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56章怒剑新娘

第156章怒剑新娘

        谢天愣了愣,我什么时候成你女婿了,刚想问,却被颜夙一把拽着进了牛妖的队伍中,瞪着谢天看,那意思是说,怎么做我女婿你很吃亏吗?谢天哪敢搭话,怕沾上牛皮糖,到时候甩都甩不掉。

        二人被抓了丁,混在了妖修中,进了流秀府做起了免费仆役,每天干的都是粗活重活,敢怒不敢言,谁叫人家是大统领,谢天倒是想着下一次也要假扮大统领,颜夙嘿嘿一笑道:“那你就是在找死,大统领都是有名册腰牌的,有那么好装?”

        流波府现如今张灯结彩,到处都挂上红红的喜字灯笼,洋溢着喜气。按流波府原定计划,今天便是香儿小姐大婚的日子。

        胡一山虽然怒火冲天,但也无法阻止胡香儿,冷冰冰的脸上多了一丝杀气,周大路倒是气定神闲,大红色的喜装穿在身上,确实像个新郎官。

        常山远和曹铭顺虽然明白周大路此做法的目的,但还是还爽朗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常山远说道:“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你!”

        曹铭顺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们可以试着杀出去!”

        “别!”周大路闻言一惊“若是前两天,你这个意见还还可以考虑,但现在不必了,香儿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只是遗憾少了几个人的祝福!”

        大家都知道,周大路说的人是谁,也纷纷叹气,白漱说道:“放心吧,公子这种人,你们何时见他吃过亏,至于张彻和罗森,吉人自有天相,也不必担心。”

        “妹妹说得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当你的新郎官!”白灵也说道。

        五人聊着天,门外有人敲门,来的是流波府的管家,一名品阶不低的管家。

        “姑爷,请您和您的家眷上轿,吉时快到了。”

        五人随着管家,出了院门,外面是几顶贴着大红喜字的轿子,抬轿的都是身宽体阔的妖修,几人上了轿,这些妖修便吹吹打打的上了路。

        透过轿子上的小窗,看着窗外倒退的景物,周大路心中升起一丝疑虑,这不像是去往香儿闺阁的路。

        常山远他们同样也觉得事情蹊跷,几乎同时喝道:“停轿!”

        抬轿的轿夫却充耳不闻,继续大跨步的向前奔袭,乐队司仪的礼乐也丝毫不受影响,呜哩哇啦的吹、拉、弹、奏!

        常山远噌的一下拔出刀来,就要从轿子中跃下,礼乐中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琴声。

        “咚……”

        那琴声如同一把利剑,直刺脑海,除了周大路,其他人都被这一声琴音震得瞬间便失去了知觉。

        “不要伤害他们,你说什么我都照办!”周大路缓缓说道。

        “哈哈哈……”洪亮的笑声在轿子四周回荡,最终停在了轿子前面,周大路乘坐的轿子停下,门帘被掀开,羊捡笑意盎然的出现在轿子前。

        “姑爷”羊捡颇有深意的喊了一声,脸色瞬寒“你也配,胡香儿是我羊捡早就选好的女人,你一个小小的人类修士也敢插足!”

        周大路起身下轿,脸色不卑不亢,说道:“你就是香儿口中说的那个贱,不好意思,是捡,语气重了一些!”

        “你敢骂我”羊捡脸色一寒,伸手隔空虚抓,周大路便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将他托举,人已经到了羊捡手中。

        “你是笃定我不敢杀你”羊捡掐着周大路的喉咙,只要他手指用力一错,周大路的喉管便会被掐断。

        周大路可不是那种可以任人宰割的人,羊捡到实力确实强大,他确实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但他还是拼命的耸动喉结,挤出几个字:“卑鄙的贱货……呸……”

        同时挤出的还有一口隔夜老痰,防不胜防的被吐在了羊捡的眉心上。周大路艰难的笑着,羊捡伸出另外一只手,抹了两三遍才将那口痰抹去,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

        “你想死,我偏不成全你,我要让你看着我和那个贱人洞房!”

        ……

        胡香儿的伤在周大路丹药的狂轰滥炸之下,很快复原,婚期是和周大路商量好的,轿子是她亲自命管家去办的,所以,胡香儿根本就不会想到这其中有什么不妥。

        时间飞快,吉时以到,这个不被亲人祝福的婚礼,也就没有请客的必要。胡香儿左顾右盼,却看不见那几顶早该到达的轿子。

        “小姐,你说姑爷会不会后悔,跑了?”丫鬟问道。

        “不会!”胡香儿紧蹙眉头,一股不祥之兆涌上心头,不顾礼服的羁绊,拔腿狂奔向周大路住的别院,却迎面碰上一个手握锦盒的妖修。

        “夫人,吉时以到,我家公子还在等着您拜堂成亲呢!”那妖修递过锦盒。

        胡香儿接过打开,里面赫然是一节血乎乎的小指,胡香儿心头一颤,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前面带路!”

        流秀府如今也是张灯结彩,府中公子大婚,奇怪的是却没有人知道新娘是谁,只知道有几顶花轿被抬回了地牢,恰巧被打扫的谢天看见。

        “这气息好熟悉”谢天摸摸鼻子,继续干活。

        羊捡已经换上了新郎装,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他意气风发,和老丈人胡一山捧着茶杯,慢慢的品着。羊捡问道:“您说您的宝贝女儿会来吗?”

        胡一山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说道:“会来的,我知道她的脾性”

        “少爷,香儿小姐到府门了”

        二人正聊着,有手下来报,羊捡大喜,立刻吩咐道:“所有人,迎接新夫人进府!”

        流秀府大门敞开,府里上上下下,满室宾客,站成了两队,迎接着胡香儿,这个羊捡口中的新夫人。

        胡香儿头带凤冠,身着霞衣,美艳得不可方物,只是脸上尽是冰霜,手中握着一把宝剑。

        这哪里像是要成亲的样子,倒像是杀上门一般。迎宾的两个妖修皱着眉,虽有不喜,却也不敢说什么,硬着头皮的迎了过来。

        “恭迎新夫人回府……”

        “噗嗤……”话音未落,倒下两具羊身,从半空中掉下来两颗血乎乎的羊头。

        “啊……”

        人群中发出一声尖叫,鲜血溅上胡香儿俊俏而冰冷的脸上。

        “羊捡,你给我出来……”

        随手剁了流秀府上两名妖修,胡香的脸色依然冰冷,冲着满府僵硬的人群喊了一声。见势不妙,几个府中仆役连滚带爬的前去禀报羊捡。

        “少、少爷、有个新娘子打扮的女人杀上府了……”

        “慌什么!”羊捡一脚踢翻那几个仆役,大步出了大厅,朝府门走去。

        见有人闯府,府中无论是宾客还是主人,纷纷拔出武器,虎视眈眈的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新娘。

        胡香儿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抬脚进了府门,手中宝剑微微下斜,未干的血液嗒嗒的滴着。

        几名妖修围着胡香儿,警惕的在她身边踱步,终是按捺不住,挥剑杀来。

        “挡我者死!”

        随着一声娇喳,剑光闪过,门口又添了两具尸身。众人不禁后退一步,有人喊道。

        “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流秀府行凶,不怕死吗?”

        “今天流秀府少爷的大喜之日,你竟然敢杀少爷的人,等着被灭门吧!”

        胡香儿剑指这些宾客,冷冷的说道:“羊捡呢,他不是要娶我吗,人呢?”

        “香儿,莫胡闹!”胡一山冰冷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羊捡才是你该嫁之人,而不是一个人族修士!”

        胡香儿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看样子,自己的父亲为了与流秀府联姻,连手将自己给卖了,难怪有人敢劫自己派出的轿子。

        “爹、我最后一次叫你爹,大路呢,把他放了!”胡香儿满腮挂泪的说道。

        胡一山道:“你还是要一条道走到黑吗,那个叫周大路的哪里好了,羊捡就这么的不堪!”

        “周大路……”混在人群中的谢天精神一阵,是那个小子吗?真是太意外了,不过谢天还是没有声张,毕竟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无论是人族还是妖修,大有人在。

        “你可真是我羊捡看中的女人,都到了这个份上,还在惦记你那个小白脸。”羊捡的语气充满醋意,也满带杀意。

        周大路被他五花大绑的推了出来,浑身血渍,显然是受过折磨。胡香儿见到不成人形的周大路,鼻子一酸。

        “大路,不,相公,你怎么样了?”

        周大路嘿嘿一笑道:“这么迫不及待了,你放心夫人,我好得很!”

        羊捡见二人打情骂俏,不由得妒意大发,猛的一脚将周大路踹得跪在地上,胡香儿正准备冲过去,一把剑锋便横在了周大路的脖子上!

        “你们倒是情深义重,叫我情何以堪,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和一具尸体成亲,要么和我成亲,你选!”

        “想我嫁给你,你真是做梦,你要是敢动大路,我踏平你流秀府!”胡香儿冷冷的道。

        “是吗?”羊捡面色一寒,手腕一抖,周大路的脖子上便多了一条血痕“你踏平给我看看!”