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20

chapter 20

        chapter    20

        “哦……我们,马上要复婚了。”

        听见路笙有些无奈,语气却是说不出的别扭的话语,秦烈笑了笑:“怎么,不愿意?”

        路笙抬起头,从后视镜里看到秦烈噎着笑的双眼,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最近有点矛盾而已。”

        “哪里那么多矛盾,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

        哪里那么麻烦。”

        路笙看着秦烈云淡风轻的模样,明白他是未落入情网,否则,哪里有那么利索?

        很意外,快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路笙竟看到程兆曦站在那里等他们回来。

        可是,身边的那个女人,正笑靥如花。

        刚准备扯个微笑出来,从后视镜看着她的秦烈便开口。

        “矛盾是因为他身边的女孩儿?”

        路笙嘴角正要绽放的美丽笑容瞬间消失,依着秦烈的话,她看着那两个人。

        站在阳光下,程兆曦因阳光刺眼而眯着双眼,而顾朝夕则是戴着大大的太阳镜,笑的很美很阳光,仰着头跟程兆曦讲话,程兆曦爱理不理的样子丝毫不减少她讲话的兴趣。

        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他们面前,秦烈首先摘了安全带,到后面来给路笙开门。

        而anson则是自己开了另一边的车门下去。

        秦烈含着笑将手伸向路笙,而路笙则是一脸茫然望向他的脸。

        看了半晌,噗笑出来:“有必要么?”

        “他让你心里难受,我们也让他难受会儿。”

        路笙笑着,看他一脸有趣,也就点点头答应下来,将手递给他,由着他牵着自己下车。

        下了车,换做路笙在前面,拉着秦烈,而身后是默默不语的anson。

        到了程兆曦面前,路笙很自然的方向秦烈的手,站在顾朝夕面前。

        “来了?”

        顾朝夕本来就被路笙带下来微微笑着的男人弄得有些发懵,路笙这样一个词儿更是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下意识的点头:“哦,嗯。”

        然后,竟是回过头去看程兆曦的表情。

        果然,程兆曦不悦的皱着眉,盯了路笙半晌,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开了。

        顾朝夕跟着去追,路笙悄悄在秦烈耳边笑着说:“他在说我们幼稚。”

        秦烈也笑:“看出来了。”

        送了两步,路笙便让秦烈回去,秦烈也不推脱,点了点头就走了,走前还跟anson点了点头,一贯淡定的anson竟然有一瞬无言。

        礼貌的,路笙回自己房间的时候去跟设计团队打个招呼,可大家还都在吃饭,在大堂里,去了就发现,程兆曦跟顾朝夕的饭,显然是刚刚端起来。

        “我回来了。”

        路笙笑嘻嘻的喊大家,大家也都笑着回应,她眼尖的发现,今天竟然点的是牛肉火锅,顾不得刚刚吃了很多东西,路笙走过去,从程兆曦手里拿了筷子,夹了一大块牛肉,开心极了:“唔,真好吃!”

        说完,嘴里嚼的欢快,又夹了一块给程兆曦,程兆曦皱着眉,却依旧张开了嘴,乖乖的吃下路笙夹过来的东西。

        谁知道路笙使坏,筷子死劲的往里推,程兆曦差点儿喷出来。

        他反应很快,立马一手掐住她的腰,一手去握还在往里推的筷子,眼神却死死盯住路笙。

        路笙被那眼神看得有些慎人,手一松,筷子就去了程兆曦手里。

        “哎呀。”

        路笙挣扎,轻轻叫了出来,程兆曦闻声送了些力道,她立马从他臂弯里跳出来,而后又走到他身后,抱住他脑袋:“行李在哪儿?

        搬到我房间了没?”

        程兆曦转过来,还是那副臭表情:“嗯。

        你先去,我吃完过来。”

        路笙点点头,没有看顾朝夕一眼,也没有理会那些一个个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张着的嘴里都快掉出口水的男人,只是转身后,跟anson说:“走吧,去我那里,跟讨论下材料问题。”

        ……

        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路笙整个人都跨了下来,刚刚的精神全然不见,烦躁的揉头发。

        “路总。”

        “说。”

        “你裙子后面……”

        路笙皱眉,转过来看着这个欲言又止的男人。

        anson从来都不会这样的。

        下意识就伸手摸了一把裙子,手上的触感立马让路笙暴走。

        她拿起手,吻了吻。

        “程兆曦……居然把牛肉汤擦我身上……个混蛋……!!”

        路笙一般都是穿的套装,可是出差了不用保持总经理形象,索性穿的舒适一点,今天刚好穿的是波西米亚风的米色长裙,结果……腰部那里被程兆曦的大手弄上油污,一股牛肉味儿。

        烦躁的紧,路笙随手拿了房间的一个发夹将长长的栗色大卷发弄起来,露出光滑洁白的脖颈。

        换了件裙子,把刚刚的裙子扔在浴室里,瞪了半天。

        ——程兆曦,你等会儿给我洗干净!

        出来的时候,anson还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翻阅着路笙记录的秦逐刚刚的一些要求。

        路笙叹了一口气,明明都是冷感的不爱说话的男人,为毛anson不说话就那么好,程兆曦那厮不说话就是在背后阴你呢?

        程兆曦进房间的时候,路笙正跟anson讨论,转过身来看了一眼程兆曦,然后转回去继续说话。

        anson则是对着程兆曦点点头,在收到程兆曦的回复后才继续。

        看着路笙因低头而露出的脖子,曲线有些撩动人心,程兆曦笑了笑。

        听到程兆曦笑声的路笙立马转过来,对着他就是一顿炮轰。

        “笑你妹,我换裙子还不是因为你,居然耍小手段把脏东西弄我衣服上!”

        路笙不满的嚷嚷不仅把程兆曦弄得愣了一下,还让正侃侃而谈的anson囧在了那里。

        anson最受不得这种气,“蹭”的一下站起来。

        “路总,您跟程总先聊,我回去了,明天再说。

        您休息吧!”

        说完,毅然而然的走掉。

        ……路笙看着背部僵硬的anson,有一瞬面部抽搐。

        目送走了anson,路笙眉一挑,对着程兆曦说:“你去浴室给我把衣服洗了!”

        程兆曦瞥她一眼,不语,边往浴室走边脱衣服,双手放下的时候,动作带动身上的肌肉,看得路笙一愣一愣的。

        感觉到程兆曦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她才反应过来,慌乱的移开视线。

        她摸摸自己的头,为毛明明自己看也看过摸也摸过掐也掐过咬也咬过,看到之后还是忍不住面部灼烧?

        看着关上的浴室门,路笙撇嘴,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无奈之下,放弃了继续看文件的想法,索性将文件放好,开了电脑玩游戏。

        玩的时候也不怎么专心,心里一直不知道在慌什么,屏幕上的小人儿不断发出死亡的惨叫。

        当那个小人发出第二十三次的惨叫时,浴室的门“咔吧”的响了。

        路笙背脊一硬,僵在哪里,手上动作一停。

        又死了……

        感觉到他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步子,路笙忽然有些不知所措,好吧原谅她懦弱。

        谁知,那人在她身后几米处停住,又些微的水溅到路笙的脖子上,就着冰凉的空调,让她瑟缩了一下。

        “明天程兆熏要过来,要见么。”

        这不是他头发上溅过来的水那么简单了,简直就是兜头对着她泼了一盆冰水。

        随时冷,却让她顿时冷静下来,冷笑着背着他,没有转身,问:“所以,是你跟顾朝夕陪她,然后问我要不要跟上你们的大队伍?

        对不起,不来。”

        “哦。

        那明天跟你一起去顾西那边。”

        “……啊?”

        路笙一时间愣住,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程兆曦好笑的看了一眼路笙,问:“怎么,又不愿意?”

        “……没有没有……愿意愿意……”

        下意识的转过头,才看到此刻程兆曦的装束。

        四角短裤嘞在他腰间,肌肉衬得格外有精神,却又在关键处遮的严严实实。

        “愿意就行,起来。”

        说着,程兆熏伸手拉起路笙,往床上带。

        再傻也能知道程兆曦是要干嘛,嘟嘟囔囔说了句:“电脑。”

        想了想又闭了嘴。

        程兆曦看着她那小模样觉得可爱的紧,心里好笑,牵着她来到床边,然后自己回身去关电脑关灯。

        路笙向来对这种事情放不开,坐在那儿紧张得很,看到程兆曦走过来,又看了眼墙上挂的大灯。

        “才七点不到……”

        “等会儿我还有工作,快点。”

        说着便有些粗暴的推了一把路笙,路笙重心不稳,倒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程兆曦爬上她身,又被他死死盯住双眼。

        “圆圆,不用闹别扭,没什么好闹的。

        有什么就跟我说,我不喜欢你拐着弯说些难听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