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4

chapter 4

        chapter    4

        路笙咬了咬唇,深深叹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要用怎么样的表情来面对了,一时间的掩饰她做得到,可是时时掩饰,她路笙还没有那么厉害。

        拿出手机打给anson。

        “anson,你帮我查一下,八年前在华盛顿医院里,妇产科医生。

        两姐妹同时生产的……”

        “啪”,话还没说完,就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将路笙手中的电话给打了出去,路笙惊异之下小声呼叫了一声,转过来看到的却是程兆曦愤怒的脸。

        “程兆曦你做什么?”

        路笙忍住想要怒吼的冲动,低声的问。

        程兆曦没有看路笙,而是直接走过去,一脚踩在路笙的手机上,翻盖立马变成两个直板,看得路笙瞪着大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若不是在医院,路笙早冲过去揪程兆曦头发了。

        “有什么我去查,没必要弄得全世界都知道。”

        程兆曦蹲下身子,捡起路笙已经报废的手机,扔进一边的垃圾桶,动作之行云流水让路笙咬牙切齿。

        混蛋。

        “……那麻烦程总去帮我查查那个妇产科医生,我要她当面告诉我,事情原原本本的模样。”

        路笙不自觉的话语有些狠戾,偏偏就是这样的语气,让程兆曦不自觉笑了出来。

        “路总诠释了什么叫最毒妇人心。

        哦不,路总是即将为人妇。”

        路笙狠狠的剜他一眼,不理他。

        第二天,路笙把自己复婚需要用的证件全部找出来,放在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做好了准备,随时跟着程兆曦去民政局。

        不是她太心急,是她知道,其实自己,也是在默默期待……

        anson敢想不敢说,看着路笙早早的穿着严肃套装,将头发全部盘起来,心里有些顾忌,明明就是平常的装束,今天却显得格外可怕。

        他其实真的很想问问,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是路笙的手机质量其实还是不错的,被程兆曦踩之前还是通话状态,他清清楚楚听到路笙喊的那个名字了。

        看着anson不断瞥过来的目光,表情又欲言又止,路笙很了然。

        淡淡的瞥了一眼anson,嘴唇微微开启。

        “忘掉昨天那个电话。”

        “……”anson一愣。

        “是,路总。”

        “今天工作流程报给我。”

        路笙声音慵懒,面色却是严肃。

        “没有什么特别的工作,主要是程氏那一批大灯具的设计。

        哦对了……”anson偷瞄了一眼路笙的脸色,才开口:“程氏的程总刚刚打电话过来说,让路总您设计一套灯具,因为……他父亲的那一套房子,他接下来,说要与您复婚之后住……”

        路笙生生被anson的话给噎住,她觉得就这么两天,她已经快被程兆曦逼疯了。

        小时候只是冷了点儿讨厌了点儿,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讨厌了?

        “嗯,我知道了。

        还有么?”

        “还有,有一些文件需要批阅,大致上已经整理好,就是有些小细节地方还需要您看看。

        您主攻设计吧,累了就批一下文件……”

        “……”路笙看了anson一眼,觉得这男人今天脑子有点问题,翻了个白眼儿让他出去了。

        一忙起设计来,路笙确实觉得批文件是件调剂的事儿,路笙想用心去设计,可是只要一拿起纸笔脑子里唯一的灵感,就是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大大的肚子,天天盼着肚子里的小宝宝出生。

        她几乎要疯掉。

        撕扯了会儿头发依旧毫无头绪,脑子里除了那个让她痛苦的思路就没别的想法了,路笙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批文件吧……

        闹到最后,文件基本解决掉,可是纸上还是白花花的一片。

        路笙咬着唇盯着那白纸看了半天,终于还是绝望的闭了闭眼,手指手腕动起来。

        先把程兆曦所说的家里的那套灯设计出来吧。

        进入状态,路笙倒也画的快,回忆了一下程兆曦拿过来的他们今后要住的房子的房型图,上面都是程兆曦用签字笔点出来的灯具安装位置,每一种型号尺寸的灯具要求,都是路笙熟悉的标记方式,那标记让路笙意外的安心。

        她才刚把两个客厅和餐厅的一套灯具设计出来,就已经快下午两点了。

        之前anson因打扰到路笙工作而被路笙骂的狗血淋头过,之后就再也不敢贸然进来,也就没有通知路笙吃饭时间到了。

        路笙放下稿纸,闭着眼睛难耐的转了转脖子,酸痛一下子延伸进心里,让她忍不住嘤咛一声。

        很讨厌,每次一累,就格外想念程兆曦的按摩技术。

        路笙想着,叹了口气。

        路笙咽下一颗头痛药,接了内线。

        “anson,给我送杯咖啡上来。

        哦,药快没了,给我买点儿备着。”

        说完,也不听anson的回答就直接挂了电话。

        可是,如果路笙知道,听内线的那个人是程兆曦的话,她一定不会这样说话的。

        办公室大门“咔吧”一声,路笙下意识抬头,想要责怪anson的时候,却见程兆曦依旧是皱着眉头的样子,大步大步的跨过来,陪着他身上英挺的灰色西装,让路笙微微有些失神了。

        认识程兆曦那么多年,黏着程兆曦那么多年,其实应该对他很熟悉了,却仍旧被那英俊挺拔给惊住。

        真是没用,路笙自嘲道。

        “程总。”

        路笙压制住心中的澎湃,站起身礼貌迎接。

        不料,程兆曦却狰狞着面色,一步不缓的冲过来拉住了路笙的手腕,对路笙的怒斥充耳不闻,手上却又紧了紧,一把扯了路笙进自己怀里。

        程兆曦将路笙搂着抱着,拖起往外走。

        “程兆曦!你又要干嘛?”

        “吃饭,看医生。”

        “吃什么饭,看什么医生?

        是你需要看医生吧?”

        程兆曦对路笙的反击丝毫不予理会,拖着路笙走出总经理办公室,然后塞进电梯里。

        路笙的总经理办公室在最高层,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

        路笙下意识在程兆曦怀里拧动自己的甚至,挣扎着,却被程兆曦压制在电梯内壁上,程兆曦清清楚楚的从电梯上看到自己嘴角因觉得有趣而勾起的一丝弧度。

        “你到底要做什么?”

        路笙终于颓败,挣扎无果又筋疲力尽,委屈得她几乎哭出来,说话间也带了些许哭音。

        程兆曦千不怕万不怕,就是对路笙这样明明忍不住要哭,却又要坚强着不哭出来的声音与表情感到不忍。

        心下一松,程兆曦不自觉柔了声线,说。

        “你别挣扎,我又不是要吃了你。”

        “呸,你吃的下么?”

        路笙听程兆曦这么讲话,心里是松了一口气,嘴上却依旧不饶人。

        程兆曦看着面前这个捉住是死的,一放就活了的女人,心里微微不爽。

        眯了眯眼睛,眼睛线条变得有些危险。

        “你说,我要吃,能吃得了你么?”

        他脸上的神色让路笙一下子就想到曾经那么多个儿童不宜不纯洁的画面,就算那时候再舒服,现在被他那么忽然一提,也不太好意思。

        闷了口气不说话,那憋屈样儿又让程兆曦心软。

        以不可闻的声音叹了口气,程兆曦继续说,话语中带着无限的无奈。

        “我只是带你吃饭去,吃了饭去看医生,你头痛要是不治,药也会逐渐没用的。”

        路笙一听,心里微微感动,却仍是口是心非。

        “谁让你管我了,我疼是我的事儿……”路笙嘟嘟囔囔的声音,让程兆曦听着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一年多过去了,那个大大咧咧什么事儿都无所谓的路笙确实长大了,变成了一个女强人,却仍是没能改变口是心非的毛病。

        可是就是因为她的口是心非,也格外可爱不是?

        程兆曦忽然为自己这种怪逻辑感到有些好笑。

        他刚要说什么,就听路笙狐疑的声音响起。

        “等等,谁告儿你我有头疼这死毛病了?”

        “嗯?”

        程兆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路笙的反应却是极快的。

        “anson么?”

        程兆曦看着路笙眯起的眼睛和勾起的嘴角,忽然觉得她特可爱。

        他很愉悦的点了点头,顺便在心里为anson哀悼了一下。

        电梯下了两层便停下来了,程兆曦立马放开路笙,因为他知道有人要进来了。

        可是路笙却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动,程兆曦心想,这女人一点儿都不怕别人看到?

        可是看到进来的那个男人的时候,程兆曦笑了,原来是这样……

        刚刚进电梯的anson,看到程兆曦的时候想打个招呼笑一下,毕竟是自己合作公司的老总,可是看到程兆曦脸上不明的笑意,anson忽然浑身一抖,冷飕飕的感觉。

        感觉到一股凉风吹向了自己,anson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的僵着脖子往那边望过去……

        路总怎么也笑着看自己?

        anson一瞬间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