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17

chapter 17

        chapter    17

        路笙把自己关了一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爬起来揍揍玩偶抱枕,一会儿怨念的在房里“蹬蹬蹬”的跑嘴里骂骂咧咧的,一会儿又抱着抱枕躺在床上脑子放空。

        折腾了一晚上眼睛都肿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不知是不是程兆曦生气了,竟然没有喊路笙就一个人先走了。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路笙心里也是空荡荡的。

        她甚至都在怀疑,到底是谁的错?

        寂寞的出门,路笙小女人一般的有些鼻子酸酸。

        她用手背蹭了蹭鼻子,心里想着,怎么才三个月,自己就被扒下了用一年半的剧痛换来的面具呢?

        冷战持续中,两人都是各走各的,连吃饭都是各吃各的,路笙不在家开伙了,早饭随便塞两块面包,中午下午就跟严安澄一起吃。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严安澄实在忍不住好奇,问了路笙到底两人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矛盾,路笙大勺舀着排骨汤,随口说道:“没什么,那男的讨厌,为了女的不愿意理我咯。”

        严安澄立马来了精神:“那你跟严安晟在一起呗,为了严安晟你也别要他了!”

        路笙翻了白眼儿,将大勺重重一放:“这哪是不要他就能解决的问题啊?

        我来跟你说说事儿!”

        路笙跟严安澄在一起了,学会口水纷飞,用严安澄常用的叙述方式噼里啪啦的将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一口气讲完,剔除了路谦的事情,一气呵成,颇有严安澄的大神风味。

        而后,仔仔细细的听完的严安澄,一句话点破玄机。

        “所以,程兆曦那个男人,先是上了你不负责,跑去国外;后是跟那个什么朝夕的在一起四年,然后不要人家回了国一身轻;回国之后又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居然糊里糊涂跟你结了婚,再是因为两人性格问题实在过不下去了所以答应你说的离婚就离了;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一两年没有出现,却忽然出现了,然后逼着你复婚?

        结果还没来得及复婚,就因为那女的回来了,跟你两人冷战?”

        “……”路笙被她的话弄得惊呆了。

        “此乃,神不知鬼不觉的极品渣男啊!表面上那么好,我一直以为他挺好来着,其实是个隐形渣男啊?

        真是极品,明明是他那么渣,表面上竟然都是你的问题!哇靠……”

        严安澄一个劲儿的感叹程兆曦有多阴险,却忘记一旁的路笙。

        路笙心里全是恐慌,严安澄说得对,程兆曦就是一个用冷漠做掩饰,让你觉得他对你好那么一丁点儿就是很好了,殊不知,他还有后招。

        她的生命,被一个那么恐怖的男人,占据了一大半……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程兆曦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被严安澄那么一说,路笙竟觉得有些阴森森的可怕。

        她在想,自己以前有多自作聪明,做了一些小动作,自己觉得浑然天成没有一丝破绽,也许程兆曦表面很淡然,心里已经将她嘲笑了个遍。

        她摸了摸头,好像只有自己再聪明一点儿,再厉害一点儿,才能瞒过程兆曦的眼睛?

        而后,却又无奈到想哭。

        这样还算是爱么,你算计我,我算计你……

        “喂,喂,你怎么了?”

        严安澄的声音打断了路笙凄凉的想法。

        “哦,没事,快吃。”

        下午回到公司,就接到程兆曦秘书的通知,说手上的事儿先放一放,b市那边有个国家级的人物退休,要在b市郊区,建一个独立的大别墅,让路笙带一队人过去看地形。

        路笙抓抓脑袋一阵烦躁,怎么程氏弄得只为政府服务了?

        而且一个再高地位的政府官员,怎么可能费那个钱去建独立别墅?

        贪污?

        本来地形不该路笙看,但是据说那个人物最爱灯具,让设计灯具的人过去详谈。

        路笙点头答应,说就这两天动身,结果被程兆曦的秘书一句话给打败。

        “今天吧,晚上的飞机,那人直接开小型家用飞机过来,反正就你们六个人。”

        路笙抚额,这哪里是政府官员,只怕是黑帮老大吧?

        到了才发现,那确实是个政府官员,而且是个高官。

        至于黑帮老大,那是他儿子。

        路笙在知道这个事儿的时候,面部神经抽搐两秒,转过身问anson:“他家这是叫黑白两道都占了?”

        anson:“是的路总!”

        ……

        在这里,路笙懂得了什么叫老来得子宠上天。

        看到男主人秦逐之后,路笙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小时候有天妈妈跟姐姐出去有事了,只有爸爸在家,结果一个电话打来,说要爸爸出去一下。

        那时候保姆出去买菜了,路笙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家过,所以爸爸不放心,带着她一起去了。

        那次是个相当于小聚餐的形式,路笙就见过这个秦逐,当时是叫的伯伯,这次来了,也叫的秦伯伯。

        秦逐还记得路笙,虽说自己老了,路笙也变了模样,但是那时候路笙的乖张实在印象深刻。

        一见面,就呵呵的笑着。

        “路笙?

        是吗?

        我还记得你!你还记得我么?”

        “嗯!”

        路笙笑开了:“秦伯伯嘛!这次您别墅的灯具由我主持,您看看有什么要求就都告诉我,我尽力让您满意!”

        秦逐也笑:“好,我也就喜欢点儿灯了,亮晃晃的可漂亮。

        你还记得我儿子吗?

        秦烈!”

        路笙点点头,表面笑的很开心,心里恨不得踹死那个什么秦烈:“记得记得!”

        把自己脑袋摁进水里的死小子怎么可以不记得?

        等等!秦逐的儿子不是黑帮老大么?

        秦烈?

        “他很少回来,所以你也许见不到他。

        你们的工作是怎么样?”

        “哦,没事。”

        路笙腹诽,不见到才好!“等会儿我们工作人员会去您说的那地儿去看看地形,我不去,我只负责灯具就行了,您没事儿的时候想起什么来都可以跟我提提,没有的话我就自己画。

        等我们图纸画完,您看看,如果满意,合适,喜欢,我们就回去做。”

        “好。

        麻烦你了。”

        秦逐点点头,“见你还是你十多来岁的时候,现在都成大姑娘了!时间真是过得快!你可乖,你爸爸一定乐着呢,我那逆子……”说着,秦逐无奈的叹一口气,摇摇头。

        “呵呵,那您休息吧,我们去酒店住。”

        “不用,我这里客房多着呢,你们就在这儿住,没事儿的!”

        路笙连忙摆手:“不了,酒店安静一点,您这儿我们还要注意作息时间,我们一般画的很晚,怕扰您休息,还是去酒店自在些,也不麻烦您!”

        “好。”

        在酒店休息了会儿,跟路笙一起来的那些人就去看地形了,anson跟路笙在酒店也忙得火热。

        电话响起,发现是顾西。

        “姐夫?”

        路笙用肩膀跟耳朵夹住手机,手中还是不停笔。

        秦逐要求是颜色昏暗些的灯,所以材料要适当厚一点,路笙忙着改适用些的灯具的尺寸,对顾西来的电话没有什么奇怪。

        她现在在b市,而顾西的公司就在b市。

        “圆圆,在b市?”

        “哦,在。

        有点工作在这边。”

        “要多久?”

        “不知道,快的话半个月左右,如果对方要求多就不定了。”

        “很忙?”

        “忙是有点的,不过也还好,该干嘛干嘛。”

        “嗯,那明天中午把路萧跟路谦叫着,一起吃中饭?”

        “好,在你们家吗?”

        路笙放下笔,用手拿着手机转了转脖子,有点疼了。

        刚要把电话再夹住画图,一只手过来接住了电话,熨帖着路笙的耳朵安静防着。

        路笙抬头,感激的看了anson一眼。

        anson却还是面无表情站在那里,路笙却被他不小心蹭到自己耳朵的汗湿的手弄得哭笑不得。

        anson这是在紧张?

        “嗯,你自己来,路萧带着路谦最近住在娘家,妈妈要看着路谦的腿所以没回来。”

        “好,没问题,到时候打电话就行了。

        那就这样,姐夫我这儿还有点儿工作,就先挂了。”

        说完,路笙的脑袋向后退了一下,anson立刻明白,将手收回来,挂了电话。

        路笙笑他:“不错啊,现在默契剧增。

        怎么,不去安澄那儿是因为跟我做顺手了吧?

        她天天跟我唠叨说你宁愿做个总经理助理都不愿意到她那儿当总经理,她蛋疼。”

        anson眉一皱:“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路笙有些无言,索性闭了嘴,跟这么死板的男人实在不能聊天!“行了,你回房间吧,最后一点了,资料你拿着,别弄掉了。”

        anson点点头,拿着资料离开。

        看着anson的背影,路笙挑了挑眉,也许,严安澄说的有道理?

        路笙因为前一天晚上起得晚,所以第二天一早就起床了,而anson也是早早的起来,在路笙一个电话过来的时候,他立马端起早点往路笙房里去。

        anson进路笙房里的时候,路笙正靠在床上看电视,皱着眉不太高兴。

        他将手中的油条豆浆递给路笙,路笙嫌弃看了一眼。

        “油死了!”

        “哦。”

        anson淡淡回答,然后放下豆浆走了出去。

        “……”就这么走了?

        路笙撇撇嘴,含着习惯喝豆浆,喝了几口,房门又开了。

        正好路笙豆浆溅衣服上了,她低着头拍衣服,看也没看门口。

        “我中午去我姐家吃饭,你没事的话去帮帮他们。”

        “嗯。”

        待路笙抬头的时候,anson已经到了面前。

        “不油了。”

        路笙看着anson手中,一个碗一双筷子,然后碗里是刚刚被她嫌弃了的油条。

        “……anson……”路笙无奈的喊他:“有这个必要吗?”

        “你不是说油么?”

        anson不满的皱眉,将手中的碗递给路笙。

        路笙接过碗,有些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