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3

chapter 3

        chapter    3

        路谦其实是她跟程兆曦八年前生下来的孩子,那不是路萧的孩子,是她的,她跟程兆曦的。

        路笙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妈妈每次在自己盯着路谦看的时候会失控,因为妈妈害怕自己跟孩子有心灵感应,意识到什么。

        为什么路谦像路笙的爸爸路丛林一些,为什么路谦竟然还有程兆曦的大眼睛和酒窝,为什么路谦还有跟路笙一样小时候是左撇子……

        所有的线索此刻在路笙的脑袋里“噔”的一下汇集成了一条线,来回拉扯,那线像是刀子一般的锋利,把路笙的心切割成一块一块的,淋淋的滴着血……

        程兆曦一眼便明白,路笙是毫不知情的。

        他下午没来,是一直等在化验科里,扔了一张在那儿,让化验员立马给他化验了,结果出来的时候,他自己都在抖。

        如果他没有听错,他上午在路谦的病房门口,路萧说的话,应该是——“妈妈对不起,我是真的想把小谦保护好,我把他当自己儿子在养在爱,我不能把小谦还给她……”

        路笙忽然抬头,冲向程兆曦,疯了一般的开始打程兆曦。

        程兆曦下意识的将路笙围在怀中,却还是被路笙的拳头打的闷哼起来。

        “如果不是你,怎么会那个时候有孩子!程兆曦,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路笙边打边哭着,哭闹声响彻会议室,绝望回荡在空荡的房间里。

        “路笙。

        我爸爸知道了,所以,复婚然后你生一个、或者,我把儿子抢回来,你选一个。”

        程兆曦掷地有声的言语,字字句句刺进路笙的心里。

        路笙忽的就停下来,垂着脑袋,浑身不停的颤抖。

        程兆曦高高在上,看不见路笙脸部是怎样痛苦的表情。

        路笙蓦地后退两步,遥遥的红着眼望着程兆曦,嘴角是程兆曦经常见的嘲讽的微笑。

        平时只觉得那微笑让人心烦,此刻,却是那么刺眼,刺进心里去了。

        “好啊,没问题,你去抢啊。

        反正现在也不是我儿子,你抢了照样不是我儿子。

        你要就拿走,我没关系。”

        路笙声音还有些嘶哑,可话语中的无所谓,程兆曦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嗯。

        可是你都不想知道,为什么你妈妈跟你姐姐要把你的儿子,换成你姐姐的儿子么?”

        程兆曦的话,让路笙已经踏出的步子,生生的顿住。

        “嗯?”

        路笙皱着眉的样子成功的取悦了程兆曦。

        “因为你爸爸s市省长的名声。

        你那时候才十七岁,你认为媒体知道了我省省长的小女儿,十七岁生了个孩子,未成年性行为,未婚先孕,会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描述呢?”

        “哼?

        那么,大军区上将的儿子,强奸未成年少女,导致其怀孕,媒体又会怎么报道呢?”

        路笙一刻都不愿吃亏,咄咄逼人,步步紧逼。

        程兆曦盯着路笙通红的眸子,一瞬间有些不忍,但却被路笙话语中的轻视给重重伤到。

        他离开那个话题。

        “其实那时候,路萧并没有怀孕,你妈妈知道你怀孕之后,请求路萧,让路萧也说自己怀孕了,以后你的孩子交给路萧。

        路萧答应了,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男人,说那孩子是那个男人的,那么,顾西……”

        程兆曦的停顿让路笙心里“咯吱——”一声,她心里明白,顾西和他亲哥哥顾柯,喜欢的都是自己。

        顾西这次所答应的事情,大概只是为了和路萧一起,保护她路笙的儿子。

        十恶不赦。

        路笙真的觉得自己十恶不赦。

        为了讨厌姐姐,在知道姐姐喜欢顾柯的时候,跟顾柯表白,让顾柯离开路萧。

        在姐姐放手之后,她却又甩掉顾柯,然后偶然间差点儿被车撞到,顾柯因救自己失去生命。

        姐姐越难受,她越开心,可是看着顾柯笑得那么开心那么灿烂的遗像,路笙难过得几乎要杀死自己。

        而顾西,不但不怨恨自己,还说要肩负着哥哥未完成的任务,照顾自己,最后,照顾的不是她,而是她路笙的儿子路谦。

        “复婚可以,我不要怀孕。”

        “ok。”

        路笙立马明白,被人坑了。

        “程、兆、曦!”

        路笙猛的转过来,瞪着程兆曦恶狠狠的叫他的名字。

        “嗯,路总。”

        “……”路笙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你定个时间,我到时候拿着户口过来。

        至少孩子的事情……你就当不知道。

        你去给爸爸说说,我不会生孩子,至少……现在不可能。”

        “嗯。”

        路笙转身,离开。

        这件事情,她还需要消化一下。

        路笙出了会议室的门,发现anson就在外面等着。

        路笙心里猛的漏了一拍,后又想起程氏会议室里隔音是很好的,顿时又放下心来。

        “路总。”

        anson看见路笙还有些微红的眼,担忧的道。

        “没事,走吧。”

        anson点点头,不再问。

        她说没事儿,他就信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路萧给路笙打了个电话,大意是说路谦醒了,想让路笙和程兆曦一起去看看。

        若是路笙不知道自己跟那孩子的关系,大致是可以很正常的去看看他。

        可是现在,程兆曦把那么大的一个惊天大秘密说了出来,她想从容些,却仍觉有些力不从心。

        从前她在怀着小谦的时候有多珍惜他,现在看见小谦叫着路萧“妈妈”,她就有多痛苦。

        路笙苦笑了一下,看来,坏人总归是要得到报复的,而这报复,竟然报复在了她可怜的孩子身上。

        路笙给程兆曦打了个电话,程兆曦很快便答应了。

        路笙十七岁时候生下了路谦而不知道,伤心的她,留在国外留学四年,回来的时候,路谦已经是个会叫小姨的男孩子了。

        路笙现在想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时候路谦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爱黏着她,大概这就是母子两人的惺惺相惜吧。

        而程兆曦也是,四年未见,想着之前两人做过的事情,双方都不太愿意讲话,却因家里大人很亲近的缘故,两人终究还是一如从前的好了起来。

        而程兆曦,从不知道,那时候他因为忍受不住而对路笙所作的事情,竟让路笙受了那么大的痛苦。

        路谦看到路笙和程兆曦一起来的时候很开心,虽然腿还吊着石膏,可是脸上的笑容很漂亮。

        路笙越看越难受,越看越觉得这孩子长得像自己。

        白白嫩嫩的皮肤,腮边两个可爱的酒窝,被别过来的左撇子……

        “小姨!叔叔!”

        路谦看到路笙和程兆曦来看他,开心的恨不得蹦起来。

        或许是牵动到了伤口,他一时间龇牙咧嘴。

        路笙看着那古灵精怪的表情,心里酸涩的几乎要哭出来。

        可是她不能。

        “小谦,怎么样?

        疼不疼?”

        “不疼,小谦男子汉有什么好怕的!”

        八岁多的男孩子已经长得渐渐有大男孩的样子,小时候的女孩子样儿也消失了,慢慢出落的更帅。

        这样的路谦,一瞬间成了自己儿子,路笙下意识的咬紧的牙齿。

        程兆曦以不可见的小动作拍了拍路笙的后背,路笙转过来看了一眼程兆曦,默默的不讲话。

        “小姨你不开心啊?

        是不是叔叔欺负你了……”

        路谦说的话明明很正常,可是陪着他的表情,路笙无奈起来。

        伸手推了推路谦的脑袋,路谦“哎哟”一声,然后“嘿嘿嘿”的笑。

        “你个小孩子,想什么呢!”

        路笙无奈。

        “我想什么了吗?

        我有想什么吗?”

        路谦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到处张望,嘴角还是带着那样的微笑。

        看的路笙直笑。

        “叔叔,你很久都没有来看小谦了哟!不喜欢小谦的人,可是要挨打的!”

        说完,小谦举起手,对着程兆曦“吼吼哈哈”的挥动。

        “哎哟!”

        结果,没有威胁到程兆曦,路谦自己把自己给打到了。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路笙笑的,却有些苦。

        “以后不会了,以后经常看你。”

        程兆曦帮着路谦摸了摸他被自己打到的地方,微微的对着他笑。

        路谦立马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叔叔你笑了呀?

        我还以为你不会笑!”

        路笙看着路谦耍宝的样子,忽然就想起小时候,大家都在一起玩儿,路笙就是对这个不爱笑不爱讲话的大哥哥有兴趣,一天到晚就爱黏着他。

        看他皱眉,她觉得有趣。

        看他笑了,她觉得惊奇。

        看他……对着顾西的堂妹顾朝夕笑了,她觉得……生气。

        一阵铃声把路笙的回忆给搅醒了,下意识的回头,是路萧。

        “嗯,小谦已经没事了。

        好……好……我会的……嗯你好好工作。”

        路萧的声音从来都是很温柔的,可是对着顾西,总是有种温柔的很僵硬的感觉。

        路笙顿时明白,对面就是顾西。

        挂了电话,路萧感觉到路笙的目光,对着路笙微笑。

        “是顾西。”

        路笙僵着脖子,勉强点点头,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里面的空气,让人有些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