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2

chapter 2

        chapter    2

        路笙转过来,看了眼姐姐路萧,抿了抿唇不知道要说什么。

        姐姐从小就比她漂亮,她倒不是嫉妒,只是这个姐姐她实在不喜欢,所以连看起来那么舒服那么温柔的脸庞,也总是觉得有些刺眼。

        妈妈冯惠走过来,扯了扯路笙的衣服,说:“圆圆,你跟兆曦……为什么一定要分开呢?”

        路笙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盯着妈妈虽然光洁依旧却还是无法掩饰衰老的脸,心里一阵烦闷却又说不出反驳的话。

        索性皱了皱眉走过去看小谦,那孩子很黏路笙,路笙就算再不喜欢路萧,对孩子却是很喜欢的。

        只是,八年前,那个应该跟路谦一起出生的孩子,让路笙伤了内脏。

        跟程兆曦一次次因为生孩子的事情吵,跟妈妈一次次因为那个来到了世界却在下一秒就离开的孩子抱在一起哭过无数次。

        可是,孩子没了就是没了,怎么都挽回不了的,阴影也是阴影,终究还是没办法驱散的。

        “圆圆!”

        冯惠忽然高声叫了起来。

        路笙吓了一跳,赶紧从路谦秀气的脸上移开目光,看着妈妈。

        冯惠见路笙表情不悦,明白自己太过了,调整了一下情绪,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隐忍。

        “让小谦继续睡觉吧,别打扰他了。

        你不是在工作么?

        先回去工作吧,这里有我跟萧萧。”

        路笙点头,一句话都不说就准备离开。

        想了想,路笙努了努嘴,走过去拿起了装着程兆曦外套的袋子,潇洒离开。

        只是,妈妈只要发现自己盯着小谦就会用很大的反应对自己的事情,路笙仍是有些想不通。

        大概是怕自己因为讨厌姐姐而去伤害小谦吧?

        路笙小心思的想。

        路笙走在路上,想着合同竟然那么荒唐就签了,无奈的苦笑。

        肚子忽然叫起来,路笙这才想起来,自己早饭就没吃,上午工作中午来医院,现在都两点多了,也该饿了。

        不知为什么,路笙忽然就觉得有种非吃不可的感觉,而那非吃不可的东西,竟然是高中时期常常吃的小吃店。

        路笙独自来到政府高中,她是省长的女儿,上的高中自然是贵族高中,而贵族高中的外面,小吃店也是很豪华的。

        坐在那里,看着从没见过的店长忙忙碌碌,路笙忽然在这个装修已经变得丝毫没有九年前那个模样的店里,回忆起了曾经。

        那个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路笙还是程兆曦屁股后头跟着的二傻子,路萧还是顾柯的女朋友,顾西还是那个暗恋着自己的大哥哥。

        他们都常常来这个店里吃东西,路萧跟顾柯顾西两人先来,坐在最里头的那个桌子,吃着香浓牛奶酥,喝着玉米浓汤。

        而路笙跟程兆曦,则是坐在门口,大大剌剌的,吃着蛋皮牛肉方块,喝着芒果果汁。

        两个桌子上的人,明明都是一起长大的,却都不爱说话。

        只要有了路笙跟路萧两姐妹的地方,程兆曦、顾柯和顾西那三个好兄弟,绝不说话。

        路笙低了低头,笑的时候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鼻头酸酸的让她很是不习惯。

        这种感觉,不是拿到离婚证那天晚上就甩得干干净净了么?

        为什么又跑出来……

        店主上餐的速度很快,路笙还是照常的蛋皮牛肉方块跟芒果汁。

        第一口,路笙辣的几乎要流泪,味道有变一些,却仍是那个辣的淋漓尽致的感觉。

        而芒果汁,大春天的也是冰的,路笙狠狠的吸了一口,感觉刚刚辣的发烫的食道被冰芒果汁给冲刷,一阵收缩,让她也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而后爽快的“哈”了出来。

        很坏身体的方法吧,可是那时候她就是喜欢,拉着不爱辣的程兆曦,不喜欢喝冰东西的程兆曦,同样不喜欢她路笙吃喝这样伤身体的东西的程兆曦。

        什么都是程兆曦,那么她心里的顾柯哥哥去了哪里?

        常年没有规律的吃饭方式,让路笙的胃再也忍受不住那样刺激的吃喝,吃着吃着路笙就觉得有些受不了,胃里又是火辣辣的疼又是冰凉凉的缩,想吐反胃却又吐不出来。

        路笙自嘲的想想,自己真是老了呢……

        “anson,我的车在程氏停车场,你去取了,然后过来接我。

        我在政府高中对面的小吃店里。”

        路笙说话都有些艰难了。

        “是,路总。

        需要我带头痛药么?”

        anson从她离婚,接了这个公司的总经理位,到现在,一直做她手下,是个处事不惊的男人,无论在什么时候。

        “不用。”

        路笙的胃又是一阵翻搅,“等等。

        去药店买点儿止胃疼的药就成了。”

        “好的。”

        anson的速度果然快,才大概一刻钟就到了,一般的小吃店看到西装革履的人进来一定会很奇怪,可是这里并不。

        “路总。”

        anson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伟大的女强人路笙路总,将脑袋搁在小吃店的桌上,耷拉着眼皮把脑袋左右摇摆,一脸痛苦的样子。

        他忍着心里想笑的冲动,严肃了表情正经叫道。

        “啊你终于来了,药带来没?”

        anson点点头,将买来的药放在桌上。

        路笙还是没起来,脑袋不动,用下嘴唇对着桌上的药努了努,“帮我拆开。”

        因为长时间盯着药盒,路笙差点儿斗鸡眼。

        努力眨了眨眼才把眼珠绕回来。

        anson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一年多了,从来没见过路笙这个样子。

        路笙听见他的笑声,自己都笑了起来。

        “行了你,快点儿给我拆开,我疼着那。”

        anson点点头,正经的拆开药,喂了一颗给路笙。

        路笙一直以来有头疼的毛病,吃药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没水也能咽。

        看着路笙干咽下药,anson又开始佩服起这个女人了。

        一直用比男人还要坚强的性子,支持了自己支持了公司。

        明明一年多以前是因为要忘掉情伤而接手了这个即将倒闭的公司,可是竟然做着做着,做到了现在这样的规模,一年半而已。

        那个胃药效果还不错,路笙在那儿趴了十分钟左右,胃就不那么闹腾了。

        一活过来,路笙就又成了路总。

        “anson,下午工作流程告诉我。”

        路笙边说着,边站起来,拿出自己的小钱包付了钱。

        anson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老老实实的回答。

        “下午跟程氏谈具体事项,不过,早上我问了,程氏这批房是做给政府的,政府分房包装修,九月份要完工,所以灯具的设计要快些。”

        “政府分房?”

        路笙顿了顿。

        “我爸爸也有?”

        “是的路总。”

        路笙不再问下去,点点头,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看见anson也已经坐稳,又开始说。

        “小型灯具你让设计部认真设计,那些政府人员不好不依,大型灯具你和我一起负责,我一个人拿不下来。”

        “是。”

        路笙回了公司就开始画图纸,其实程兆曦是很好的灵感,之前因为程兆曦学的建筑,画建筑图,路笙寻思着也去学个跟建筑有关的。

        从小她就喜欢看那些亮晶晶的闪着光的灯具,所以,设计灯具吧。

        基本上每份设计里,都有路笙跟程兆曦的回忆,那么这一次,要设计一个什么样的呢?

        路笙脑子里刹那间闪过一个影子,让她几乎要崩溃。

        那个影子是一个小婴儿。

        到了去程氏讨论具体事项的时候了,路笙从满满的纸堆里抬头,头痛欲裂。

        吞了一颗头痛药,拿着那个小钱包跟着anson一起去程氏。

        会议很顺利,原因是程兆曦一直没有出现。

        路笙疑惑,遗憾,失落,却偷偷欣喜。

        或许有了程兆曦,她路笙发挥不了。

        可是,就在会议结束的时候,程兆曦竟然从外边走进了会议室,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而且目标很明确——路笙。

        看到程兆曦进来,要走的人全都停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谁知道程兆曦却大掌一挥。

        “你们先走,我有事情要跟路总讨论一下。”

        路笙瞪大眼睛不知所措,身边的anson不放心,他知道路笙跟程兆曦的关系。

        “路总……”anson担忧的叫。

        “没事,你先出去开车,在车上等我。”

        倒是anson的叫声,把路笙从震惊里给拔了出来。

        她咽了口口水,淡淡向着anson挥手,示意他出去。

        anson不再说什么,点点头走了出去。

        “程总,请问何事?”

        路笙已经恢复淡定,坐在会议室的沙发椅上,微微向后靠,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双手抱胸,翘起二郎腿,看向程兆曦,一脸悠然自在。

        “我素来明白路总性子,淡漠,狠心。

        却未想到,路总竟然狠心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程兆曦压抑着愤怒的声音传进路笙的耳朵里,震得她的耳膜一阵刺痛,几乎要聋掉。

        孩子?

        她的孩子?

        路笙眼前白光闪现,她几乎要晕厥过去。

        脑海里全是八年前那个夜晚,她跟姐姐路萧一起被推入产房,出来的时候,却只有路萧旁边有个男孩子,她的身边,空空如也。

        问了妈妈,妈妈哭着说:“圆圆,是个女孩子,可是……孩子一出生就去世了……”

        路笙想问为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

        刚想说要见女儿的尸体,却被妈妈拦住,说刚刚生产完毕不能见死婴。

        医生告诉她,她太小了,才十七岁,子宫尚未成熟,所以不能保证孩子的营养。

        她见到姐姐身边那个可爱的男孩子,心里一阵空落。

        她也是十月怀胎,也是用心去孕育孩子的……

        一瞬间,画面全部过了一遍,路笙呼吸困难,几乎要晕厥过去。

        路笙疯了一般抢过程兆曦手中的档案袋打开来看,结果几乎让她快要死掉。

        ——99.999%路笙看了一眼姓名栏,一瞬间泪如雨下。

        ——程兆曦、路笙、路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