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72章三个一起

第172章三个一起

        三人聊得正欢,一阵幽香袭来。谢天立马老实了许多。

        雪姬带着两名宫女,飘然而至,绝美的容颜,令人不舍挪开眼睛。

        红鱼和白雀急忙跑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抱住了雪姬的手臂。

        “仙女姐姐,谢天来看你了。”

        施了一礼,谢天这才抬起头来,等着雪姬问话。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他们指的肯定是白逍遥,谢天微微一笑。

        “他们倒是想,也得有那个能耐追上我呀!”

        红鱼暗暗发笑,把逃跑这种事情说得如此清新脱俗,脸皮真厚!

        宫女送来茶点,谢天一点儿也不客气,一手茶杯,一手茶点儿,吃得不亦乐乎。

        “你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些茶点才回来的吧?”

        雪姬淡淡说道,也看不出什么情绪,谢天嘻嘻一笑道。

        “当然不是,最主要的还是想各位姐姐了!”

        雪姬是谁,万妖中的王,看不透谢天的那点小把戏,那她就不配称妖王了。

        “那好,在多上些茶点,红鱼白雀陪着你就好。”

        雪姬起身,就要离去。谢天急了,差点没被茶水给呛死。

        “仙女姐姐,你就是心急,连话都不让人说!”

        “我给过你机会了。”

        雪姬还是那么平静,谢天只好麻溜的吞掉糕点,贼眉鼠眼的瞅了瞅红鱼和白雀。

        “跟我来。”

        雪姬蕙质兰心,当然知道谢天这样的表情是为什么,到不是说二人不可信,而是有些事情不便让更多人知道。

        进了回蘭殿,摈退侍女,雪姬淡淡的道。

        “可以说了吗?”

        谢天笑了笑,开始脱衣服,雪姬脸色微凛,但谢天的眼睛清澈见底,随着也镇定下来。

        很快,谢天不算强壮的身体便裸露出来。面对光着身子的男人,雪姬的面颊也微微发烫。

        谢天又取出一把匕首,果决的在胸前划了一刀。刀锋过处,一条淡淡的血痕。回蘭殿中顿时异香扑鼻。

        雪姬的神色突然大变,急忙施展出手段神通,迅速凝聚一个法阵将谢天笼罩,以免这股香味外泄。

        “看来雪女王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谢天手指轻拂伤痕,手指过后,胸前那道伤痕消失不见,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穿好衣服,雪姬再看谢天时的表情明显有了变化。

        “公子,先前是奴婢唐突了。”

        谢天听得雪姬这样的称呼,暗暗一惊,老泥鳅的身份还真是惊人,连妖王都要自降身份,尊自己为公子。

        “仙女姐姐不必这么客气,谢天惶恐啊!”

        嘚瑟归嘚瑟,只能放在心里,雪姬的实力摆在那里,欺负人也得看情况。

        “奴婢不敢,公子有何吩咐,雪姬随时候命。”

        “如果我说我要统一星宿海呢?”

        雪姬定了定神,淡淡说道:“那就统一星宿海。”

        口气平淡得像在拉家常,谢天瞪大眼睛,表情夸张的看着雪姬,说道:“我说的是统一星宿海,你听清楚了吗?”

        “奴婢听得清清楚楚,统一星宿海。”

        雪姬声音清脆的重复了一次,脸色微微泛红,谢天这才确定她是真的听清楚了。

        “那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雪姬微微一愣。“公子是决策者,奴婢执行公子的决策即可。”

        “好吧。”谢天耸耸肩。“但我是真的需要你的建议,毕竟,我是个战五渣!”

        “战五渣?”雪姬满脸疑惑。“这是个什么比喻?”

        “就是我的实力很垃圾!”谢天很恼火。“非要我把话说得那么清楚!”

        “既然公子他的传人,星宿海必须以你为尊。非要说建议的话,公子应该去一个地方。”雪姬道。

        “哪里?”

        “青龙帝宫……”

        谢天摇摇头,青龙帝宫肯定要去,但不是现在。听名字便知道,东帝青龙应该和老泥鳅关系匪浅,也有可能是血亲。

        但目前最重要的是救人,周大路他们还在邬方羽手上,自己这点儿实力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我要救几个人,姐姐有什么办法吗?”

        雪姬尊称谢天为公子,谢天不会傻到顺杆爬,该有的尊重一点儿也不少,到是令雪姬心头微微一暖。

        “公子别在这样称呼,折煞奴婢了!”

        雪姬的脸色有些惊慌,谢天却不以为然。“我要是心安理得面对姐姐的称呼,怕是会被有些人打死。要不姐姐还是称呼我为夫君。”

        谢天暗暗一笑,有这么个美人叫自己夫君,得羡慕死多少人。

        “是,夫君。既然是救人,那我就陪着夫君走一趟吧。”

        “那感情好!”

        ……

        临近海岸的一处山坳,是邬方羽的驻地,如今他的实力是日益壮大,威逼利诱,手段层出不穷,将星宿海中域的散修集中得七七八八了。

        整个山坳都是密密麻麻的帐篷,最中心那个最大最豪华的便是邬方羽的行营。此时的邬方羽正和手下商议。

        “将军,如今咱们已经是兵强马壮,完全可以硬磕妖王,是不是该把队伍拉出去练上一练?”

        说话的邬方羽的心腹,六品修尉越溪鸿,满帐篷修尉眼光都落到了他身上。

        “越溪鸿,就凭你的实力也敢妄弹硬磕妖王,找死还差不多!”

        臧千朔冷哼一声,站了起来。在星宿海,能保命就不错了,谁还会傻到主动去找妖修的麻烦,还是妖王!

        邬方羽默默的喝着酒,眼神瞟过帐篷中的手下,将他们的神情全部收入眼底。越溪鸿的建议是经过他默许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支持自己。

        “臧千朔,你有什么看法?”邬方羽问道。

        “禀将军,咱们来的目的是抢夺宝物,如今宝物未现,咱们应该保存实力,而不是去和妖修拼拳头!”

        臧千朔的话在帐篷中回荡,其他的将领顿时议论纷纷,瞬间便分成了两派,一派主战,一派主拖!

        邬方羽暗暗一笑,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这些人,虽然是他的手下,但也有不少人也自己离心离德,拿这个话题一试,心中便有了结果。

        “宝物的事情先缓一缓,那毕竟是个缥缈虚无的东西,有没有还两说,咱们被派到了星宿海,相信其命运大家心中有数,因此我决定,征战星宿海!”

        “将军,三思啊,每一路妖王都有着近八阶的修为,咱们贸然动手无疑是自寻死路啊!”

        臧千朔苦口婆心,满脸悲愤。心中早把越溪鸿骂得体无完肤,都是这个王八蛋,撺掇将军!

        邬方羽站了起来,浑身气势一振,肩上淡淡的青晖闪耀。

        “你以为老子是吃素的!”

        “青晖境……”

        臧千朔浑身一颤,邬方羽什么时候进了青晖境?

        “大家回去早做准备,是时候给这些畜生一点颜色看看了!”

        展现了实力,帐篷中鸦雀无声,妖王的实力怕也就是这样了,难怪将军有如此雄心壮志。

        在雪姬的陪同下回了驻地,身边多了个不可方物的美人儿,谢天狂得没边,走路的姿势都不一样了。

        红鱼和白雀做为雪姬手下两大妖将兼闺蜜好友,自然是寸步不离的跟着,美其名曰监督,监谢天的督,提放这个死痞子仗着身份,干些欺负雪姬的事儿。

        话说营地突然来了三个天仙般的美人,一下子变得热闹非凡,那些个男修士,整天变着方往这边蹭,谢天直接动手赶人。

        “滚滚滚,都有你们什么事!”

        武长空讪讪一笑道:“来星宿海时间长了,哪里见得这个!”

        看着磨磨蹭蹭不愿意离开的武长空,谢天瞪了他一眼道:“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你这样的将军,就有什么样的手下。

        武长空老脸通红,悻悻离去。红鱼性格泼辣,衣着又比较省布料,更是吸引了一大波眼光,那个得意劲,连白雀都看不下去了。

        “红鱼姐姐,我觉得你这就是故意吊人家胃口。”

        红鱼也不狡辩,笑道:“咱们努力把自己化得这么漂亮,不就是为了给别人看吗?”

        谢天挑了个大拇指道:“红鱼姐姐的话我爱听,怕人看,就别出来!”

        雪姬已然有些冷冷冰冰的样子,但也比以前好多了,知道了谢天的身份,她得分清楚主次。

        “公子说的救人,是不是之前您要找的那几个人?”

        谢天点点头,想着如今身边不止有黄甲神将,还有妖王协助,是不是直接杀进邬方羽的驻地抢人。

        但武长空和费一齐却持反对意见,邬方羽毕竟是中帝土藏的人,最起码在明面上还是要保持友好,统一星宿海需要力量,那邬方羽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不到最后关头,没必要往死里得罪。

        “如此说来只能是我混进邬方羽驻地,再见机行事了!”

        谢天想了想,觉得还不够保险,换了一副笑脸,对雪姬说道:“能不能将你的人手安排在外围,咱们里应外合!”

        雪姬微微一笑道:“公子以后不必这样和奴婢说话,直接下令即可。”

        “下令。”谢天突然变得严肃。“是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

        雪姬点点头道:“是。”

        “暖床呢?”

        “公子是我夫君,暖床是我本份,不用命令,我这就叫红鱼和白雀准备。”

        谢天闻言眼睛都直了,结结巴巴的说了句:“三个一起吗?”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暖床这事等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