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233章大慈大悲

第233章大慈大悲

        九戒眼瞳骤然紧缩,手中戒刀挥洒,群魔辟易,他甚至相信,这一招,便能将谢天斩于刀下。

        想着这些的时候,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来。

        但是,谢天之前砸下的那一拳,飘起的尘土宛如一团云,而他的脚尖已经踩上了云团,人也向上升得更高。

        因为有了距离,便调整了身形。而这一切所耗的时间不过一瞬。

        真正的战斗这才开始,谢天的残刀迎着九戒的戒刀挥了出去。

        “当当当当!”

        两刀相遇,瞬间便是近百次撞击,清脆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好厉害的身法!”

        “一名不过弱冠之年的修行者,竟然可以硬扛鸿天寺罗汉堂首座的一刀!”

        “九州终于出了一名少年天才,真是天佑我九州啊!”

        诸多赞美,都是送给谢天的。周驭言频频点头,做为师兄,听见这些赞美词句,由衷的觉得骄傲。

        谢天的表现确实值得赞美,连戒律院首座十方大师也是暗暗称赞。

        九戒这会儿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的弟子会死在谢天手里,他确实强悍。

        但那又怎样,罗汉堂首座,光是名气便能碾压这个寂寂无名的谢天。

        九戒很快,他的戒刀更快,佛门的刀法,光明磊落,直来直去。意味着需要更多的真元灵力支持。

        二人的身形已成高低之势,两把刀也缠在了一起。

        九戒果断出掌!

        谢天以掌相抵!

        轰!

        一声巨响,两条身影分开,然后落下。

        “施主果然好手段,难怪我那帮弟子会死在你手中!”

        九戒深吸了一口气,面上平静,心中却波浪滔天。

        谢天太强大了!

        甚至连自己都无法确定,他究竟到了那个境界?

        “这只能说明佛门衰退了,所以,我给你机会,让你们的首座出来吧!”

        谢天笑笑,眼神轻瞟过鸿天寺山门。

        这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人惊呼道。

        “是他,论道山上我见过他……”

        说着,竟然浑身颤抖,脸色苍白。旁边的人大惑不解,问道:“他是谁,为何将你吓成这样?”

        “他是……魔鬼……”

        那人断断续续说完这几个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转身便朝着山下逃去。

        “那也得让贫僧倒下再说。”

        九戒收了戒刀,双掌合十,一掌轻轻一翻,朝外横推。

        看似平平淡淡,却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大慈大悲掌!”

        有人惊呼,这是鸿天寺镇寺法门,竟然为了对付一个毛头小子而使了出来!

        “不是吧,九戒大师尊为罗汉堂首座,竟然对一个年轻人用如此强大的手段!”

        戒律首座十方也是微微皱眉,刚刚那一交手,除了当事人九戒,怕只有他最清楚,谢天的实力比九戒强了不知多少?

        而且十方在谢天身上还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让他很困惑。

        谢天向前小踏一步,冷哼一声道:“非要不死不休吗,你可是得道高僧!”

        九戒神情凝重,悲喜难猜,但一点儿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随着他的手掌推出,身前发出一声如同古钟被撞击的响声。

        缥缈的空气似被掌缘按破,嘶嘶之声不绝于耳。

        掌印骤然向前,清晰可见,但人们诡异的发现,九戒的身形其实一直未动。

        “幻影!”

        众人倒吸一口气,实质化的幻影,出现在了佛门大慈大悲掌上,鸿天寺果然是九州第一寺。

        戒律院首座十方也是频频点头,赞许有嘉。

        转瞬间!

        都一个掌印奔袭向谢天的胸口,紧接着,第二、第三,甚至是连绵不绝的掌印,潮水般跟进。

        顿时,天地色变!

        人们不禁肃然起敬,因为他们都感受到了那股力量,心生祥和之意。

        但谢天却感觉到了无边的杀意。

        他没有做出任何动作,而是双手缚在身后,朝着那些掌印踱步而去。

        人群哗然!

        “他这是要以身试掌,还是被吓傻了忘记了反抗!”

        周驭言握住了拳头,担心之情不溢言表。

        木槿低声道:“陛下不必担心,九戒伤不了他!”

        大明宫掌握的信息,灵气复苏之后,九戒便成功步入八境,就算是木槿,也得耗费些精力才能摆平。

        这也是周驭言轻易不离开京城的原因,别看木槿以及天熏,修为步入八境巅峰,差一步天人合一,但九州藏龙卧虎,不世奇人多如牛毛,他们也得小心谨慎。

        那边,谢天瞬间便迎上了第一个掌印,果然如木槿所言,根本伤不了谢天。而是硬生生的消散在谢天身上。

        给人一种被吞噬的感觉。

        连窜掌印喷薄而来,却连谢天的衣角都不曾拂动过,连戒律院首座十方,脸色都微微一愣。

        “这么牛逼!”

        费言瞪大眼睛,看向旁边平静的秦离。秦离却甩给他一个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九戒的第一轮攻击就这样被冰消瓦解,谢天就像是随意的散了个步。

        他甚至是走到了九戒面前,将胸口贴上了九戒的掌心。

        九戒佛心碎裂,他面色苍白,嘴角抽搐着,艰难的挤出几个字。

        “怎么会这样?”

        谢天笑道:“因为你自始至终都是在假慈悲。”

        留下兀自失神的九戒,谢天将视线转移到十方的身上。

        “是不是非得打了小的才会引出老的?”

        言下之意就是是不是要打完戒律院首座,鸿天寺的首座才会出现。

        此言何等狂妄?

        又何等诛心?

        但没有人认为他是在吹牛,反而觉得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山门内,几条身影急步而来,一字排开,站在了戒律院首座十方身后。

        “般若堂首座。”

        “菩提院首座。”

        “藏经阁首座。”

        ……

        来的人竟然全部都是各院首座,唯独不见鸿天寺首座。

        “各位大师,这是要打群架?”

        谢天微微一笑,说了一句令人忍俊不禁的笑话。

        偏偏没有人觉得他这是狂妄的表现。如果真能逼得鸿天寺所有首座群殴一名弱冠之年的修士,那该是多大的荣幸、多牛逼的存在!

        “施主何苦苦苦相逼?”

        “鸿天寺的确在约束弟子方面有所懈怠,但罪首既以伏法,何以不能息事宁人呢?”

        菩提院首座天河大师娓娓而道。

        “鸿天寺服软了!”

        费言激动的嚎了一嗓子,师傅牛逼,竟然能将听外山在俗世的代言逼到服软。

        秦倾却道:“服软有用,你师傅要的是鸿天寺首座换人!”

        “对、对、对,师母说得对!”

        秦离面上平静,其实心中也是惊讶不已,连费言的称呼都没品出味来。

        各院首座齐至,场面胜大空前,跟来看热闹的九州修士更是觉得热血澎湃。

        谢天俨然成为了大家心目中的偶像,修行当如此,才不枉此生。

        木槿却没来由的心头一颤,微微移动视线,神识同样开放,果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天熏也察觉到了异样,身体朝周驭言跟前挪了挪。

        “陛下,我们该离开了!”

        周驭言贵为天子,国师言下之意岂有不知之理,只不过难得有机会给自己的师弟撑撑场面,却要半途而废,心中甚是不甘。

        “很棘手吗?”

        “情况不明,所以最棘手!”

        从出宫,到现在,知道的人不多,却还是被人知晓,周驭言不禁龙颜大怒,御林军是该好好整治了。

        此时的谢天,也暗暗的皱了皱眉,现在除了鸿天寺的人,唯一两股强大的气息来自自己那个便宜师兄身边,可这一会儿,却突然多了好几个强大的气息,而且已经对周驭言形成包围之势。

        看来,有人按捺不住了,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将当今皇帝永远的留在天外山。

        当下,谢天未动声色,对鸿天寺的变相服软并不感冒,而是手指伽蓝寺还未伏诛的首恶,冷声道。

        “谁来负责?苦心那个老家伙终究是不肯出来见我是吧?”

        戒律院首座终于怒了,佛门修行,也并不是全无火性。

        谢天当着九州修士的面,先是杀人、接着败罗汉堂首座,如今又直指鸿天寺首座,如何能忍。

        正所谓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

        “既然谢施主还是不肯就此做罢,就由老和尚代首座受过,你来吧!”

        说罢,跨前一步,身后近千僧兵也齐刷刷的向前一步,齐喝一声”哈”

        战意澎湃!

        气势如虹,现场不少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这便是为什么连强大的大靖皇朝都会对天外山忌惮三分。

        谢天却不为所动,而是笑了。

        “鸿天寺这是要准备打仗了吗?”

        十方大师轻道一声阿弥陀佛,僧兵这才站立不动,标枪一般笔挺,只有僧袍被风吹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费言站了出来,一挥手臂道:“在场的九州修士,今日若肯助我一臂之力,我禄城费家定不会让他白出力气。”

        言下之意是想给师傅拉几个帮手。禄城的修士齐刷刷的喝道:“费公子放心,鸿天寺胆敢放僧兵,我等定不会袖手旁观!”

        费言满意的点点头,小跑过来,对谢天道:“师傅,不用担心,弟子在后面掩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