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12

chapter 12

        chapter    12

        程兆曦揉着她的头发,轻柔的在她耳边说。

        “如果可以,你疼的时候就掐我,我就能知道你有多疼。”

        不知道为什么,路笙听到这句话,竟然会有鼻子酸酸的感觉。

        她手一抬,挥开程兆曦为她擦头发的手。

        转过来面对着程兆曦。

        “掐你?”

        她的笑带着一抹狡黠。

        “可以咬你么?”

        说着便扑了上去,两人唇齿相接,纠缠辗转。

        路笙坐在办公室里,手中的铅笔已经被自己咬得稀烂,面前的稿纸还是一片雪白。

        其实她没有想图,而是在想她跟程兆曦的事情。

        现在的情况,就是两人明明知道对方不可能按照自己心愿那样跟自己好好的过,却都不愿意放手,挣扎着拧着却不愿意让对方扯着思念过舒坦些。

        无奈的摇摇头叹口气,没有办法,谁让两个人,都是那么聪明的呢?

        这几天程兆熏一直不见人影,上次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这几天要跟她的朝夕姐一起玩儿,就不来二哥家里了。

        路笙虽说不是太难过,可是面对自己小姨子喜欢情敌的事儿,还是有些接受无能。

        程兆曦也是不怎么见人影儿,经常要出去看场地,只是他习惯很好,再忙,都会陪她吃饭。

        anson之前说让路笙把图纸赶紧做好就可以休息了,可是路笙实在是有些头脑跟不上,虽说一些事情已经被程兆曦打点好了,她却觉得没了那些杂碎的事儿,自己倒是更为无所适从了。

        anson有一个妹妹叫严安澄,跟路笙性格有些相似,因此虽说路笙与她只见过两次,可是很喜欢她,她比路笙还要大上一岁多,却像个小孩子似的。

        那天,严安澄来看哥哥,顺便看了看路笙,嘻嘻哈哈没个正经样儿。

        “路笙,你事儿解决完了没啊,听严安晟说你最近事儿着呢!不过其实搬到这儿来挺好的,比你们那黑咕隆咚的地儿好多了!”

        严安澄一直不大喜欢熹光之前的地方,总说那儿有黑气围绕,阴气太重,对办大事儿有害。

        anson只当没有听到的,路笙也只笑笑觉得她太迷信。

        “你们公司最近怎么样?”

        “还不就那样儿,我让严安晟过去帮我,那厮就是不愿意,靠,算了呗。”

        严安澄忽然趴到路笙的办公桌上,神神秘秘的看着路笙。

        “路笙啊,你说,严安晟那厮不会是爱上你了吧。

        之前熹光出事儿的时候我是没有能力帮他。

        现在我公司起来了,他竟然不愿意过来跟我一起当大老板!你说这不是傻,还不只能是因为爱上你了呀!”

        路笙顿时无言,一脸好笑的看着严安澄:“有你这么说自己哥哥的么?

        行了吧,他还是我手下呢,你见过有爱上女上司的?”

        “有什么不成的,小事儿,不就是个办公室恋情嘛,严安晟这辈子没玩儿过火,也许这次为你出出格呗!”

        看着严安澄一脸揶揄,路笙无奈笑着摇摇头。

        “你哥哥听到不抽你大耳瓜子。”

        “嘿,他敢!他敢抽我就敢告儿他老娘,他紧怕着他娘呢!”

        “不是你娘?”

        “他娘他娘,我才懒得跟他一个娘呢,没出息死了。

        熹光之前老板你还记得吧?

        就那大帅哥儿,被人坑了之后回了美国那个!”

        “嗯,记得。”

        那是个美国华裔,到中国小试拳脚,谁知道被人算计,结果灰溜溜回了美国,路笙跟他打过很多次交道,那时候两个人都是一脸灰,谁都没在意谁,路笙这下想起来,也是觉得挺可怜的。

        “其实吧,那大帅哥儿就是被一女的脚踏两条船之后被那女人的老公给算计的。

        你知道严安晟那傻子为什么一直帮着他,跟着他一起打拼公司么?

        就是因为他跟那大帅哥儿在美国是朋友,一起爱上的那女的,他先知道真相的,立马从那女的的坑里爬出来了,于是跟着那大帅哥儿屁股后面提溜的转,陪着他大公司什么的,就是为了提醒他别再爱那女的,赶紧跟那女的分手。

        结果谁知道那帅哥儿正拉着严安晟的手往上爬呢,被那女的老公一把拉下坑然后踹去美国了。

        这不,看着自个儿打下的公司被算计了,心心念念再爬起来呢,所以忍辱负重卧薪尝胆。

        嘿,你知道么,他以前还跟我说呢,等公司危机度过了要跟你摊牌把公司抢回来。

        谁知道半年之后竟然跟我说佩服你一女人所以甘愿当你手下。

        那时候我就觉着吧,严安晟一定爱上你了!”

        严安澄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话,路笙一直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看得她后来没法儿了,悠悠的叹了口气。

        “我意思就是他很够意思嘛,你看,他连到我这儿当老板都不愿意,就是想陪着你一直走。

        我觉着他是爱上你了,你觉得呢?”

        路笙“咯咯”的笑,摇摇头,说:“你别管了,你哥喜欢谁那是他的事儿,如果是我,他会跟我说,我也会很快拒绝,一定不拖,行么?”

        “哎,跟你说了那么多,什么作用也没有……怎么样,跟我一块儿吃午饭去?”

        “下次吧,我今天要去公公家吃饭!”

        路笙抬头看了眼钟,已经十一点半了,程兆曦说十二点以前下来接她。

        严安澄一溜烟儿的窜到路笙面前,看着她眨巴眨巴眼睛。

        “你老公来接你?”

        路笙点点头。

        “我能见见不?”

        路笙点点头。

        “哈哈哈,终于能看见老哥的情敌啦!”

        路笙看着严安澄的样子,心里有些欣慰。

        其实自己曾经跟在程兆曦身后的时候,就是爱这样咋咋呼呼神神秘秘的,只是,那么多年来的艰辛,让她一切天真都消失了。

        她忽然想起,初二的时候,看着已经高二的程兆曦跟顾柯顾西还有一群他们班的男生一起打篮球的时候,自己站在下面为他们拿衣服送水,嘻嘻哈哈的讲话聊天捣乱,就像是一家人一般。

        可是如今,顾柯因自己而死,顾西跟姐姐结婚,也因为里面的种种原因,再也没有办法像从前一样无话不谈,而程兆曦,则是自己解不开的结。

        程兆曦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

        “这是什么?”

        路笙指了指他手中的文件。

        “等会路过大伯家把这文件拿去。”

        路笙点点头,接过程兆曦递过来的他的外套拿在手中,介绍起来,“这是严安澄,anson的妹妹。”

        程兆曦没有过多理会,对着严安澄点了点头就算完了。

        而严安澄则盯着程兆曦看了良久,猥琐的摸着下巴,半晌吐出三个字。

        “oh,so    cool!”

        “哧——”路笙无奈的翻个白眼儿,“行了,那我先走了,你去你哥办公室还是就在我办公室等他都行,你等会儿有的话把门带上就行了。”

        “嗯,我去我哥那儿算了。”

        严安澄点点头,转了个弯儿话题又回来:“难怪我哥赢不了啊,有这么个帅哥哥在这儿还真是!”

        路笙没有理她,推了推她肩膀,拉着程兆曦走了。

        路上的时候,路笙一个劲儿的找话说,程兆曦表面上是听她一问就回答一句,可是心里早都笑起来了,就等她自己暴露缺点。

        路笙终于还是忍不住,一脸扭曲的转过来看着程兆曦。

        “爸爸不会打我吧?

        上次他知道我们要复婚打你了没?”

        程兆曦“扑哧——”一声笑出来,就知道她心里就怕着这个呢。

        “嗯,有。”

        说着,右手离开方向盘,抖了抖,对路笙说:“刷上来。”

        路笙老老实实的去帮他刷袖子,小心翼翼的,知道下面一定有骇人的伤痕,爸爸打起人来是毫不留情面,逮到什么扔什么。

        本来以为有伤痕就差不多了,可是没有想到伤痕居然那么恐怖!

        路笙看着程兆曦手臂上的伤,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爸爸他……这也太狠了吧!他干嘛呀,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有必要这样打人么!”

        说着说着,路笙越发委屈,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面前这哪儿是人的胳膊,上面全部青紫,只露了那么一小截的手臂上,竟然全是伤痕,大大小小的横横竖竖的歪的直的红的紫的。

        她轻触一下最大最可怕的那块伤痕,呜呜的哭:“疼不疼呀?”

        “还好。”

        程兆曦微笑着,看她哭的可怜,又觉得想笑了,连忙收回手来,好生开车。

        “这是这辈子他第三次下死手打我。

        不过还好,除了这一次,上两次做的事情确实该打。”

        听到这番话,配合着程兆曦微笑着的脸和已经将袖子整理好的胳膊,路笙一时间有些感伤。

        程兆曦话里有话。

        第三次下死手打他,第一次是因为十年前的事儿,第二次是因为离婚的事儿,每一次打都是丝毫不手软,程兆曦能逃就逃,不能逃估计就得死在他爸爸手下了,这都是冯惠告诉她的,她听的时候,三次都是不一样的感受。

        今天,格外心疼。

        “他打他儿子都不心疼么?”

        路笙不满的小声嘟囔到。

        程兆曦耳尖,听到这话又笑了:“他打他儿子都不心疼,你心疼他干嘛?”

        路笙一时间面红耳赤,使劲儿瞪了一眼微笑着的程兆曦,低下头继续脸红:“谁心疼了。”

        程兆曦刚笑着要说什么,手机便响起来了。

        他的手机放在衣服口袋里,而衣服又在路笙手中。

        路笙拿着他手指问他:“我接?”

        程兆曦没有异议的点点头。

        “喂,兆熏,我是路笙。”

        “圆圆、圆圆姐……让二哥接电话,不、让二哥来医院吧,朝夕姐昨天晚上喝醉了,出了车祸被人扔在事发现场没有管。

        我刚刚去二哥家的时候发现朝夕姐的车子就在那边路口,幸好我去了,不然不知道朝夕姐会怎么样。

        你们过来一下吧……”

        那边的程兆熏哭的厉害。

        路笙顿时心里什么滋味儿都有。

        “好,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