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83章青龙归心

第183章青龙归心

        邬方正这几日总是觉得心绪不宁,初雪不在,他知道她为什么不在,初雨在磨墨,却始终无法将墨融入水中。

        “这就是你与她的差距。”

        邬方正取过初雨手中的砚台,开始磨墨。

        啪!

        砚台裂了。

        “将军,大姑姑回来了!”禀报的还是那个云正,只不过神色明显有些慌张。“她身后跟着谢天!”

        初雪面色凝重,缓步在走廊上,谢天跟在身后,依然不紧不慢,酒不离口。

        他尊重初雪,因为那一刀他完全可以将初雪劈成两半,她没有这么做是因为她身上的杀意很纯粹,只是为了杀他而杀他。

        很少有人能做到杀人时心神纯净。

        所以谢天说,尊重初雪。

        进了府邸,初雪将头埋得更深,她认为自己的失败是给将军脸上抹了黑。她很是感激谢天的尊重,能让她多少还保留了一丝尊严。

        邬方正从大殿中走出的那一刻,初雪才抬起了头。

        “对不起将军,我败了!”

        邬方正没有说话,而是慢慢走近初雪,将其拥入怀里。

        脸色悲戚,眼中甚至是泛起了泪花。

        初雪将下颚轻放在邬方正的肩上,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眼泪悄然滑落,随即,嘴角溢出一丝殷红的血迹。

        邬方正松开了环抱初雪的手臂,任她的躯体无力的倒下。

        初雨已经泣不成声,她知道失败的结果,但却不相信邬方正真的下得了手。

        “都是你!”初雨拔剑,指着谢天。“是你害了姐姐,我要为姐姐报仇。”

        身影如飞掠起,剑如惊鸿,直刺谢天。

        这一剑,与初雪的那一剑不相上下,威力无穷。

        因为胸有怒火,因此剑也有着涛涛怒意。

        这一剑,天地失色,游离在空气中的灵气被怒气召唤,迅速汇聚在了一起。

        但又如何?

        谢天说过,能杀他的人还没有出生,并非无的放矢。他半眯着眼睛,右手握起一个很自然的角度,举到一个他认为非常舒服的角度,然后寒光一闪,柴刀在握。

        自然的一挥刀。

        没有呼啸的刀气,没有震人耳膜的破空声,平平淡淡的一刀。

        脚下却出现一条深约尺许的沟壑,乱石飞溅。

        沟壑那头,初雨跃起的身影戛然而止,嘭的一声落下,睡着了一般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那一刀,直接无视了皮肤的存在,刀入心脉,一刀断生机。

        与初雪的那一刀截然相反。

        狂暴、绝情!

        转眼间,两个最亲近的侍女香消玉殒,邬方正表情依旧,只是眼光中多了一丝杀意。

        “别把仇恨强加在我身上。”谢天收刀,淡淡的道。“她们都是你亲手杀的,不是吗?”

        “我低估了你。”

        “我习惯了。”

        二者之间的对话很平淡,淡得无味,但偏偏给人一种浓浓的**气息。

        谢天又握住了柴刀,但他觉得不够保险,血冥刀也一并握着。

        想想怕是不够,又摸出一沓子泛黄的符纸。

        做完这些,他才满意的笑了笑。

        “头一次和蓝甲神将打架,准备必须充足些,让您见笑了。”

        邬方正还真的笑了笑,一道亮光从他眼角的皱纹中射出,如天空同时升起了两个太阳。

        伴随着这耀眼的光芒,邬方正宛若一尊神佛,肃穆威严。

        这一瞬间,整个妖将府都被这恐怖的气息覆盖,如滔天海浪。而谢天只是一只摇摇欲坠的扁舟。

        感受到如此可怕的气息,谢天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平静。

        “这就是蓝晖境吗,还真是牛皮朝天啊!”

        谢天冷哼一声,将全身的气势爆开,顿时,妖将府的广场上灵力四溢。狂暴的两股力量搅扯在一起,响起刺耳的呜呜声。

        闻讯赶来的众多红甲急忙运起灵力,形成一个个纯灵力保护盾,实力最弱的朴朝直接被灵力乱流搅扯得遍体鳞伤,晕死过去。

        “你竟然进了青晖境,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呐!”

        第一次正式交锋,谢天虽处劣势,但还可勉强支撑。邬方正也微微吃惊,因为他身上的那股气势,竟然有要压过自己的趋势。

        青晖境在气势上赶超蓝晖境!

        太过匪夷所思。

        云正躲在护盾后,拼命朝护盾中灌输灵力,以免护盾被撕碎。

        “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一个青晖境敢和我们将军叫板,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就是,这个家伙死定了,将军都还没有真正动手,他都快坚持不住了!”

        保住了自己的安全,红甲神将们议论纷纷,邬方正作为一名资深蓝甲神将,中帝后土的得力手下,连自己的私生子都放在了邬家,可见邬家的底蕴深厚。

        邬方正平心静气的施压,谢天只能是竭尽全力抵抗。

        长此下去,不用打,耗也能将谢天耗死。

        谢天懂,蓝晖境几乎拥有了取之不竭的灵力。若不是因为他血液中流淌着龙魂,只怕光是威压将能将他碾成灰。

        “耗死我,想得美!”

        柴刀一震,谢天冷哼一声,随手打出一道符纸,爆炸的涟漪在二人之间扩散,二人的身体同时一震。

        “火力不够啊!”

        谢天一阵自嘲,接着甩出一沓符纸,随着一连串的爆炸声,终于从焦灼状态下解脱出来。

        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谢天将血冥归鞘,双手握住柴刀,准备再次发起攻击。

        哒哒哒!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一个青脸大汉带着一群人冲进府中,站在了谢天身旁。

        “夫君,你没事吧?”

        雪姬带着人赶到,关切的问着。谢天摇摇头,表示自己无碍,斜眼瞟着青脸汉子。

        青脸汉子看着邬方正,嘴唇微启。“好在你没有干傻事,不然你的三千红甲只会变成三千死甲!”

        “走!”青脸汉子回过头来。“你就是谢天。”

        谢天点点头,跟随青脸汉子的脚步就要离开。邬方正却一皱眉头。

        “说来就来,想走便走,真当我这里是后花园了吗?”

        青脸汉子闻言停住脚步,猛的一跺脚。

        啪!脚下出现一条细细的裂纹,蛟蛇般窜动,瞬间便到了邬方正脚下,然后嘭的一声炸开。

        邬方正心中一惊,忙运起灵力抵抗,一股力量迎了上去。

        轰!

        两股力量瞬间对接。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响,整个妖将府似乎都在摇晃。邬方正的身影也微微一晃。

        青脸汉子抬脚继续走着,邬方正憋红了脸,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云正看不懂了,他做为守将,却任人来去自如,传出去,脸往哪搁,更何况,将军还在一旁看着他。

        “站住!”

        呛的一声拔出剑来,就要拦截。

        “不要!”

        邬方正大喝一声,但还是晚了,青脸汉子眼神如炬,盯着云正,脚下一跨步。

        噗的一声,空气中传出破碎的声音,云正脸上变得潮红。张嘴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形便僵滞不动,随后轰然倒地。

        就一眼,一名红甲神将便倒地身亡!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怒视着青脸汉子。却没有人敢出面或者是出言阻拦。

        “留你们性命不是本帝仁慈,而是未到时候!”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本帝?

        邬方正喃喃道:“妖帝青龙!”

        “还有几分见识,趁早滚回无尽海,否则,下一次见,便是死期!”

        扔下这句话,青龙再不停留,转身离去。偌大的广场上,近千名红甲神将,就这么看着谢天一甘人等从容离开。

        现场只留下两具冰冷的尸体。

        出了妖将府,谢天刚想对青龙行礼,却不料青龙先他一步跪倒。

        “恭迎圣皇!”

        吓得谢天一个踉跄,赶紧跪下。

        “前辈,不敢当、不敢当啊!”

        青龙却道:“若单单是你,确实不敢当,但圣皇既然选了你,你便当得起,只是青龙来晚了,再也无法亲耳聆听圣皇的教诲!”

        青龙虽然贵为妖帝,但是圣皇龙心的嫡系血脉,见到谢天行跪拜大礼也是应该。谢天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人家跪的是谁,所以也是跪着接受了青龙的跪拜。

        回到雪姬宫,谢天又将老白的事情全部告知了青龙与雪姬。青龙感叹不已。

        “这么说白逍遥也是咎由自取,你没有取他性命也算是给圣祖留了颜面,至于这个邬方正嘛!”

        青龙没有继续往下说,谢天却接着话茬说道:“且让他多活几天,如果他够聪明,就该知道做何取舍,否则他将会成为我第一个诛杀的蓝晖境!”

        如今青龙率部归心,谢天实力大增。青龙乃五方妖帝之首,无论实力、还是能力,都是上上,这正给了谢天足够的勇气。

        老白给他留的信息颇多,证明他的猜想完全正确,接下来便是与五帝的人谈判。青龙建议是边打边谈,只有将人打疼了,打怕了,什么都好谈。

        谢天表示赞同,雪姬觉得,右妖王勾罗也可以争取一下,至于妖帝土藏,因为难觅其踪影,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

        至于其他三帝,青龙也决定从朱雀帝这边下手,看着他尴尬的表情,谢天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