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236章看好你

第236章看好你

        一场以假乱真的战斗,获得的消息却是只言片语,而且还搭上几个重伤员。

        谢天颇为脑火,费言被带回了鸿天寺。

        至于那个杀手,已经被关押,由藏经阁首座贴身看护。

        周驭言也移驾鸿天寺,首座苦心大师枯槁的躯体这才被抬了出来。

        “陛下,老衲残躯,不能见礼,恕罪!”

        周驭言道:“大师不必如此。”

        木槿和天熏见苦心大师如此模样,不禁骇然。

        “大师,这是……”

        苦心叹了口气道了声“劫数。”说完,看了看谢天。

        谢天只好接着说道:“此事说来有些话长,我就长话短说。”

        原来,早在遇上阵女易兰心的时候,谢天就觉得鸿天寺出了问题,便开始与鸿天寺联络。

        得知如今鸿天寺已经与天外山断了联系,而鸿天寺的人也无法进入天外山,谢天便利用易兰心身边的厨子,拿着霸言和尚的舍利子,才潜入了天外山。

        传来的消息却令苦心大师震惊。

        天外山要谋世!

        那就是要颠覆大靖皇朝,而靖皇也觉得,朝中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超控,也迫切的想知道这双大手的主人是谁?

        总之今天的一切,都是谢天的一手策划。

        他之所以选择在最后那一刻进入天罗地网中,还留下了一个活口,是希望能获得更多的情报。

        “苦心大师的伤?”木槿问道。

        十方大师道:“半年前,首座遭遇了魔族偷袭,身中魔毒,已经……深入骨髓!”

        “魔族!”周驭言有些吃惊,他也早料到这些事情和魔族有关,却没有想到,魔族已经对鸿天寺出手了。

        “看样子,魔族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平静了千年,该来的迟早要来啊。”

        周驭言感慨万千。

        苦心道:“无尽海的屏障已破,相信妖族也该蠢蠢欲动了,之前无尽海的妖族便想突破细河,被妖帝羽千海挡了回去,想必也只是暂时的。”

        “确实如此!”谢天站了起来,说道:“无尽海如今已经尽在白逍遥手中,他与东帝青木沆瀣一气,意图九州。”

        顿了顿,谢天继续说道:“几个老家伙,将这么棘手的破事情,甩锅给了我,自己却一扭头,睡大觉去了!”

        苦心大师摇头苦笑道:“小师弟不必苦恼,他们这样做想必是有深意和苦衷的。千年前,他们连手力战魔族,早已心疲力尽,也窥得天道轮回,知道魔族必然卷土重来,才找到了小师弟。”

        周驭言也道:“大师说得对,当年四位前贤合力创力大靖皇朝,如今到了我手上,就是再艰难困苦,也要守住。”

        木槿和天熏此时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们身份斐然,但却从来不知道关于九州,还有这些故事。

        而且,眼前这个叫谢天的人,说的四个老家伙是谁,他俩有些不敢往下猜。

        简单说了情况,出尘被推了出来,霸言和尚给的佛经,如今出尘已经倒背如流,加上此子有着七窍玲珑心,经意早在心中生根发芽。

        苦心招招手,出尘平静的走到座前,叫了声大师。

        苦心点点头道:“从今天开始,你便是鸿天寺首座,可愿意叫我一声师傅?”

        出尘看着谢天,神情有些犹豫。谢天点点头表示允许。

        出尘这才乖巧的在苦心座前跪下,行了拜师大礼。

        苦心大师心头微信,枯瘦的手掌按在了出尘的头顶。

        “嗡……”

        一声沉闷的嗡鸣声在殿中荡开。

        “大师……”

        “首座……”

        谢天抬手制止道:“这是师兄的心愿……”

        ……

        半个时辰之后,苦心大师颤颤巍巍的收回手掌,眼神黯淡无光,脸上的皱纹更加深密,花白的胡须竟然如絮般飘落,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岁。

        “好徒儿……”

        出尘的身体微颤,像是成熟了许多,对着苦心又是一番跪拜。

        “恭送师傅……”

        苦心脸上挂着一丝笑意,脑袋微微一点,就此圆寂。

        他自从与魔族一战,身中魔毒,便知时日无多,苦苦支撑就是为了一身传承,如今后继有人,终蹬极乐。

        “首座……”

        咚……

        咚……

        咚……

        鸿天寺中响起亢长沉闷的钟声,久久飘荡……

        鸿天寺的行程告一段落,出尘被留了下来,青狐那边消息也断了,大明宫中的幕后黑手暂时无从查起。

        唯一的线索便在这些唐家暗器上,看样子,唐家还有很多谢天不知道的事?

        如今东西已经筹齐,是该再去一趟唐家了。

        想着还躺在床上的那个家伙,谢天就一阵一阵的心疼。

        费言也悠悠醒来,像见了鬼一样,因为他惊异的发现,鸿天寺的首座真的在向出尘行礼。

        “麻蛋,老子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但转念也就释然,师傅不是还说了要送他去大明宫,如此看来还真不是吹牛!

        谢天到现在也没有告诉费言,面前那个气质高贵霸气的人是谁,也就导致了他的嚣张气焰。

        费言一把搂过周驭言,笑道:“师叔,等下了山,师侄我一定带着您,吃遍禄城!”

        周驭言倒是觉得这小伙子豁达、可爱,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只不过费言就是不明白,师叔身边那两个老家伙好像不太开心。

        周驭言也没有刻意点明,就这样挺好的,费言可以毫无顾忌,单纯的将他当成师叔。

        “师叔也没有什么见面礼给你,这样吧,你有什么心愿,告诉师叔,说不定师叔能助你达成。”周驭言笑道。

        “我嘛,最大的心愿便是成为一名将军,跃马疆场,挥洒热血、保家卫国!”

        费言豪气干云,眼中流露出无限的向往。

        周驭言暗暗点头,之前他舍身赴死的情形出现在脑海。

        “有志气,师叔看好你,你一定行的!”

        秦离是知道周驭言身份的,稍微有些拘谨,周驭言却丝毫没有架子,甚至是亲自向她道过谢意。

        总之所有人都相处的非常融洽。谢天也觉得,这个师兄挺好,就是眼神中总是莫名其妙的闪现出一丝阴霾。

        听从了谢天的建议,周驭言在鸿天寺的几名首座的护送下,押着十三冥王之首的人王,赶回大明宫。

        ……

        “什么?失败了,怎么可能,十三冥王全部陨落,人王被擒!”

        某一地下宫殿,身着金丝衣裳的冷傲身影拍案而起。

        案前躬身候立的大汉身形微颤。唯恐二首领的怒火会将他吞没。

        “前方传来消息,谢天为难鸿天寺是假,关键时刻,破了天罗地网、暴雨梨花针甚至都没有效果!”

        冷傲身影身影一颤:“又是谢天,真是阴魂不散,人王知道的秘密太多,不能留,速速去办。”

        “是,属下明白!”

        大汉退走,出了殿门,才敢挥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手中是二首领给的一个耳坠,一看便知道,这是女人的饰品。

        大汉不会幼稚到会认为这是二当家给他的定情信物,而是对付谢天的一样东西。

        待大汉离去,冷傲身影这才揭下脸上的面具,出现一张美到窒息的面孔。

        她便是青狐的二首领——金狐。

        刺杀失败,就意味着大首领的计划会被延后,后果很严重。

        她必须要亲自去和大首领做个解释,并且商定后续计划。

        “来人,进京城!”

        ……

        “什么,父皇微服遇刺!”周裹儿惊得从椅子上跃起:“即刻进宫!”

        大明宫内,奉天殿。

        文武大臣早已聚集,皇上多日不上朝,今天却传出微服遇刺的消息。

        这可急坏了内阁大臣,以及满朝文武。天不亮便聚集在奉天殿外。

        不时,皇后娘娘、公主周裹儿也纷纷赶到。

        一番斥责是在所难免,甚至是御林军统领当庭被革职查办。

        周裹儿带着先皇后遗子。大皇子周幽。现皇后带着小皇子周祁也来到了奉天殿。

        “参见皇后娘娘……”

        “参见公主殿下……”

        皇后道声免礼,各臣归位站好,军机大臣修文天站了出来,禀道:

        “娘娘,如今陛下未归,朝中之事谁来处理?”

        内阁大臣袁文章站了出来,躬身道:“禀娘娘,公主殿下聪慧,陛下也赞许有嘉,打理朝政,不难!”

        皇后娘娘面色平静,似乎在想些什么。

        林阁老也禀道:“娘娘,袁阁老所言极是,老臣也极力举荐!”

        蔡阁老却道:“老臣以为,公主不太适合,毕竟公主乃女儿身,日后是要外嫁的,不如皇后娘娘待理即可,兵部已经派兵迎接皇上,不日便会回宫,出不了什么问题。”

        皇后思索片刻,道:“还是按照袁阁老和林阁老的建议,这几日的奏折就由公主批阅吧!”

        见皇后娘娘下了懿旨,文武不再争执,皇后娘娘带着小皇子离去。

        周裹儿开始处理国事,大皇子周幽面色倨傲的陪在一旁。

        “姐姐,你真厉害!”

        “姐姐再厉害,那把椅子也轮不到我,姐姐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弟弟,你可不要辜负了姐姐的一番苦心,更不能枉费了母后的期待!”

        周幽点点头,心里却在想,我的蛐蛐还没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