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27

chapter 27

        chapter    27

        “你们……刚刚说什么?”

        秦烈瞬间转头,而他怀里的严安澄……浑身僵硬。

        “我……”严安澄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满脸泪水在秦烈怀里愣愣的看着路笙。

        秦烈倒是先反应过来,下意识想把严安澄抱紧一点,让路笙看不到她怀里的文件,可是想想,听到刚刚的话了,大概再怎么遮掩都没用了吧。

        路笙嘴角没有一丝弧度,面色也没有任何温度,看那两人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皱了皱眉,索性大步跨进来,一把抽过严安澄怀中的文件。

        那两人也是下意识来抢,却被路笙的眼神生生的收回了收。

        看着那些文件,路笙觉得好像以一个旁观者的态度看了自己的故事,却忽的有些好笑。

        自己其实……挺可怜的呢。

        秦烈跟严安澄一直盯着路笙看,却发现她竟然只是冷笑的将那文件从头看到尾。

        那冷笑,笑的这两人心里也一个劲儿的打冷战。

        真是诡异的有些可怕啊。

        路笙蓦地抬头,眼神淡到有些冰凉,她看了他们两人一会儿,忽然就笑了:“你们调查我?”

        “……没有啊路笙……只是……”严安澄结结巴巴开口,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倒是秦烈,说:“我只是不小心听到了些什么,觉得有必要把真相找出来告诉你。”

        秦烈刚说完,就被严安澄一肘子弄得差点儿吐血。

        倒是路笙,淡淡的说:“没有必要,我早都知道了。

        这是我的事儿,我们家里的事儿。

        管、你、们、何、事?”

        说完,路笙转身就离开。

        严安澄一把挣开秦烈,过去拉住路笙:“你别生气呀,你这样……”一向伶牙俐齿的严安澄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能拉着路笙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行了。”

        路笙瞥她一眼:“无所谓,如果你们不想让我把你们当敌人,就安安静静的当不知道。

        这件事儿我自己能解决。”

        或许,路笙只是觉得有些难堪而已。

        出来的时候,程兆曦问她,里面怎么了,为什么她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好。

        路笙也只是淡淡的说,撞破人家好事儿,心里有点儿膈应。

        秦烈跟严安澄自然都是一脸尴尬的模样,如此一来,程兆曦也就相信刚刚路笙所说的话了。

        只是,气氛原因,程兆曦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回了酒店,大家也都自己离开,只留冯惠在酒店说要照顾路笙。

        路笙心情不好,让冯惠离开,冯惠坚持留着照顾,却被路笙训斥,两人吵了一架。

        程兆曦答应要好好照顾路笙,这才让冯惠安心离开。

        路笙懊恼的躺在床上,心里闷闷的。

        明明妈妈是好心,她却把应该对别人发的火发在妈妈身上。

        程兆曦看路笙不舒服,也不说什么,只是过去扒了扒她的身子:“要么好好睡,要么起来跟我讲讲你到底怎么了?”

        “睡。”

        路笙的脸埋在枕头里,闷闷的声音传来,接着一骨碌的将身子转了个圈,缩进被子里。

        因为路笙身体的原因,程兆曦让人把空调关了,好在今日比平日里凉爽多了,不会热到喘不过气儿来。

        程兆曦拿了把鹅毛扇子,轻轻的给满脸汗水的路笙扇风,自己却脱了衣裤,光溜溜的坐在那儿,胸口依旧是一滴两滴汗水落下。

        路笙蹬了他一脚。

        “喂,你去洗澡吧,满身大汗的臭死了。”

        说完,还嫌弃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儿。

        程兆曦丝毫不为所动,摇了摇头:“没事儿,我不介意。”

        “你不介意我介意啊,在我面前得干干净净的!否则别在我面前出现。”

        “你还真是没良心啊,谁这么久都没洗过澡,一直是我给擦身子的?”

        “……”路笙被他似笑非笑的样子弄得有些憋屈,脸一阵红,想着每次他正正经经给自己擦身子,可是自己却在他擦到重点部位的时候想到不该想的事儿,心里嘟嘟囔囔的反驳不出来了。

        程兆曦笑,知道路笙的意思。

        这么热的天儿,不吹空调不吹电扇还要给别人扇扇子,必定是热得有些难受的。

        但是若是他不给她扇了,她怎么办?

        她身上汗湿了,浑身黏黏糊糊的,却不像他似的能去冲个冷水澡,那感觉必定是更难受的。

        “等你睡完了自己起来扇扇子,我就去洗澡。

        你快点儿睡,不然我老在这儿臭你。”

        路笙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出来,立马闭着眼睛想赶紧进入梦乡。

        只是,越是想着要快点儿睡了起床好让他去洗个冷水澡,越是睡不着,想到后来心里竟然焦躁的更加热了。

        她立马直起身子,抢过他手中的鹅毛扇子对着自己一阵狂扇:“我坦白,你去洗个澡了香喷喷的我再坦白,否则对着臭烘烘的你我没法儿说!”

        程兆曦笑的很漂亮,那纤长的眼睛几乎溢出浓浓的爱意,路笙看得失神,半晌缓过神来,他脸上的笑已经变成了揶揄,路笙一阵脸红,一脚就蹬过去。

        “你烦不烦,都说你臭死人了,快去洗澡!!”

        看路笙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程兆曦这才笑了笑,拍了拍路笙的头,一言不发的只拿了一条内裤就进去了。

        两个人明明都知晓对方的意思,为什么自己心里的话,就不能清清楚楚的说出来呢?

        路笙叹了口气,手中不自觉加快的扇子的速度。

        等到程兆曦出来的时候,路笙是愣神的躺在床上看着酒店干净而华丽的天花板,心里想着等会儿要用什么样的措词来解释严安澄跟秦烈已经知道事实的事儿。

        程兆曦没有擦干身子,身上全是水珠。

        他靠过来的时候,路笙觉得一阵阵凉气往自己这儿扑,舒服极了,下意识的就往他那边蹭。

        程兆曦也乐得怀抱美人,直接一把抱过路笙在自己怀里,然后接过她手中的扇子,帮她扇风。

        路笙不挣扎,觉得他怀里凉爽的舒服,于是就靠在他怀里跟他说话。

        “其实,刚刚秦烈拿的文件,就是调查到我们的事儿的文件。

        安澄不知道怎么打开看了,哭的可怕。

        我也没说什么,就是让他们别说出去。

        不然……我能怎么办那。

        当时心里乱得很,说的话也是压抑着怒吼说出来的。

        只希望……这事儿真的别再让更多人知道了。

        关心我的,看了心里难受。

        别人知道了,怕是要昭告媒体了。

        这样的事儿,对程家路家都是毁灭性打击。

        真的不能啊……”路笙的语气不免有些沮丧有些气馁,却丝毫不见担心。

        毕竟,她还是相信秦烈跟严安澄的。

        无论如何,他们还是不会把这些事儿告诉其他人的。

        程兆曦的身体有些僵硬,手中缓缓流出的风也是一顿,估计是有些震惊。

        路笙明白,刚开始她看到的时候也需要些时间消化的,刚好看文件的时候让她冷静下来了,不然,她也不明白自己要怎么做了。

        “他们应该不会说,可是,秦烈一发现不对就去查,短短几天时间,什么都查到了,我就怕其他人意识到有问题,会查出来。”

        “嗯。”

        程兆曦点头:“我去解决。”

        路笙点了点头,有些累了。

        虽然在医院都是睡了吃吃了睡的,可是依旧觉得睡不够。

        大抵是程兆曦怀中格外舒服,路笙在他怀里,和着他轻轻扇的风,有些困了。

        “我想睡觉了……”

        “那你等会儿。”

        程兆曦把路笙推开,进了浴室,她正疑惑他要做什么,就看他从浴室里提了桶水出来了,还拿着一块毛巾。

        “你等会儿好好睡,我把你挪醒了也被管,醒了再睡。”

        路笙点点头,温顺的在他怀里睡了。

        睡了后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路笙被那水弄得凉爽极了,哪里会醒过来,倒是睡的更深了……

        程兆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呀……迷迷糊糊中,路笙的嘴角上挑,忽然觉得很幸福。

        那他们的关系又变成了怎么样的呢?

        路笙一瞬间茫然,却又缓缓的吐了口气,现在这样很好不是么?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活在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或许就能一直这么幸福吧。

        如果可以一直不管其他的事儿只是两个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或许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吧。

        如果可以不管从前发生的事儿,不要路谦了不再生孩子了也不要公司了,大概就能一辈子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了吧。

        就像童话里的。

        只是,好像听说过一句话呢。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