往冷水壶里倒水。

        路笙整个人都懵了,下意识大叫。

        “小谦!你做什么?”

        路谦被路笙的叫声吓到,手一松,手中的电水壶便掉落下来。

        路笙顿时眼泪喷涌而出,冲过去拉了一把路谦,将他护在怀里。

        可是毕竟她快不过水泼出来的速度,路谦被烫得“哇”的一声哭出来,路笙的手臂也因为护住路谦而烫着,“啊”的一声尖叫出来。

        路笙将路谦一下子脱得很远,跌坐在一旁。

        路谦已经哭得大声,而路笙则一个劲儿的喘气,听着路谦大声的哭叫,心里惊慌的可怕。

        “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