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5

chapter 5

        chapter    5

        ——anson~你可不可以告诉你亲爱的路总,我头痛的事情,为什么会传到程总耳朵里去呢?

        anson一听,心里立马流出眼泪,暗暗想着要不要用头撞一下电梯。

        anson眼看着电梯一点点慢慢合上,逃也逃不出去,路总那眼神又看得他毛骨悚然的。

        权衡许久,摁下了下一层的按钮。

        “anson,你去那楼干嘛?”

        路笙阴阳怪气声音又传来。

        “路、路总,我下去有点儿事儿……”anson直抹汗。

        路笙又刚要说什么,程兆曦伸手,一把搂过她在怀里,牢牢圈住。

        “行了,你就那么不希望我知道?”

        “……”路笙这下没话说了,抿了抿嘴对着前面战战兢兢的anson翻了个白眼儿,也不挣脱程兆曦,就着他的怀抱蹭了蹭找个舒服的姿势软趴趴的窝着,也不说话。

        anson对着程兆曦投去了感激的目光,他这辈子最怕的,大概就是路笙了吧……

        看着anson出了电梯,程兆曦又把双手紧了紧。

        “你就不饿?”

        “饿不饿管你屁事。”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对不起!说不好!爱听不听!”

        “那我不听了。”

        说完,程兆曦手一松,站得远远的。

        路笙差点儿被程兆曦这忽然放手弄得摔倒,好不容易站稳,远远的看着程兆曦不悦的表情,心里微微有些难受,却又舍不下面子去拉程兆曦,就那么嘟嘟囔囔别别扭扭的,迎来了一群下楼的职员。

        看到路笙在电梯里,大家本都笑着闹着的,全收敛了,对着路笙点了点头叫了声“路总”就默默的站在自己的地方看着电梯的数字一下下的变。

        职员们对路笙敬而远之的态度让程兆曦万分诧异,路笙如今在程兆曦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就是她自己。

        可是面对其他人,似乎一直都在用着一层面具。

        那样没心没肺口是心非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路笙,是不是已经被自己给毁了?

        程兆曦忽然有一瞬间心疼。

        吃饭的时候,路笙嘴上还是没闲着。

        “你们家老头子要是知道我们俩复婚会怎么样?”

        叉起一口意大利面放进口中,路笙叽叽喳喳的说。

        “先把我打一顿,然后很开心。”

        程兆曦仿佛没有说自己的事儿一般的淡然。

        路笙扑哧一声笑出来,惹得程兆曦嫌弃的抹了抹脸表示她喷到自己脸上了,路笙也不怒,嘻嘻哈哈的说:“你也知道啊,那么想挨打?”

        “无所谓,习惯了。”

        路笙看逗程兆曦逗的没意思,索性耸了耸肩认认真真吃东西。

        路笙安静下来,程兆曦却开口。

        “什么时候出来一趟,把证给办了。”

        路笙一口面没吞下去卡在喉咙里,半天没咽下去,更在喉咙里几乎要窒息。

        喝了口红酒咽下去,拍了拍胸口,眼睛滴溜溜的转,想好理由。

        “房子还没弄好,等房子弄好再复婚也不迟。”

        路笙的这个理由显然很没有说服力,果然,程兆曦慵懒的抬了抬眸子,懒洋洋的吃了一口。

        “随便哪儿都可以住,等到房子弄好再搬进去也可以。”

        “……”路笙顿了顿,“嗯,好,程先生您怎么说我怎么执行,ok?”

        ……

        到了最后,路笙还是被程兆曦拖着又是吃了饭又是看了医生,扎针的时候哼哼唧唧的看着程兆曦,又咬着牙不去求救,看得程兆曦直笑。

        傻丫头,难受就哭出来,疼就叫出来,软弱一点,有什么不好的?

        顾西回来了,路萧打了个电话让路笙过去,路笙一直不让自己想着那孩子,这时候被路萧那么一说,整个人都开始狂躁起来。

        接到电话之后,烦躁的把刚买的手机往桌子上一扔,将本来整齐而服帖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

        “搞什么。

        真是要命。”

        “我带你过去。”

        程兆曦从桌子上拿起手机,走过去牵着路笙的手,拉着她离开。

        路笙却不肯,蹲下身子让重心下沉,不让程兆曦拉她走。

        “我不想去,我不想看到路萧,我不要去!”

        路笙几乎要哭出来。

        程兆曦不语,一把拖起路笙,路笙哼哼唧唧却不敢大闹。

        “那是你姐姐,你没什么好不想看到她的。

        而且,小谦在那里你为什么不去?”

        程兆曦将路笙拖进车里,踩下油门往医院去。

        “她不是我姐姐,她就是路丛林生的女儿,她又跟我不是一个妈妈,我凭什么认她那个姐姐?

        路谦的事儿我也不想管,他是不是我儿子我都不想管,我一开始就不想要这孩子,就是怕打胎对身体不好,他们帮我养了正好,我一辈子都不想认过来!”

        话刚刚说完,程兆曦猛踩刹车。

        眼睛一下子就变得猩红。

        “路、笙,你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次?”

        “我说、我不想要这个被你强奸而来的儿子。

        我说,我不愿意生他可是为了身体原因我只能生下来。

        我说,我希望我一辈子都不要认回这个儿子。

        我说,我讨厌路笙讨厌你讨厌那孩子!”

        程兆曦一瞬间怒得言语不能,他能忍受路笙所有的无理取闹,可是现在这样的话,从路笙那张嘴里说出来,他觉得格外刺耳。

        “ok,你下去吧。”

        “什么?”

        路笙瞪着眼睛,眼里全是晶莹的泪水,一瞬间却被程兆曦的话弄得长着小嘴一句话说不出来。

        “下去,你不想去就别去了。”

        “我……”

        “下去。”

        路笙被程兆曦的怒气冲的有些害怕,也有些没面子,咬着牙看了程兆曦很久,看他却依旧还是皱着眉红着眼愤怒的样子,恨不得把他掐死。

        可是她终究还是知道,错的是自己。

        眼泪一瞬间飙出来,温温热热湿湿的感觉让路笙很是难受,拉开安全带,伸手便去拉车门。

        拉了半天,却丝毫不见车门开启,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路笙一瞬间明白了,反过身来扑向程兆曦,也不管有多丢人,眼泪喷涌而出,全喷在程兆曦身上了。

        “你是坏蛋,程兆曦你是个坏蛋。”

        路笙紧紧的搂着程兆曦的脖子,也不管自己的姿势有多别扭,抱着程兆曦眼泪全流出来了。

        “圆圆……”程兆曦伸手抚上路笙的背,声音有些沉重,“一次两次会很可爱,太过分了就不行了。”

        路笙使劲点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心里难受呢,对不起……”

        “嗯,还要下去么?”

        “不下去了,你赶我我都不下去了,我们去医院……我要小谦,可是他现在不是我的,我心里很矛盾很矛盾,说不出的疼。

        我那时候盼了九个月呀,天天笑着跟宝宝讲话,聊天,说等他出生了我一定好好带他。

        可是妈妈说他死掉了,死掉了呀。

        我盼了九个月的孩子就那么死掉了。

        程兆曦,我不是不想跟你生孩子,也不是真的要叛逆到违背爸爸的意思,只是我真的害怕,再次又那种盼了九个月,却又什么都没有留下的空落感。”

        路笙放开程兆曦,重重的躺在座椅上,伸手胡乱在脸上抹了抹泪水,程兆曦看着路笙那样子心疼,也伸手过去帮她擦眼泪。

        “程兆曦,我真的很讨厌路萧,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没办法完全不顾她的感受把小谦要回来。

        看得出来路萧一直对小谦挺好,不是你说我根本发现不了小谦不是路萧的儿子。

        而且小谦已经八岁了,他能明白什么是爸爸妈妈,什么的小姨或者姨妈。

        某一天他发现他的妈妈变成了姨妈,而那个不太爱管他的小姨变成了妈妈……”路笙几乎不敢想象,那个时候的小谦,还会不会看到她就开心,还会不会用那种纯真的笑容对着她。

        “如果妈妈和路萧,把小谦弄过去是因为爸爸省长的名誉那我会很难受,可是她们是为了我,我那时候才十七,有了小谦怎么过下去。

        如果她们是因为离不开小谦,不在三年前我们结婚的时候把小谦还给我那我会很生气,可是她们是为了小谦……”

        路笙的泪一直没有断过。

        “程兆曦,似乎一直都是我是坏蛋……我不体谅其他人,什么都是我的错……连那时候,他们让我别留学,大概就是为了让我回来跟你结婚,然后再把小谦接回来吧。

        可是我不想面对你,所以留学了。

        一回来他们就让我跟你结婚,我还是不愿意面对你,所以依旧不答应。

        到了后来她们索性不催了,大概就是因为小谦已经长大了,已经明白事理了……谁让我叛逆,谁让我坏,谁让我总欺负别人……”

        程兆曦听着路笙的碎碎念,每一句都是她心里的话。

        她讲自己从来都是封闭的紧紧的心剖开,将心事全部讲给他听。

        可是,为什么每一句,都像是冰锥子,刺进他心里,刺得他的心鲜血淋漓却让人没有办法将那刺痛他的东西……伤害他的心的,已经跟他的心,融为一体。

        “圆圆,你不坏。”

        程兆曦重新将路笙拥进怀里,轻轻的拍,另外一只手摸上她的脸,轻轻抚着,替她擦掉眼泪。

        “程兆曦,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无论怎么样,孩子会回来的。

        大家都是为了你好,走一步算一步。”

        路笙闭着眼点了点头,离开程兆曦的怀抱。

        她望着车窗外,飞驰过去的景象,心里是说不出的舒爽,却又是那么堵得慌。

        未来到底会怎么样,她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