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医神在线阅读 - 第450章 那种耳熟的感觉

第450章 那种耳熟的感觉

        煤炭,被誉为‘黑色黄金’,‘工业食粮’。

        曾几何时,若是能拿到一张一千吨的煤炭批文便意味着可以实现了财务自由。

        江北矿务集团的前身是江北矿务局,其专营业务便是开采销售煤炭,有那么一段时间,能在矿务集团谋个职位成为了所有江北人的梦想。

        而正是那些年,矿总医院呈现出了一种蛮横不讲道理的生长方式,楼,呼啦啦两年盖一幢,设备,呼啦啦一年引进好多套,人才,呼啦啦每天都在到处挖墙脚。不到十年时间,矿总医院便从一家区医院水平的企业医院跻身于五大家族,还成功地勾搭上了江北医科大,成为了江医第二附属医院。

        可惜,好景不长,进入新世纪后,某西省的煤炭产业异军突起,因煤炭埋层较为浅表,开采成本极低,而其煤炭质量又属上乘,当地省市县三级政大爷政大叔政大哥们齐努力,打破了交通运输的瓶颈,一时间,国内煤炭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江北矿务集团的煤炭产业因为开采成本高,煤炭质量差,于市场竞争中难免落下了一个节节败退。

        穷则思变,主营业务的不景气,逼迫矿物集团的下属单位搞起了多种经营,而华健医疗投资公司便是如此背景下的一个产物。

        该公司的老总是位老美女,名叫朱琳,原本是矿总医院医务处主任,36岁那年从医院出来担任了华健医疗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到现在一晃便过去了十二年。

        医疗产业,无论是开医院,还是做专业设备投放,其利润产出并非像广大人民群众所想象那样是个暴利行业,事实上,在这一行中能把毛利率做到百分之三十便足以封神,括弧,某田系的医疗产业必须除外。

        乍一听,有个百分之二十几的毛利率那也是想当不错的啊!

        可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却忽略了一点,医疗产业可不是投资下去便有回报的,没有名声,没有学术影响力,没有积累,哪个病人脑子抽风会把自己当成小白鼠呢?想获得那二十几的毛利率,不积累个三年五年的,休想。

        而且,医疗产业往往是重资产运作,上千万的投资额在这一行当中也只能算是毛毛雨。

        从字面理解,投资个千把万的设备,每年能弄到个两百多万的毛利润,五年即可回本,接下来的时间岂不是躺着赚钱么?

        挺美的呀!

        客观地说,这么想想,却是挺美,但真要去做,恐怕有的哭呢。

        就拿朱琳的华健公司来说,在矿总医院投资建设的放疗中心便很美,十二年前,华健对矿总医院的总投资额还不到2000万,但在这十二年间,矿总医院放疗中心已经为华健公司创造了不下5000万的利润,若是华健公司投资兴建的每一个放疗中心都能像矿总医院那样,那朱琳就算是睡着了,也会在梦中笑醒过来。

        但现实却是公司投资的其他项目,总利润加在一起,也不过就是比矿总医院多了那么一点点。

        因为,相对于经营管理,项目投资所依托的医院更为重要。

        选对了医院,确实可以躺赚,但若是选错了医院,赔你一个倾家荡产也属正常。

        但是,像矿总医院那样的好医院又是公司可以任意选择的么?

        比如市立医院。

        如果朱琳想去跟武红梅谈投资共建放疗中心项目的话,武红梅保管会一巴掌将朱琳扇到火星上去。你谁呀?那么多大公司都在外面排队等着跟我谈,你他么能算老几呢?

        所以,对朱琳的华健公司来说,可选择的面并不大。

        矿总医院放疗中心的投资合作期限已经进入到了尾声,而且,矿总医院的肖院长已经明确表态了,合作期满,不再续约。

        因而,朱琳确实需要在江北地界上寻觅一个新的合作伙伴。

        半个月前,有位朋友向她举荐了柳泉镇医院,朱琳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华健公司的确是迫切需要寻觅到新的合作伙伴,但也没颓废到要跟一家乡镇医院谈合作的地步。

        虎落平阳被犬欺,此话不假,可好歹也得是一条体格健壮能呲出牙来的大型犬不是?你丫一吉娃娃来凑什么热闹呢?

        可那姓林的院长却不肯轻易放弃,通过那朋友,跟朱琳见上了一面,并罗列出了一大堆的理由,大有一副你不投资定会后悔的势头。

        朱琳很是诧异,一个乡镇医院的院长,哪来的那么大的自信?还敢冲她大言不惭说手下拥有一位外科天才,别看现在只是家乡镇医院,还得靠着挂牌市立医院分院来过日子求发展,但用不了多长时间,这家医院便能跨越龙门,实现突破。

        这些话,朱琳听了,只当是个笑话。

        可是,大前天晚上矿总医院放疗中心的姜平主任请本院的几位外科主任吃饭,把她也请到了,饭局上,也不知是怎么着,话题扯到了市立医院的一个名叫杨兮的外科医生身上。

        朱琳脱离医院临床十二年,即便对矿总医院都不是那么熟悉了,更别说其他什么医院的什么医生,但是,当她听到了杨兮的名字的时候,心中却是不由咯噔了一下。

        这个杨兮,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那几位外科医生接下来的相谈不乏对杨兮的各种嘲讽和调侃,但他们话语中的核心内容却将那杨兮尊为了神一般的人物。用一句话来概括,这杨兮,在做人做事上有待商榷,但在手术台上,绝对可以统治了江北外科江湖。

        朱琳不敢怠慢,赶紧偷偷拿出手机度娘一下。

        嚯!

        还挺热。

        什么考作弊得来的医科状元,又什么救人倒赔2万块,还有什么手术水平可排进全国前十……

        朱琳耐心查看,终于找到了她想找到的信息。

        这位杨医生,果真是来自于柳泉镇医院,而这家乡镇医院的院长,便是前几天在她面前大言不惭信口雌黄的姓林的那位。

        怪不得自己听到了杨兮名字的时候会有那种耳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