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7

chapter 7

        chapter    7

        程兆曦的声音总是有魔力,带领路笙一步步走向情欲。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无论是他亲吻自己的方式,还是他身上淡淡的薄荷烟草香,无一不让路笙沉溺其中。

        大概,他程兆曦真的是她的魔吧。

        路笙心里默默的想。

        “唔!”

        路笙猛的睁眼,舌尖的疼痛让她身体一颤。

        该死的程兆曦!居然敢咬她!

        程兆曦是个聪明人,察觉路笙一定有什么小心思,心下必然是有防备的,也不明说,嘴角上挑享受路笙的吻,舌头尾随着路笙,一路追随。

        程兆曦心上一乐,以极快的速度将舌头退出来,只与她的唇相贴。

        路笙只觉“邦当”一声,整个牙尖到牙帮都轮回麻了三圈,紧跟而来的便是因大力而导致的头晕,她眼前一阵花白。

        她使劲闭着眼睛,想让眼前的白光快些小时,那表情狠狠地取悦到了还着她唇的程兆曦,让他忍不住噗笑出来。

        路笙听到那笑声后顿时回过神来,恶狠狠的瞪了程兆曦一眼一脸笑意的程兆曦,然后瞬间偏头,让程兆曦的舌离开自己。

        程兆曦也不恼,任她偏头。

        因为她偏头之后,面前便是白嫩光洁而线条优美的脖颈。

        “喂!”

        程兆曦路笙的抗议,一心在那像话的颈上轻舔。

        情到浓时……

        “咕噜~”

        路笙顿时一阵尴尬,她艰难抬手,蹭了蹭鼻子,闷闷的说:“要拉大……”

        那无辜的小眼神儿让让盯着她的程兆曦半晌无语,之得从她身上滚下来,放她去厕所。

        得到自由的路笙,捂着肚子提溜的爬起来,冲进了厕所……

        程兆曦是个爱干净的人,家里有任何一点脏乱都会心情不好,他不喜欢陌生人进家门,所以没有钟点工,只有从程宅与他熟识的管家来打扫清洁。

        路笙才一走进去,便被里面的装扮给吓到了,与她家相差无几,当然是返修之前的家。

        虽说心里很惊讶,但想想也能明白过来。

        之前程兆曦从程宅搬出来自己住的时候,住的是一个与程宅装饰相似的房子。

        后来跟路笙结了婚,路笙要求的那种装饰曾经让程兆曦半年多没睡个好觉。

        他择床且择房,是个难伺候的家伙,一睡不着就在路笙身上瞎胡闹……好不容易住习惯了,现在离婚了,搬出来住,当然也该住跟路笙家装饰相同的房子了。

        家里虽是很干净,可是程兆曦根本没有想到路笙会有这个要求过来住,所以不能让路笙看到的东西,一样都没收起来。

        沙发上是一本杂志。

        杂志的封面上是一个笑的很开怀的女人,只有上半身,狭长的眼睛,与顾西有些相似的高挺鼻子,长卷发,微黄的长发垂在胸口。

        而胸口的衣服便是跟路笙几年前穿的衣服风格相似,青春且时尚,微黄的头发与亮绿色相辉映,显得淑女而可爱。

        宛然是一位穿梭在大学校园里的微笑天使。

        标题——“知名美女楼梯设计师顾朝夕小姐近日归国。”

        路笙伸手就抄起那本杂志,飞快的转身,手一挥,杂志“刷”的一下飞了出去,直直飞向程兆曦的头顶。

        他不急不怕不接的样子吓坏了路笙,那本杂志很厚,砸在脑门儿上肯定会被砸懵掉的。

        她下意识“喂!”

        的提醒了一声,往程兆曦那边够,结果没注意,“哎哟”一声撞上了脚下的茶几,差点儿摔倒。

        而程兆曦却是在杂志已经快贴上自己脑袋了才伸出手来,又快又准又稳的抓住了杂志,然后冲过去扶了一把路笙。

        小腿被磕到的路笙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对着忍不住笑的程兆曦骂道:“程兆曦,你现在真的越来越讨厌了!”

        “谢谢。”

        “哧……”路笙无奈,却竟然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人正笑着呢,程兆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程兆曦放开路笙,接了电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总是程兆曦一直都是眉头的。

        到了最后,不大高兴的挂了电话。

        “怎么了?

        你有事儿?”

        “嗯,”程兆曦点点头,“我等会儿要去公司一趟,你先睡觉,就在卧室里,我去客房。

        你今天晚上早点睡,明天别去公司,中午回家,我把复婚的事儿跟爸说了,他让我们明天中午去吃饭。”

        说着,程兆曦就到旁边拿了外套穿上,然后往门口走去。

        路笙的心一下子就冷了,程兆曦还是喜欢用这样笃定的方式安排自己,什么都是先安排好然后再让自己一步步的去做。

        “嗯。”

        她却也不想说些什么,垂下头不说话。

        程兆曦发现她有意见,还以为是她不想第一天来,家里就只剩她一个人,连忙安慰。

        “公司有点事儿,今晚一定回来。

        别等我,好好睡明天见爸妈。”

        路笙勉强挤出个微笑,点点头,送程兆曦出了门。

        直到程兆曦出了门,路笙才折回来,躺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她这个时候才发现,她跟程兆曦的分开,是必然的。

        无论是程兆曦还是她,两人都不爱把自己心里真实想的事情告诉对方,中间的阻碍重重。

        比如她不喜欢程兆曦总是给自己安排了所有事情,让自己按照他的方式走下去。

        比如她不喜欢程兆曦不爱解释,什么事情都不说。

        比如她不喜欢程兆曦对别人总是一副冷冰冰不说话可对自己却总是爱捉弄,她不是不懂这才代表程兆曦在意她,可是她总是想在他面前表现的很完美,却被他把所有缺点都挑出来然后无限放大,她会感觉很难受。

        至于程兆曦怎么想的,路笙一样不懂。

        刚叹了口气,自己的手机也响起来,看着手机上“anson”的名字,路笙明白,今天她跟程兆曦两人算是都要为了工作忙了……

        到了公司才知道,是出了大事儿。

        anson因为怕路笙赶得太急,所以电话里说是出了点儿事情。

        路笙看到面前这份单子,几乎要掐死anson。

        给伟业的那批货尺寸全部出错。

        路笙差点儿晕倒,刚开始因为伟业给的工程很大,利润也比较多,公司里开心了好久。

        现在出这么大事儿可要怎么收尾?

        “已经制作完成并且包装完毕的有多少?”

        “百分之四十八。”

        “剩下的可以停止制作的有多少?”

        “百分之……十六。”

        路笙差点儿晕过去。

        “给我立马停工,立马。

        那些运给伟业的也全部给我收回来!”

        “路总,现在重新制作时间来不及,只有一个半月了。”

        anson焦急说道。

        路笙几乎快要抓狂,如果不是手上还拿着东西,她只怕是会一巴掌抽到anson脸上。

        “伟业要去全是一批大灯,房子的灯具凹槽已经全部做好了,我们不重新做你难道要人家重新把所有的房子给做一遍?

        你脑子怎么长的?”

        路笙重重的将手中的文件扔在地上,怒吼回荡在办公室里。

        “合同上面明明打印的是135.5mm,谁把那0.5毫米给吃了?

        谁吃了?

        啊?”

        路笙的脑子里一阵阵的白光,几乎要眩晕过去。

        这群柴废!

        “总工程师说是他的问题,他认错。”

        “认错?

        他拿什么认错?

        他的认错是能瞬间让那0.5毫米长出来还是能把公司的声誉给弄回来?

        你给我找他过来!”

        anson看着暴怒的路笙,有些担心她的身体,她喜欢发脾气,可是每次发脾气都是自己气个半死。

        anson点点头,退下,留下路笙一个人息怒,然后去找总工程师。

        脑子里一片混沌,路笙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定了定神,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来的时候很随意,没有太在意时间,这下竟然已经快十点了。

        想着一会儿程兆曦回去看不见自己的话兴许会很担心,路笙还是忍着暴怒打了个电话过去。

        她想啊,万一程兆曦帮她出出主意,或者只是安慰她两句,她心里也能舒服点儿不至于胸腔都快炸掉。

        电话响了两声,对面就接起来了。

        “喂?

        路笙姐,我是朝夕。

        刚刚吃宵夜我弄他身上了,他去洗澡了。

        你有事儿没?

        他出来我告诉他。”

        “……”路笙心里猛地漏了一拍,恨不得冲过去给程兆曦和顾朝夕一人一巴掌,“没什么事,你就告诉他,我今天晚上迟点儿回家。

        公司出了点儿事情。

        我先挂了,我还有事儿。”

        路笙挂了电话,拿着手机看了半晌,想起刚刚自己也说了跟程兆曦一样的话。

        ——公司出了点儿事情。

        路笙手一抬又重重落下,“轰”的一声将手机摔在地上,手机立马支离破碎。

        妈的,程兆曦,我是真的公司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你他妈还跟女人一起出去吃宵夜。

        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