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25

chapter 25

        chapter    25

        程兆曦就那么看着,红着眼看着她从手术室里出来,看着她愣愣的神情忽然骤变,看着她渐渐离路谦很远然后几乎疯掉。

        然后他转过来,看着从小喜欢小姨,看到小姨哭也哭着跑着追的路谦,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

        是谁的错?

        从来不会有这样情绪的程兆曦几乎要跪着问老天,到底是谁的错,告诉他吧,他一定揪出那个错误,让一切都别那么折磨。

        如果他不是程兆曦,也许他可以任性的抢过路谦,带到路笙面前,让路谦叫她妈妈。

        可是他是程兆曦,连路笙都知道不可以做的事情,他更不可以做。

        一边的严安橙难过的哭起来,抽抽鼻子却又觉得不应该那么脆弱,装着笑起来跟身边的哥哥严安晟说:“走吧,过去看看她。”

        大家都往路笙那个方向跑,除了程兆曦。

        他站在那里好久,就是挪不动步子。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严安橙受不了里面的气氛,抹着眼泪出来透气的时候,才发现一直眼神空洞直愣愣盯住病房,却没有进去的程兆曦。

        她走过去,擦了一把眼泪,问:“怎么不进去。”

        程兆曦闻声,才反应过来,茫然的看了她一眼:“嗯,我等下再进去。”

        “我记得她跟我说过,你之前坑她,知道她答应的事儿不反悔,就想办法让她答应你跟你复婚。

        她那样子挺可爱的,说着话气呼呼的样子,却是那种别扭的想笑不能笑的模样。

        她说,她有不想怀孕的理由,所以不能跟你生孩子。

        我并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不说,所以,这次忽然听说她孩子掉了,我很惊讶。

        我还以为只是一般的掉孩子,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严安橙说不出话,她几乎都不敢说出口。

        那个孩子是个畸形的孩子,不是流产掉的,也不是摔倒掉的,而是……畸形得已经变成了没手没脚,像是一块简单的肉的物体,而不是……孩子。

        他无法长大,所以不得不出来……

        严安橙忍不住,哭出声来,那哭声像是打醒了程兆曦一般。

        “是我的不对,是我的错。

        那个孩子……是因为我。”

        因为他,那次故意不做措施,因为他,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从小到大由他们教导出来的孩子,因为他,知道路笙决定了的就不会改变。

        所以,他知道路笙不会改掉决定答应生孩子,不会答应程兆曦安安静静备孕,还会跟他大闹一场。

        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心愿。

        只是没想到,结果,竟是他一辈子都没法忘记的痛。

        程兆曦试着闭了闭眼,却觉得眼睛灼烧着疼。

        严安橙听到程兆曦的话,心里也是咯噔一声。

        她多想为路笙出口气,大骂程兆曦,可是却明白,程兆曦心里该是有多难受,一个男人想要心爱的女人为自己生孩子,竟然不得不用那样的方式。

        她叹了口气,进了病房看路笙,然后拉着哥哥去酒店帮路笙拿些东西过来。

        路笙一进房间,看了眼白色的天花板,鼻子已经闻医院的消毒水味儿跟自己的……血,闻到有些麻木了。

        动了动鼻子,眼角忽然热乎乎的。

        那灼热感刺到了她的神经,她又想起刚刚的事情,绝望的闭了闭眼。

        没想,却竟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不知是因为孩子没了,她心里放下了一个大包袱,那颗终于炸了,自己也好放松了,还是因为自己太累,觉得世界都有些绝望了,累的已经支撑不住。

        总之,那一觉她睡得很安稳,安稳到梦到曾经的点点滴滴。

        路萧牵着路谦,路谦拽着顾西,一家人站在病床边看着路笙,路萧忽然间就嚎啕大哭起来,刚刚流泪那么多,现在竟然像海水般汹涌了。

        她哭到无力,身子总是要软瘫下去,被被身后的顾西把住腰,支撑着她。

        看她没办法支持,顾西拍了拍哭着看着自己妈妈又看看小姨的路谦,让她去外婆那里。

        路谦虽小,却是极懂事的,点了点头,抹了把眼泪,乖乖的去了外公外婆身边。

        冯慧拉着小外孙,哭的也是厉害。

        程兆曦的妈妈倒是没觉得什么,因为自己年轻时候在程兆曦后面打过一个孩子,当时身体好的很快,却根本不知道这中间那么多事情,甚至还有些觉得大家小题大做了。

        看到路笙苍白的小脸,却也心疼,无奈的叹叹气。

        程旭阳是听说路笙流产了立马从军区赶过来的,程兆曦妈妈流产的时候,两人冷战好几个月,程旭阳就是不肯松口。

        他很喜欢孩子,只是不表达而已。

        看着路笙这样,想把自己心里的怒气说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也确实是心疼路笙。

        夫妻两个相视皱眉,都想起他们之前说的,路笙之前生过一个死胎,消沉了好久,不由都叹了口气,难道以后,他们都没能再有孙子孙女了么,路笙总是没有那个福气,得到孩子。

        秦烈跟秦老爷子在看了路笙之后就离开了,毕竟不是家里人,不能常待。

        秦烈出去的时候看了眼程兆曦,却在下个转弯的时候,听到了路萧跟顾西的对话,秦烈的眼珠都快掉了出来……

        秦烈拿出手机,迅速的小声吩咐:“医院西栋楼下,接老爷子回家。”

        还未等对方回答,他便挂了电话,转身对老爷子说:“您先回来。”

        秦逐老爷子深深的看了他两秒,却又什么都没有说,点了点头就离开了,而秦烈则找了个相对隐蔽的地方站着,静静地等待他想要的答案。

        路萧果真让他失望。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圆圆这牙膏,我看着难受,我甚至都不知道当初答应妈妈接下小谦跟你结婚到底是不是对的!如果她知道小谦是她的,会不会因为这个孩子又没有了所以要求我们还给她。

        我已经离不开小谦了,我舍不得放开!而圆圆那么痛苦,我看着真的心疼啊,这样进退两难的地步,让人怎么办……我心疼圆圆,可是我也不能放开小谦啊……”

        路萧痛苦的声音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传进秦烈耳中,像是根根尖利无比的一阵一般刺着他,让他有些手脚冰凉。

        他什么都经历过,可惟独,对父母失去孩子那种感觉,有些后怕。

        曾经他被人绑架差点儿撕票,他偷偷跑回家,看到的就是什么都不会的妈妈,跪在地上不停的对着老天磕头,不停的念叨一定要让儿子回家,那样子,哭的有些虚脱。

        他从此不敢再乱跑,永远都是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

        而路笙,似乎失去的已经是第二个了?

        他送路笙来的时候,只知道路笙是因为腹中胎儿畸形的可怕而流产,也只知道是她自己吃药吃多了造成的,却不曾想到,真相比这个,还要血淋淋。

        秦烈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顾西低沉而愤怒的吼。

        “你要昭告全世界么?

        一开始不就说好,什么都别说,好好过日子,你现在是闹什么?”

        “我没有闹什么,我也没有怨言,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圆圆没了孩子,第二次没了孩子,她的痛苦,我有多心疼,你是明白的吧?

        你明白的!我想让她别难过,想让她知道其实她没有失去。

        可我不能,我养了小谦那么多年,我不能接受他的离开。

        我已经不能怀孕,就当我自私的代价吧,既然代价已经付出了,那我能不能不失去小谦……”

        秦烈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站在那儿看着顾西终于红了眼眶,将哭的不能好好站直的路萧搂在怀里,轻轻的抚她的后背。

        医院的人不多,而来来回回的医生,也只当他们家人出了什么事儿,医院里,这样抱头痛哭的人,不在少数。

        只有僵直背部,直挺挺站在那儿的秦烈,显得格外突兀……

        秦烈握了握拳,似乎不能看着路笙,继续被大家这样欺骗下去了。

        等路笙醒来的时候,只剩冯惠路萧程兆曦,还有在旁边空床位上睡着的路谦。

        小家伙中午玩太久,没能睡个午觉,而后来那么一折腾,累的困了,索性在旁边的小床上睡了。

        这时候已经七点多了,路笙望望窗外,落日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看的路笙失神许久。

        冯惠跟路萧在整理之前anson两兄妹帮忙拿来的衣物,没有注意路笙已经转性,而程兆曦则是站在床边,看着窗外如血的残阳。

        那残阳,把他的身体,照得鲜红而透明。

        心中有一种莫名的魔力引导程兆曦转头看了眼路笙,发现她已醒,正看着窗外不说话。

        阳光打在她苍白的脸上,竟然有一种意外的红润。

        程兆曦忽然就笑了,只是,唇角那弧度,显得极浅,极苦涩。

        “你醒了?”

        他淡淡出声。

        路笙一怔,回过神来便对程兆曦微微点头,却又闭上了眼。

        程兆曦无话可说。

        大概她也已经知道,她的怀孕,是他故意而为。

        是啊。

        那么聪明的她,在这事发之后,怎能不知道自己的心?

        抑或,她早已知道,却因痛的太厉害,而无力说些什么了。

        程兆曦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冯惠跟路萧已经发现,也不出声,只是看着路笙因夕阳而红润的脸,那唇的干裂,却还是没能阻止她的脆弱暴露。

        “饿了吗。”

        冯惠走过来,轻声的问。

        “红糖糯米山药粥,这是刚刚医生说要吃的,我赶紧给你找人做了点儿,起来吃点儿吧。

        拿保温盒装着,是热的。”

        “哦。”

        路笙也不反驳,点点头坐起来吃粥。

        路笙想,其实流产比生孩子要疼啊,至少……心里更疼。

        将要吃完的时候,路笙忽然抹了抹嘴,抬起头看了程兆曦良久。

        程兆曦心中已如在擂鼓一般,知道路笙接下来,说的必定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程兆曦,我们别复婚了吧,我不想再经历这种感受了。

        止痛药我不会继续吃了,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了。

        分开吧。”

        程兆曦看了她半晌,嘴都有些抖。

        路笙看着程兆曦紧紧抿着的嘴唇,想,如果他挽留,她就跟他在一起。

        他如果放手了,那就……算了。

        他即将开口的时候,路笙几乎要哭出来。

        她想,为什么自己一定要这样呢?

        明明不想分开,为什么一定要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