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73章人活着,总得有个愿意赴死的人

第173章人活着,总得有个愿意赴死的人

        自会议之后,邬方羽立刻排兵布阵,羊公远和雪鹰成了第一歼灭对象。邬方羽有着自己的打算,他在中帝土藏手下,树立的形象就是嚣张跋扈,甚至有着功高震主的嫌疑,目的便是远走星宿海。

        因为只有在星宿海,他才能获得更多修行资源,才能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星宿海,无尽海,迟早都是我的囊中物!”

        邬方羽拳头紧握,身上的气势无端爆发,九道青色光晕浮现肩头,整个帐篷都嘭的一声巨响,如同充满气的酒囊!

        越溪鸿急忙单膝下跪,一抱拳道:“将军威武,属下誓死追随!”

        “那个叫胡香儿的妖修考虑得怎么样了?”

        邬方羽收了气势,冷声问道。越溪溪站了起来,神色有些异样。

        “属下将礼物送去,却被她扔、扔了出来……”

        越溪鸿脸色微红,倒不是他搬弄是非,而是胡香儿确实太过强势,自己好心好意送礼,却被扔了出来,再走得慢上一步,只怕就得缺胳膊少腿了。

        “不识好歹,我邬方羽能看上她,是她祖上积德,一个狐狸精而已,装什么大尾巴狼!”

        邬方羽怒意难掩,想要在星宿海有所建树,娶一个妖修做妻子是表明一个态度,但胡香儿真的是太美了,美得让人寝食难安!

        “将军你也就是客气,要属下看,干脆霸王硬上弓,女人嘛,灵魂会尊从肉体的。”

        越溪鸿谄媚的献着计,不时的观察着邬方羽的神态。邬方羽细不可察的点点头,算是默许了越溪鸿的说法。

        胡香儿此时在营帐中,碗中的药吹至温度将将好,小心翼翼的喂食着周大路。这些药都是邬方羽送来的,其目的胡香儿心知肚明,她的心里只有周大路,不做其他任何人想。

        药是经过颜夙检查过的,没有问题,这倒是让胡香儿觉得意外,但不管怎样,周大路的伤要紧。

        喂完药,轻轻拭去嘴角的药渍,眼光扫过周大路紧闭的眼睛,以及空荡荡的袖子,胡香儿不由得心中升腾起一股怒火!

        羊公远,你给我等着!

        正盛怒之际,帐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邬方羽掀帘进了帐篷,眼神毫不避讳,直勾勾的盯着胡香儿。

        “香儿姑娘,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拒绝我?”

        开门见山,直截了当,语气冰冷!

        胡香儿叹了一口气,看样子邬方羽最后的耐心已然耗尽,是时候图穷匕见了。

        “将军厚爱,香儿承受不起!”

        不卑不亢,不急不徐。胡香儿甚至都没拿正眼看过邬方羽,始终注意的只有躺在床上的周大路。

        “就为了他?”邬方羽微怒。“一个残废,一个赤晖境的残废,你为了他,不惜拒绝我?”

        邬方羽情绪变得激动,做为一名神将,世间有多少女子心甘情愿将自己献出来,从此锦衣玉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你知道拒绝我的后果吗?”邬方羽指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周大路,说道。“他,还有另外几个,他们的命运就掌握在你的手里,我给你最后一晚上的时间考虑!”

        邬方羽摔袖离去,胡香儿看着床上的周大路,眼中尽是温馨,只是渐渐的便红了眼眶,泪水悠然滑落。

        “大路,希望你不要怪我……”

        红唇颤抖着吻上了周大路的唇,热泪洒满周大路两腮。

        这一吻,胡香儿久久不愿移开双唇,良久,像是做了某个决定一般,胡香儿猛然起身,扶着周大路盘膝而坐,自己也在对面坐了下来。

        星宿海的夜,星空璀璨,海岸刮来的风吹动林间叶梢,哗哗做响。那一片白色蘑菇般的帐篷中闪烁着奇异的光,那是灵力在流动……

        次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在周大路的脸色,他睁开眼睛,双眼蓄满眼泪,颤抖着抱起身边那只白色狐狸。

        狐狸尚在昏睡中,不知道能不能醒来?

        取出一只兽囊,小狐狸被周大路放了进去,他起身下床,活动了一下手脚,那只新长出来的手臂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

        掀开门帘,颜夙和白氏姐妹,张彻罗森也正好出现,看见周大路完好无损的站在帐篷外,大喜过望。同为妖修,只有黄郎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你好了!”

        “我好了……”

        “香儿姐姐呢?”

        眼尖的白灵晃着脑袋,四下找寻胡香儿的身影。

        “香儿她回家了。”周大路进了帐篷,对着大家说道:“邬方羽的嘴脸你们都看清楚了,一会儿你们先离开,找到谢天,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一切。”

        “那你呢?”白漱问道。

        “我为你们断后。”

        正说着话,越溪鸿走了进来,看着周大路完好无损的站着,先是大吃一惊,然后趾高气昂的看着大家。

        “香儿姑娘呢?我们将军有请!”

        “什么意思?”张彻看着越溪鸿。“香儿姑娘回家了,话说你们那个狗屁将军还是不肯死心对吧!”

        “说话客气点儿,将军能看上她是她的福分,别人求都求不来呢。”

        从越溪鸿进帐篷,周大路就盯着他,一股凛冽的杀意弥漫。越溪鸿不禁打了个寒颤,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看、看我、干嘛?”

        嘭!回答他的是一拳头。

        周大路打的,越溪鸿的身影被震得凌空飞起,直接落到了帐篷外。

        “哇……”

        越溪鸿张口吐出一口血来,脸色苍白,指着周大路,怒道:“你敢打我!”

        周大路面无表情,踏步走来,在越溪鸿面前蹲下,一把揪住他的领口,将他提了起来。

        “什么情况,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猛?”

        颜夙大吃一惊,刚刚这一拳,周大路身上红晖闪烁,分明是进了红晖境,这是怎么回事?

        “红晖境!”白漱也是一惊,再看周大路的表情,突然明白了什么。

        越溪鸿的骂声顿时引来其他人的注意,驻地的人一下子便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放开我。”越溪鸿有了底气。“老子是将军的心腹,立刻放开我,给我跪下道歉,也许我会考虑放过你!”

        嘭!

        回答他的还是一拳头,周大路脸色狰狞,浑身气势爆发,十成力气砸上了越溪鸿的胸口。

        “住手!”

        臧千朔站了出来,其其实他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他与越溪鸿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巴不得周大路发个什么羊癫疯,两锭子捶死,但样子还是要做的,不然邬方羽那里不好交代。

        说罢,步履沉稳的走向周大路。霎时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杀机。

        一道宛若实质的的杀气,封锁周大路周身。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他的这股杀机直接被无视了!

        他不是赤晖境吗?怎么能面对我的威压丝毫不受影响?臧千朔谜茫了,周大路的实力他是清楚的,越溪鸿被打,被他自动归根于越溪鸿的轻敌,或是中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周大路摇摇头,眉宇间显露出暴戾之色!

        “死!”

        嘭嘭嘭!

        连续三拳落在越溪鸿胸口,然后啪的一下扔了出去,脑袋撞在了一块凸起的大石上。

        噗嗤!

        **迸裂,死得不能再死!

        围困的修士顿时炸开了锅,不过也只是言语上的谴责,雷声大雨点小。越溪鸿平日狐假虎威,很不得人心,希望他死的大有人在。

        臧千朔心中暗暗高兴,但脸上的恼怒也不是装出来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周大路无视了他的制止,这也是一种挑衅。

        “你找死!”臧千朔大步前行,一股暴戾之气从身上爆开。“敢杀我们的人,谁给你的胆子?”

        周大路扔掉越溪鸿,却没有要看臧千朔的意思,而是看着颜夙和白氏姐妹。

        “记住我说的话,暴乱一起,逃出去,找到谢天,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他,让他照顾好我家里的人,我欠他的命,下辈子再还!”

        白漱嘴角微微抽搐,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颜夙拦住了。

        “好……”

        颜夙只说了一个字,却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周大路微微一笑,笑得很是决绝。

        颜夙也正是看见了周大路眼中的决绝才说了那个好字的。张彻和罗森同样也知道周大路的用意,因为他的身边少了一个人——胡香儿。

        张彻虽然修为不算高深,但是见识绝对够广,一眼见到完好无损的周大路,他就知道胡香儿做出了怎样的牺牲,才能换来周大路的清醒,以及那一身修为。

        人活着,总得有个可以赴死的人。

        胡香儿有,周大路也有!

        周大路身上寒意逼人,目不斜视的盯着臧千朔,像一条毒蛇盯上了他的猎物。

        臧千朔心中微微一颤,他感觉到了一股死气,说不清楚是谁身上发出来的,反正就是很不舒服。

        “我就取你性命,为越修尉陪葬!”

        砰!

        臧千朔抬手就是一巴掌。

        周大路严阵以待,迅速格挡。

        砰砰!

        左手被挡,还有右手。两手轮番上阵,闪电般的连抽几掌。周大路每挡一记,便前跨一步。

        臧千朔手臂发麻,心中震惊不已,急忙后退。

        可他后退,周大路却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