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22

chapter 22

        chapter    22

        去了医院才知道,程兆源的手术已经做了两个多小时,慌乱中的程兆源妈妈甚至都忘了给程兆曦和程兆熏两兄妹打电话。

        程兆源一受伤,特种部队分队下面的一个小队的队长就给政委打了电话,让政委联系程兆源的父母。

        程兆源的妈妈接到电话就过来了,而他爸爸还在程氏工作,程兆曦不在,只有他亲自管理。

        路优早早的就接到了程兆源妈妈的电话,哭着过来的。

        一看到程兆源的妈妈就哭的更厉害,在手术室外面,跟程兆源的妈妈一起哭,那些特种部队铁骨铮铮的男人们也跟着红了眼眶。

        谁知道,一个护士从里面出来,一个中型容器里全是血,路优当时尖叫了一声就晕了过去,被安置在病房里了。

        是程兆源的父亲打电话给程兆曦的,程兆曦把车从b市开回a市,也要了半个多小时。

        来了之后看到坐在手术室外的一个个人都红着眼眶不说话,那样子看着真让人难受。

        程兆曦坐在大伯母身边,搂着她肩膀也不说话,就那么一直陪着。

        路笙站在那儿,本来就心里难受,医院静默无声的氛围更是让她难以抑制,眼泪不停的流,哭的有些受不了。

        她走过去,拍了拍大伯母的肩膀,在大伯母跟程兆曦耳边打了个招呼,就去病房里看路优了。

        路优已经醒来,坐在床上,眼神空洞,看着面前未开的电视,脸色苍白的可怕,嘴唇依旧在颤抖,脸上却已经没有了泪水。

        路笙担忧的看了她一眼,走过去抱住她。

        “小优啊,没事儿……”路笙才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是在颤抖,泪水哗哗的落:“没事儿的,大哥没事儿,那么多次都过来了,嗯?”

        “姐……圆圆姐,这次是在心脏那块儿。

        不是大腿了,我宁愿再是大腿,我宁愿再被问一次是要人还是要腿。

        你都说了,他都那么多次了,怎么不注意点儿,怎么不想着我,怎么就不能不让自己受伤……”路优说着说着,平静起涟漪,哭了出来,这一哭又是一发不可收拾,哭得几乎吼出来:“他就是个混蛋我跟你说,圆圆姐,我对他那么好,什么事儿都想着他,他从来都不为我着想。

        任务来了第一个往前冲,也不他妈想想自己死了我怎么活!我讨厌他,我真的讨厌他。

        他这次死就死了,活了我就跟他分开。

        我受惊受怕的在这边一天天等着,我只要一知道他有新任务了我就连公司的事儿都做不好,电话一来我就吓得不敢接,生怕是因为他出了什么事儿。”

        路优哭得厉害,路笙也跟着哭:“小优……”

        “他醒了我一定跟他分手,我再也不想为他担心了,我每天心惊胆战过日子过的难受。

        等他出了院我就去相亲,赶紧结婚算了。

        我也二十四了,等了一辈子了……”

        看着路优苍白的脸上全是泪水,路笙除了跟她一起哭,一点办法也没有。

        路笙抱着路优轻轻的拍她的后背,慢慢的抚……

        “可是,你不是爱他么?”

        路优听到路笙沙哑的声音,狠狠的愣住了,连哭都忘记了。

        过了两秒,似乎是想起什么来,紧紧的攥住路笙的衣服,嚎啕大哭:“姐!!”

        手术做了很久,路笙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等到程兆源从手术室出来,进了加护病房,便只留了路优和程兆源的妈妈两个人,其他人都走了。

        程兆曦也拉着双眼红红的路笙离开。

        程兆曦开车跟路笙回b市,一路上路笙一直在吸鼻子,心里难受的很。

        她看了侧着头看了程兆曦半天,用手背蹭了蹭鼻子,说。

        “你妹妹为什么没有来。”

        “大伯母没有打给她,说她太小,心里承受能力不太好。”

        路笙一听火就起来了:“是啊,你们家妹妹小,心里承受能力不好。

        那我们家妹妹就很大就心里承受能力强了?

        他等了你哥哥那么多年,担惊受怕了那么多年,结果你大哥出了事儿,第一个就是选择让我妹妹承受,让我妹妹难受?

        你们程家人,没一个能会替着别人家里人想想,只知道保护自己家人!”

        听到路笙激怒的话语,程兆曦不悦的转过来看着她:“别乱说话。”

        “我乱说话?”

        路笙眼泪又落下来了,她不是在闹别扭啊,真的不是,只是,自家妹妹自个儿心疼啊!“小优一辈子等着你大哥,你大哥当兵,她等,你大哥升官任务多了,她等,连你大哥进特种部队这种危险的任务她都一声不吭只为他喜欢,她等着。

        结果,除了一个明年年底结婚的烂承诺你大哥还给她什么了?

        她也小啊,她才二十四,比你大伯母口中那个小孩子妹妹只大一年多!”

        “路优是大哥的未婚妻,难道要瞒着她?”

        程兆曦也不悦,皱着眉头看着哭的满脸泪水的路笙。

        “我就是不爱听你大伯母说的话!什么叫你妹妹小心理承受能力不好?

        她心机深沉着呢,你难道不知道?

        我们路家姑娘就他妈被你们程家没心没肺的男人给祸害了!”

        程兆曦不说话,盯着路笙看了很久,搞不清楚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可以吵起来,明明不是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却硬要争个你死我活,有什么意思?

        “算了算了,跟你说不通,没话说。

        你开车,回酒店。”

        程兆曦不说话,默默的启动的车。

        明明是夕阳无限好的傍晚,程兆曦的车,拖出的却是无限阴霾……

        回到酒店里,团队的人跟anson刚刚吃完饭,说是顾朝夕还没回来。

        路笙这才发现,其实已经七点多了,他们在医院待了将近三个多小时。

        路笙累的有些眩晕。

        等到程兆熏开车把顾朝夕送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那时候路笙睡不着觉,也因为不知怎么跟程兆曦睡在一张床上所以在工作,在设计团队的房间。

        顾朝夕回来的时候,知道他们都还没有睡,所以进去打了个招呼,看到路笙在里面也甚是惊讶。

        “路笙姐?

        你也没睡呀。

        反正是我一个人一个房间,所以我把兆熏带来一起了,没事吧?”

        顾朝夕看着路笙,很开心的笑,装作没有看到路笙红肿的眼睛,其实心里早就乐得飞天。

        路笙看了一眼顾朝夕,点了点头。

        刚要低头工作,从门外却钻出一个小人儿,路笙复又抬头,发现是程兆熏的时候立马皱了眉。

        不是她不喜欢程兆熏出现,只是想着下午的事儿她心里就为自个儿的妹妹心疼!

        “圆圆姐,问你个事儿!”

        路笙还是皱着眉,却忽然对程兆熏摒弃之前两人的怨气重新叫她圆圆姐感到十分惊讶,还是点点头。

        “那个,顾氏是不是你们一起长大的人家里的公司啊?”

        路笙点点头,刚要说那是她姐夫的公司,程兆曦就从外面进来了,冷冷的看了程兆熏一眼:“你跟我过来!”

        说完,转身便离开,从刚刚的语气跟转身的速度就能看出,他在生气。

        程兆熏有两秒面部不能动弹,心想自己肯定做了什么事儿要被大哥骂了,在逃命跟主动求抽打之间权衡良久,最终还是瘪着嘴低着头一脸郁闷的跟着程兆曦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顾朝夕也不好多待:“你们先工作吧,我回房间工作去。”

        众人点点头,顾朝夕离开,而路笙,则是在想,程兆曦会不会是,找程兆熏谈下午说的那件事儿了呢?

        无论是不是因为路笙的怒气与不平,程兆熏也是必须知道自己大哥出事儿的。

        弄到晚上两点多,才把一些需要对口的规格型号等等设计比对完毕,一行人伸了伸懒腰,笑的很开心,做完一点儿是一点儿。

        路笙回了房,程兆曦已经睡了,还是睡在床的左边,还是那个侧向右边的弧线状。

        路笙瘪了瘪嘴,悠悠叹了口气,坐下来修改刚刚画的太过粗糙的部分。

        不料,那一声轻叹,却是把程兆曦弄醒了。

        路笙下意识的盯着他的眼睛,却发现他眼里一片清明,完全没有刚睡醒的迷糊感。

        路笙望天哎,程兆曦那么择房择床的一个人,怎么会在这里睡得着。

        昨天如果不是搂着她,怕是整夜整夜不能进入睡眠状态了。

        看着程兆曦的样子,路笙转回身,快速的动了两笔,做了些记号以免明早忘记,然后就放下手中的笔拿着衣服洗了澡。

        出来的时候,程兆曦依旧闭着眼睛假寐。

        路笙无奈的叹了口气,程兆曦只怕心里也难受,那毕竟是他自己的大哥,她心疼自己的妹妹,他想必也是心疼自己大哥的。

        蹑手蹑脚爬上床,她自觉的向他怀里靠了靠。

        程兆曦也没说什么,手臂把她搂住,紧了紧,闭着眼睛不讲话。

        路笙望着酒店华丽的天花板,悠悠叹气。

        “哎,我还是心地善良呀,怕你在这里睡不了觉。”

        程兆曦忽的嘴角就勾起了,虽然弧度有些压抑:“嗯。”

        手臂又紧了紧。

        程兆曦想,是啊,在陌生的地方,以他挑剔的性子,也只能抱着她,闻着她,感受着她,才能进入睡眠状态了。

        这是什么,相濡以沫么?

        程兆曦嘴角弧度拉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