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234章战首座

第234章战首座

        谢天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费言确实是个好徒弟,虽然有时候眼神不咋滴。

        难道这个时候,不是更该为这群和尚担心。

        各院首座纷纷站了出来,围成了半个圆,神情冷峻。

        谢天道:“其实我是真的很想低调一点,一个一个的揍,看样子,你们是不允许我这么做了!”

        转头看着费言道:“古语,师有事、弟子服其劳,下面这架是不是该你打了?”

        费言哭笑不得:“我,师傅,您就别为难我了!”

        谢天却笑道:“怕什么,有我呢,你不是想当一名将军,我保证,这一架打下来,亲自送你去大明宫!”

        “大明宫!”费言来劲了:“好,师傅,那您可得罩着我点儿!”

        谢天不动声色的来到费言身前,一只手掌落在了他的肩上。

        费言像是被雷击了一般,身体颤抖着,额头上的汗如雨下。

        “师傅你……”

        现场的人无不一愣,诧异的注视着。

        “这是干什么?”

        “灌顶吗?”

        “对,灌顶,想不到这个叫谢天的,年纪轻轻,竟然有此逆天的手段!”

        “不要紧张,你喝了我那么多酒,你以为是白给你喝的?”谢天低喝一声道:“现在杀出去,别管什么招式不招式,好看不好看,打出气势就好,我在后面掩护你!”

        感觉到自身的变化,以及谢天颇具蛊惑性的语调,费言一仰脖子,俨然打了鸡血一般,握着拳头,直接便冲了出去。

        “秃驴,看打!”

        闪电般的一闪而过,费言的身体须臾之间便到了十方大师跟前,甚至是因为不太熟悉力量的变化,差点儿撞进十方大师怀里。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十方却笑不出来,因为费言的拳头已经砸到了胸前。

        十方大师皱皱眉头,迫不得已的抬手抵挡,轰的一声,费言整个人都被震得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啊……”

        四方震骇!

        “这就完了?”

        “这叫什么事啊,送人头吗?”

        就在大家的一片嘘声中,费言却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一身灰扑扑的,哆哆嗦嗦的身上到处一阵乱摸,觉得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咧嘴一笑。

        “我没事,还很舒服,就是有些害怕!”

        “怕个卵啊,上去干他丫的!”谢天不停的给费言打气。

        众人突然噼里啪啦的鼓起掌来。

        “厉害,戒律首座一掌都没拍死你,你真是我的偶像!”

        “就是,你也上去,给那个老秃驴一巴掌,看看他有没有你那么禁打?”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纷纷起哄,激励费言出手。

        “奶奶滴,豁出去了!”

        费言猛然抬脚,一个助跑,身体如飞般窜起,挥着拳头就砸。

        十方大师不愧为鸿天寺戒律院首座,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身形微微一晃便躲了过去。

        可躲避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费言的速度和力量竟然是如此的迅猛。

        怎么回事?

        时十方大师虽然疑惑,但还是翻手还击一掌。

        谁知道那费言根本就没个章法,一拳砸空,侧身就是一腿乱踹。

        虽是乱踹,却也快若闪电。十方大师竟然没能防住。

        砰!

        正中十方大师的腰侧,顿时将十方大师踹得踉踉跄跄倒退出去好几步才站稳。

        瞧见这一幕,周围的人都傻眼了,费言是谁,绝大多数人都认识。

        他就是禄城的一个稍有良知的纨绔,会不会修行都还两说,怎么可能一脚将戒律院首座踹飞?

        “这力量、这速度反应,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现场所有的人这会儿都在盯着谢天,这是哪里来的怪胎,竟然这么牛逼,举手投足之间,便能造出个比肩戒律院首座修行高手。

        谢天根本就没在意身边这些人的火热目光,而是很随意的踱步,来到了周驭言身边,一把搂住了他肩膀。

        “师兄,你真有魅力,竟然有这么多人要找你麻烦!”

        周驭言笑道:“没办法,家大业大的,肯定有人惦记!”

        “说得也是。”谢天点点头,全然不顾身边的两个老家伙那吃人的眼神。

        “想不想知道这些人都是谁的手下?”

        周驭言眼睛一亮,“但凭师弟做主!”

        木槿有些急了,知道谢天的意思,他这是想拿陛下做饵,钓出这伙人,再抓几个活口。

        “陛下不可冒险啊!”

        天熏也极力反对,但周驭言却一意孤行道:“怕什么,有我师弟在!”

        谢天这会儿却招了招手,秦离走了过来,眼中虽然疑惑,却也没有问原因。

        谢天道:“这是我师兄,你贴身保护一下!”

        “既然是你师兄,这点儿面子还是要给的,放心吧,只要我还有口气,他就不会有问题。”

        天熏道长道:“煞女秦离。”

        秦离笑道:“前辈见笑了,晚辈不敢当。”

        周驭言却问道:“她还有名吗?”

        “九州的天之骄女,与阵女易兰心齐名!”

        天熏恭恭敬敬的回道。

        安排好事宜,谢天的身影也悄然消失,却将磅礴的神识扩散开来,笼罩着山门前的这片坪地。

        很快,十三条身影被他锁定,这些人实力高强,外表却是普普通通,属于丢在人群中绝对不起眼的那种。

        他们此时在混在人群中,随着人群的情绪而动,逐渐的朝着周驭言靠近。

        谢天微微一笑,还真是胆大包天,连大靖朝的皇帝也敢刺杀。

        这些人的身上,谢天有股熟悉的气息,思索了片刻,谢天突然醒悟,这是青狐的人!

        青狐的手段谢天领教过太多次,甚至是和他们的三当家紫狐关系不错,更别说还有从青狐中脱离出来的老白和姬舞!

        这一次,这么重要的任务,出手的会是谁呢?

        山门下,费言的乱拳虽然没能打死老师父,但也将老师傅搞的手忙脚乱。

        其他院的首座胡子都气歪了,偏偏还没办法,总不能一拥而上,去围殴一个小屁孩吧!

        可自己的戒律院首座被一个小屁孩耍得团团转,鸿天寺的脸好像也丢得差不多了。

        真是进退两难!

        费言却是小人得志,一见自己竟然牛逼到可以和戒律院首座不相上下,顿时膨胀得没边。

        一边打,一边碎碎念。

        “老和尚你这不行啊……是不是没吃肉啊……”

        “也不对啊,伽蓝寺赚了不是钱,应该没少孝敬你才是……”

        “该不会大师也是个多情种,都花在了花柳巷的姑娘们身上了……”

        十方大师从来就没有这么憋屈过,打架吧讨不到便宜,嘴巴上还要再吃闷亏,差点儿没被气死!

        费言被十方大师一掌震退,握着胸脯叫道:“大师你好坏,吃人家豆腐!”

        声音嗲到现场所有人都起鸡皮疙瘩,十方大师终于是再无可忍。

        双掌合十胸前,单掌往外一推,正是鸿天寺镇寺功法——大慈大悲掌!

        和九戒的大慈大悲掌一比,区别巨大。十方大师的掌一出,掌与掌之间根本没有空隙,从十方大师的胸前探出,直至费言胸前,仿佛浑然一体,全是手掌。

        费言大吃一惊,猛然在地上一滚,堪堪躲过,却不想,十方大师的掌就像是跗骨的蛆虫一般,又缠了上来。

        费言甚至看见了掌影中噼啪炸响的雷电力量。

        看着都能将人吓死,更别说接了。费言又没有经历过如此惊心动魄的战斗,心里承受能力有限,吓得哇的一声大叫:“师傅救我……”

        周围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都在为费言捏一把汗。

        正在危机时刻,谢天的身影突然出现,他大喊一声:“徒弟别慌,师傅来也!”

        隔空就是一掌,与十方大师缠斗在一起。

        人群中,蛰伏许久的杀手们终于等到了机会,在谢天跃起的那一刻,纷纷从人群中跃起,手中长短武器狠厉的刺向周驭言。

        好在木槿与天熏,这两位出自西陵神殿的高手早有防备,同时出手。

        一个纯真元凝结的护罩将周驭言和秦离牢牢罩住。

        杀手们面色冰冷,剑过处,不少围观的修士被误杀。

        人群中惊慌一片,顿时乱做一团,纷纷夺路而逃。

        轰!

        咣咣咣!

        杀手们无视一切,拼命的撞击着护罩。

        木槿与天熏相互一对视,便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木槿做为国师,时年在宫中,为人较为仁慈,但有着誓死护卫陛下的决心。

        天熏常年在外操持,杀伐果断,是一把绝杀的利器,当他将护盾甩出的那一刹那,人已经如大鹏鸟般的腾空而起。

        宽大的衣袍真元鼓荡,一出手便是雷霆手段。

        咔嚓!

        咔嚓!

        杀手中有两人被天熏钢铁般的手臂扫中,顿时飞出去老远,清脆的骨裂声在半空中炸响。

        “杀!”

        天熏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这些吐血跌落的杀手,眼神冰冷的扫过其他杀手,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下一刻,一只枯瘦的手掌直接穿透了一名杀手的胸膛。

        天熏手臂一震,那名杀手的身躯顿时四分五裂,四下激射!

        转瞬间,两残、一死!

        天熏像一只嗜血的野兽,舌尖舔过溅在嘴角的血渍,脸上闪过一丝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