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医神在线阅读 - 第534章 重要客人

第534章 重要客人

        肿瘤外科60张床住了将近70个病人,这其中,有一半是等着杨兮为他开刀做手术的。

        杨兮忽然间被检察院带走了,对这些病人来说可谓是天大的打击。他们不敢也不知道该如何向检察院讨要说法,他们能做的便只有围在肿瘤外科医生主任办公室的门口不停地追问。

        高勇卢浩明等人给出的说法是杨兮医生绝对没问题,过几天就能回到科里为病人们继续服务。可周五过完了,到了周六,病人们却依旧没能见到杨兮医生的身影。

        这怎么能行呢?

        我们还等着杨兮为我们开刀救命呢,多大事就把人家杨医生给关起不放了?

        有消息灵通的病友说出了真相:“杨医生被人举报了,说他收了别人三十万块的贿赂。”

        绝大多数病友纷纷摇头,诬告,绝对是诬告!

        咱不敢说杨医生是一个视金钱为粪土的人,但咱愿意以生命担保,杨医生绝对不是一个把钱看得很重的人,绝不会因为钱而违法犯罪。

        理由是相当的充分。

        杨医生要是把钱看得很重的话,那么,上周为什么要给广大病友免费义诊呢?

        为什么咱们这些病友就没一个能把红包送到杨医生的手上呢?

        是啊,门诊挂号费不过十块八块不值一提,可咱们这些病友送上去的红包,少则一千,多则数万,杨医生若真是一个贪图钱财的人,又怎么会一看到病人送红包便立马翻脸骂人呢?

        所以,举报杨医生的人一定是嫉妒杨医生手术做得好,才会诬告了杨医生。

        咱们不是坐视不管,必须组织起来,为杨医生伸张正义!

        “我是10加床的病人,我姓叶,叫叶秋荷,算是杨医生最早的病人了,和你们一样,我坚信杨医生是清白的,是遭到了小人陷害,如果你们愿意支持,这个头,我来挑,需要多少费用,我来担,咱们组织起来,到市委市正府请愿去!”

        叶秋荷跟杨兮约好了这一周过来做辅助化疗,结果,从周一拖到了周二,从周二再拖到周三,等拖到了周五再也不能拖下去的时候,来到了肿瘤外科,才知道杨兮又出事了。

        病友们大都是些五六十岁的老人,这个岁数的人更倾向于推选一位德高望重的年长者出来主事。不过,大多数病友都有自家儿女的陪伴,这些三十来岁四十岁的中青年男女们对叶秋荷的自告奋勇却是颇为欣赏。

        再加上叶秋荷的那句'所需费用我来担'实在是杀伤力极大,因而,叶秋荷的毛遂自荐轻而易举地得到了病友们的首肯。

        周六下午,当日气温最高时,吴烨租了两辆大巴车,将三十多位病友及其家属从医院拉到了市正府大门口。

        阵势刚摆开不过十分钟,龚秘书便已经掌握了情况,赶紧找了机会给黄书纪做了简短汇报。

        “杨兮?怎么又是他?”黄书纪微微蹙眉,表情甚为严肃:“你去给武院长打个电话,让她过来把事情给我讲清楚。”

        龚秘书苦笑道:“武院长被留置了,周一一早的事,我也是刚知道。”

        黄书纪不由一怔,表情更加严肃。

        龚秘书像是想起了什么,接着汇报道:“前天下午,卫健委的兰主任托人给我打招呼,说想当面跟我说点事情,我误会了,也就拖着没跟他见面,现在看来,他很有可能是为了杨医生和武院长的事情而来。”

        黄书纪随手翻看着桌上台历,并问道:“今天能不能给我挤出半个小时的时间?”

        龚秘书立刻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本本,一边翻看,一边道:“晚上七点钟,您要参加招商局的一个活动,这之前……”

        黄书纪打断了龚秘书,安排道:“我可以晚点出发,六点一刻到六点三刻,有这半小时,应该够用了。”

        龚秘书点头应道:“那我这就去通知兰主任。”

        黄书纪叮嘱道:“通知过兰主任后,你还要再辛苦一下,去趟信访办,协助他们尽快尽好地安抚了这些病人。”

        龚秘书刚刚离去,黄书纪的手机便响起了来电铃声。

        看了眼来电号码,黄书纪立刻调整了坐姿,接通了电话。

        “老领导,请您指示。”

        “……”

        “我当然记得他,去年我去您家里看您的时候,不是还跟他一块吃了顿饭么。”

        “……”

        “嗯,嗯,我明白,等他上了高铁,让他跟我打声招呼,我好安排车子去高铁站接他。”

        “……”

        “哦,那好吧,那我就在办公室等他好了。”

        “……”

        “嗯,嗯,好的,韩书纪,您多保重身体,过些日子,我再去找您讨杯酒喝。”

        挂了电话,黄书纪立马把龚秘书叫了回来。

        “这样,信访办那边我另外安排人过去,你先给南郊宾馆打个电话订个单人间,然后去高铁站帮我接个客人。”黄书纪一边安排,一边翻看手机,接道:“那客人是韩书纪的老朋友,姓江,当年也是江北市赫赫有名的一位外科医生,我记得我好像存了他的电话号码。”

        龚秘书陡然一凛。

        韩书纪,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在黄书纪的心中却是无比重要。往前二十年,黄书纪跟韩书纪的关系,正如他龚秘书跟黄书纪的关系。

        “找到了!”黄书纪略显喜色,将这位重要客人的信息转发给了龚秘书。“把晚上的安排调整一下,招商局那边我晚到半个小时,卫健委兰主任那边安排到招商局活动之后,你安顿好江主任,跟他说晚上六点钟,我陪他在南郊宾馆吃个晚饭。”

        龚秘书一一在小本本上记录下来。

        黄书纪接着再安排道:“出发前备上两条烟,那个江主任啊,烟瘾可是不小,去年在韩书纪家吃饭的时候,他这位老人家一个晚上便抽掉了一整包烟。”

        龚秘书微笑应道:“那您看到他抽的烟是什么牌子的了么?”

        黄书纪先是用眼神赞赏了龚秘书的细心,随即思索道:“我不会抽烟,也就没太注意,好像……是种外烟,黄色的烟盒,扁扁的。”

        龚秘书点头应道:“那我就知道了,八成是三个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