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11

chapter 11

        chapter    11

        “丢”了公司又赔人?

        路笙坐在程氏的办公室里,看着面前的报纸冷笑……

        她扔下报纸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格外烦躁,不是她不信任他,是他给的,太可怕。

        这时候,一阵不太熟悉的铃声传来,路笙皱着眉转过去,是她的手机。

        她无奈叹一口气,自从与程兆曦再次见面,她就换了三个手机。

        “您好,熹光路笙。”

        那个陌生的号码,让她以为是工作上的事儿。

        “圆圆姐!its    me!我是兆熏!我回来了!”

        “兆熏?”

        路笙听着那边清脆愉悦的声音,惊喜万分:“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啊,刚下飞机。

        爸妈没有来接我,大哥在部队,二哥说是签合同去了,把你电话给我了。

        来接我嘛圆圆姐!”

        “好,你等着,我就来。”

        路笙笑笑,拿起自己的包包就出门了。

        程兆熏是程兆曦的堂妹,程旭阳二哥的女儿,可是程旭日结婚很迟,生子也很迟,所以程兆熏反而比程兆曦要小上七岁。

        到了机场,程兆熏一看到路笙就扑上去了,挂在路笙身上跟个无尾熊似的。

        路笙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

        程兆熏从路笙身上下来,捧着路笙的脸猛亲了几口,弄得路笙脸上满是口水。

        路笙装作嫌弃的模样使劲擦了擦脸,笑嘻嘻的:“小丫头,这么多年没见,中文也没退步啊!真的长大了,一下子还没认出来你!”

        是啊,程兆熏的在路笙高一的时候去国外念书,中间有回来过几次,可是也没有与路笙见面。

        这次两人见面竟然没有丝毫生疏。

        “因为大婶是中国人啊,在家都是跟她说中文的。

        你要带我回家吗?

        爹地有案子在手上,妈咪去局里陪他了,我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呀!”

        程兆熏的中文还是有些拗口,可是软软的柔柔的,听着却让人分外舒服。

        “好,我带你回家!”

        回家的时候,路笙给程兆曦打了个电话,对程兆熏去他们家里的事情,程兆曦有些不悦,可是也没有阻拦。

        对于堂哥的不悦,程兆熏表示她明白。

        程兆熏在沙发上大大咧咧的坐下,嘴里吃着路笙刚刚洗好的苹果,含糊不清的问。

        “圆圆姐,你跟二哥什么事情?

        听说什么离婚复婚了,是真的吗?”

        路笙看着程兆熏一脸好奇,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有一瞬间的头疼。

        “嗯,是啊。”

        她迅速转移话题。

        “你这次回来还走么?”

        “不走了!大伯说让我去b市分公司做。”

        程兆熏嘎嘣嘎嘣嚼苹果,“本来从小就没法跟你们一块儿玩,这次回国了居然还是不能在a市,讨厌死了。”

        路笙看着她龇牙咧嘴的样子觉得可爱,想了想,说。

        “我姐夫经常在b市,那天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他帮忙。

        从b市回来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你想回来随时开车回来啊。

        什么时候接手?”

        “唔,在那边学的就是这些东西,这几天熟悉一下公司运营状况了就过去吧,不会在a市待多久的。

        那这几天你得好好招待我!”

        路笙点点头,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便留程兆熏在家里吃饭。

        晚餐是路笙自己做的,买了点儿菜随便弄了些,等程兆曦回家吃饭。

        一听说是路笙亲手做晚餐,程兆曦很快回来了,之前两个人的时候,一般都是路笙做饭。

        如今,很久没有吃到她做的了。

        程兆曦进门的时候,跟程兆熏连招呼都没有打,而他们兄妹俩其实关系还不错,程兆熏出国读了三年多的书,就是跟程兆熏在一起城市。

        可路笙对这些并不知道,两人间,那四年便是禁忌。

        “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路笙不满的嘟囔,对着程兆熏不好意思的笑笑。

        程兆熏“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没事的,我知道他是什么样子,跟他一个城市住了四年,经常去他那里蹭饭吃,他还是对我这么冷淡。

        没办法,谁让他是我二哥,不然我早揍他!”

        “他出国的时候,你们是在一起城市?”

        路笙疑惑的皱眉。

        “嗯嗯!”

        程兆熏点点头,咬下一口苹果继续说:“对了,听说朝夕姐的堂哥跟你们也认识吗?

        说是你们以前一个大院里的!早知道就多跟你们一块玩了,大院我就去过一次,你们大院里的人都好好玩的。

        都怪爸爸,当个什么警长,坏蛋!不然就可以跟你们一起长大了,那么多孩子,多好玩呀!”

        “你认识顾朝夕?”

        路笙听了半天,就抓住这么一个重点。

        “是啊,你也认识吗?

        他是二哥学妹,我经常去二哥家蹭饭,当然可以看到朝夕姐。”

        程兆熏眼神到处瞟,忽然站起来拍拍屁股,说:“我去你们家到处看看,看美不美!哈哈。”

        程兆熏的话让路笙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

        他是真的没有在意自己么?

        在把自己上了之后一声不吭的离开,然后跟另外的女人住在一起?

        路笙自嘲的笑笑,是啊,一开始他们两人结婚,不就是因为他回来了可是顾朝夕不愿意放弃国外的事业回来,把他甩掉了让他伤心欲绝,所以他们才结婚的么?

        她永远都只是一个备胎而已吧?

        一顿饭,只有程兆熏在叽叽喳喳的讲话,一会儿问他们为什么离婚又复婚,一会儿问她的朝夕姐不是回来了为什么不找她来一起吃饭。

        而那两个人,都是心情不佳,低着头吃饭。

        到最后,还是程兆曦一句“吃东西怎么都堵不住你嘴”才让她委委屈屈的闭嘴了。

        路笙觉得自己厨艺退步了,否则,为什么做出的饭都是苦的?

        程兆熏要在这儿住,被程兆曦制止了。

        “你能保证晚上不被我们俩的动静给轰出来那你就睡吧。”

        这一句话说的程兆熏和路笙两人皆是一愣,而后一个脸红一个揶揄的笑。

        可是也就是这一句话,让程兆熏离开了。

        路笙自顾自的洗了碗又洗了澡,心情不好的弄完就直接上床,占据了床的右半边,蜷缩成一团,静静的闭着眼躺在那里。

        可是,她睡不着。

        听到房门“咔”的一声响起,路笙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眼睛像是被安了弹簧一半要睁开,却被她硬生生的压制住。

        感受到他渐渐靠近的脚步,路笙浑身的肌肉都紧缩起来。

        面前腹部处的床微微下陷,路笙明白,他坐在面前看着自己呢。

        那种紧张感,是有多久没有感受过了?

        装睡,真的很难受呢。

        程兆曦的手抚上她微微颤抖的睫毛,在她眼皮上轻轻地摸。

        “我知道你爱口是心非,也知道你什么都不愿意说,所以我不问。

        可是请你相信我,不要依照自己的想法来面对我,也想想我的心,嗯?”

        说完,程兆曦俯下身来,轻轻吻了一下路笙的脸,又在她睫毛上吻了吻。

        “晚安圆圆。”

        他起身,离开卧室。

        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没有看到路笙,眼角落下的一滴晶莹。

        晚上,路笙哭了半夜,想了很多,从头到尾。

        早上,她一觉睡到大天亮,眼睛整个肿了起来,睁开都有些刺痛感。

        看了看手机,已经十点钟了,脑袋晕晕乎乎的,出去一看,已经没有人了,可是桌上的瘦肉粥告诉她,程兆曦知道她心中的痛。

        坐在桌子前静静的吃粥,还是苦的。

        头痛渐渐冒出苗头,路笙赶紧跑回房间拿药,可是已经来不及。

        还没有进房间,头痛就炸开来,蔓延到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疼到她想吐。

        难受的出声,握着房门的门把手,慢慢蹲下,她害怕站的太高,等会儿摔倒会受伤。

        几乎是一步一步爬过去的。

        上一次疼的这么厉害,还是半年前无意间翻找小时候臭美照的照片,结果看到她身后好远好远,几乎已经成了一个小小的影子的男孩子站在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路笙一眼便发现那是程兆曦,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竟固执的觉得,他一直在看着自己。

        明明,什么都看不清……

        等到她吃下药缓解了一下,有了知觉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湿透了,全身都是汗。

        看着手中的止痛药,路笙无奈的笑笑,还是止疼药比较有效,就算不能根治,可是能让自己快速的不疼。

        就像画画,能让她投入进去,暂时忘了程兆曦。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路笙将药放在床头,拿了衣服去洗澡。

        等到出来的时候,程兆曦竟然在家里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路笙用浴巾擦着头发,惊讶的问。

        “我要是不早些回来,能知道你有多不愿意听我的话?”

        程兆曦的冷笑让路笙更惊讶,看着他淡漠的脸上勾起一丝冰凉冰凉的弧度,路笙有些窒息。

        视线移向他手中紧紧握住的白色物体,路笙一瞬间明白了。

        “止痛药?

        这就是不听你话了?”

        路笙说着说着,竟然嗤笑出声。

        “难道我没有说过以后不允许吃止痛药了么?”

        “呵呵程兆曦,可是难道你不知道我头疼起来有多痛苦么?

        那种全世界都变成刺眼的白色,就像是白光刺进双眼的感觉,什么都想不起来,除了痛感还是痛感,你有感受过么?

        嗯?

        你说我不听你的话,可是你一定要让我一个人留在那种恐惧里那么久?”

        路笙眼前白雾氤氲。

        “……我之前跟你去中医院求的药呢?”

        程兆曦眼神明显有松动。

        “那个?

        那个没用。

        吃了还是要吃止痛药,不然一点儿效果都没有。

        我不用根治,暂时止疼就行了。

        程兆曦,我不用根治的,我只要暂时不疼,就够了……”

        路笙本就红肿的双眼,此刻又溢出泪水,滴答滴答敲在程兆曦心上。

        那眼泪仿似幻化成了无限的银丝,缠绕着她的心,然后渐渐收紧,每一次收紧,都深深勒进心里。

        血淋淋的,可怕极了。

        程兆曦三步并作两步跨了过去,一把抱住湿淋淋的路笙。

        “止疼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中药会治好你,一辈子都不用再疼了。”

        “可是我疼啊,每次疼起来昏天黑地的,就像马上就要死掉了。

        每次疼都没有人在我身边,我难受。”

        “别哭。

        以后每天都去中医院,听说针灸有效,多治几次一定能好。

        少吃止疼药,除非我不在身边,嗯?”

        程兆曦终于还是松口。

        他不想她身体不好,却更不愿她疼的那么无助。

        “嗯。”

        路笙点点头,伸手抱住程兆曦。

        程兆曦抱了她一会儿,伸手扯过她的浴巾,帮她擦头发。

        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的揉。

        他那么高,只需要微微抬手就可以帮她擦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