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医神在线阅读 - 第190章 最为标准的炸雷子(万更求订阅)

第190章 最为标准的炸雷子(万更求订阅)

        庆功宴是院长们和领导的交谊场合,主角只能是市领导。

        饶是杨兮这种头顶冠军队核心最佳球员以及道德风尚奖三道光环的人物,也仅仅是比其他人多做了两回背景墙而已。

        杨兮并不在乎这些,从来没打算过当官,结识了市领导也没啥卵用,还不如留着拍马溜须的技能去哄那魔都小老头开心呢。

        饭桌上虽然摆放着白酒红酒以及啤酒,但市领导只端起了红酒杯,因而,各桌也没人敢开白酒,或红或啤或者干脆喝茶。

        市领导在主桌上坐了约半个小时,然后起身,在卫健局领导以及前三名的大院长的陪同下,挨桌敬了酒,再回到主桌上坐了十几分钟,便起身告辞。

        主角一拔腿,配角们也就坐不住了,六点半钟开始的宴席,七点半便差不多进入了尾声。

        不过,这对武院长来说,已经足够了。

        客人们散去,武院长将高勇以及篮球队一众弟兄招呼到了主桌,撤去了桌面上的剩菜,再吩咐大厨新开一桌,武院长亲自开了瓶白酒,挨个为队员们斟满了酒杯。

        “我武红梅感谢你们为医院争得了荣誉,来吧,废话不多说,全都在酒里了!”这一刻,武院长完全释放出了女汉子的本性。

        武院长一个女人都放开了,篮球队这些个爷们又怎能扭捏呢,再说了,院里的这招待酒着实不错,度数不高,口感绵柔,喝下去必然会产生一种天空湛蓝的感觉。

        唯独杨兮,坐在武院长的一侧,端起了酒杯,只是在唇下沾了沾,便放下了。

        连向东很是不满,斜着眼盯住了,冷哼道:“西少,这就不对了吧,武院长敬酒,你就只沾沾嘴唇?”

        武院长也看了过来,微笑道:“杨兮,你居功至伟,这杯酒,一定要干了。”

        杨兮苦笑应道:“武院长,我是真不能喝酒,不过,既然您发话了,那我就干了这杯酒。”

        连向东哪里肯依,拎过一只喝红酒的高脚杯,咕咚咚倒下了大半杯,然后放在了杨兮的面前,鼓动道:“西少,说句真心话,没有你,我们绝对拿不下这个冠军,所以,我们大伙都应该敬你一杯,咱干外科的,习惯了做事痛快,来吧,你干了这杯,我们大伙陪你同干一杯!”

        连向东的鼓动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没有人相信杨兮所说的一喝就醉,这些人包括高勇在内,之前虽然没跟杨兮切磋过,但麻醉科的尹伟却是曾经栽倒在杨兮手上,据尹伟说,杨兮这小子高度白酒干掉个一斤应该没问题,像面前的这种42度的天什么蓝酒,一斤根本挡不住。

        至于前天晚上陪老马吃饭时一杯红酒醉成个不像样,那只能表明这货忒他么会演能装。

        杨兮瞥了眼连向东,心中发狠,好你个老腚,居然敢挑衅小爷?哼哼,等小爷解除了系统封印,看小爷不把你喝到世上只有马桶亲……

        然而,心中发狠鸟用没有,饭桌上还坐着武院长和高主任两位大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杨兮就算可以不给高勇面子,那也不能不顾忌武院长的脸面呀。

        但见此二人的目光饱含着殷切之情,杨兮知道,今晚肯定是在劫难逃了。

        输人不输阵,即便是当场壮烈,那咱也不能丢了柳泉镇西大少的排面。

        “半杯算个什么事?老腚,满上!”杨兮站起身来,端起酒杯,递向了连向东。

        连向东暗喜,这条狐狸狡猾大大滴,但还是中了我老腚的激将,啊呸,我老连的激将。美滋滋为杨兮斟满了酒,连向东继续激将:“西少,你可想好了,这一满杯至少得有三两哦!”

        杨兮淡淡一笑,举起了酒杯,稍微侧转下身体,面向了武院长。

        “武院,在干掉这杯酒之前,我想跟你说两句心里话。”

        武红梅端起了酒杯,笑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酒桌无大小。”

        杨兮点头,接道:“我杨兮不过是一名乡镇医院的小医生,是武院长不拘一格,才让我拥有了实现理想和抱负的平台,这杯酒,满满的都是对您的敬意。”

        身后,连向东顿生后悔之意,麻蛋,老子真是糊涂,怎么能亲手为这货创造出拍马溜须的机会哩。

        拍完了武院长,杨兮再转向高勇,先是淡淡一笑,随后道:“老大,您千万别以为杨兮是冲着那几条烟才会在篮球场上卖命的,前年,我在矿总医院实习,汪铭星许下的好处也不少,可我还是缺席了那一届比赛。我之所以愿意跟您,跟弟兄们一起奋战,全因为您高老大是个仗义的人,这杯酒,同样是对您的满满敬意。”

        身后,连向东想死的心都有了,不就是炸个雷子吗,怎么能想得出那么多的利用呢?一杯水酒,拍完了武院长,还能再拍高老大,真他么划算啊!老子真他么后悔死了。

        这还没算完,那杨兮拍完了高勇,又举杯环对了桌上弟兄,微笑道:“能和你们弟兄们并肩作战,是我杨兮的荣幸,这杯酒,更是对你们弟兄们的感谢!”

        言罢,杨兮举杯至唇,呼尽了肺腑淤气,只分了两口,饮下了满满那一杯酒。

        随后,倒转过杯口来,果然是再无酒滴漏下。

        这是江北市最为标准的炸雷子,堪称教科书,自然赢得了掌声一片。

        酒桌的气氛,在这一刻被彻底燃爆,那高老大不甘寂寞,也要效仿杨兮,可就在他拎着酒瓶往红酒杯中倒酒的时候,只听到“咣——哗啦”的一声。

        抬眼一眼……咦,杨兮呢?

        好端端的椅子你不坐,钻到桌子下面躺在地板上算是个什么事?

        连向东口中嚷着,“西少,装得过分了哈,地上不干净,赶紧起来。”可用手去拉拽杨兮,却分明感觉到杨兮已然失去了意识。

        这可不是喝大的范畴了,临床上完全可以诊断为酒精中毒致浅昏迷状态。

        高勇急忙过来,协同连向东一道将杨兮拖到了椅子上。

        翻看瞳孔,大小正常,光反射正常。

        再测脉搏,稳健有力,根本不像是酒精中毒后的浅快表现。

        马德,这究竟是装喝醉还是真中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