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235章天罗地网

第235章天罗地网

        周驭言在护罩内,平静的看着外面的血腥场面。

        秦离暗暗震惊,这人是谁,好强大的定力!

        周围的人瞬间逃离,偌大的山门前瞬间空空荡荡,只有那些修为高的修士,远远的围成一圈,不肯错过这难得大战,甚至开始细细揣摩,竟是受益匪浅!

        谢天一掌接下费言。

        费言抹着汗水退到一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回头便看见了正在激斗中的杀手与两个老者。

        费言虽然不认识他们,但从秦离严肃的表情就知道,这几个人与师傅的关系肯定不浅,当即怪叫着扑了过来。

        麻蛋,老子打不过戒律院首座,还打不过你们几个臭鱼烂虾!

        然而那群杀手在折掉三个之后,立刻改变了战斗策略,其中两个杀手身影一晃,从怀里逃出个圆球,一按机括,那圆球立刻爆开。

        随着咔咔的机括响起,圆球如同莲花般盛开,璀璨夺目。花瓣的尖端嘶嘶喷吐出一道道光线,瞬间便织出一道金光灿灿的网,连同杀手们在内,全部被罩在里面。

        而另外一个球,却吐出了如絮一般的丝。

        这些细丝,在遇到空气后变得非常有韧劲,呲呲的钻入土中。

        “天罗地网!”

        秦离大惊,她去过唐家,认得这些东西,更清楚这些东西的威力。也越发的觉得,身边这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这些杀手连唐家秘制的法器都用上了!

        几名杀手双手迅速的结印,真元源源不断的灌入天罗地网中。

        闪着金光的线条正在逐渐缩小,情况变得有些不受控制。

        木槿的脸色变得谨慎起来,将全身的真元源源不断的输出,以维持护罩的稳定。

        “暴雨梨花针!”

        秦离突然大喊,如果这些人手中有这个东西,那天罗地网中的人将无一幸免,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能让这些杀手有一丝空闲。

        “别让他们空出手来!”秦离大声喊道,“前辈放我出去!”

        木槿看了周驭言一眼,将护罩打开一个缺口,秦离纵身跃出,挥剑便砍!

        秦离的提示非常及时,其中两名杀手几次三番想要从怀里掏东西都没有得逞。天熏此时杀红了眼,他也知道天罗地网与暴雨梨花针配合好了,就是九境巅峰天人合一境的修士也难逃一死,为了陛下的安全,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有掏东西的动作。

        费言的那一跃,也被天罗地网罩住,他不知道这些亮闪闪的玩意是啥,但趋吉避凶是人的天性,从气势上来看,肯定很危险。

        麻蛋!老子还没做大将军,还没娶媳妇,还没有给老费家传宗接代,你们却想要老子的命,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无形之中,费言的狠劲被完全激发出来,再加上他初生牛犊、天不怕地不怕,抡起拳头,连刀都敢砸。

        要说这十几个杀手每一个都有着七境巅峰的实力,甚至还有两个八境实力的修士,要对付一个天熏是绰绰有余,但他们从一开始就将终极目标放在了周驭言身上,大部分力量都用在了摧毁护罩上,天熏才能支撑这么久,而且出手便以两残一死为诱饵,吸引了天熏大部分火力。

        费言的加入,挡住的位置,正是他们费尽心血,已然面临崩塌的最薄弱点,因此,费言便成了众矢之的。

        轰!

        轰!

        轰!

        一连窜的攻击落在了费言身上,震得费言脏腑破裂,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但身体却如同标枪一般,屹立不倒。

        “哈哈、来啊!”

        费言一抹嘴角的血,朝着一名杀手扑去,一个照面,他便看出,这些杀手中,属他最弱。

        那名杀手眼神冰冷,眼中尽是不屑与讽刺,手中长剑一抖,剑锋正中费言胸膛。

        “找死!”

        费言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趁着杀手迷眼那一瞬,腰上发力,噗嗤一声,长剑穿胸而过,人也到了杀手面前。

        轰!

        费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招双风灌耳,拳头砸上了杀手的脑袋两边,也不管对方死活,张口便咬住了杀手的脖子。

        咔嚓一声,硬生生的撕下一块血肉。

        滋……

        颈下大动脉被扯断,鲜血箭一般激射,射了费言满脸。

        杀手的身体轰然倒下,费言面目狰狞,噗通一声跪到在地,喘着粗气道:“都说了……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耗尽了最后的力气,费言倒了下去。

        秦离的身影及时出现,又挡在了护罩前面!

        “混蛋!”

        根本来不及去看费言的生死,两名杀手狠厉杀来。

        秦离气急,纵身一跃,提剑杀向两名杀手。

        长剑被滔天怒意加持,疯狂颤动,似要震碎一切。

        两名杀手眼神冰冷,口中绽出一声低沉的咆哮,一挽剑花,欲灭秦离。

        秦离自知不敌,却无退缩之意,她知道,一旦护罩被攻破,护罩中的那个人就危险了。

        现在谢天被十方大师缠着脱不开身,木槿已经是在拼死力战,而天熏,为了支撑护罩,根本不可能参战。

        唯一的希望都在谢天身上!

        秦离懂、杀手们更清楚,所以才选择在这个时机出手。

        现在只要拿出暴雨梨花针,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将结束。

        秦离见识过,知道这些杀手有多冷血,为了完成任务,不计任何代价!

        杀手们根本不在乎秦离的剑会劈在哪里,翻手一抓,竟然要空手夺白刃。

        秦离急忙抽剑,不料另外一个杀手举掌拍来。

        情急之下,秦离只好挥掌抵挡。

        砰!

        双掌对撞。

        狂暴的力量传遍秦离的全身。她身躯一震,手臂传来一股**的感觉。

        “啊……”

        一声闷哼,秦离整个人倒风了出去,杀手面色一喜,骤然攻向护罩。

        然而异变突生!

        秦离的身体砸上了护罩,被反弹了起来。

        做为一名天才战斗型修士,秦离完美的利用了这股反震力量。借势弹起,手中长剑一挥,剑气横扫。

        噗嗤!

        那名扑来的杀手瞬间被劈成两截。秦离这一击,力量耗尽,重重的落下。

        见同伙被杀,剩下的杀手们脸色凝重了一些,却也更加疯狂起来。

        十三个杀手,转眼便只剩下了九个。又分出了三个死缠着天熏。

        两个维持天罗地网的运转,剩下的四个拼命的轰击着护罩。

        一见护罩短时间内难以攻破,迅速调整重心,身形一闪,朝着木槿杀来。

        只要木槿一倒,护罩会不攻自破。但秦离又岂会让他们轻易得逞。

        挣扎着站了起来,横剑于胸。

        杀手知道不先处理了这个碍事的家伙,行动定会受到阻碍。

        “贱人……”

        声音冰冷沙哑,像是朽木在摩擦。

        杀手跃步上前,一掌拍向秦离头颅。这一掌要是击中,秦离必死无疑!

        秦离身受重伤,完全是凭着毅力才能站起来,又如何能躲过杀手暴怒下一击。

        但就在巴掌刚刚拍出的那一刻,一条身影出现在二者之间。

        杀手呼吸一颤,天罗之下风雨难进,肯定不是敌人的援兵。但杀手的使命便是杀人,或者被杀,收掌是绝不可能!

        砰!

        这一掌结结实实的轰在了飞来的身影上。

        那人竟是……杀手同伙!

        天熏见情势危急,以硬扛一掌为代价,将一名杀手震得飞至二人之间。

        还没明白过来,便被同伙一掌震碎心脉,死得不能再死。

        但天熏也好不到哪去,他的对手本就强悍,能在夹攻中立于不败之地已是奇迹。

        如今也是一口老血喷出来,身影一晃,拦在了秦离身前。

        这么一会儿时间,两名杀手已经成功的掏出了一件银光闪闪的圆筒。

        “暴雨梨花针!”

        木槿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和自责,而护罩中的周驭言却依然泰然自若。

        “死吧,青狐手下十三冥王出动,安有失败之理!”

        啪!

        机括响起,天罗地网中光芒万丈,就像是正午的太阳。

        好大一会儿,光芒散去,率先出现的还是那个触发机括的杀手,脸上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神色。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谢天笑嘻嘻的站在他面前,从他手中抽走了剩下的针筒。

        木槿也撤了护罩,扶起了天熏和秦离,将周驭言围在了中间。

        周驭言示意,木槿让开一旁。

        “告诉朕,谁是你的金主,朕可以饶你不死!”

        “朕……”

        秦离大惊失色,大靖皇帝!

        那杀手桀桀狞笑道:“我只是一个杀手,让你失望了……”

        谢天笑道:“师兄,这个人你可以带回去慢慢审,堂堂大靖,一两个酷吏应该还是有吧?”

        周驭言点点头:“辛苦你了,师弟,还有,刚刚那小子我挺喜欢的。”

        谢天道:“等我再打磨打磨,给师兄送去。”

        说完,收了天罗地网,外面,鸿天寺的各院首座纷纷行礼。

        “师叔……”

        这回,秦离差点儿没被震倒。

        “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其实这是我和鸿天寺为师兄设的局!”

        “那伽蓝寺那些恶僧……”

        “惭愧。”十方大师稽首道:“鸿天寺的确有不查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