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26

chapter 26

        chapter    26

        “不,我不同意。”

        程兆曦眼中的坚定,让路笙有些恍惚……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么?

        路笙吐了一口气,却觉有些眩晕。

        她摇了摇头,将剩下的粥吃完,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有些局促,想说什么,却半天没有好的语言来解释自己的心情索性不说了。

        把保温盒放在一边,身体滑进毯子里,闭了眼。

        “我再睡会儿,你们可以先回去了。

        没什么事儿的。”

        三人不说话,默默退了出去。

        路笙其实已经睡不着,所以眼神胡乱的瞟,只是没有想到,竟然看到路谦。

        小家伙是真的累坏了,睡的很熟,连刚刚那么大动静都没能吵醒他。

        路谦睡觉的习惯跟路笙是一样的,喜欢蜷成一团睡觉,起初路笙是认为小孩子都喜欢那么睡,可是现在想起来,是不是因为是母子呢?

        而路萧睡觉总是安安静静的斜躺在那儿,有任何动静就会转醒。

        想着想着,路笙不自觉的勾了勾唇角,似乎现在只能想着,自己还是有个儿子,才能好过点儿。

        尽管这个孩子现在还不属于自己,还叫着别人妈妈,而那别人甚至是自己的姐姐。

        可是她能怎么办。

        就算不为了妈妈跟姐姐当初的苦心,也要想着小孩子的想法。

        妈妈变成姨妈,小姨变成妈妈。

        多荒唐的事儿。

        实在有些难受,路笙觉得自己好像又有些忍不住要哭了。

        正要流泪,路谦竟然醒过来了,路笙赶紧擦了一把泪,笑了笑:“小谦,醒了?”

        路谦本还是迷迷糊糊的,在那儿哼哼唧唧不愿意起来,听到路笙的声音却忽然的就清醒过来:“小姨!你还疼吗?”

        路笙一怔,就听路谦继续说道:“我看你哭的那么厉害,又看妈妈哭的那么厉害,就问外婆为什么。

        外婆说是因为你疼才哭的,是呀,小姨的女孩子,疼肯定是会哭的。

        那小姨你现在笑了,是因为不疼了吗?”

        路谦天真的声音传来,路笙愣愣的看着那小家伙,还在揉自己不太清亮的双眼,可语气却是笃定的。

        路笙笑了笑:“嗯,是因为疼呀。

        那小谦,为什么小姨疼你也跟着哭?”

        “啊?”

        路谦被路笙给问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想了半天,还用手挠了挠脑袋,半晌才说话:“我也不知道……”

        路笙“扑哧——”笑了,不再说什么,只问他:“你饿了吗?

        饿了的话,我给外婆打个电话,让她给你送晚饭过来?”

        “饿。”

        路谦点点头:“不过我想吃牛肉了,让叔叔给我买吧!”

        路笙一愣,点点头:“你去我包里拿电话吧,自己给他打。”

        路谦点点头,一骨碌的从床上爬起来,去路笙包里拿手机了。

        路笙看着路谦蹦蹦跳跳的样子,悠悠叹了一口气。

        其实,路谦每次叫“小姨”“叔叔”之类的称呼,路笙都会下意识的避开,每次称自己,都是“我”,而从不说“小姨”,就算她想说,也难说出口。

        路笙一直在想,用怎么样的方法,可以让路谦明白,自己才是他的妈妈。

        一切都太有难度,现在,除了程兆曦,没有人知道她已经知晓路谦的身份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问爸爸妈妈姐姐姐夫。

        更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是如今唯一的方法。

        就算路笙走的很累,走的很没有目标,依旧是不能够放弃的。

        路笙正胡思乱想,那边的路谦一脸不满的转过来说:“他不接电话!”

        路笙刚要开口说什么,门就开了,进来的人正是程兆曦,皱着眉,有些担忧的看着路笙,道:“怎么了?”

        路笙半晌无语,指了指一边不太高兴的路谦:“那里。”

        “嗯?”

        程兆曦顺着路笙的方向看过去,路谦果断站在那里,手里拿着路笙的手机,对着程兆曦摆,程兆曦忽然就笑了:“你怎么了?”

        “……”路谦被他忽然爆发的笑表示了惊悚,挠了挠脑袋才说:“饿了呀……”

        程兆曦这才点点头:“还是那个?”

        “嗯嗯嗯!”

        路谦猛点头,伸出中间三个指头,神秘兮兮的说:“三个!”

        程兆曦笑,点头,接着转身,出门前还回头对着路笙说:“有什么事找妈妈跟路萧,她们没走,在外面,打电话就能进来。”

        路笙一愣,下意识点头。

        她们都在外面,一直在守着,就怕她有什么需要。

        本来轻松的气氛,一下子让路笙觉得难受了,旁边的路谦却笑嘻嘻的:“让叔叔给我吃那东西,以后要吃都找他!”

        路笙听到他幸灾乐祸的笑,好笑的问:“是什么东西那么好吃呀?”

        “我也不知道。”

        路谦瘪了瘪嘴,“反正就是黄色的大方块,里面很多牛肉,那个牛肉好嫩好好吃啊,辣的味道也好!可好吃了,小姨你吃过没啊?

        叔叔带我去的。”

        路笙愣住。

        蛋皮牛肉啊,她最爱的东西。

        她默默的笑了:“嗯,吃过。

        很好吃。”

        秦烈是在路笙出院的时候出现的,手上拿着一沓文件,一直皱着眉,担忧的看着笑不太出来的路笙。

        严安澄对这人有些疑惑,想着兴许又是一个喜欢路笙的男人,不禁关注的多了些。

        大家都不说话,忙着带路笙走,秦烈却是站在后面,拉了一把程兆曦。

        程兆曦正要说什么,却见严安澄奔过来,对着程兆曦大喊:“去去去,快去哄哄她。

        这么些天一直照顾着,也不说努力挽回一下。

        快去!”

        闻言,程兆曦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看了眼秦烈又看了眼严安澄,离开了。

        秦烈有些不悦,这疯女人要做什么?

        面上瞬间也严肃了,盯着严安澄半天,看她一直往那边看根本没有看自己,立即道:“你搞什么?”

        “啊?”

        严安澄被秦烈严肃的声音给吓到了,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哦,人家小夫妻闹别扭而已,你可不能不厚道的从中作梗啊!就这么说了!”

        严安澄拍了拍秦烈的肩膀,撩蹄子走了,留秦烈一个人在后面面部抽搐。

        严安澄走了没两步,手机忽然响起来,她接着说了两句话,对方就说有个东西让她记一下。

        她找了半天也不知道那儿有纸,瞄到秦烈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掏出自己随身带的钢笔,然后一把抢过秦烈手中的文件,刷刷刷在上面记下她需要的东西,而后还满意的对着秦烈笑了笑。

        虽然那东西很重要,可是如果不打开看,是不会有事的。

        秦烈很放心,觉得严安澄不会拆开看。

        可是这只是他以为。

        严安澄知道有些机密文件是不能看的,可是这个东西实在不像是什么机密文件,最多算个体检报告而已。

        听路笙说这男人是黑帮的,有些惊讶,因为实在看不出来,于是她就很好奇了。

        一个黑帮老大,竟然不出去做事儿,这么久都在家。

        该不会有什么……隐疾吧?

        也不知怎么回事儿,严安澄忽然就叫了起来:“哎呀,我肚子疼,拉屎去!”

        说完,撒丫子就跑,她低着腰,像是捂着肚子一般把文件紧紧的夹在胸口。

        秦烈在她过去之前拦了她一下,却被她一句:“完了完了要出来了”给逼了回去。

        “看了你就死定了!”

        秦烈在她身后大叫,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越是秦烈这么说,严安澄越是觉得有兴趣,他该不会真的是有什么不能言说的疾病吧?

        忽的,严安澄竟然为要抓到这个男人的小辫子感到莫名的高兴,跟小时候捉虫恐吓女生把人家小女生吓得眼泪连连的感觉是一样的。

        可是,打开之后,严安澄丝毫没有快感,而是看到之后蓦地就哭了,这上面每一个字好像都是一个炸弹似的,一下下的炸开了严安澄的心。

        她想啊,早知道是这个东西,她就一定不看了。

        那些文件用“触目惊心”四个字完全不能形容,严安澄每看一个字,每看下一份文件,眼泪都是喷涌而出的。

        她心里都难受的快了死掉,她完全不知道路笙在那样的情况下,会是怎样生存的。

        如果是她,只怕是要疯掉吧!

        她知道他被程兆曦抛弃后去了国外读书,却不知她去国外读书不只是因为这个,还因为她是怀孕了。

        她只知道她去国外读了四年书,却不知道第一年其实是在生孩子,也不知道她的妈妈告诉她的,是那个孩子死了。

        因为后面的她都知道一些,所以不会太难过。

        可是,好不容易缓和了点儿,下一份文件又让她泣不成声。

        那上面写,其实路笙姐姐路萧的孩子,不是路萧的,而是路笙的。

        如果路笙不知道,那么还好,如果路笙知道,严安澄几乎不知道路笙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如果是她,她真的会疯掉的……路笙承受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来的。

        秦烈一直在女厕所外踱步,他还是不确定严安澄到底会不会看文件,心里焦躁的紧,万一严安澄看到了,这事儿怕是瞒不了多久了。

        刚刚他拉住程兆曦,就是为了问问他知不知道,问问他,要怎么做。

        毕竟他秦烈不是当事人。

        严安澄哭的声音实在是太大,几乎变成了嚎啕大哭。

        秦烈一听,眉目顿时冷了下来,心里一凛,也不管什么女厕所了,撞开门就冲了进去。

        好在里面没有人,就严安澄一个,蹲在隔间的厕所里哭。

        秦烈使劲敲门:“出来!”

        严安澄不说话,她不是不想说,只是事情太过震惊,她有些无力了,想说说不了话,想问问不出来,只能哭。

        她好心疼路笙呀,可是似乎她无能为力了。

        秦烈已经不淡定了,双手快速而用力的敲打女厕隔间的门,碰碰作响。

        外面有护士听到声音赶紧进来,看秦烈一个大男人站在这儿,很无言的让他出去。

        秦烈却不管那么多:“严安澄,是你自己出来交给我,还是我把门弄开之后你被我拎出来,选一个,三秒钟。

        一、二……”

        话还没说完,隔间门就开了。

        秦烈话还没开始说,严安澄就扑进他怀里:“路笙真可怜啊……怎么办我好难过,我以后要怎么面对她啊。

        我不想对她同情来着,可是她真的好可怜啊……”

        秦烈一愣,旁边的护士都笑,他面色僵硬:“你不准说出去,听见没有!”

        严安澄没有管他恶狠狠的语气,脑袋使劲他的胸口点:“嗯嗯嗯!我一定不说!这样吧,我跟你一起想办法,你别告诉别人了,我们两个想办法。

        他们都不能知道,知道可跟我一样难过死了!”

        秦烈正要说什么,就听到路笙有些不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