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医神在线阅读 - 第383章 为人儿女,根本就是没得选择

第383章 为人儿女,根本就是没得选择

        第二台胆囊癌手术。

        腹腔镜下行胆囊癌切除术是普外科的一个相对成熟的术式,高勇掌握的不敢说有多好,但轻松拿下本应该毫无问题。只可惜,病人的经济情况不是很好,而腹腔镜手术要比常规手术贵了三成多将近四成的样子,也是为了给病人减少经济负担,因而这一台手术仍旧采用了传统开腹术式。

        依旧是高勇主刀,卢浩明一助,戴辉二助,杨兮上台但不动手。

        高勇接受了杨兮的批评,同时也是因为很卢浩明的配合渡过了磨合期,因而不再有意控制速度。

        单纯的胆囊癌不伴有远处转移,其手术的前半段跟胆囊结石相差不多,都是完成切除胆囊,后半段再加上一个周边组织的清理和近远处淋巴结的清扫。

        一小时零十分钟,手术完美结束。

        这一次,系统程序慷慨地打出了81分的高分。

        最大的扣分项仍旧是速度时间,仅此一项就被扣掉了8分,其他细节处总共被扣掉了11分,相比上一台在各个细节上被扣掉14分的结果,高勇的进步还是有目共睹。

        从自我感觉上讲,高勇对自己的表现也颇为满意,比起一个月前的自己,他现在的进步几乎不能用上了一个台阶来形容,至少也得用上了两个台阶来表述。

        临近十二点钟,四人回到了18楼科室。

        连向东跟吴烨聊得正欢,而叶秋荷和江雨蓓二人躲在办公室角落中正窃窃私语。

        “上午来了仨病人找西少,一个本院的熟人,我已经安排住下了,另外两个是院外的,约好了下午两点半再过来。”连向东交代了一声,随后继续向吴烨打听那些军队里的趣事。

        “住在几床啊?”既是本院的熟人,那面子上总得说得过去,杨兮想着问到了床位号,便去看上一眼。

        连向东干脆利索地应道:“不知道!”

        高勇上前一步,一巴掌扇了过去。

        连向东捂着后脑勺委屈道:“那么多空床,我哪知道护士那边给安排在几床了呢。”

        言之有理,错怪老腚了!

        高勇不动声色,道:“刚才有只苍蝇趴在你后脑勺上了,都是自家人,不用谢。”言罢,赶紧拖着杨兮去找那个熟人病患了。

        整个科里不到10位病人,找起来那是相当的简单。

        病人是一名14岁的小女孩,在家乖巧听话,在校品学兼优,可不知怎么着,肚子居然一天天大了起来。其父母于此时将愚昧二字展现的是淋漓尽致,非得把自家的女儿往歪处想,委屈地孩子于深夜割腕自杀。

        幸亏那女孩还有爷爷奶奶,隔代亲居然亲出了心理感应来,就在小女孩割腕的当夜,爷爷奶奶在自个的家中总觉得惴惴不安睡不着觉,索性于半夜敲响了儿子儿媳的家门,只求看一眼孙女而能安心。

        也正是这种令人厌恶的行为刚巧救了孙女的性命。

        一家人将小女孩送到了市立医院来抢救。

        伤口不算太深,发现的还算及时,小女孩虽然已经陷入了失血性休克,但以市立医院的医疗水平抢救过来并不是多难的事。

        追问病史,急救中心的医生很容易就想到了畸胎瘤的可能,待小女孩的病情稳定下来后,送到B超室,仅一个黑白B超便确诊下来。

        小女孩的那双父母,悔的肠子都青了。

        “就你们这样做父母的,就不嫌臊得慌?孩子是你们生的你们养的,凭什么不信任她?”这双父母的做派使得杨兮不由联想起杨副校长和周老师俩口子,也是如此,初中高中整六年,他无论如何表现,却始终得不到那老俩口的赞扬,张口是批评,闭口的教诲,不把孩子搞出个抑郁症来誓不罢休。

        “唉……”女孩的父亲长叹了一声,而母亲的双眼红扑扑的就要落下泪来。

        杨兮怜悯地抚了下小女孩的额头,哀大莫过于心死,那小女孩睁着双眼,眼神却犹如空洞一般,既没有恐惧,也没有哀怨。

        “你们都出去,我要跟病人聊一聊,高主任,麻烦你守下门,不要让这对不称职的父母靠近偷听。”杨兮显然是在多管闲事,可是,眼前这个小女孩眼神中透露出来的绝望实在是令人胆寒,如果不赶紧做心理介入的话,这女孩早晚会因为抑郁而再次走上自杀的道路。

        那对父母或许也感觉到了女儿的不对劲,听了杨兮的话,乖乖地跟着高勇离开了病房。

        杨兮轻抚着小女孩的额头,娓娓说道:“我比你大了十岁,这个年龄差距很尴尬,你可以管我叫杨兮叔叔,也可以管我叫杨兮哥哥,当然,我要是有选择权的话,一定会选杨兮哥哥。”

        那女孩看向了杨兮,眼神虽然依旧空洞,但眼皮好歹扑簌了两下。

        “你眨眼了,那我就权当你同意了杨兮哥哥的选择,呵呵,当哥哥的感觉要比当叔叔好多了,至少显得年轻嘛。”

        那女孩再扑簌了两下眼皮,眼神中,似乎有了些什么。

        “杨兮哥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经历了和你差不多的感受,世界好大,可就是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为人儿女,根本就是没得选择。”

        那女孩闭上了双眼,在眼皮合拢的那一瞬间,杨兮依稀觉察到了那女孩眼神中的委屈。

        “没得选那就不选!许他们当父母的不仁,还不许咱们做儿女的不义吗?咬牙撑住,等长大成人后,好好跟他们掰扯掰扯,用自己的优秀狠狠打他们的脸,正手一巴掌,反手再一巴掌,早晨打完了中午打,中午打完了晚上接着打,最好再生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就是不让他们带,只一个理由,你们根本不懂得如何教育小孩,还是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那女孩的眼角滚落出一串泪珠,但同时,嘴角处荡漾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杨兮拿了张纸巾,为小女孩擦去了泪水,接道:“想听听杨兮哥哥当年的故事吗?”

        那女孩缓缓睁开了双眼,并微微点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