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92章战勾罗

第192章战勾罗

        朝错、西铁城随后赶到,毫不犹豫的将自身的灵力也度给了董天顺。

        冻凝的泥土顿时瞬间融化,窜出一大片绿色的藤蔓,开枝、散叶,相互交织在一起,编织成一个巨大的绿色球体,将所有人包裹。

        渐渐的,冰花消融,寒气退却……枯木逢春,残枝发芽……

        片刻时间,一切又回到了之前的生机勃勃。

        藤蔓散开,里面的红甲们迅速恢复了生机,但死去的,再也无法复活。

        “钱之帧!北帝水月!这笔帐,咱们慢慢算!”

        “将军。”马苍群鼓起勇气。“刚刚传来消息,宇文成灵的营地也被冲了,要不要联合一下?”

        “西帝的人。”祁连山略一沉思。“你去跑一趟!”

        ……

        ……

        如今的星宿海,五方五帝的势力已经被挑起内乱,五座岛屿上到处都在上演着惨烈厮杀。

        一只小队,两男两女快速的穿过一个个战场,慢慢的朝着勾罗宫摸去。

        同其他妖王宫殿一样,勾罗宫的地理位置极佳三面环海的一处山峰,听涛观海赏日落月升。

        如今中域妖帝不见其踪影,雪姬会晤勾罗,商谈中域大计,迟不见归,谢天却收到了金巧的一丝离魂。

        不用说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雪姬出事了,金巧不得不以损耗寿元为代价,传递讯息。

        “你们对勾罗了解有多少?”谢天问道。

        “帅!”

        “迷人!”

        这是红鱼和白雀的评价,看二人花痴的样子,谢天无语。

        “传言勾罗诚俯极深。”青蛟认真的回了一句。“而且他的修为在所有妖王中最高,甚至可以问鼎妖帝!”

        “这就说得通了。”谢天点点头,如今星宿海风云突起,正是展露头角的时候。“中域妖帝说不定已经被控制了。”

        “什么?”红鱼白雀闻言一惊。“那雪姬岂不是很危险?”

        “那到不至于,权利更迭,最忌斩杀旧部,目前勾罗还没有杀雪姬的必要。”

        二女心下稍安,脚步迈动得更加有力。

        勾罗宫近在眼前,宫殿的守卫似乎认出了谢天,没有出手阻拦,甚至直接做了请的手势。

        “谢公子,我们王上已经等候你多时了,请!”

        谢天更不觉得意外,相信勾罗控制雪姬,自然是知道了自己与雪姬的关系,而且圣皇圣祖的事情在星宿海已经不是秘密,勾罗想要实现他的野心,谢天他迟早要见的。

        勾罗宫不算大、当然也不算小,在众多妖王宫殿算是普通,穿过走廊,直通大殿。

        勾罗笑意盎然,独自品着一壶酒。

        谢天四人被守卫带至大殿,勾罗热情的站了起来,接待老友一般的将四人迎进殿内。

        “二圣传人,果然风姿绰约!”

        赞叹一句,命人看座上酒。

        谢天从一进殿,便感觉到一股若隐若现的阴毒气息,眼光便一直放在了勾罗身上,良久,才皱了皱眉。

        “勾罗,中域妖帝右位妖王,虽是妖修,却为何身上有着一股子很熟悉的味道?让我来猜猜看!”

        谢天神色怪异,围着勾罗转动一圈,鼻息龛合,闭上眼睛细细品过,这才睁开眼睛说道:“原来如此。”

        勾罗来了兴致,微微一笑道:“何解,愿闻其详!”

        谢天笑道:“魔、妖同修,难怪有击败妖帝的手段,土靖帝应该被你软禁起来了吧,说说吧,有什么目的?”

        勾罗英俊的脸庞瞬间阴沉下来,谢天一眼看破他的秘密,让他吃惊不已。

        “我以为你来的目的是雪姬,看来她要失望了!”

        “不、不、不。”一连三个不字,谢天摇晃着右手食指。“我不来,雪姬无恙,我来了,雪姬更不会有任何损失。在没有确定我的实力之前,心细如你,又怎会轻易损坏筹码。”

        勾罗脸上阴晴不定,所有的心机在谢天面前变得毫无意义,此时此刻,自己就像是被拔光了衣服一般,尴尬至极。

        红鱼厉声喝道:“雪姬呢?”

        蓦然间,雪姬的身影出现在大殿,红鱼和白雀快步冲过去,将雪姬抱住,鼻子一酸。

        “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不敢把我怎么样!”

        谢天将雪姬迎回,坐在自己身边,笑道:“我来晚了一些!”

        “夫君有大事在身,雪姬知道。”

        确定了雪姬无恙,谢天这才将目光转向勾罗。“非要我打得你满地找牙,你才肯把土靖帝放出来!”

        语气嚣张,勾罗闻言一愣。

        有恃无恐?虚张声势?

        “你觉得你有那个能力?我只想要二圣的传承,土靖那个老家伙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谢天笑了,似乎在看一个白痴。“那你怕是要失望了,因为,二圣的传承已经沁入了我的血液中。”

        “那简单,吸干你的血就好!”勾罗脸带狞笑,衣衫无风自动。脚下却出现了一道裂缝,瞬间便到了谢天座前。

        谢天也是吃了一惊,这便是紫晖境!

        妖帝级别的修士,杀人于弹指一挥间。

        谢天的身形爆退,在大殿内快速的转动数圈,才避开这无形的一击。脸上已经泌出汗水。

        勾罗微微一笑。“这便是你我之间的差距,我只取二圣传承,绝不伤你分毫,你大可放心!”

        谢天却骚包的甩了甩刘海,笑道:“还行,我撑得住,你继续!”

        “不知好歹!”

        雪姬不由得面带忧色,谢天的境界她知道,满打满算青晖境,足足差了两个大境界,刚刚虽然是有惊无险,但也是险象环生。

        脚下稍有不慎,便会被那条裂纹撕碎。这还只是勾罗试探性的攻击,并未出全力,一想到连土靖帝都败在其手中,雪姬不禁捏紧的手掌。

        “怎么,你怕了?”

        谢天淡淡的道。

        雪姬俏脸一红,羞涩的低下了头,堂堂妖王,竟然在谢天面前展露出小女儿家的姿态。

        “夫君?”

        “既然称我为夫君,就要对我有信心!”

        雪姬望着谢天的目光,坚定的点点头。谢天这才满意的笑了。

        勾罗也笑了,刚刚随意的一个试探,这个所谓的二圣传人,竟然差点儿跑断一双腿,真是够丢人的。

        反过来却在女人面前大显神威,还要别人对他有信心。真是搞笑啊!

        “还有什么话,留着上坟再说吧,我给个你机会了,你不珍惜。”

        勾罗打断了二者的谈话,手指挽动。身影瞬间移动,停在了谢天面前。

        “哎呦喂,吓死我了!”

        谢天后退一步,夸张的拍了拍胸脯,表情怪诞。

        小退一步,却能远离勾罗。

        “咦!”

        勾罗轻呼一声,他是没想到谢天还有如此手段。

        “你有口臭,熏着我了,只好躲远点儿!”

        谢天语出惊人,嫌弃的捂着鼻子,又抬手扇了扇鼻子前的空气,试着将浑浊的空气从鼻子前赶走。

        红鱼和白雀忍不住笑了!

        真是死性不改,打架都不正经!

        青蛟更是被雷得舌头都掉出来老长。

        勾罗的脸色却变得异常寒冷,调侃等于挑衅,更是等于侮辱。

        缓步而行,脚下一串非常清晰的脚印,每个脚印都像是溢出的熔岩,四周的地面滋啦滋啦的响着,突然也燃烧起来。

        勾罗宫殿上空,当云层散去,碧蓝如洗。骄阳似火,灸烤着每一片瓦面。

        透过瓦缝,刺眼的阳光倾泻而下,在那些脚印上空燃烧了起来,喷吐着鲜亮的火舌。

        火舌灵动,宛如拥有自己的灵魂,从脚印中爬了起来,然后在地面拼命扭曲,像极了有人握笔勾描。

        瞬间,出现了柄、刃、最后是剑锋。

        一把熊熊燃烧着火焰的剑悬在离地三尺高的地方。剑身微颤,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火焰将勾罗的身影映照得异常高大,乍看如神,细看却是魔。

        这便是勾罗一生的缩影。即是神、亦是魔。

        此时的谢天,看不见一丝慌乱,神色严峻,血冥残刀横握与胸前。只是横握,并未再做任何动作。

        嗡!

        一声清啸。

        嗡嗡嗡!

        数声清啸,似海浪涛涛,连绵不绝!

        谢天的刀指向了那把火剑,像是发出了某个指令。而清脆的嗡鸣便是指令的执行人。

        一道流光自某处来了,围绕着火剑快速的绕行一圈不到,似耗尽了所有力量,悲鸣着回到来处。

        接着第二道流光、

        第三道流光、更多的流光纷沓而至……

        殿内,狂风大作,瓦缝射下的阳光似乎都被吹得曲折。燃烧的火焰四下摇曳。这些流光在火剑四周绕行不过一周,便悲鸣着回归。

        人们这才看清楚,那一道道流光是——一把把剑!

        铩羽而归,勾罗的脸上没有流露出嘲弄的神情,也没有不解。

        看样子,他知道谢天的自信来自何处?

        无数流光前赴后继,虽是乍现乍敛,但可以感觉到,那柄火剑正在逐渐变得黯淡。

        “看你还有多少剑?”

        “拭目以待吧你!”

        二人之间的对话,寡淡无味!

        心中的波澜只有自己知道。谢天的额头泌出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

        勾罗却甚至保持着原来的风轻云淡。

        但心中的震惊却无以复加。他还是青晖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