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医神在线阅读 - 第746章 酒后吐真言

第746章 酒后吐真言

        菜,既没有山珍也没有海味。

        请来的仨大厨也没啥傲人绝技,只是烹炸蒸煮等常规技俩。

        可就是占了一样食材上的优势,烧出来的这一桌农家菜就是好吃,就是喷香。

        酒,也不是什么好酒。

        柳泉镇自酿的原浆酒,市面上最高也就是卖个八九十块钱一瓶。

        但,林院长拿来的原浆酒,却是那酒坊老板在自家酒窖中养了近二十年的老酒,单论品质,绝对比得过正品当年产的茅台五粮液。

        饭桌上,钱行军对各道菜肴都颇有兴趣,一双筷子几乎放不下来,但对酒杯似乎不太感冒。

        陈仁然品出了这酒的好,可是,明天还要上台学做手术,今晚绝不可贪杯,因而,他也是左推右挡,尽量不喝。

        若是认为两位主宾不太愿意喝酒,这酒局就会以平淡收场,那可是大错而特错。

        在大江北,有朋不管是自远方还是近方来,必须放倒一二,不然的话,那做东请客的,定将是颜面扫地。

        于是乎,柳泉三雄对阵上了五大医院的那九条好汉。

        想当年,江浦均在酒桌上也是浪里白条一好汉,五十几度的白酒干掉个一瓶绝对不在话下,虽然现如今年纪老了,酒量自然要打个折扣,但六七两酒却仍是奈他不得。

        那高勇,平日里便是八两起步,今日又是数喜临门,好事连连,心中兴奋?    自然是酒量大涨。又因桌上有林院长做后盾?    端起酒杯冲锋陷阵之时,更是勇猛无比。

        而林院长……

        喝酒喝了半辈子?    除了小江同学外?    他有怕过谁?

        难得今日不必顾忌那小江同学,那还犹豫什么?

        小高冲锋在前?    老江策应在后,剩下的事?    全交给我老林!

        不让你们挂起九展白旗?    我老林的林姓就他么反着写。

        可怜那市里面的九条好汉,居然被柳泉三雄给群殴了,落了个无一幸免的悲催结局。

        饭局结束,林院长稳稳当当将那九位东摇西晃站不成个的科主任送上了车?    随后再安排好了钱行军陈仁然二人的别墅住宿?    最后再伙同了高勇连向东一起来到了杨兮所住的三号别墅。

        “睡啥觉?要啥自行车?烧水,泡茶,陪我老林吹牛逼!”

        杨兮斜眼偷乐。

        这老家伙……居然真喝大了。

        “西少,今晚我老林表现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

        杨兮赶紧将林院长扶到了沙发上。“您啊!今晚简直就是帅的一批!”

        也确实。

        这林院长在今晚上的酒局上,一改往日半斤就装高一斤必装大非得扮猪吃老虎的秉性?    从头到位,火力全开?    全程气宇轩昂且目空一切。

        高勇艰难控制着舌头道:“我,高老大?    表现,也不错。”

        杨兮赶紧敬上了香烟?    并送上了火?    同时应道:“那是?    那是,咱高老大什么时候差劲过?”

        酒桌上,连向东只够端茶倒酒的格,却无敬酒陪酒的份,而林院长铁了心地要以实力服人,所以就留下了连向东根本没打算将他派上用场。

        没怎么喝酒的连向东自然要担负起烧水泡茶的重任。

        “一边去!有你这么泡茶的吗?泡茶可是门艺术,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尊重茶叶,懂不?”

        别看那林院长是真的喝大了,但对泡茶喝茶的讲究,却是一点也不肯马虎。

        “取茶叶,必须要用茶匙,可不能用手抓。还有,这生普可不能用滚水,要等水落滚分把钟再泡茶。”

        给连向东做了番指导后,林院长点了支香烟,喷云吐雾间,两道眼神渐渐凝重,并定格在了杨兮的脸上。

        “西少,西大少,大西少,我老林他么的不想跟你说这声谢谢,我跟我自己说,你他么为我,为高老大,做下的这些事,都他么是为了医院好,都他么是本就应该做的,可我还是憋不住了,还是想跟你说一声谢谢。”

        杨兮意欲阻止,可林院长死命不依,扒了开杨兮伸过去的想捂他嘴巴的手,接道:

        “我老林能有你这么一个兄弟,这辈子值了!我老林今晚上终于能扬眉吐气一回,这辈子值了!哪怕现在就把我拖出去给枪毙了,我老林也一定是含笑而去,我他么……太值了!”

        说到最后,林院长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居然有了些哽咽的感觉。

        高勇迷离着双眼,遥指林院长,吃吃笑道:“你,你老林,真他么矫情!”

        林院长冲着高勇抛去了一个不屑媚眼,嘿嘿笑道:“你高老大懂个屁啊,我老林这叫酒后吐真言,真情流露。”

        高勇伸直了胳膊,竖起单根食指,在林院长的面前摇了两下,并叹道:“说你,你矫情,你老林,就是矫情,哪跟哪呀?怎么就,轮到你酒后,吐真言了?我,高老大,还没说话呢。”

        林院长搓了把脸,顺便将眼角处的液体处理了一下,随后笑应道:“你小,我让着你,让你高老大先矫情。”

        高勇欠起身来,从茶台上拿了烟和打火机,只是叼烟的时候反了个,点着了滤嘴那一头。

        抽了一口,发现没冒烟,研究了一番,才找到了毛病所在。

        一旁,连向东赶紧伺候上来,帮着高勇重新点了支香烟。

        “呼——”

        高勇重重地呼出口气,像是在吐烟,但更像是在感慨。

        “这半年,我高老大,过得就像是做梦一样,连老腚,你说,那个时候,我高老大敢想到咱们兄弟有今天吗?靠!别人不会开的手术,咱会开,别人不敢动的刀,咱敢,当初想都不敢想一下的学会主委,居然一句话都不用说,主动送上了门……”

        连向东送上了一盏茶,同时附和道:“这才是刚起步,老大,有西少在,省主任委员也迟早是你高老大的盘中餐。”

        高勇郑重点头,随后冲着林院长道:“听到了没?所以啊,该对西少说谢谢的人是我高老大才对,你老林算是哪根葱啊?后面排队去!”

        杨兮忍无可忍,起身就走。

        “你哪去?我牛逼还没吹痛快呢,不准走!”

        林院长张开双臂,拦住了杨兮去处。

        “我去嘘嘘,行不?”

        杨兮哀叹一声,跟喝大了的人喝茶说话简直就是在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