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沉溺在线阅读 - chapter 1

chapter 1

        chapter    1

        看到端姿坐在会议室内的程兆曦的一瞬间,路笙的太阳穴立马突突的猛跳起来。

        身边的助理anson见到路笙抚额的模样,担忧的问道:“路总,头疼又犯了?”

        路笙这才反应过来,无奈的摇摇头,示意anson一起过去。

        路笙忽然累极了,就像一个刚被炸弹轰了的女人,一步步艰难的从废墟里爬出来。

        她暗暗骂自己不争气,一年多的时间没见,就刚刚那么一眼,便竟那么疲累。

        强打精神的路笙面带微笑,高跟鞋跟地板之间“哒哒哒”的互动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刚刚在看资料的程兆曦。

        程兆曦起身来迎,还是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

        路笙在这种面无表情的下过了一辈子,虽是一年多未温习,却依旧习惯,丝毫不觉不开心。

        只是心如鼓擂,让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说了要忘却没能忘的孬种。

        “程总,等一下!”

        “你好,路总!”

        两人如陌生人一般握了手,路笙巧妙的一碰他的手便缩回来。

        巧笑嫣然的坐到程兆曦的身旁。

        将手中的资料摊开放在程兆曦的面前。

        而anson则是将他手中的资料给会议室的每一位程式的高层。

        然后站在路笙旁边。

        “程总,我们公司的质量能保证,您是明白的。

        而我所设计的灯具造型,想必您也不会觉得难看吧!”

        路笙的一句话让那些高层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程式曾经的老板娘,谁不认识?

        如今这话,必定是路笙说出来提醒各位三思而后行。

        路笙对各位的表情十分满意,笑了笑继续道:“至于价钱方面,程式是个大公司,何必将我们压的那么厉害?

        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好,到时候您开价给多少利润,我们也许都不会做了呢!”

        程兆曦看着面前这个一身正装却笑得甜美而诱人的女人,眼睛不自觉的眯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盯住这女人不说话。

        路笙吞了吞口水,又舔舔唇,还是紧张。

        如果是两年前的路笙,她会娇笑着过去搂着程兆曦的脖子叫:“老公!”

        可现在的路总,只会垂了眼,笑得更漂亮。

        “程总,利润提高1.2%,成,或不成?”

        ……全场默然无声,所有人都盯着他们高高在上的程总。

        程兆曦忽然笑了,笑得诡异。

        所有人都屏息期待的时候,程兆曦平时抿得老紧得薄唇刚刚开启的时候。

        ——程兆曦与路笙的电话同时响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只为那铃声,程兆曦的铃声。

        ——“皇上,您爱臣妾么?”

        “嗯。”

        “哎呀,跟我学——我爱你!”

        “嗯,你爱我。”

        “喂!程兆曦!”

        “嗯,我爱你……”

        程兆曦愣是神情依然的让那铃声开始放第二遍的时候才接起电话,而路笙的手机却仍旧响个不停。

        她愣在那里,连电话都忘了接。

        那是他们结婚后路笙无聊的时候录的,录完耍赖让程兆曦用来大概铃声以赶走他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

        程兆曦有好几次因为在外面电话响了,而被那些人笑“妻管严”,所以经常一出门就将铃声换掉。

        结果谁知道某次不小心被路笙发现了,满面狰狞张牙舞爪的换回来并威胁程兆曦,如果再换掉的话就掐死他。

        路笙没有想到,程兆曦离开了她的威胁,竟然还用着这铃声。

        程兆曦对着大家点点头,然后走出去接电话。

        路笙被那低沉而又磁性的“喂”给唤醒,也对大家点点头,出去接电话。

        “喂?

        妈?”

        “圆圆,你来中心医院吧!”

        妈妈带着哭音的焦急叫喊猛的冲进路笙的耳膜,她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小谦出了车祸!在急诊部手术室,你快点过来!”

        “……”路笙沉默了会儿,还是答应,“嗯,我马上过来。”

        说完抿了抿唇挂掉电话。

        路笙抑制住要骂“靠”的冲动,冲进会议室想说这单下次再签。

        虽说路笙这不礼貌的行为在商场上是大忌,可小谦出事儿了,她这个当小姨的为了笔生意不去,也说不过去。

        可才刚踏进会议室的门,迎面就飞来一份文件。

        路笙下意识的接住,正要怒目质问程兆曦的时候,却听程兆曦说:“已经签好了,合作愉快。”

        在路笙愣住的空档,程兆曦已经奔出去了。

        路笙大力将手中的合同扔给anson,说了句:“我还有事,你自己先回去”便走了。

        兴许是走的太急,在出程氏门外的广场那儿下楼梯的时候,路笙一个没走稳,高跟鞋一歪,她“啊!”

        的一声,从十几阶的楼梯滚了下去。

        坐在地上的路笙差一点一撅嘴就哭了。

        “嘟嘟!”

        路笙闻声抬头,愤怒的看到程坐在车里,带着慵懒而戏谑的笑看着自己。

        已经分泌出来的泪水立马倒流回去,冲向头顶。

        路笙就是这样,在人前要强,在程兆曦面前绝不示弱。

        她忍着脚踝和臀部的疼痛,站了起来,却发现脚上的高跟鞋的断了跟。

        路笙脑子都快炸掉了!

        拍拍裙子上的灰,路笙一跛一跛的往停车场走。

        “路总,高跟鞋坏了,脚扭了,裙子撕了,走光了,你确定不用我帮忙?”

        程兆曦充满挑衅的声音幽幽传入路笙的耳中,她立马恨不得脱了高跟鞋塞进他嘴里。

        手机又响了,路笙本就烦躁,接起来就是一顿吼。

        “搞什么?

        我又不是不去了!路谦是路萧的儿子,又不是我儿子,您打给我有什么用?”

        对方明显一愣,路笙这才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不对,却撑着面子不肯道歉。

        “圆圆,我就是想告诉你,别太着急,开车慢点,小谦没事了,没大碍,你开车注意。”

        那边是路萧——温柔和软浓的声音,让路笙愣住,心里翻江倒海。

        “嗯”轻轻应下,挂了电话,喉咙发紧,声线僵硬。

        路笙,你今天真没出息,她的手下意识握紧。

        “每次强硬过后又后悔难过,这样很好?”

        程兆曦的声音再次冒出来。

        “不!用!你!管!”

        路笙对着程兆曦恶狠狠的说。

        “那你继续口是心非,后悔别怪我没提醒你!”

        顺着程兆曦淡淡的,却略带挪揄的目光。

        路笙看到了一个让她差点羞愤而死的状况。

        ——原来刚刚“嘶拉”的声音是她的裙子撕开了?

        路笙赶紧用手扒拉了下裙子,恶狠狠的瞪了程兆曦一眼。

        一溜烟儿爬上程兆曦的车。

        “程总,中心医院急诊,谢谢!”

        刚说完,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和着他的薄荷烟草味盖在路笙的头上,她有一瞬间分神。

        “等会下车遮一下,前妻被人看光,我也不乐意。”

        “……”

        医院旁边有家小店,路笙裹着程兆曦的外套下了车,说了句“程总谢谢,您先去吧,有时间我会把衣服还给你的。”

        就直接进了店里,随手拿了一件套装换掉了身上已经撕破的裙子。

        她扔掉了自己的裙子,找店主要了个袋子,将程兆曦的西装外套叠好放了进去。

        提着手中的袋子,路笙觉得有些沉,手指却下意识的收紧,捏的紧紧的。

        到了医院,手术室却没有人,路笙打电话过去得知路谦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在病房。

        路笙问清了位置,匆匆忙忙的赶过去,不得不承认,虽然她对路萧的敌意很大很大,可是那个可爱的男孩子,小谦,她是发自真心喜欢的。

        没有想到,程兆曦这么急急忙忙过来,竟然也是为了来看小谦,路笙遥遥的看见在走廊上打电话的那个男人,心里一惊。

        “你……”路笙刚要说话,却看程兆曦对着自己竖起食指放在唇边,示意路笙安静。

        路笙一瞬间被那个动作给弄懵了。

        他用那种神情先让自己闭嘴,然后转个身继续打电话的嘴脸真恶心,在旧人面前现新爱!路笙压了压胸口的酸泡泡,对着程兆曦的背影努了努嘴,进了病房,随手将手中的袋子扔到沙发上,走过去看小谦。

        “怎么回事?”

        路笙看着床上躺着面色有些苍白,腿上打着石膏,还沉沉的睡着,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有些怒,张口就是这样一句话。

        路萧转过来,脸上还有泪痕,路笙看着姐姐那样子,心里又是厌恶她装可怜的样子,又是很不愿意承认的有些心疼了。

        那毕竟是她姐姐。

        “圆圆,是妈妈的错,妈妈跟你姐逗小谦玩的时候,小谦一激动就跑出去在马路上开心的跑了个圈儿,谁知道冲出辆摩托车……”

        “姐夫呢?

        自己儿子出了车祸怎么连个人都没看到?”

        “他出差呢……”

        路笙顿时气结,看了半天没能说出个词儿来。

        索性转了话题。

        “……叫我来就算了,干嘛叫程兆曦过来?

        现在我们家跟他没关系了,要有关系也是爸爸跟他爸爸之间的事儿,我们俩这么见着挺尴尬的!”

        “小谦哭着要爸爸跟姨夫呢,顾西出了差,只有叫兆曦过来了……”

        看着面前两个面色愧疚的女人,路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程兆曦进来了,走到病床边上摸了摸路谦的脑袋,转过头来对路萧说。

        “我那儿还有工作,得先过去,等小谦醒了打我电话,我就过来。”

        路萧闻言,哭得更厉害,使劲点头。

        “嗯,一定,麻烦你了。”

        程兆曦点点头,准备离开。

        他与路笙擦肩而过的时候,竟然伸手帮着路笙拉了拉肩膀上的衣物,路笙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程兆曦的长臂却还是捻走了她肩膀上的东西。

        “掉头发了。”

        说完,程兆曦转身就走,剩路笙在病房气的直喘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