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96章神龙天凤

第196章神龙天凤

        慌忙中将柳未明的身体挡在了胸前。

        噗嗤!

        这一剑直没入柄,正中胸口,瞬间便断了柳未明的生机。

        玄武抓住解药,来不及细看,急忙扔进口中,顺手又将柳未明的尸体扔到一边。白逍遥脸色一喜,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未明……”

        白逍遥嘶声呐喊,又呆呆的看着自己染血的手,自责愧疚不已。

        “唉,这又是何苦啊!”

        柳重楼一声叹息,双手缚在身后,转身离去。这其中的蹊跷他又何尝不知,但也无能为力,生在帝王之家,这便是命运。

        但权力,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柳未明死了,东帝青木柳家的下一代,便只剩下了白逍遥,柳家唯一的帝位继承人。

        东帝用心极深,很多年前便开始布今天这个局,甚至是不惜牺牲了自己的爱妾,让她与白逍遥的父亲白易峰私奔。

        后来,事情败露,白易峰却舍不得杀死这个与他私奔的女人,最终被白帝城洞悉,连同白易峰,一起被杀。

        这也是白逍遥为什么那么恨白帝城的原因,但他不知道的是,白易峰其实是为了阻止白帝城杀他母亲而误杀。

        玄武吃了解药,哈哈大笑道:“过河拆桥,咎由自取,还有你,圣孙,你打算怎么死?”

        白逍遥见柳重楼已经离开,戏也没必要再演,双手在雪白衣裳上擦着血迹,脸色带着狰狞笑意。

        “你也算是人物了,这点儿眼力都没有?你觉得我会把解药给你,只不过是找个机会让你再吃点毒药而已,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玄武一愣,刚想问什么差不多了,鼻孔中突然一热,一个黑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星宿海从现在开始,再也没有玄武,只有新皇,那就是我!”

        轰!

        玄武僵硬发青的躯体危墙般倒下。

        ……

        这个世界,无论少了谁,都不会停止转动。玄武没了、朱雀没了、青龙也没了。不过万幸,还有圣孙逍遥。

        白逍遥在青龙帝宫迅速下达了通告,星宿海大变,五方妖帝全部陨落,圣孙白逍遥顺应天意,在星宿海称皇。

        新一代圣皇驾临!

        星宿海的妖修们在无主的情况下迅速同心,遵从圣孙逍遥的统治。星宿海平定。

        唯有北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而东、南,以及中域的三大巨头,此时还被困在白塔下。

        战斗已经到了最后阶段,触手可及的白塔,散发着微微的温热,让人心头滚烫。打开门,上了塔尖,捧起那颗珠子,便能成为无尽海最顶端的人,无人之下,人人之上!

        这该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没有人尝试过,但人人都想尝试。

        所以,塔下现在能站着的人已经不及最初的百分之一。

        还有十之八九的人都成为了最后站着这些人的垫脚石,以他们的鲜血为祭,唤醒了沉睡的祭台。

        所有人都麻木了,三日三夜的厮杀,百丈的距离被他们用鲜血填平。

        宇文成灵失魂落魄的残笑道:“我们西帝赢了!”

        因为他的手已经触及白塔的古铜门环,只要轻轻一推,便能进塔。

        “那你还在等什么?”勾罗雪白的衣裳腥红一片,没有记得他杀了多少人,就像没有人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一样。

        董天顺、祁连山、钱之帧、邬方正、……

        妖帝青龙、朱雀。

        逍遥宫武长空、费一齐,白氏姐妹……。

        “慢!”

        钱之帧站了出来,缓缓说道:“能上白塔的只有可能是我们其中的一个,那么该谁上呢?”

        宇文成灵怒道:“你们耍诈,要食言而肥!”

        “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但当他说完这句话后,手中长剑闪电般刺穿最近的宇文成龙。

        宇文成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宇文成青目眦欲裂,怒吼一声,挥剑劈来。钱之帧身形微晃,轻松避过。

        “我杀了你!”

        宇文成灵兄弟二人发了狂一样,照着钱之帧杀去。所有人都小心翼翼,钱之帧的诛心之论,深入每个人的骨髓。

        终于,钱之帧在闪避的时候,顺便又削掉了朝错的脑袋,场面顿时失控。

        妖帝青龙和朱雀将所有人护在身后,往白塔远处离去。

        “我们不要宝物!”

        为了显示诚意,妖帝朱雀和青龙率先跃入海中,其他人纷纷效仿。他们来的目的本就不在宝物。

        之前是无法脱身,被迫参战,好在伤亡不大,如今退出争夺,所有人都少了敌人,自然没有人会拦着。

        但!

        勾罗显然不会,他的目的便是夺宝,二圣的传承已经丢了,再得不到宝物的话,拿什么去和五方五帝争天下!

        脚下一顿,顿生涟漪。身躯已然凌空。恐怖的气势挥散开来,神一般的俯视着。

        “你隐藏修为了!”

        众人大吃一惊,急忙运转灵力,抵挡这股恐怖气势。

        在场的修士,个个都是独霸一方或者一城的大腕,修为高深,至少都有着黄晖境修为。

        而几个帝级代表,也都有着同勾罗一般的紫晖境。真要动起手来,谁胜谁负还很难预料。

        几个眼神后,战线便一致统一。

        五方五帝的人手中的兵器都对准了勾罗。

        无论如何,这等逆天宝物,绝不能落入一个妖修手中。在任何一方帝尊手中都可以。在这一点上,大家出奇一致。

        杀了勾罗,再决定谁该拥有宝物也不迟。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息平推而出,迎向勾罗。

        祁连山运起灵力,巨大的热浪卷动,仿佛海面都燃起了火焰!

        钱之帧双手不断舞动,海中巨浪仿佛听懂了他的意志,化作一条巨大的水龙,张着巨大的嘴巴。

        宇文成灵、邬方正、董天顺,三人也是齐动。

        瞬间便是五股力量席卷,比勾罗的气势还要猛烈、狂暴!

        勾罗莞尔一笑,身上散发出极其柔美的光芒,只是众人却感觉到了一抹不寻常的气息。

        轰轰轰!

        两股力量撞在了一起,发出剧烈的音爆,瞬间响彻海面。

        下一刻,双方都被气浪掀翻,吐血不止。

        “你人之力,硬扛我们五将,你也算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但这改变不了什么!”

        “起阵!”

        随着一声暴喝,勾罗的身周出现五把长剑,迅速占领了五个方位,五道光柱亮起,将勾罗围了起来。

        嗷呜……

        似有一声龙吟、似有一声凤鸣,响彻天地,久久回荡在海面。这整个海面似乎都在燃烧,火光冲天。

        火光中,真的飞出了一龙一凤,在空中张口能吞噬一切的大嘴,呼的吐出一团火焰。

        勾罗神色从未有过的凝重,身影不停在空中变幻位置,速度之快,漫天都是他留下的虚影。

        “没想到这勾罗手段如此逆天!”

        然而,逃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龙凤齐鸣,至高无上的威压,哪怕就是五帝中任何一个也不可能抵挡得了,更何况勾罗还只是区区一妖王。

        就在大家都以为勾罗败定了的时候,勾罗的身影却消失了,就像那些虚影一样,通通消失了。

        但所有人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催动阵法。

        果然,片刻之后,勾罗的身影再次出现,只不过狼狈至极,嘴角甚至已经溢出鲜血。

        “哼和我们斗,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宇文成灵喝道,手中灵力又加了几分。

        勾罗嘴角鲜血淋漓,但并没有放弃,而是手势一转,外泄的气势瞬间收回,连同众人的攻击,全都放任不顾,摧枯拉朽的轰在了自身上。

        龙凤虚影喷吐着火焰,将勾罗淹没。

        “啊……”

        烈焰中,勾罗惨烈的嘶声呐喊。恐怖的火焰瞬间烧去他的皮肤、血肉,只留下一副骨架。

        骨架被烧得通红,却未就此散掉,众人惊恐的发现,勾罗的头骨竟然还在微微转动,大大的眼眶中喷吐着火焰,喀喀的咬着牙齿,发出来自地狱般的笑声。

        “傑傑傑傑,原来突破紫晖境,便是长生,这感觉实在是太妙了!”

        火焰中的骷髅猛然挥动着手臂,打出一道火舌,宇文成灵瞬间被烧成了一团灰。

        “不好,快逃!”

        董天顺瞬间感觉到了危险气息,大喝一声,转身逃离。五人剑阵,一死一逃,瞬间溃散。

        满身火焰的勾罗瞬间又是几道火焰,将几人烧成灰烬,至于董天顺,留着他给五方五帝通个训也好。

        勾罗的身躯缓缓落下,身上的火焰也慢慢消失,失去的血肉又慢慢恢复了,甚至是连衣服也一并恢复。

        这就是长生境吗?

        五帝摸到这个门槛了吗?

        因祸得福,勾罗的眼光落在了白塔的铜制门环上,如今再也没有人和我抢了吧。

        轰隆隆!

        铜门开启的声音很浩大,回声传去很远,有那么一瞬间,勾罗觉得自己是不是打开了地狱之门。

        铜门打开,一股热浪袭来。勾罗眉头一皱。

        迈步而入,身在塔内,抬头便看见倚塔壁旋转而上的台阶,脚下却是无尽深渊,正翻滚着烈烈岩浆。

        “这塔真是通向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