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医神在线阅读 - 第258章 无解之招

第258章 无解之招

        “袁主任,抽烟哈。”杨兮掏出烟来,给袁德祥上了一根,并为其点上了火。

        “袁主任,喝水哈。”上烟点火是因为尊重,端茶倒水则有些堵嘴的意思。

        袁德祥乐呵呵接过水杯,笑道:“你说,这老马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了?这辈子居然得到了你小子这块宝,不光手术做得好,还特别懂事,唉!我老袁也没干过坏事呀,怎么就遇不到你这样的年轻人呢?”

        杨兮跟着点上了支烟,笑道:“谁让您袁主任长的那么帅呢,你们科小护士的目光都盯在您袁主任身上了,哪还有年轻人的活头?就像我这样的,还不是得躲着您远远的么。”

        袁德祥爽朗大笑。

        笑过之后,袁德祥拍了拍杨兮的肩,关切问道:“小杨啊,问你件事情,你可得跟我老袁说实话哦!”

        杨兮道:“放心吧,袁主任,杨兮绝不敢跟您说假话。”

        袁德祥慈眉善目问道:“有女朋友了没?”

        杨兮叹了口气,拿起了刚放在桌面上的圆镜,道:“我刚才为啥要照镜子呢?不就是因为想不懂像我这么帅气的小伙子咋就找不到女朋友哩!”

        袁德祥又是几声大笑。

        “袁主任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你先别拒绝,就算给袁主任一个面子,行不?”

        窝草,高手啊!

        杨兮在心里为袁德祥点了个赞。

        在袁德祥问起杨兮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杨兮便算定了那袁主任要给自己当介绍人。相亲,如此庸俗的套路岂能是杨兮所愿意接受,实际上,他在回答袁主任问话的时候,便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回绝袁主任。

        态度坚决,但绝不会伤了袁主任的面子。

        可没想到,那袁主任居然只用了一句话,便堵死了杨兮所有的退路。

        可不敢不给袁主任面子,毕竟,这老家伙跟马主任的私交好到了可以穿一条裤子,在市里医院,袁主任谁都不服但就服马主任,马主任要是说一加一等于三,谁要是敢说等于二,第一个冲上去与之争辩的肯定是他袁德祥。

        既然必须给袁主任面子,那么,就只能听从他的话,先不拒绝。

        “那姑娘做什么工作的?长得怎么样?”既然不能拒绝,杨兮干脆表现出些许的热情,尽量能套出袁主任的话,也方便自己进一步思考对策。

        袁德祥乐呵呵道:“我还有手术,没时间跟你细聊,这样吧,今晚上陪我吃个饭,我把那姑娘叫过来,你们见个面,当然了,合适就谈,不合适就散,我老袁可没有包办婚姻的意思哦!”

        说完,袁德祥再拍了拍杨兮的肩,径直走出休息室。

        杨兮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乱。

        晚上吃饭,叫个姑娘,见面自己谈,合适就那啥……

        这感觉,不像是相亲啊,倒像是去那啥。

        那位道上弟兄见到了都要规规矩矩叫一声五哥的病人已经被送去了PACU,杨兮心想那老歪也就不应该再等在手术室门口了,于是便换了衣服想赶紧回科去处理那5份病历。

        可没想到,这边刚出了手术室的门,迎头便遇见了满脸堆笑的老歪。

        “杨主任,总算等到你了。”

        这一声杨主任,可是差一点就把杨兮叫出了一个半身不遂来,大爷的,太他么酥麻了。

        老歪快步上前,来到杨兮面前,不由分说,先将一纸条拍到了杨兮手上。

        “这是什么呀?”

        “我买了几条烟,存在了对面超市的储物柜,等你有空了,就拿这张密码纸去取出来。”

        杨兮连忙推辞。

        老歪急了,扯起嗓子嚷道:“杨主任,你这也太不给兄弟面子了吧,你……”

        杨兮赶紧阻止道:“别嚷!我先收下就是了。”

        老歪得寸进尺,道:“还有,今晚上兄弟我请你喝酒吃饭,把你的好哥们全都叫上,你教训的对,像我们这些在道上混的弟兄,就是得多认识几个干外科的大夫朋友。以前呢,我跟大哥在北区混,跟市三院的那帮外科大夫倒是挺熟,相处的都跟亲兄弟似的,这不是大哥的家搬到这边来了嘛,杨主任,之前老歪多有得罪,别往心里去啊。”

        你他么跪都跪了,小爷偷乐都来不及,怎么会往心里去呢?

        “那什么呀,老歪,听我一个建议,还是等你大哥养好了病出了院,再来吃这顿饭喝这场酒吧!”

        老歪猛地一拍脑门,笑道:“对对对,既然是兄弟们聚在一起吃饭喝酒,那必须得有大哥在场才行。”

        杨兮捻着手中的密码条,还是有些犹豫,说过了这辈子都不收病人财物的,这才过了一年,就破了戒,那今后怎生一个了得呢?

        “老歪,你真要是把我杨兮当兄弟的话,我想,这烟你还是拿回去吧。”

        老歪的脸色登时阴沉了下来,口吻也变得不怎么友好:“怎么?我老歪不配跟你称兄道弟是吗?”

        杨兮苦笑道:“什么呀,我穿上这身白大褂的第一天就发过誓,这辈子,绝不会拿病人一毛钱的财物……”

        老歪忽地笑开了,抢道:“我老歪又不是病人,我姓薛,病人姓唐,我薛老歪掏自己的钱给我兄弟买两条烟,关那姓唐的病人什么事?”

        杨兮忽然意识到这哥们的绰号为什么会叫老歪了,歪搅胡缠算是他的拿手好戏,长得还是一副歪瓜裂枣的模样。

        不过,老歪的歪搅胡缠也透露出一个态度,那就是这烟你杨兮必须拿,不拿就是不给他老歪脸。

        但凡在道上混的都是一个尿性,那就是把脸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发生点矛盾倒没什么,说开了,也就掀过去了,但要是真被认为不给他脸的话,他还真有可能恼羞成怒。

        好事变坏事,不值得。

        再说,不还是有个老腚嘛,待会回到科里,把密码条交给他,然后,再从老腚手中把烟讹下两条来,不就算没有违背自己的誓言了么。

        “行吧,那你就在这儿等你大哥吧,我先回科了,有什么事打招呼哈。”杨兮说着,将密码条收到了口袋中。

        而老歪,也露出了畅快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