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23

chapter 23

        chapter    23

        第二天一早路笙就醒了,睁着眼睛却没有动一下,程兆曦还在睡,她不想把他弄醒。

        她有些疑惑,他们这样的状态,到底是处于冷战还是和好。

        说冷战,两个却不怎么亲密,说和好,却又好像还在冷战中徘徊。

        正想着,忽然小肚子那儿一阵疼痛,路笙脑子里立马就是想着怕是大姨妈要来了,却想着好像时间不太对,而且,自从生了路谦之后,从小痛经痛的要死的她就再没有痛过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

        因为疼痛所以稍稍扭动了下身子,却把程兆曦给弄醒了:“怎么了?”

        他软软的,还带有些许迷糊的声音传来,让路笙有一瞬的怔愣。

        愣了两秒,肚子的疼痛还是没缓解,便急急忙忙推开程兆曦:“我肚子疼。”

        说完,冲进厕所。

        坐在马桶上很久,也不知怎么回事。

        既不是大姨妈来了,也不是要上厕所了,就是小腹抽搐着疼。

        刚开始还只是过会儿抽一下,过了几分钟,就开始翻搅着疼。

        路笙提起裤子整理了下睡裙下摆,扶着墙慢慢走出去了。

        程兆曦正在外面等着洗漱,路笙把门一开他就看到了,立马过来扶着她的腰:“怎么了?”

        路笙摇摇头:“肚子疼,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疼的受不了,我去吃点儿药。”

        程兆曦拦着她不准去吃止痛药,说要去医院。

        可是路笙却疼得满头大汗。

        酒店里开了空调,房里的空掉更是舒适,这样的温度路笙脑袋上都是一滴滴的汗,那可是真疼。

        程兆曦要拉着她去医院,路笙却已经受不了了。

        推开程兆曦,路笙踉踉跄跄的冲到自己的包包那里,拿了颗止痛药干咽下去了。

        颓坐在地上喘气儿,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汗,眼泪几乎都要出来。

        程兆曦站在那里,愣愣的看了好久,他从来没有见过路笙吃止痛药的样子,也从来不知道,路笙吃止痛药,是干咽下去的。

        一向觉得什么都不是大事的程兆曦愣了好久好久,然后下意识的往路笙那边走,定在她面前,然后蹲下:“难受么?”

        路笙还疼着,没有注意到程兆曦,他一说话路笙便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眼中的迷茫跟心疼,心里不知是什么情绪晕开,让她鼻子酸酸的:“还好,过了这阵儿应该就好了。”

        两人蹲在地上,面对面了很久,程兆曦心疼的帮她擦了擦汗:“好些了么,好些了就起来。”

        路笙点点头:“嗯,我再坐会儿,你去刷牙洗脸吧。

        吃了早饭回一趟医院,看看大哥跟小优怎么样了。”

        程兆曦点点头,从一边拿了毯子垫在路笙屁股下面,怕凉了肚子。

        吃完早饭已经八点多了,程兆曦跟路笙开车回了a市的市医院看程兆源。

        听路优说,程兆源一直没有醒,晚上的时候她把程兆源的妈妈赶回去了,自己在程兆源身边的凳子上枯坐了一晚上。

        路笙心疼,却也无法帮助她些什么,只有安慰她,没事儿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路优一反平时温顺爱笑的模样,一直不笑也不讲话,问什么答什么,一副绝了望的样子。

        路笙问她以后怎么办,她也只是看了路笙一眼,淡淡的说:“等他好了,我就走。

        这是最后一次对他好了,所以要努力达到最好,我不想让自己有后路。

        把好一次给完,以后就不会有留恋。”

        程兆曦来了之后就一直坐在程兆源的病床旁边看着他,路笙看着难受,就牵着路优的手慢慢的抚她。

        路笙对路优的心疼,已经不是一点点能形容的了。

        她感受过失去,也感受过明明爱却绝望却必须要离开,她知道,有多疼。

        早上还算好,陆陆续续的都来了,程兆熏也来了,大眼睛肿的有些可怕,路笙估摸着是程程兆曦晚上跟她已经说了。

        程家三家人全部都到齐了,而程兆源的那些战友却都离开了,他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队长负伤实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安置好了还得回去队里。

        大概到了九点左右的时候,程兆源醒了,大家都大呼小叫的冲过去对着程兆源抹泪,而路笙则看着路优眼泪瞬间掉下,默默退出人群里,出了病房。

        路笙心里一酸,眼泪也掉了出来……

        看过程兆源,程兆曦跟路笙正要离开,路笙肚子又开始疼,而且是疼的有些受不了。

        众人都在病房里,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程兆曦连忙把路笙弄到急诊科去看。

        不能吃药,路笙就搁那儿疼,一阵阵的眼泪都疼出来了。

        程兆曦皱着眉不说话,过来的护士医生都有点瑟瑟的,路笙握了握他的手:“没事儿。”

        可是,说完又开始疼。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为什么会忽然肚子疼起来了?

        路笙想了下,生怕自己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病,心里越怕是惶惶不安的,眼泪说着就连串连串的掉。

        程兆曦看着心疼,却没法帮路笙分担点儿,心里难受的紧,只得紧紧抓住路笙的手。

        这个时候不知怎么,急诊室的医生似乎都有了工作,路笙在那儿疼了半天,一直是护士在照顾,擦擦汗问问情况,就是没一个医生过来给她检查。

        程兆曦正怒着没地方发呢,手机就响了。

        程兆曦没办法,接了电话。

        那边是程旭阳,说是问他们两个去了哪里。

        程兆曦不是个冲动的人,但是知道大伯跟这个医院的院长认识,就把路笙肚子疼的事情说了,程旭阳立马让程旭光给院长打电话,跟着过来的,还有程旭阳和程兆曦的妈妈。

        看着儿媳妇儿肚子疼成那样,两个长辈也是心疼。

        院长带了个主任过来帮路笙检查,检查的时候摁摁捏捏的,路笙哼哼唧唧着叫疼,不舒服。

        结果谁知道结果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程兆曦更是愣在那里,眼泪都快掉出来。

        路笙因为长期大量服用止疼药一类的药品,体内毒素让孩子变成了畸形。

        听到的三个人一般都是镇定自若的,程兆曦无论听到什么都淡淡的模样,程旭阳听到任何都是一副天塌下来我顶着的样子,而程兆曦的妈妈也是一副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想法,这次,听到医生的话,却是实实在在的愣在那儿说不出话。

        医生看一家人都愣住了,心里也是明白的,叹了口气说:“这个孩子必须拿掉的,没有生存的可能,再迟,只能是对母体不好。

        孩子拿掉吧,你们想想,如果同意的话,手术是越快越好的!”

        医生正要转回去告诉路笙,交代点儿手术之前需要注意的事项,就被程兆曦拉住了。

        程兆曦的动作话语,几乎是下意识的:“别告诉她。”

        声音嘶哑,颤抖,却坚定无疑。

        程兆曦的妈妈听到儿子的话,眼泪立马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一家人全遭罪!”

        程旭阳也是有些失神,却皱着眉训斥:“哭什么!”

        程兆曦走进去,路笙还躺在急诊室的床上哼哼唧唧的。

        路笙看见他过去就开始喊:“程兆曦,你给我拿止痛药去。

        没有的话卖也成啊,我这儿疼的难受。

        医生根本没用!你去给我卖啊,好不好?”

        一边的程旭阳听到了,很不高兴,她就是因为吃止痛药才会这样,想出口训斥,却想起,不能让路笙知道自己是因为肚子里有个畸形的胎儿才这样疼的。

        路笙眼尖,看到程兆曦的妈妈眼泪直流,就笑:“妈妈您哭什么,是我在难受那!”

        程兆曦的妈妈一听,眼泪更是流的汹涌:“圆圆,难受吧!”

        “没事儿,您别担心,您让程兆曦给我买药去呗,吃了我就不会难受了,我今儿早上就是,吃了就不难受了!”

        程兆曦的妈妈再也忍不住,捂着脸离开了。

        路笙察觉到了什么,不再说话,心里拧着慌,肚子疼的难受,转了个身,闭上了眼睛。

        有丝丝晶莹溢出。

        路笙躺在那儿睡着了,而程兆曦在那儿一直陪着他。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吃饭时间了,路笙下床,除了腿有些软,其他都不算难过。

        她知道从她醒来程兆曦就一直盯着她看,可是没办法,她真的不想说话。

        虽然还不知道自己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可是她百分之百肯定,程兆曦要求所有人都瞒着她。

        她恨妈妈恨姐姐,不是恨他们抢走了自己的孩子,而是恨,他们瞒着自己,把她辛辛苦苦心心念念要生的孩子说成死掉了,然后让那孩子从她身边离开。

        她不想再一次,被瞒着失去什么。

        两个人都是聪明人,知道对方心里有事儿,却都不先开口,就那么僵持着,吃饭,工作,睡觉。

        吃饭依旧是一起吃,工作依旧是一起工作,睡觉依旧是依偎着睡觉。

        可是就是不开口。

        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吧。

        路笙的肚子倒没有再疼过,只是经常腰酸。

        每次工作了会儿就开始腰酸,不得不停下来伸个懒腰。

        程兆曦看着心疼,常常一句话不说,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后默默的帮她按摩腰部,知道她扭了身子自己挣扎开,程兆曦才复又去工作。

        大概过了半个星期,设计团队的图大致上已经完成,要拿去秦逐老爷子看看,路笙刚好也有一份图完成了,就跟程诺、anson三人一起去,有人陪,程兆曦也放心,自己就回了a市照顾大哥。

        程兆源已经试着下床了,可是伤口太深,只要不注意就扯到伤口,疼的眩晕。

        程兆曦没事儿就过去帮忙照顾,路优一个人照顾这个将尽一米九的雄壮男人确实有些吃力。

        程兆曦不是个爱说话的人,路优也不是个喜欢靠近谁的人,相互见到也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然后一起照顾程兆源。

        程兆源看起来心情不佳,大概是能知道路优是真的生气了。

        不知为什么,程兆曦看着耷拉着脸的路优,心里有些怪异的酸胀感:“路优,谈谈。”

        程兆曦出了病房,路优也没有拒绝,不急不缓的把手中的苹果削成一小块的那种,递给程兆源了才出去。

        “姐夫。”

        路优叫了一声。

        程兆曦转过来,面无表情:“你们两个那么相爱,我不信你能离开我大哥。”

        路优被程兆曦这句话说得愣住了,在她的脑海里,这个姐夫,从来都是不会管这种“闲事儿”的。

        她提了提嘴角:“姐夫,没了爱情不是不能活的。

        离开,我有可能忘记他,不再为他的事儿担心。

        可是我不离开他,就算我不爱他了,我还是在担忧。

        我宁愿有可能一辈子怀念,也不要一定永远担忧。”

        路优的话,一瞬间让他想起了自己。

        那时候也是啊,自己在“一辈子被路笙伤害”和“爱着她但是不会再被她伤害”中,选择了后者,选择了离开。

        看程兆曦不说话,路优又开了口:“姐夫,你不用担心。

        就算程兆源不愿意让我离开,可是如果有了任务,他也是一定会回去的,然后就忘了我。

        只要他在任务中,就不会想除任务之外的事儿。

        你们不用担心,他……不会难过的。”

        说到最后,路优几乎有些更咽。

        程兆曦点点头:“我只是,觉得不想看你们放弃这一段走了那么多年,从不吵架的感情。”

        “可是姐夫,有时候,越是不吵架,越是让人难受……”

        程兆曦正要开口说什么,手机就响了。

        看了一眼,是anson的号码。

        程兆曦有些疑惑,anson一般是不会找他的。

        “说。”

        “程总,您来b市市医院,路总好像出事儿了。

        一直叫肚子疼,而且……有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