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203章天马行空

第203章天马行空

        河面的战斗还在继续,他们距离尚远,无法获知这里的情况。巨蛟沉入河底,凝固的水坑活了过来,迅速平复,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铁中藏和羽千海回过神来,快速回到羽沐身旁,确定羽沐没有大碍,这才缚手而立。

        河穷并不认识谢天,他只知道功亏一篑,回去无法向圣皇交代,一咬牙,挥剑杀来。

        水面上那条天神般的白色身影,根本无视了他的存在,一道光射来,河穷的手臂如同蜡烛遇上了高温,瞬间融化。

        “啊……”

        一声惨叫,河穷的右臂凭空消失,整齐圆滑,像是刀锋切过,经络组织都清晰可辨,甚至是血液都还顺着血管的位置正常流淌。

        最大的恐惧来源于无知,无知无畏此时就像一个笑话。河穷的身影瞬间又回到了船舷,他捂着断臂,颤声喊道:“退兵!”

        夏蝉疑惑不解,但接下来天空中发生的一幕,直接颠覆了他的认知。

        有一道光自远处来,在天空上随意横扫,恐怖的一面发生了,那道光像是能融化一切,被触及的飞撵像是抵不住岁月侵蚀,瞬间风化,只留下了漫天飞灰。

        “回去告诉白逍遥,我能杀他一次,就能杀他十次,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我!”

        河穷狼狈逃窜,撤退命令下达全军,河面很快平静如初,只有无数战舰残骸随波逐流,以及被血染红的河面,诉说着刚刚发生的惨烈。

        谢天望着远去的星宿海战舰,脸色一凛,双掌平伸,做了个撕扯动作,河面再次静止,并裂开一条缝隙,深入河底。

        羽千海和铁中藏老脸抽搐,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心想着,如此逆天的手段,只怕是妖皇陛下也不可能做到。

        深入河底的裂缝,亮起一抹柔光,从底部冉冉升起,托举着三个貌似熟睡的人,一男二女。

        三人平稳落在中军帐前的草甸上,缓缓醒转,翻身坐起。其中最为美丽的女子说了一声:“这是哪里?”

        谢天将雪姬扶起,微微一笑道:“我的第二故乡,九州中的大西洲,这是妖族的地盘。”

        金巧和青蛟也站了起来,四下张望着,星宿海败走,大西洲大获全胜,发出了漫天的呐喊。

        “胜利了……”

        “胜利了……”

        只有铁中藏暗暗苦笑,若不是谢天诡异出现,扭转战局,大西洲因为公主的被擒,定会陷入一个极其被动的局面。

        “谢过驸马援手!”

        “驸马?”雪姬微微一愣,“夫君还真是多情种啊!”

        雪姬神情微妙,让人难辨其话语用意。好在谢天脸皮极厚,笑道:“误会、误会!”

        雪姬三人掉入地缝,深埋三月有余,那地缝灵气充沛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虽在昏迷不醒状态,身体早已自主吸取,境界自动提升。

        羽千海感觉到雪姬身上散发的压力,暗暗心惊,这种压力只在其帝羽天海身边才感受到过,难到这位年轻女子也是一名妖帝?

        谢天笑着为羽千海解了惑:“海叔,雪姬曾经是星宿海的妖王,如今却是妖帝,中帝土靖已经陨落,临去之前,将帝位给了雪姬。”

        金巧和青蛟闻言立刻行了跪拜之礼。

        “属下拜见妖帝陛下……”

        雪姬将二人扶起,双眼含泪,喃喃道:“帝尊他,仙去了吗?”

        谢天点点头。铁中藏眼睛一亮,赶紧过来说道:“这里也不是聊天的地方,几位刚刚苏醒,应该好好休养,不如移驾鄙府,稍作歇息,慢慢再谈。”

        羽千海也握着谢天的手,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铁中藏暗暗叫道,当然好了,人家谢天能不计前嫌,出手救羽沐,真是大西洲之福。而且对驸马这个称呼并没有在明面上排斥,这么说,羽沐公主还是有希望的。

        但当她听见雪姬管谢天叫夫君的时候,面色忍不住一阵抽搐,貌似咱们尊贵无比的公主,要想招人家为驸马,看样子只能是做妾了。

        麻蛋!铁中藏心中暗骂,堂堂妖族公主,竟然要给一个人族做妾!一时间也是咬牙切齿。

        羽千海视而不见,羽沐尚在昏睡之中,被安排进了厢房休养。他们几人则在客厅喝茶。

        “驸马这是?”羽千海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只好手指地面。“怎么从河底冒出来的?”

        雪姬她们也是很疑惑,当日为救谢天,强行抢攻勾罗,到最后才知道帮了倒忙,反而要谢天出手救她们,导致被勾罗一刀击中。

        后来她们只能看见谢天被勾罗差点儿吸了血,就在那时候,地裂了,她们便掉进了无尽深渊,失去了知觉,醒来之后便被告知这是谢天的第二故乡。

        谢天喝了口茶,润润嗓子,说道:“故事有点长。”

        “那就慢慢说。”羽千海打心底希望谢天能慢慢说,他还指望着羽沐赶快醒来,见见谢天也好,免得她老是独自伤悲。

        谢天却摇摇头,“现在不是时候,我刚刚回来,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等处理好了,咱们再慢慢聊。”

        谢天起身,准备离去,羽千海却将他拉到一边,神色很不自然,“驸马,羽沐要是醒来,我该怎么回答?”

        人老成精,明知道羽沐并不知道谢天出现过,但还是想为羽沐要一个答案。谢天想了想,说道:“照实说吧,就说我忙,等过完了这段时间,我回来看她。”

        羽千海喜笑颜开,这就是说,人家谢天根本就没打算和大西洲计较。知道了答案,他和铁中藏亲自送谢天出了铁府。

        四人兵分两路,金巧和青蛟暗中潜回无尽海,将谢天回来的消息告知逍遥宫,自己则和雪姬二人跨上羽千海送来的天马,往燚州而去。

        看着天马升空,羽千海和铁中藏不禁感慨万千,不到一年时间,谢天便成长到如此逆天的一个高度,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铁中藏继续部署细河的防卫,经过此战,相信星宿海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大动作。羽千海也告辞回了千羽宫,他急去回去向妖帝陛下禀报。

        星宿海溃败的消息早就传回了千羽宫,妖帝羽天海正望着殿外的那树桂花出神,羽千海的身影出现在殿中。

        对于自己这个侄儿,羽千海甚是了解,表面上越是不在乎,心里却越是在乎,就像他对谢天的态度,明明牵挂,却非要表现的恨意十足。

        “皇叔,您回来了。”

        “陛下,臣回来了,谢天也回来了。”

        羽千海没有任何借口,直接将谢天提了出来,他就是还想再看看羽天海的反应。

        羽天海微微一愣,随后说道:“沐儿见到他了吗?”

        “没有,谢天出现的时候,公主遇袭已然昏迷,若不是驸马出手,只怕微臣便是大西洲的罪人了!”

        羽千海没有隐瞒,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给了羽天海听。听完之后,羽天海叹了口气:“唉,苦命的沐儿,只怕会越陷越深啊!”

        “怎么,陛下还在反对?”羽千海有些怒了,羽天海是妖帝没错,但也是他的侄儿!

        “我反对有意义吗?只怕沐儿会成为别人的小妾,可笑不,堂堂妖族公主,竟然会沦落到做人家小妾!”

        羽天海不禁苦笑,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任何意义,公主败给无尽海一方妖帝,也不算丢脸。如果他知道,如今连妖帝雪姬都只能称妾的话,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

        铁府,羽沐醒了过来,朦胧中她似乎感觉到谢天来过,从床榻上翻身起来,冲出房间,双翼见羽沐醒来,急忙迎了上来。

        “公主,你应该多休息。”

        羽沐却一把抓住左儿的手,急切的问道:“谢天是不是来过了?”

        左儿点点头,羽沐闻言,立刻冲了出去,却迎上了正赶过来了铁中藏。

        “公主醒了。”

        “铁叔叔,谢天呢?我要见他!”

        铁中藏道:“我正为此时而来,谢天有急事要处理,已经离开了,不过他说了,等忙完这一阵子便会来看你,公主,恕臣多嘴,您多虑了,谢天还是惦记着您的。”

        羽沐喜极而泣,“谢天他真的这么说?”

        左儿和右儿过来扶住她,轻声道:“公主放心,公子不是那么绝情的人。你现在就是赶快养好身体。”

        ……

        ……

        蓝天上,白云间。

        白色天马驼着谢天和雪姬二人,平稳的在天空上飞行。雪姬头一次和谢天如此近距离,脸上微微发烫,呼吸都有些急促。

        谢天却没有在意,而是透过身边的流云,辨认着方向,在茫茫群山中找寻着拜月宗的位置。

        终于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中看见了熟悉的建筑,指挥着天马缓缓下降,落在了拜月宗大殿外的广场上。

        在禁地看守的宗主殷月,老早便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带着两名长老从禁地出来,远远便看见了风尘仆仆的谢天。

        “见过公子。”

        殷月甚是恭敬的行着礼,谢天急忙还礼,打了招呼,直奔禁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