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10

chapter 10

        chapter    10

        路笙窝在程兆曦怀里想了很久,两人是从一年前他们爆发的最后一次争吵说要离婚之后,就再也没有这般亲密过了。

        路笙心里有些犯嘀咕,她是旱了一年多,那程兆曦呢?

        抬头看看抱着自己的程兆曦,已经睡的很沉很沉。

        路笙看得出来,程兆曦是真的担心他了。

        他很累,一完事儿就睡了过去,一直没有醒,却抱着她不撒手。

        程兆曦的手机响了,路笙尽力将手伸长,将程兆曦的外套拉过来,拿出了手机。

        “dracy”几个英文字母,刺伤了路笙的眼睛,她叹了一口气,接了电话。

        那边是顾朝夕着急的话语。

        “drusim,找到路笙姐没有?

        你怎么也还没有回来?”

        “……朝夕,是我,他现在睡着了,等他醒了我们就回去,让家里人别担心。”

        “路笙姐?”

        那边的顾朝夕的话语里有一闪而过的惊讶,“他找到你了?

        真好!别闹别扭了,回来吧!”

        “好。

        放心。”

        路笙说完,挂了电话。

        望着程兆曦睡梦里仍是皱着眉头的样子,路笙垂了垂眼,她也无奈。

        谁让他们,总是有扯不断的联系呢?

        等到程兆曦醒来,两人都没有说话,很默契的穿好衣服,回了家。

        程兆曦没有开车过来,两人也没有招出租车,并肩走在路笙,初夏的太阳很温暖,晒多了却还是难受。

        就像程兆曦在路笙的心中,爱得太多,爱得太紧,两人都难受。

        回的是程兆曦的家。

        程兆曦将路笙的行李竖在一边,对着众人点点头。

        而路笙,则是淡漠的对大家点点头,准备拿起自己的行李放进程兆曦的房间。

        刚刚握着手杆,边被父亲叫住。

        “路笙,跟我过来。”

        爸爸路丛林向来是很爱护她的,总是叫她圆圆,今天那么沉声叫她路笙,想必是真的生气了。

        路笙沉沉叹息一口气,放下箱子点点头。

        看来这几天爸爸已经很熟悉程兆曦的家了,直接领着她来了程兆曦的书房。

        路笙站在书桌面前,看着一言不发的皱着眉不知在思考什么的爸爸,心中是说不出的难受。

        大家都觉得是她错吧?

        丢了公司,丢了大家,一个人跑出去散心,丝毫不知会给家里。

        可是,谁知道她的难过呢?

        “圆圆……”爸爸忽然开口道,“大家都知道你是个什么性格,任性的时候谁管过你骂过你?

        可是这次,真的过了。

        之前就告诉过你,有什么事儿一定要跟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会支持你的。

        可是,你这次让大家都担心得厉害。”

        “嗯,私自离开这件事儿是我的错,我认错。

        可是爸爸,我有我自己的苦楚,我又不是个小孩子,怎么会做出一些不应该是事情?

        如果您硬要我向谁道歉,那就别说了吧。

        我给您和妈妈道歉,因为我私自离开让你们担心了。”

        路笙给路丛林鞠了深深一个躬,脸上的表情似沉重,却又淡然。

        路丛林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办法,这个女儿就是倔,跟冯惠一样。

        “说说你的决定吧,说出来就不要再改变。”

        听着爸爸无奈的叹息,路笙知道,爸爸妥协了。

        她松了一口气,说:“熹光会卖给程兆曦,但是我还是会工作。

        董事长不董事长,其实无所谓。

        跟程兆曦复婚的事情,也确定了,我不会改变。

        我不打算生孩子,我害怕。

        大概就是这样。”

        路丛林不知道她话中有话,想着那年路笙知道孩子“死掉”了,差点恨不得自己也死掉算了的样子,他心里也疼。

        “就这样了,你们都回去吧,程兆曦好像很累,让他睡会儿。”

        路笙低头,发现自己找了一个不该找的理由。

        “你还知道他累,那你就让他省心点儿……”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路笙乘爸爸还没有开始说的时候就打断,无奈的笑着。

        两父女忽然像是回到之前般温馨,相视而笑。

        等到路笙跟路丛林从书房出来的时候,该走的都走了。

        那该走的,便是顾朝夕跟顾西。

        这样的结果,路笙有些惊讶,却很是满意。

        程兆曦的父亲显然也是才刚跟程兆曦谈完,两人表情是如出一辙的不悦,均是皱着眉头。

        程旭阳是大军区的上将,身上的军装总是不愿意脱,浑身散发的是说不出的气势。

        小时候路笙喜欢到处嘻嘻哈哈挠人家,就是不敢去找程旭阳,程旭阳一时兴起好玩儿逗逗路笙,路笙却吓到哭起来。

        那样愉悦心情的程旭阳都把路笙吓到哭出来,现在皱着眉不怒自威的他,更是让路笙吓得直哆嗦。

        程兆曦看到路笙缩头缩脑的模样,心里也觉好笑,两步跨过去将她搂在怀里使劲的揉,给路笙一些勇气。

        路笙可怜兮兮的看了程兆曦一眼,表达了她对程旭阳的恐惧已经下次再犯错都不能让程旭阳捉住的坚决。

        不知是不是因为程旭阳的愿意,之前一直嚷嚷着小姨怎么不见了要找小姨的路谦竟也不出声,躲在路萧的怀里怯弱极了的模样。

        路萧看着那真正的“母子”两人相似的表情,心里无尽苦涩,轻轻抚着路谦的背部。

        “都回家吧,让这小两口好好的谈谈。

        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成熟点。”

        程旭阳不愧是上将先生,说话都是低沉有力,掷地有声,路笙忙不迭的点头,生怕表态晚了遭到程旭阳的怒目而视。

        程兆曦对着父亲点头,手还是抚着路笙的背。

        “慢走。”

        路笙眼睛滴溜溜的转,看着程程旭阳走出了他们家门,一瞬间就放松下来了,僵直的背部也舒缓过来。

        可是一口气还没有转过来,就听到后面一个稚嫩带着愤怒却委屈的要哭出来的声音直逼她的耳膜。

        “小姨是坏蛋,小谦还以为小姨不要小谦了,一直不回家……”

        路笙浑身一震,鼻头一酸,泪水几乎掉下来。

        她可爱的孩子,她还没有是妈妈的意识,想着的竟然还只是怕公公程旭阳,而不是想着多久没有见到路谦小朋友了。

        路笙还面对着大门口送程旭阳,程兆曦家里人都走了,而自己的爸爸妈妈姐姐带着小谦还留在自己身后。

        她就那么背对着所有人,难过的闭上了眼睛。

        “小谦,是叔叔的错,以后叔叔不再让小姨生气了,小姨就不会不回家了,就会经常来看你。

        好不好?”

        路笙缓缓转过身,面无表情,眉头却是紧皱。

        她看见路谦瘪着嘴,一脸欲哭的样子,手中却死死的揪住路萧的衣裳。

        一下子,路笙心里一阵烦躁。

        那是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会到这个样子?

        “呵呵。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除非,是有人抢走了。”

        路笙淡然的说完,也不看任何人的表情,掀开了程兆曦还放在自己肩膀的手,拎着箱子进了程兆曦的卧室。

        身后人是怎样的神色,路笙心里能刻画出来。

        她也没有多过纠结,将自己箱子里的东西全部塞进跟程兆曦的衣柜里,而程兆曦的衣服跟她的衣服,却分别占据了柜子的两边,中间的一块空地,放着熏香。

        路笙起初打开柜子的时候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她没有想到,程兆曦竟然还是有那个将衣服放在左边,等着她放右边的习惯。

        可是她后来却明白,或许是程兆曦在知道她要过来之后收拾成这个样子的呢。

        她微微一笑,边继续收拾。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房门“咔吧”一声的时候,路笙一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了。

        真是奇怪呢,路笙有些自嘲的哭着想,之前从来都是委屈得不得了,见到程兆曦眼泪全收回去了,立马坚强起来,现在这是怎么了,明明不觉得怎样,他的出现,却让自己分外委屈更加脆弱。

        程兆曦走到她身后,看着她一边收拾一边流泪,忍不住俯下身抱住她,感觉到她的微微颤抖后,开口。

        “什么都别想了,复婚,孩子的事儿慢慢来。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阻碍呢?

        没有。

        好好在一起就行了。”

        “嗯。”

        路笙嘴上这么回答,心里却冷笑。

        没有阻碍?

        其实呢,多了去了。

        路笙的速度果然快,说签就签说卖就卖。

        虽然那个文件是假的,可是如果没有程氏接手,没有程氏这个强大的后盾,熹光仍是没有希望生还。

        而程兆曦也快,迅速将熹光的办公处迁到程氏办公大楼,那一天,程氏公司门口的广场上停满了搬迁的卡车以及记者们。

        只是保安太厉害,记者一个都没有采访到什么。

        只有一份报纸,写着这样的标题。

        “程氏总裁程旭光为总经理程兆曦设计,成功让熹光总裁路笙‘丢’了公司又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