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13

chapter 13

        chapter    13

        程兆熏报了病房,路笙就立马挂了电话,对着程兆曦支吾半天才说。

        “朝夕出事儿了,兆熏让你过去看看,现在要去么?”

        程兆曦也不含糊,直接从路笙手上拿过电话。

        “我们回家的,吃过饭之后再来找你们。

        嗯,有什么事可以打我电话。”

        路笙心里更是多种滋味儿缠绕着,垂了垂眼却什么都没有说。

        程家上一辈都只育有一子,人丁并不兴旺,可是每一个孩子都是出众的。

        老大程兆源跟着程兆曦的父亲程旭阳在军区当大校,特种部队分队队长,老二程兆曦跟着大伯在程氏当总公司的总经理,老幺程兆熏从小在国外长大,回来后准备在程氏b市分公司当总经理,人中龙凤。

        而程兆曦的父亲因常年跟程兆源在一起,所属军区也是同一,所以竟更爱护程兆源一些。

        这次的家庭会议,程兆源也在场。

        路笙跟程兆源见过多次,却没有什么交谈,程兆源是个很正直很严肃的男人,路笙怕的就是这样的男人,比如说公公程旭阳。

        程兆源心情看起来很不错,穿着一身军装,肩膀上的标识衬得他很精神。

        “路优跟我说,你们要复婚了,这次小叔要回来,部队没什么事,我就也跟着回来看看。

        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就这样过日子也没什么不好。”

        路笙点点头,想着小堂妹路优跟她说起的事情:“大哥,小优说,明年冬天你们才结婚是吗?

        为什么不早一些办?”

        说起路优,程兆源脸上竟然一派温润:“嗯,明年冬天手上的事情才算真正告一段落有时间办婚礼。

        拖了一个女孩子那么多年,怎么可以不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

        报告我已经准备好了,等到我任务完成就可以交上去了。”

        路笙也微笑,这么多年,一直幸福着的,只怕也只有程兆源跟路优这一对了吧。

        她刚要说什么,程兆曦就过来了。

        “大哥。”

        他朝着程兆源点头叫道,顺势搂着路笙的肩膀往屋里带,路笙震惊着不知道作何反应。

        “怎么了?”

        路笙被程兆曦半拖半拉的扯进了屋里,疑惑的问。

        “没什么。”

        程兆曦顿了顿,还是说出来:“程兆熏回来,程兆源知道,我不知道程兆熏跟他说了些什么,总之他有些不对劲。

        你防着点,特别是程兆熏。”

        路笙一时间觉得有趣:“程兆曦,这是你的家人,你竟然让我防着他们?”

        他跟他家人相处不融洽,这是她知道的,可是作为家人,说出这样的话,也是不应该的。

        “家人不一定都向着你,更何况他们是我的家人,不是你的。

        对你,不一定好。”

        “哧——”路笙觉得好笑,无奈的举了举手,“你们就那么几个个人,需要这么明争暗斗么,又不是后宫争宠,也不是阿哥争位,有必要这样?”

        程兆曦嘴角勾出一抹怪异的弧度:“你别忘了,还有一个女人,叫做顾朝夕。”

        看着程兆曦离开的背影,路笙觉得鼻头酸酸的。

        是啊,她不能忘,有个女人叫顾朝夕,那么招人喜欢,招程兆曦的家人喜欢。

        听了程兆曦的一番话,路笙心里凉凉的。

        是怪顾朝夕太讨厌,还是怪自己没能抓住大家喜爱的心,她忽然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程兆曦的妈妈做饭手艺一流,路笙每次都吃的很欢快,可是今天,好像所有东西都更在喉头一般,难以下咽。

        “圆圆,是妈妈做的饭不好吃吗?”

        程兆曦的妈妈一脸担忧的问。

        “没,您做的挺好吃,只是我不太饿。

        您坐下一起吃吧,别弄了。

        这菜够了!”

        路笙忙站起来,去拉住妈妈一起吃饭。

        “好了!别拉拉扯扯,成什么样子,都坐下吃饭!”

        程旭阳一开口,路笙整个人一抖。

        太恐怖了……

        程兆曦的妈妈“扑哧——”一声笑出来,连忙去拍他爸爸的肩膀:“你干嘛,把人圆圆吓着了,这么多年你能不能别这么吓孩子?”

        路笙听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却并不开口阻拦。

        最主要是她也是这么想的,爸爸啊,您真把我吓死了……

        程旭阳摇摇头:“吃饭吃饭,食不言寝不语。”

        吃过饭后,路笙去厨房洗碗,程兆曦跟家人说了会儿话,便踱步进了厨房,看着她洗碗时微微抖动的背影,心中生出的小激动让他忍不住过去环住了路笙的腰。

        路笙也是被他吓得猛的一僵,好半晌才缓过来。

        “怎么了?”

        “爸爸说,复婚可以,若是以后再出什么事儿,可别让他知道。”

        程兆曦吻着她的发,手臂微微用力收紧,让她更贴近自己。

        “嗯,以后有什么事儿,我们自己闷着,别闹到长辈那儿去了。”

        “你还想以后有什么事儿?”

        程兆曦一听,立马横眉竖眼,左手从她腰上撤下,抚上她的头,被迫她用一种较扭曲的方式看着他。

        “嗯,这可说不准!”

        路笙知道他不乐意,故意逗他,笑的呵呵的。

        程兆曦张嘴就朝她嘴咬去,路笙要偏头,却还是没能来得及,被程兆曦咬了一口。

        路笙拿手臂蹭了蹭嘴唇:“走开啦!”

        程兆曦也在笑,刚要开口却被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咳咳……儿子你手机响了,我接了,是兆熏,让你快点儿过去。”

        路笙立马脸红了,转过去偷偷地瞄:“是妈妈,我洗好碗之后就过去……”

        虽说路笙很不淡定,可是程兆曦对着那揶揄的目光却是泰然处之。

        放开路笙走过去,从妈妈手中拿过手机:“知道了。”

        驱车往医院赶的时候,路笙试探着说了一句:“兆熏说是在你家路口出的事儿呢……”

        “路笙。”

        “嗯?”

        路笙听到他忽然那么正正经经的叫自己名字,一时间愣住,下意识的回答。

        “程兆熏所说的路口,你知道在哪里么?”

        “嗯,从她那边到我们家,就一条路。”

        “那么,请你把那条路的性质、今早离开家的时间,还有程兆熏的目的,全部告诉我。”

        “……”路笙愣愣的看着程兆熏微微眯着双眼的样子迷住,半天才缓过来:“那是必经之地,我们昨晚去了我们家陪着小谦吃宵夜大概十二点多才回来,然后今早我们要工作,七点钟出的门……咦?

        我们都没有看到路口那里有她的车呀……嘿我说,你这小妹怎么心机那么重?”

        “哧——让你防着点儿,你现在听么?”

        路笙一时间哑口无言。

        到了之后他们才发现,程兆熏口中所说的事故,除了是在程兆曦家路口发现的外,其余基本属实。

        顾朝夕昨晚应酬喝多了,怕那群老男人有什么意思,坚持自己开车,结果谁知道出事儿了。

        对方那司机也真是聪明,看顾朝夕当场晕过去了,没有看到自己车牌号儿,直接将她扔到车后座,然后将车开到路边,像是停歇在那儿一样。

        那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了,那条街人不多。

        然后那司机拿出顾朝夕的手机,给最近联系人发了条信息——“我出车祸了,在xx路口。”

        那最近联系人就是程兆熏了,她早上才看到短信,吓得魂都没了,立马爬起来,看到顾朝夕躺在车后面,嘴唇都是紫的,身上却没有什么明显伤痕,一下子就哭了。

        她生怕是顾朝夕把脑子撞了才会这么昏迷不醒的。

        后来送去医院了才发现,顾朝夕就是酒喝多了,然后又那么一撞,晕过去之后就着酒劲儿睡了一觉,嘴唇发紫就是车窗户没关严实,这初夏还不太热乎,冻得。

        被逼的不醒的程兆熏说出这个真相的时候,路笙差点儿大声笑出来。

        这两个女人是脑残还是怎么着?

        “程兆熏,我知道你比较喜欢你朝夕姐,我呢,你从小也没接触什么。

        我一开始还觉得挺开心呀,小姑娘这么多年还喜欢我,我开心的。

        谁知道你这是别有目的呢?

        行了,小姑娘还是积点儿德比较好。

        我和你二哥现在是一定会复婚的,你就别帮着你朝夕姐了,她本来没什么意思的,结果你这样一弄,生生把她弄成了小三儿,小三儿是个什么物体,你懂的?”

        路笙边说边笑,是气笑的。

        “我只是……我……”程兆熏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

        “我也不愿意为难你,你这样儿,以后乖乖的,随便你朝夕姐怎么做那是她的事儿,当不当小三儿也是她的事儿,她怎么做我也自有后招。”

        “什么小三呀!二哥跟朝夕姐以前就认识了啊,二哥大学的时候跟朝夕姐谈恋爱,算起来,是他回来之后你们才在一起的,你才是小三呢!”

        “……”路笙一瞬间快要气晕过去,可是面对着这个护“短”护到面红耳赤的小姑娘,路笙实在有些无奈,她总不能说,在你二哥跟你朝夕姐认识之前我就跟他上床了还生了个儿子吧?

        “好吧,就按照你说的,他们先在一起的,可是是你朝夕姐不要你二哥的呀,不要了那他们就分手了,分手了我再跟你二哥在一起,我不算小三儿吧。

        但现在是我跟你二哥在一起呢,你朝夕姐要是还来搅和的话,那就算是小三儿了!”

        路笙抚额,跟这丫头讨论小三儿的问题,真累。

        “谁说的呀,朝夕姐没有同意跟二哥分手!二哥每次都不怎么理朝夕姐,朝夕姐为了试探他到底喜欢不喜欢她才说不愿意跟他回国的!果然,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二哥也不是。

        居然回国就跟你在一起了!”

        程兆熏的义愤填膺忽然一下子,就让路笙笑了。

        “孩子,看出来了吧,你二哥喜欢我呢!否则为什么他跟你朝夕姐一起了那么久,都没有说是在谈恋爱,而他一回来就开始跟我谈恋爱并且迅速结婚呢?

        他真的比较喜欢我!”

        说完,路笙自己都愣住了。

        原来,程兆曦一直都是,喜欢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