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21

chapter 21

        chapter    21

        路笙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程兆曦正在工作,没有开灯,笔记本电脑的灯光依旧有些刺眼。

        路笙下意识的抬起手来遮挡了一下,却立马被程兆曦发现了。

        他转过身来,问:“醒了?”

        路笙唔,问他几点钟了,在得知已经十一点的时候啊了一声,然后爬下床,找了睡衣去浴室洗澡,打算洗个澡了继续睡。

        谁知才刚刚洗完,程兆曦就在外面敲门。

        她关上水,“什么事?”

        “……”外面没有反应,仍是固执的敲门。

        “……什么事?”

        “还要。”

        “唔?”

        路笙一听,猛的愣住了,愣了半天才缓过来,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立马脑袋顶上一道道黑线:“我很累,你赶快做完工作了睡觉,不要想那么多东西好不好?”

        路笙哭笑不得的说。

        程兆曦看路笙拒绝,也不再强迫:“嗯,那你洗吧。”

        接着就离开了门口。

        从酒店浴室的磨砂玻璃的这边,看到那边的程兆曦离开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这男人今天是怎么了?

        等路笙一个长时间的澡洗完之后,程兆曦已经关掉电脑躺在床上了。

        她过去的时候,他还闭着眼睛假寐,路笙看着他有些疲惫的面容,有些心疼,便伸手摸了一把。

        触到他面部肌肤的一瞬间,他猛地睁开眼睛,吓得路笙手连忙收回来。

        程兆曦看她那样子有趣,“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从颈下抽出自己的手,捉住路笙收回去的手,缓缓的揉。

        路笙半晌也笑开,手依旧在他手中,身子却竖着爬上床。

        爬到程兆曦面前的时候,却被他大手一拦,停在他身上。

        看他脸上有隐隐笑意,路笙也不太想驳他的意思,趴在他身上不动了。

        脸贴在他胸口,嗅着他身上独有的淡淡味道,嘴角的是从内心发出的微笑。

        路笙拿鼻子蹭了蹭他胸口,然后犟起脖子看程兆曦。

        路笙动了动唇:“程兆曦,你这样一会儿好一会儿坏,到底怎么回事呀?”

        闻声,程兆曦睁开了眼睛,微微眯着,盯着路笙看了两秒:“我一直都是一样的,只是你的感觉而已。”

        路笙哼唧了两声,不满的嘟囔:“你是对谁都是一样的吧?

        而不是对我一直都是一样!”

        程兆曦看她又陷入了那个闹别扭的怪圈,一声叹气,继续闭着眼睛不说话。

        路笙嘟了嘟嘴,想着自己确实没必要那么拧着,“咯咯”的笑起来,在程兆曦胸口亲了一口,“啵”的一声好响,然后趴在上面,带着微笑睡着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路笙是一个人在床上的。

        窗帘已经拉开,房里除了自己,就是自己印在床上的影子。

        环顾了一周,路笙揉了揉眼睛下了床去洗漱,才刚站起身来,程兆曦就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盘子。

        “唔?

        是什么。”

        “法式早餐,你喜欢的微辣口味。”

        路笙立马露出洁白的牙齿,边向浴室冲边笑嘻嘻的说:“我马上就来!”

        中午的时候依旧是去路萧那边,程兆曦不去找他妹妹,而是跟路笙一起过去了。

        路笙一大早的心情就特别好,到中午更是因为完成了一部分任务感到十分舒爽。

        因为程兆曦是开车过来的,所以去路萧那边的时候是开的车。

        路笙带了已经画完的稿纸,说要顺便去一趟秦逐老爷子家里。

        顾西看到程兆曦的时候显然吃了一惊,随即便又开心的拍了一把程兆曦的肩膀。

        这次,小家伙倒是不奔向路笙了,从房间里跑出来的时候,看到程兆曦了,眼睛一亮,哈哈大笑飞奔过来扑到程兆曦的怀里,哈哈的笑:“叔叔你来啦!”

        看见程兆曦似笑非笑的眼,路谦才反应过来,眨巴眨巴大眼睛,转过来看着面色不佳的路笙,谄媚的笑:“小姨!”

        路笙丢给路谦一个白眼儿,阴阳怪气的说:“叔叔好,在叔叔怀抱里。”

        路谦大眼睛里的黑眼珠转了又转,然后下了决心一般向路笙伸出双手:“来吧小姨,我要去小姨的怀抱里!”

        路笙呵呵笑两声,“呸,不要求来的抱抱!”

        说完,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走,程兆曦正要笑出声来,路谦就转过来看着他,一脸无奈:“叔叔,为什么小姨那么幼稚啊?”

        程兆曦一个忍不住,笑出来了。

        饭桌上的时候,路谦盯着路笙半晌,诺诺的说:“小姨,你常来好不好啊?”

        路笙唔,问:“为什么?

        这么喜欢我?”

        本来很严肃的路笙一下子郁闷了,摸了摸头,挠半天头发,表情很是尴尬。

        嗯嗯啊啊半天才说:“小姨来一般都有牛肉可以吃……”

        早就原谅路谦刚刚冲进程兆曦怀里的路笙,一下子沉了脸。

        倒是一边的程兆曦,笑的特开心。

        吃过饭,路笙要去秦逐老爷子家里过一次稿,每一种型号花型的灯具秦逐都要自己逐一通过的,他喜欢灯具,路笙也就用心为他做。

        只是,好巧,秦烈在家。

        看到秦烈的第一瞬,路笙就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程兆曦,看程兆曦神色无常却又疑惑了,自己干嘛像这样,做贼似的。

        “丫头!来啦!”

        路笙抬头,秦逐老爷子正坐在大树下的雏菊旁,抬着头对着她笑。

        路笙看了,也笑了,大大咧咧的推出身后的程兆曦:“这是程兆曦。”

        而后又转过来对程兆曦说:“这是秦老爷子,那是秦烈。”

        程兆曦面无表情,对着老爷子跟秦烈分别点了点头便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秦逐呵呵的笑,点点头,看着已经蔫儿掉的雏菊,有些心疼的说:“还是谢了。”

        说完又抬头:“你上次那个灯真是设计的好啊,我说的问题改掉了吧!”

        路笙点点头,“嗯,改好了,不必要的装饰全去掉了,再就是……”路笙打开包拿文件:“我这儿又画了几张,您看看?”

        “好。

        来书房吧。”

        秦逐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对着一边的保姆指了指茶水间,然后又对秦烈说:“你带着兆曦看一下吧。”

        路笙担忧的看了两人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两个男人在一起一定没什么好事儿会发生的。

        程兆曦倒是淡然,瞥了一眼路笙就跟着径直走开的秦烈一起走了。

        看了一眼两个瘦高瘦高的男人,叹了口气跟着秦逐老爷子进了书房。

        也不知道程兆曦跟秦烈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总之两个男人好像都比之前面部表情柔和的多了。

        之前程兆曦是面无表情,秦烈是面部僵硬,这下倒都是柔和,虽是依旧淡淡的但能看出两人缓和下来了。

        路笙觉得奇怪,却也不知道要怎么问,挠了挠头就拉着程兆曦跟秦逐秦烈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路笙一直在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毫无头绪。

        一个可怖的想法在她脑袋里闪现,却立马被她扼杀。

        “喂程兆曦,你跟秦烈说什么了?”

        程兆曦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嘴角丝丝弧度,但笑不语。

        这样的表情却更挠上了路笙的心,她索性说。

        “你要是不说,我就猜了啊。”

        她咳咳两声,“你跟他……有什么感情了?

        还是……你们两个达成了什么爱情上的共识?”

        程兆曦不说话,只是盯着她。

        路笙立马懂得了,噤声,以免他恶毒的眼神秒杀她。

        程兆曦刚要开车,电话就响了。

        “嗯。”

        程兆曦接起电话。

        那边的话路笙听不太清楚,只是看着看着,程兆曦的眉头就拧起来了,微微愠怒的模样有些可怕。

        耐心的等到他挂掉电话,路笙才轻声问出口:“怎么了?”

        放下电话的程兆曦,看了一眼路笙:“大哥出事了。”

        “什么?”

        路笙脑子一懵。

        “大哥出任务又受伤了,这次比上次还严重。”

        路笙有点抖,上次程兆源出任务,一颗子弹穿过大腿,差点失血过多死亡了。

        当时看到医院一直沿着滴到手术室的血,路笙差点吓得晕过去。

        路笙眼眶里全是泪,吧嗒一下掉了一颗,“这次,怎么了?”

        “心脏周围,因为任务需要,所以没有穿防弹衣。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还有……”程兆曦看了一眼路笙:“路优已经到了,哭的晕了过去。”

        路笙心里难受,眼泪一滴滴的掉。

        程兆源是大校,是师长,是特种部队分区大队长,他做的都很好。

        唯独,保护自己,保护路优,他做不到。

        路笙一瞬间觉得,生命只要是安全的,何必别扭。

        泪眼朦胧着看了眼眉头紧皱的程兆曦,路笙吐出浊浊的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