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68章都带走

第168章都带走

        双方混战之际,一条人影慢慢的脱离了战圈,朝着妖将府的地牢摸去,他就是混在人群中的谢天。

        谢天甩开白逍遥的人之后没多久,便遇上了红甲神将武长空,因为同是人族修士,武长空便允许谢天留在了队伍中。

        这让谢天对红甲神将的印象稍微好了一些,看来并不是所有的红甲神将都和荣一海那样嚣张跋扈。

        地牢大部分守卫都被调去对抗人族修士,剩下的几个被谢天轻而易举的几打发了,昏暗的地牢中,竟然锁着好几十个人族修士,只是个个都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取了墙上的火把,挨间挨间的找着,最终在最里面的牢房中发现了张彻和罗森的身影。

        披头散发、面黄肌瘦、衣裳篓烂……这些词语都无法形容他们现在的样子,谢天眼睛一红。

        “张彻……”

        “罗森……”

        听见谢天的呼唤,两具死人般的躯体艰难的挪动了一下,传来微弱的呼声。

        “大人……”

        咣当!

        一刀劈开铁门上的锁,谢天踹门而进,不顾牢房中又脏又臭,扑到二人身边,抓住张彻和罗森的手,眼眶微红,硬着嗓子说道。

        “是我连累了你们……”

        “不、大人,是我们不中用,连累你了……”

        一句话说完,像是耗尽了张彻所有的力气一般,谢天赶紧一人喂了一颗丹药,又渡了一股灵力进入二人的体内,发现二人身中剧毒,难怪会如此虚弱。

        解毒并不麻烦,在就是谢天从来不会中毒的原因。

        拔去毒素,二人的气色明显好转,谢天又拿出一壶灵酒,每人灌了大半壶酒,二人这才挣扎着坐了起来。

        搀扶着二人,三人出了牢房,却惊动了整个牢房的人族修士。

        “少侠,救救我们……”

        面对整个牢房的求救声,谢天始终做不到无动于衷,犹豫片刻,挥动了柴刀。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谢天又将解毒丹化在酒中,吩咐传着喝下去。

        “能做的我都做了,外面正在混战,能不能逃得出去,看你们自己了。”

        众修士感激涕零,萍水相逢,人家能赐丹赐酒,已经是恩同再造,没有人能腆着人要求谢天带上他们,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两个看起来很虚弱的人。

        牢房外喊杀声震天响,满地都是残肢断臂,以及还未死透的妖修。

        羊公远虽然手下众多,但奈何实力不在一个档次上,自己又被红甲神将武长空缠着脱不了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下被屠。

        不过这种情况维持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之前的那哨声,其实就是召集人马的,散去的飞禽便是联络的哨兵。

        “杀……”

        府外的妖修们潮水般的涌入府中,连天上都飞满了各种妖兽。

        武长空的大刀猛然劈落,趁机退了两步,扭头望去。

        费一齐早被流飞拦住,虽然不敌,一时之间却也无法脱身,再加上其它妖修的袭扰,竟然打了个势均力敌。

        随着援军杀到,战况陡然生变,羊公远的手下大统领竟然赶来八个,最关键的是妖修群中有不少擅长使毒使暗器的。

        蛟族的龙冰寒,这是一个外貌很魅惑的女妖修,她扭动腰肢,快如闪电的在人群中穿梭,腥红的口中喷吐着蒙蒙青雾,战场顿时被毒雾笼罩。

        这些毒雾虽然不能让人立刻丧命,但是会影响人的神经,不少修士吸入了毒雾之后,神情变得恍惚,被妖修轻而易举的斩杀刀下。

        人族修士顿时被砍杀大半,余下的人又被妖族统领黄蜂的芒针雨射杀一部分,剩下的修士苦苦支撑。

        武长空目眦欲裂,他带来的都是心腹,刚上岛几天,就折了大半。

        “杀!”

        一声怒喝,武长空身上爆发出暗黑色的气焰,浪潮般汹涌而出,宛如乌云一般遮蔽了天空,且乌云中虎啸声震天,还有着袭人的热浪。

        这种热浪并非实质性的东西,而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观意识。当这股气焰爆发之后,武长空的实力竟然爆长,无限接近黄晖境。

        羊公远脸色一凛,武长空身上爆发的气息实在是太可怕了,像是觉醒了身体内潜伏的洪荒猛兽一般。

        就在羊公远吃惊的时候,武长空身形猛然一纵,从原地消失,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到了这个时候,武长空想的不是逃命,而是奋力杀敌,倒是让远处的谢天暗暗敬佩,张彻又怎会不知道谢天的心思。

        “大人尽管放心,我们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可以自保。”

        “对,还请少侠带着我们杀过去!”

        “红甲神将武长空,是无尽海难得的正义之师!”

        谢天思索片刻,点点头。

        费一齐此时此刻被八个大统领围攻,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长剑已经被斩断,只剩下一个剑柄,卜胜护在他身边,万分焦急,带来的人马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他就是死也保护将军安全。

        “我缠着他们,将军你突围!”

        “不,我怎么能弃你而去!”

        费一齐仰天大笑,脸上布满决然,既然要死,当然要拉上几个垫背的。弃掉手中残剑,随手捡来一把剑,在手中掂了掂,杀了出去。

        “小心,他们这是要拼命!”

        黄蜂大喝一声,猛的打出一嘭针雨,身形迅速后退,龙冰寒也不再吐毒雾,手中却多了两把软刺。

        八个统领迅速后退,围成一个圈,将费一齐和卜胜围住。

        武长空气势大涨之后,杀得羊公远心惊胆寒,只能疲于招架,一个不小心,被削去了一几根手指。

        “哈哈哈,你个老畜生,今天让你知道我红甲神将的厉害!”

        “老匹夫,本将今日将是堆也要把你堆死!”

        羊公远目眦欲裂,迅速止血,口中响起尖锐的哨声。

        “呜……”

        听到哨声,所有的妖修迅速集结,也不去理会那些没来得及杀死的人族修士,顿时,近千妖修拖剑而立,而费一齐和武长空这边,稀稀拉拉剩下不到二十人。

        实力悬殊,真有被堆死的可能!

        武长空费一齐相视一笑,来了星宿海,本就是奔着死而来的,所有人都知道,五方五帝与五方妖帝之间的勾当,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谁也没有那个实力对抗。

        在死之前,能消耗掉一部分星宿海的妖修,也算是为日后敢举反抗大旗的人族修士尽一点儿绵薄之力。

        “杀!”

        “杀!杀!杀!”

        十几个人的口中响起豪迈的喊杀声,任凭近千妖修也无法将其声音淹没,羊公远高高举起的手一挥。

        近千妖修举起了武器,准备冲刺。眼看这二十个人族修士即将淹没在妖修群中。

        “住手!”

        谢天带着牢房中出来的三十多人,样子狼狈,但精神十足的站在了妖修队伍的后面。

        雪姬的妖牌被谢天握在手中,平举着展示给所有妖修看。

        “那是王驾的妖牌!”

        “真的是王驾的腰牌,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人族手中!”

        “一定是他偷的,肯定是这样!”

        妖修们七嘴八舌,腰牌的真假他们是分得清的,羊公远嘴角抽搐,极不情愿的对着牌子行了一个礼。

        “属下见过王驾。”

        “属下见过王驾!”

        见羊公远都行了参见之礼,其它妖修自然不敢再有什么意义,只是行完礼之后,羊公远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小子,我等行礼,是因为王驾的腰牌,至于你,毁了我儿子,这个仇不能不报!”

        “这么说这个腰牌还是保不住我们的命!

        谢天带着众人,从腰修群中挤出一条路,与武长空他们汇合在一起了,又毫不吝啬的拿出几坛灵酒,让疲惫不堪的武长空等人恢复一下体力。

        武长空和费一齐双双一愣,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年轻人,疑惑之余,豪迈的接过酒坛,开怀畅饮着。

        “少侠,今日的恩情我们老哥俩记住了,若是有机会,定当报答,待会儿打起来,你还是先走!”

        谢天笑道:“放心,我既然来了,就有把握把你们都带走!”

        龙冰寒舔着腥红的舌头,诡异的一笑,扭着腰肢来到谢天跟前,做为蛟族,感官最为敏感,她总觉得谢天身上有股熟悉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很强大,离得越近,越是觉得压迫。

        “你是何人,为何如此自信,敢单枪匹马的闯进来?”

        龙冰寒皱着眉头,退了几步,警惕的盯着谢天的一举一动。谢天笑道:“我叫谢天,相信羊公远认识我,他儿子的四肢是我砍的!”

        龙冰寒唰的一下将软刺横在胸前,如临大敌!

        谢天哈哈笑道:“原来我的名声这么响啊,看把你吓得,不过应该怕的不是你,而是他!”

        谢天的手指向了羊公远,脸上尽是轻蔑之色。

        “你以为上一次是暗中有人帮助我吓跑了你,错,那个人其实是在救你,那日你的刀再落下一分,可能下场比你那个没用的儿子更惨!”

        羊公远一愣,脸上表情飘忽不定,心里在想着会发生的一万个可能,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一个毛头小子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