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医神在线阅读 - 第156章 这样对肾不好(万更求订阅)

第156章 这样对肾不好(万更求订阅)

        医务处了不起吗?

        卫健局了不起吗?

        手术重地,闲人免进,统统给本大姐在外面呆着去!

        聂亚迪早已经适应了孟桂琴的强势,论年龄,她比马主任小了两岁,但要论资格,她比马主任还要高出半个辈分。

        毕竟,年轻时的孟桂琴可是江浦均江主任最喜欢的器械护士,且没有之一。聂亚迪刚进医院的那一年,市里一位领导的母亲得了胆囊癌,是江浦均江主任亲自操刀为其做的手术,那一台手术的器械护士便是孟桂琴。手术做得非常完美,预后结果极为满意,直到6年后领导的母亲因心肌梗塞而病故,都没有发生癌瘤转移或是复发。

        那位领导后来去了省里,后来以副部级的待遇退了休。退休之前,该领导每次来江北市都会抽出时间跟江浦均和孟桂琴见个面,或者聊聊天喝杯茶,或者说说话吃顿饭。待退休之后,领导更是将江浦均和孟桂琴当成了朋友来相处,每年都会安排个合适的时间,邀请江浦均和孟桂琴到家里来坐坐。

        退了休的副部级那也是医院里这些个科级干部们高不可攀的大领导,莫说他聂亚迪,就算是武红梅,那孟桂琴要是上了脾气,一样能将其拒之门外。

        至于市卫健局的副主任……

        聂亚迪也只能替敬爱的孟大姐呵呵两声。

        江山年轻,又没在市立医院待过,哪里能得知这些个江湖传说。孟桂琴的不给面子让他恨得咬牙却又无可奈何,对医院来说,手术室确实是一个闲人免进的医疗重地,而他,也确实是一位跟手术无关的闲人。

        要不是为了提防聂亚迪暗做手脚,江山差点就要拂袖而去了。

        看到杨兮走出手术室,聂亚迪连忙捅了江山一下,江山随即明白过来,转向了正走来的杨兮。

        “你就是杨兮杨医生?”

        杨兮点了点头。

        “跟我去医务处,有些事情需要你的回答。”

        带着对孟桂琴的火气,江山的口吻十分严厉,言毕,也不管杨兮的反应,黑着脸,便向电梯那边走去。其两名手下,立刻将杨兮一左一右夹在了中间。

        杨兮干脆脱下了白大褂,双手抱在一起,并用脱下来的白大褂盖上了。

        这样,看上去才像是被铐上了手铐被带走的犯人。

        聂亚迪看到了,刚想训斥,但转念一想,可不能开口,可不敢给这货留下开怼的借口,老子虽是领导,可这小子也他么太能折腾,又有老马做后台……实在是惹不起啊!

        江山的两名手下可不知这些蹊跷,见到杨兮这般胡闹,立刻是气冲天池,一个沉下了脸,另一个更是忍不住训斥了起来。

        “找你是公事,是正事,希望你能严肃对待。”

        杨兮翻了下眼皮,耸了下肩,根本不把那哥们的训斥当成句人话。

        江山转过头来,见状,也是怒火上头,“杨医生,你摆出这种姿态是什么意思?把手松开,把工作服穿上!”江山以为,以他市卫健局副主任的威望,训斥一个小医生自当是绰绰有余。

        可那杨兮却只是笑笑,不吭声,也不改变姿态。

        聂亚迪倒吸了口冷气,心中暗喝一声,完犊子。

        当然不是为杨兮所惋惜。

        那个狗东西怎么值得惋惜呢,被江副主任一顿乱棍打死才好。可是,这狗东西的眼神是那么的熟悉,上一次遇见之时,自己便栽了个跟头,以至于连普外科的小护士都敢在背后嘲笑他。如今,此眼神再次出现,聂亚迪坚定判断,等着江副主任的必然是各种头炸。

        聂亚迪有心提醒江副主任一句,可刚想开口,电梯却到了。

        这电梯来的真是时候,不单挡住了聂亚迪的提醒念头,同时也遮掩了江副主任的尴尬。

        趁着电梯人多,江山等三人的注意力都在杨兮的身上,聂亚迪赶紧趁机给武院长发了条微信。

        下到了一楼,出了电梯,热闹了。

        一楼等电梯的医生见到了杨兮,虽然不熟悉,但看到了他双手上搭着的白大褂,一个个不禁皱起了眉头。

        “聂主任,怎么回事呀?这三人是谁啊?怎么说抓人就抓人呢?”不止一个人有此疑问,一楼等电梯的医生全都围了过来。

        聂亚迪连忙解释:“没抓人!这三位是卫健局的领导……”

        便在这时,忍无可忍的江山动手了,伸手抓向了杨兮搭在双手之上的白大褂,口中同时斥道:“你胡闹够了没有?”

        怎么能够?

        江副主任,你太单纯了!

        这货无理都能闹三分,又何况此时底气十足胜券在握呢。

        只见这货动如狡兔,猛地一缩身子,将脑袋凑上了江山伸过来的手上。

        “呃……领导,您为什么打人?”臭不要脸的杨兮展开了影帝级的表演,脸上的神情尽显惊愕、委屈以及耻辱。

        江副主任瞬间憋红了脸。你们别他么起哄,老子哪有打人?老子只是想拿开他手上的白大褂,让众人看到真相好不好?

        可是,习惯于坐在办公室里喝着茶看着文件的江副主任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被人碰了瓷不说,围观的医生们还不住地起哄,有俩年轻医生还附和高喊:“领导打人喽!”混乱下,江山一时嘴巴秃噜,竟然说不出话来。

        身为医院的中层干部,聂亚迪对此状况深表不齿,可是跟杨兮交错了下眼神后,心头不由一凛,鬼知道这狗东西要闹腾成什么样子,要是多嘴管事,把他的矛头引向了自己,那可真是划不来。

        干脆装傻!

        于是,聂亚迪苦口婆心地向杨兮以及围观医生们解释,这可不能算是领导打人,最多只能算是误伤……

        眼见着闹腾地差不多了,杨兮扯开白大褂,厚颜无耻地冲着江副主任笑了笑,道:“看您情绪不好,给您开个玩笑,别介意啊,当领导的,就得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再说了,笑一笑,十年少,别总绷着一张脸,这样对肾不好。”

        江山有些发呆,这他么是什么套路啊?发飙没理由,笑又笑不出,忍又忍不下……靠,怪不得兰主任会主动去那么远的柳泉镇,感情这市立医院是个龙潭虎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