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241章还魂、惊魂

第241章还魂、惊魂

        马车停在了唐家大院,唐风带着唐玉亲自迎接。

        谢天也不啰嗦,直接进了唐豆豆的房间,一竖先生面色沉重,指着唐豆豆的额头说道。

        “无字楼的镇魂珠已经被他吸入了灵台,暂时稳定,想必你也取到了引魂竹,佛家安魂香想必也不是难事!”

        谢天想了想说道:“我总觉得,自己是一枚棋子,所有的事情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我只要去,就不会空手而归!”

        一竖先生道:“不是棋子,你是有大气运在身的人,不然,师傅和三位前辈也不会挑中你!”

        听着一竖的安慰,谢天心情稍好,汶城那边也通知了,就等着雪姬、以及无一无二那两个呆子。

        汶城方面,雪姬收到消息,立刻通知了正在炼丹的无一、无二,坐上了牛车,星夜兼程的赶来。

        见过唐豆豆的现状,雪姬陷入沉思,她也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按理说,唐豆豆现在三魂七魄不全,形同死人,只是多了一丝余温而已,为什么镇魂珠会被吞噬,她也说不清楚。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唐豆豆的气息变得粗实了一丝。

        但谁也说不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引魂竹、养魂香都摆在了唐豆枕头边,微微闪着柔光,就等着雪姬施术,为唐豆豆引魂!

        没有拘来玄武的魂魄,也没有见到白虎的魂魄,甚至是青龙与朱雀都还没有现身,谢天已经等不及了。

        唐豆豆也不能再等了,只好冒险一搏,以引魂竹引魂。

        雪姬面色凝重的对谢天说道:“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冥界,但引魂竹发动的时候,传说便是鬼门关大开的时候。”

        谢天点点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到时候出现的也许不是唐豆豆的魂魄,但还是要试试,因为没有其它的方法了!”

        “有没有最坏的打算?”

        话是一竖问的,他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我推演过很多次,每一次的结果都不一样,所以,没办法确定,至于最坏的打算,也许会招来一个祸端!”

        谢天一咬牙:“不管什么后果,我扛!”

        “还有我们!”

        大家异口同声,无一无二如今丹道大成,自有宗师气派,但面对谢天,依然恭恭敬敬。

        “师傅,弟子这就开始着手准备!”

        谢天点点头,费青青乖巧的跑了过来,甜甜的叫了一声师兄。

        无二开心的揉揉青青的小脑袋,笑道:“小师妹!”

        费青青嘴巴撅得老高:“师兄,我不是小师妹,他才是小师弟!”

        手指着气得脸白的费言,费言垂头丧气,叫了师兄,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谢天此时可不想为他们的师兄弟排名费神,而是带着费青青一起,开始布置阵法。

        要是易兰心也在就好了!

        谢天不禁想到,如果她在,阵法也许能够更趋完美,即便是引魂有误,也不至于难以控制。

        其实谢天心中也没个谱,总是有一丝不安的情绪。

        剩余的黑晶石被全部取出,做为阵法的能量来源。

        唐家此时也展现出了非凡的实力,拿出了堪称史上最完美的神器——天罗地网。

        感受着天罗地网的凛冽气息,谢天想着,如果上一次十三冥王使的也有这么完美,也许后果会很严重。

        一竖和秦离二人留守在了阵外,再往外,是老黄牛、再往外才是唐家的人。

        谢天做了最坏的打算,计划上可谓万无一失。

        一切准备就绪,因为是引魂,时辰定在了夜里子时。

        夜半,谢天沉闷的在事先备好的香案上备好了引魂竹,又摆上了安魂香。

        雪姬点点头,表示她准备妥当。几双眼睛同时的注视着四周,雪姬不是神棍,但她此时的手法简直比谢天认识的所有神棍加起来都精妙。

        手中的引魂竹被她以精纯的灵力点燃,闪烁着微微荧光。

        引魂竹一点着,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所有人都觉得,阵内阴风阵阵,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这就要来了吗……”

        “是你吗,我的兄弟?”

        费言歪着脑袋,如今的他已经是很牛逼的修士,自然对鬼神之说不再忌惮,而且现在要招的鬼魂,还是自己的师叔。

        “魂兮归来……”

        在舞完一番法印之后,雪姬清脆的嗓音高唱,偌大的天罗地网中,本应该是风雨不透,却无端起了一阵风。

        “呜呜呜呜……”

        似有人在唉唉哭泣,昏暗的空间也噼里啪啦的裂出许多缝隙,无数类似小蛇般的绿火争先恐后的从缝隙中游出。

        绿火游出缝隙,然后迅速散在空中,飘飘忽忽,在唐豆豆的身躯上空组成一张张狰狞的面孔。

        “来了!”

        随着雪姬的一声轻喳,那些飘浮的面孔越来越清晰。

        密密麻麻,多不胜数。

        雪姬十指如莲花般绕动,引魂竹燃起的轻烟幻化成一只手,伸着纤细的手指,一个个的抓来一张张面孔。

        “是这个吗?”

        雪姬沉声问道。

        谢天说不是。

        雪姬迅速换过,片刻之间,竟然换了数百张面孔之多。

        雪姬面色越来越苍白,豆大的汗珠唰唰的往下掉。

        谁也不曾想到,引魂竹能引来如此之多的魂魄。

        最让人抓狂的是,雪姬根本就无法判断那一张脸属于唐豆豆,无疑又增添了难度。

        不只谢天,甚至是所有人,都在暗暗祈祷,祈祷唐豆豆的魂魄早点现身。

        天罗地网外,一竖和秦离根本不知道阵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阵外此时简直成了幽冥地狱,空中飘荡着星辰般的幽幽绿火,伴随着摄人心魄的哀鸣声。

        这种渗人光景笼罩着半个燚州,搞得人心惶惶。

        不少孩童们吓得哇哇大哭,这可能是因为,孩童出生时带的天眼没有完全闭塞的原因。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一道明显粗实,并且亮过所有绿火的光芒出现,猛然穿透了天罗地网。

        一竖的眉头,一股不祥之兆油然而生,那道绿火从头顶划过,他隐隐闻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不好!”

        一竖大惊失色,双掌一错,用尽全身力量,轰击天罗地网。

        秦离大惊,呼道:“大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一竖焦急的喊道:“必须让谢天他们停止,否则,九州大难临头了!”

        一时之间,一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拼命的开始轰击天罗。

        秦离相信一竖先生不会无的放矢,犹豫片刻,也开始轰击天罗地网。

        天罗内,一竖他们的攻击对天罗产生的细小波动,根本无法引起谢天的注意,谢天此时精神高度集中,因为稍有不慎,醒来的唐豆豆就不是唐豆豆了。

        “找到没有,我快坚持不住了……”

        雪姬的脸上,出现了不健康的潮红,大家都知道,那是灵力快要枯竭的想象。

        “臭小子,再不出来,老子恨你一辈子!”

        谢天的这一声爆喝,用了无上真元,他也是情急之下胡乱投医,没想到,这一声喝,竟然吓退了所以魂魄,只剩下一团绿火还在坚持着朝上扑来。

        “就是他!”

        谢天大喝一声。

        雪姬鼓足力气,青烟现场的手掌猛然抓了那张看起来有些俏皮的脸,迅速按在了躺在床上,唐豆豆的脑门上。

        “呼……”

        雪姬耗尽最后一丝灵力,身子一软,虚脱的倒了下去。

        费青青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了雪姬。

        谢天快步冲到了唐豆豆跟前,安魂香被真元引燃,顺着唐豆豆的鼻孔中窜入,片刻后,唐豆豆睫毛微动。

        谢天激动的鼻子微微一酸,眼眶一红。

        当唐豆豆眼睛睁开那一刻,谢天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唐豆。

        “你终于醒了……”

        顿时泣不成声。

        好大一会儿,谢天才舍得放开唐豆豆,唐豆豆冲谢天微微一笑。

        还是那种还欠揍的表情。

        天罗地网也在一竖先生最后那一击后彻底崩塌。

        “闪开!”

        一竖先生爆喝一声,满头是汗,却顾不得擦拭,猛然一掌拍向唐豆豆的额头。

        谢天大惊失色。

        “住手!”

        慌乱之中,全力拦截,猛的一掌拍向一竖先生。

        轰!

        轰!

        两声巨响,一竖先生口吐鲜血,倒飞出一丈多远,挣扎着站了起来。

        谢天目眦欲裂,回头看着额头中掌的唐豆豆。

        这一看,也是惊恐万分。

        唐豆豆竟然安然无恙,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诡异的笑。

        “这是……”

        还没有得到答案,躺在床上的唐豆豆出其不意的一掌轰在了谢天胸口。

        “噗嗤……”

        谢天始料未及,被这一掌震得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一竖先生来不及多想,一把接住,那一掌的余波,直接震得一竖先生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眼神迅速黯淡下来。

        这一巨变,发生在须臾之间,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等大家反应过来,唐豆豆已经翻身下床,他歪着脑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颇为满意的样子,诡异的一笑。

        “我回来了……”

        谢天吐了一口鲜血,捂着胸口,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唐豆豆照了照床头边的铜镜,对着镜子做了一个鬼脸,这才回过头来,嘻嘻一笑:“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